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谈国事虚假盛世 直言不讳全是谎言/章笑拳(图)
(博讯2005年12月15日)
    
    
莫谈国事虚假盛世 直言不讳全是谎言/章笑拳

    
    胡温上台伊始,就唱起和谐盛世的高调。新政实施年多,除了今年放了个神五二脚踢鞭炮,营造了繁荣的假像,神州上下,假货泛滥,矿难不止,上访不断,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最近,在中国比较富庶的广东省,竟然再次传出了镇压百姓抗议的枪响。试问,类似的平叛事件在偌大的神州,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哪一天停止过吗?
    
    64以后的16年,老百姓忍辱负重,在总设计师邓小平不管黑猫白猫的指导下,全民一心向钱看,结果造成了整个社会两极分化的极端畸形发展。社会矛盾的尖锐冲突,是暴政统治的结果,最终也必然会导致暴政统治的灭亡。
    
    不仅仅是64以后,在中外历史上,都曾经有过老百姓对政治对强权噤若寒蝉的现象。老舍先生的名著《茶馆》中对此就有过生动形象的描述,同样的政治局面,在西班牙阿根廷,在阿富汗,在伊朗伊拉克,以致在一党专政下的台湾,人民都有过惨痛的经历。中国的文革时期,封喉镇压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是国家军队用坦克机枪大规模屠杀本国平民,在中外的历史上实属罕见。
    
    很显然地,任何国家,不要听当权者吹嘘他们是如何的繁荣昌盛,只要那里的老百姓莫谈国事,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就可以断言,那里的盛世一定是虚幻的海市蜃楼。
    
    今年春上,我从互联网上股勾到了一个中学同学的地址。这个小陆子跟我初高中6年同学,以后下放同在一个县里,当年也是少年无线电爱好者。二十余年末通音讯,如今能通过互联网联系,激动之情难于言表。谈论之中,老同学也是对现实非常不满,有时甚至怀念起当年赤贫的毛泽东时代。原来他如今依然一介书生,两袖清风,跟几位飞黄腾达的暴发户同学相比,忿忿之情,无法排遣。
    
    当我告诉他,独裁专制不仅是造成贫富悬殊的祸首,同样是全民赤贫的根源。言谈至此,小陆子以一句:“六根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中断了和我的讨论。这件事,给了我强烈的震撼:长期生活在暴政下的人民,和我们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民,犹如天渊之别,他们即使有怒,也是不敢言的。
    
    这件事,也不由得使我想到论坛上的几位网民。去年,天坛有个叫东东的,在论坛相当活跃,言论有左有右,时而左右开弓,时而左右互搏,虽然神经兮兮,却也不失有趣。东东结束加拿大学业,对于是否回国,一时举棋不定。但是在一名著名论坛斑竹高调地公布了其在天下论坛的所有爱国言论之后,东东不得不当了一名光荣的海龟,从此也等于被关进了大牢。
    
    东东进“监狱”之后,曾经有一次越狱跑到天坛来直言不讳地继续唱两句爱国高调。有人就调侃地嗅她:偷偷摸摸突破封锁上禁坛,却不忘歌颂党娘娘,不是道道地地的神经病是什么?一句话说得她无地自容,东东从此销声匿迹。
    
    由此可见,防民之口如同防川,正是当今盛世神州的真实写照。这又使我想起了博坛的直言不讳小弟弟。这位老弟自称在国内有正当的工作,花RMB八九百上网,成天就搬运些亲共反美的文章,好像共产党的网站在西方自由世界也是被封锁了似的。
    
    前些天,直言不讳贴了一篇欧洲人反美的文章,点名要老章评论。该小弟弟真是纯极了,他一天到晚看日人民报,看肿殃电视,不知道BBC,CNN等西方主流媒体没有一天不报道世界各地反美反战的消息,连本拉登的录像讲话也即时照播不误。
    
    这又让我想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去年,我和一个在国内的亲戚用微软信使的视频聊天,这位老俵也是个愤青,他传了一幅小布什身穿八路军破衣服在延安窑洞的漫画给我看。我说这里何止漫画,就是电视都有专题丑化本国元首的节目定期播出。
    
    我顺便告诉他,加拿大有个叫Air Farce空中闹剧的节目,四季定时播出一个用食品垃圾炮打本国或外国元首的镜头。相形之下,当年泼墨老毛画像的三个青年教师,被关押十五年,其中一人甚至被逼成精神病,不就是两个世界两重天的真实写照么。这种事说给老外听,他们一定会当成新世纪的天方夜谭。
    
    有人说,像直言不讳这样的网民,不是爱国傻子就是共产党的网特。如果说他是网络特别任务工作者,真的抬举这位小老弟了。在一个自由的网络论坛上,居然无耻地标榜直言不讳,只能说明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
    
    呜呼,虚假的盛世,尽出些不折不扣地傻子,哀哉。
    
    公元2005年12月14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