[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我们将长久分享他的光荣——在刘宾雁遗体告别式上的发言 郑义
(博讯2005年12月12日)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编者按:此文未署名,欢迎补加) (博讯 boxun.com)

    
    宾雁离开我们好几天了。今天我们到这儿来为他送行。这个会主要是苏炜和林培瑞具体操办的,本来我不想讲话,脑子混乱,讲不清。苏炜说一定要讲,我就来讲讲这些天来的一点感觉。
    
    我脑子里一时转不明白:现在静卧在花丛中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就是培瑞刚才说的:觉得“脑子是空的”。由于具体办事,我们治丧委员会工作小组的人每天都接触大量信息,深深体会到宾雁在海内外中国人内心深处所激起的情感。每天,我们几乎都是含着眼泪接电话,发信件,写文章,发文告。严亭亭说,我们都不要悲伤,这是一个很壮丽的景象:一个人如此从容地走完了他光辉的一生。我很同意这个说法,我们应该感到欣慰。我感觉宾雁此刻已经很潇洒地开始了另一种更有意义的生活,在某个充满光明的很温馨的地方。他的苦难已经结束。任何邪恶都再也够不着他了。我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有时还是抑止不住感情。我现在不愿说这是悲伤,这不过是一种长久的、珍贵的思念。心里总有点酸酸的,再也看不见他的音容笑貌了。
    
    我还感觉这是一次国丧。虽然我们没有仪仗队、礼炮和宏大的宫殿,但就其在如此广泛的人群中所激发出来如此强烈的崇高感,就其在中国精神史上的地位,这可能是一次国丧,一次世纪之丧。
    
    我们将长久地思念宾雁。
    
    我们将长久地分享他的光荣。
    
    将来,当我的小女儿长大成人之后,我会对她说:我曾经和刘宾雁一起生活过。我以此为荣。
    
    2005年12月10日
    
    于刘宾雁遗体告别仪式
    
    普林斯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纪念刘宾雁:不枉此生留英名/秦晋
  • 李贵仁等: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 悼刘宾雁先生/南峰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郝一匡:闻刘宾雁去世
  • 铁皮鼓:怀念刘宾雁
  • 评刘宾雁被拒绝回国:冷血制度的寒光/黄河
  • 七律--悼刘宾雁/林泉
  • 哀悼刘宾雁/阿朵(纽约)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朱蓬:雪飞魂去雁何归--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悼刘宾雁诗二首并纪事/韩三洲
  • 傅正明:悼念刘宾雁先生
  • 郭少坤: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王金波:沉痛哀悼乡贤刘宾雁先生
  • 给刘宾雁先生献上一朵小白花
  • 陈光诚致信朱洪老师纪念刘宾雁
  • 北明:中国当局严密封锁刘宾雁逝世的消息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