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刘逸明: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博讯2005年12月12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作者:刘逸明

2005年12月5日-对于我来说,这原本是一个非常平常的日子,但刘宾雁先生逝世的消息,却在我平静的心中掀起了一阵狂风巨浪,我为这位被誉为“中国良心”的着名作家的客死他乡而悲痛万分!据说“刘宾雁先生在生命濒危之际,仍旧对中国大陆社会的发展和老百姓的生存现状念兹在兹,辗转牵挂”,这更是令人心痛不已!
    
身患癌症的刘宾雁先生假如不是因为有对中国老百姓的这份牵挂,或许,他早就不屑于人世了,他能活到今天,和他对中国人民的无限热爱以及对故土的深沉眷恋是难以分开的。他的逝世对于中国乃至世界文化界来说,都有着不可估量的损失!死亡是一种不幸,但对于刘宾雁先生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假如亡灵可以自由飘荡,他便可以在逝世后重新回到中国这块他已经渴别18年的土地,来看一看他即使是在卧床不起时都牵肠挂肚的中国老百姓!
    
    非常遗憾,刘宾雁先生身在中国国土上生活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因此,我无法欣赏到他那些悲天悯人的良知巨着,也无法记起他那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风暴中被罢黜的不幸经历。之前我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他曾经当过人民日报社的记者和中国作协副主席,但那还是从自由亚洲电台对他的介绍里得知的。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有关刘宾雁先生和其他流亡异议人士的消息都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当局封杀的对象。面对这样一位坚持崇高的理想追求和道德勇气,写作了大量关心中国老百姓疾苦、揭露社会黑暗的文学作品的伟大作家的逝世,国际媒体都给予了广泛关注,而中国媒体却不伦不类,集体失语。更为可悲的是,一些大的BBS竟然在有关部门的压力下,把“刘宾雁”三字作为敏感词语而拒绝网民的悼念。对于一个已经作古的人,当局竟然害怕到如此地步,充分反映了当局的色厉内荏。草木皆兵的执政心理背后隐藏着当局对自己执政合法性的不自信和执政合法性的严重危机,对刘宾雁先生逝世消息的封锁只能使当局更不得人心!
    
    刘宾雁先生曾经是中共党员,是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支持者,他在文化部门担任过要职,后来因为一系列的共产主义运动而屡遭开除党籍的命运,并不得不开始他在异国他乡漫长的流亡生涯。他之所以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以歌功颂德为主旋律的政治舆论环境中独承大义,勇敢揭露中国社会的黑暗,积极支持政治改革,是因为他讲良心,处处着眼长远,以维护人民利益和民主自由为最高追求。在他的有生之年,虽然无法看到中国真正走向民主,但他为中国和中国人民呕心沥血所做的一切迟早会显示出强大的力量。他的崇高人格,他对中国文化所做的巨大贡献都将载入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
    
    在共产党被万众唾骂的今天,被开除出党并不能算是一种真正的“不幸”,但被拒绝回国对于他这位热爱祖国的作家来说,确实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残忍。刘宾雁先生曾多次向中共高层领导写信,要求回国安度晚年,了却余生,但一次次都如石沉大海,不见回音。一个高龄的老人想要落叶归根都无法如愿,这是何等的凄凉?和刘宾雁先生的伟大相比较,那些畏惧和拒绝他回国的领导人实在显得太“渺小”,它们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不具备。当局自称的“伟大,光荣,正确”,已经在无数的事实面前彻底地走向了它的反面。
    
    刘宾雁先生的秉笔直书,凸现出了他那不灭的人性和伟大的良知。他的浩然正气注定和这个以谎言为主旋律,极权主义纵横摆阖的社会格格不入。他是中国作家中的异类,也曾是中共党员中的异类。所以他的纪实文学作品虽然称得上中国文学的“世纪丰碑”,也必然难逃被隔离,被封杀的命运。号称“代表了最先进文化”的中共不能认同刘宾雁先生的作品,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先进性”可言?
    
    刘宾雁先生是一个不幸的流亡者,象他这样流亡海外的人还有很多,这不仅是他们个人的不幸,更是中国人民的不幸以及中国政治和中国文化的悲哀。中国缺少了刘宾雁,当局就缺少了一面镜子,它们的一切阴暗作为就可以变得更加的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中国缺少了刘宾雁,人民就缺少了一个真心实意的代言人,受欺凌,受压迫的处境就少了诉说的渠道;中国缺少了刘宾雁,文化界就缺少了一股清新的正气,不少文人就沦为了强权的奴隶和帮凶!
    
    刘宾雁先生的流亡,既包括身体的流亡,又包括创作的流亡和精神的流亡。他主张“作家不能不战而退”,因为他的流亡纯粹出于无奈。有些还可以在国内为民众高声疾呼的人,在还不至于被请进共产帝国文字狱的情况下,却漂洋过海,不能不说和刘宾雁先生有精神上的差距。我佩服刘宾雁先生的凛然大义和无比勇气,同时也佩服现在国内时刻冒着失去自由危险而坚持独立写作的作家,如刘晓波,余杰,赵达功等人。他们在国内被视为敏感人物,其作品也是被封杀的对象,因此接受他们作品的只有海外的自由媒体。他们身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作家,在中国却被剥夺了在媒体的发言权,这是中共文化专制登峰造极的表现,也是中国文化的莫大悲哀!对于他们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精神流亡”?
    
    刘宾雁代表了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和风骨,被海内外华人社会和国际社会誉为“中国的良心”是当之无愧的。刘宾雁先生的去世虽然给海内外一切热爱自由民主的人们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但他的精神并未死亡,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他这座“世纪灯塔”的照耀下坚持独立创作,坚持追求自由与民主,坚持关注弱势群体的生死存亡!
    
    在民主与自由逐渐成为一种普世价值的时代,在主流世界的人民都拥有言论自由和各种公民权利的时代,在独裁专制越来越不受欢迎的时代,中国还有不计其数象刘宾雁先生这样的流亡者,不能不说是一个民族的大不幸。这种不幸一日不能结束,我们就一日不能停止以各种方式对自由民主权利的争取!
    
    刘宾雁先生的精神正召唤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刘宾雁先生的遗志正为我们所继承,他的伟大理想也一定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刘宾雁先生永垂不朽!
    
    2005年12月8日
    
    
    原载《议报》第22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Modified on 2005/12/1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在我们将长久分享他的光荣——在刘宾雁遗体告别式上的发言 郑义
  • 纪念刘宾雁:不枉此生留英名/秦晋
  • 李贵仁等: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 悼刘宾雁先生/南峰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郝一匡:闻刘宾雁去世
  • 铁皮鼓:怀念刘宾雁
  • 评刘宾雁被拒绝回国:冷血制度的寒光/黄河
  • 七律--悼刘宾雁/林泉
  • 哀悼刘宾雁/阿朵(纽约)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朱蓬:雪飞魂去雁何归--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悼刘宾雁诗二首并纪事/韩三洲
  • 傅正明:悼念刘宾雁先生
  • 郭少坤: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给刘宾雁先生献上一朵小白花
  • 陈光诚致信朱洪老师纪念刘宾雁
  • 北明:中国当局严密封锁刘宾雁逝世的消息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