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自立:OSAMA/奥萨玛
(博讯2005年12月15日)
    
    
     (博讯 boxun.com)

    
    
    
    
    一部电影结束了。
    一个句号后面
    时间刚刚开始
    而开始
    是一些黎明时分,梦想的
    结束
    
    黑暗
    像三十世纪的数字国一样
    没有光明
    到处是无路可走的大道
    
    一片空白
    没有树
    没有生命
    只有一些机械脚
    在移动
    机械手
    在敲击
    
    选择是艰巨的
    即便,空白国度
    还远,还朦胧
    
    没有参照物
    空空荡荡的数字
    只是派生一个
    “忠诚”
    1966——这个数字
    拉扯着历史的间距
    红旗
     和类似塔里班的面孔
    重叠
    不留缝隙
    
    她的眼-神
    天啊,天的眼神
    从眼睛里出逃吧!
    神,和女孩子
    也要出逃!
    
    是的,是的
    母亲的手,挥一挥
    那是在中国
    在北京
    不错,数字写着:1966。8
    
    另一群母亲的女儿
    把天空布置为
    一个屠场
    她们剃光头
    撇去长发
    大打出手
    手起棒落
    一片片永恒的血迹
    
    神,逃出了
    她望着血迹
    变成星星
    尘雾和沙暴
    女孩子的
    眼睛
    在闪烁
    在反光
    
    女孩子的手挥一挥
    尸体横亘于此
    。。。。。。那是她们的老师啊!
    如今
    师长的臂膀上
    挎着枪
    
    阿弥昂大佛
    看见无道之罪
    轰然倒下
    
    阿弥昂大佛
    视而不见
    是被人轰击而塌
    那个时辰
    世界静悄悄
    
    那之前
    姥姥讲了一个故事
    。。。。。。
    男孩子走过彩虹
    他,变成女孩子
    
    那之前
    故事已经讲完
    辞藻游弋
    都变成一个字
    “仇恨”
    
    (虽然
    南国的甘地
    也许刚刚离去
    他饥渴的心
    期待着
    非暴力)
    
    今天,“仇恨”,包涵很多含义
    
    告别,没有语言
    手握着手
    爸爸和妈妈的手
    握在一起
    走吧!前面就是屠场
    女孩子们要大打出手
    她们已经
    大打出手
    并且炫耀
    占有尸骨的
    数字
    一个,两个,三个,一百个,两百个。。。。。
    
    走吧走吧
    回家去吧!
    一只黄狗横在路边
    她,不会行凶
    女孩子
    战战兢兢
    手里捧着干粮
    和一只西瓜
    
    他们行凶
    总是以神的名义
    
    他们用水龙喷射
    全身包裹的女人
    从眼睛
    到身体
    到脚面
    女人的群体
    在阿富汗的泥沙里
    翻滚
    翻滚
    
    ——时间回到
    我们的国土
    那不是水龙
    是棍棒和枪口
    我们也有神
    是叶芝期待和惶恐的
    伪基督吗!
    
    逃往,还是赴死
    尊严,还是应变
    
    没有选择
    没有参照物
    没有方向
    
    时间刚刚开始
    而开始
    是一些黎明时分,梦想的
    结束
    
    黑暗
    像三十世纪的数字国一样
    没有光明
    到处
    是无路可走的大道
    
    电影结束了?
    小说刚刚开始。
    小说结束了,诗歌
    刚刚开始
    
    而历史呢?
    请你回答!
    
    的确,一切从
    结束中开始。
    杀戮,欺瞒和慌话
    信仰,原则和戒律
    
    爸爸握别妈妈的手
    一瞬间
    他们身首异处
    天上地下
    
    女孩子喊着——
    妈妈
    妈妈
    。。。。。。
    但是,妈妈,死了
    她被石头砸碎了
    被红旗窒息了
    被疯狗凌辱了
    
    爸爸站在马路上
    他站了四十年
    
    没有选择
    没有参照物
    只有方向
    没有方向
    
    。。。。。。
    记忆
    在下沉
    像沼泽里的
    一只臂膀
    
    说,还是不说
    说出真相
    还是保持缄默
    他忧郁了四十年
    
    遗体
    被保存在柜子里
    遗像,面对关闭的大门
    黑暗中的
    哭泣,咬碎了身边的草席
    
    说,还是不说!!!
    
    。。。。。。你!
    是一个仙女
    长老说
    
    什么是仙女?
    
    就是长得很美的男孩子
    
    男孩子
    在女孩子的
    浴室里洗礼
    抑或相反
    
    女孩子
    在水面以下
    冒出她秀丽的面孔
    
    无法掩饰美丽
    这本身
    就是罪行
    
    因为,仅仅是女子的美
    就足以夺取她的性命
    
    神,从她的眼睛里逃走
    绝望
    占据世界
    她
    就是绝望
    和
    美丽
    
    那个一度忧郁得
    令世界震动的眼睛
    关闭了
    关闭了
    
    (就像威尼斯
    那个真的男孩子一样
    所到之处
    花开四季
    令人震动)
    
    海潮,和沙尘
    汇合在
    上一个世纪
    
    时间结束了吗?
    
    女孩要生存
    就要告别自己
    
    告别
    就是死亡的降临
    
    抑或
    她被洗礼
    被左边
    和右边的刀
    割伤
    流血
    中间
    身下的
    恐惧
    蔓延成为
    幽灵的生殖
    
    而逃亡,成为一个梦想
    
    梦想被埋葬了
    在所有的广场上
    杀戮,是塔里班和
    红卫兵的
    石头和棍棒
    旗帜和标语
    
    语言
    成为杀戮的领导者
    语言
    成为历史,和舞台上唯一的丑角
    
    而沙尘,变成沙城
    
    太阳的眼泪
    滴在空中
    昼夜不停的战栗
    使得天空扭曲
    颤抖,或者塌陷
    
    女孩子们
    战战兢兢
    和她的兄弟们
    走过那条熟悉的小街
    
    而她们的手中
    捧着妈妈的骨灰
    
    周围是熟悉和陌生的人群
    他们用鹰犬一般眼睛,搜索逃亡者
    要实行逮捕
    包括
    逮捕死者
    
    告别,无法在骨灰堂中进行
    躲过旗帜的掩埋
    尸体留在家里
    
    墙壁上,用星光
    石子和血滴做为装饰
    对称的弥撒曲
    一边是死亡
    另一边,还是死亡
    
    家里柜门中的灵位
    镶嵌着妈妈的遗像
    她的眼神穿透黄昏
    落在我们的心上
    
    异族的姥姥,却为她
    讲述一个绝命的故事——
    彩虹下
    一个男孩子走过
    他,变成女孩子
    彩虹下
    一个女孩走过
    她,变成男孩子
    
    是的是的,
    ——一个女孩子
    在太阳下走过
    她变成杀手
    她们,统统变成杀手
    
    句号。留下删节号,留下口号
    叫嚣和呐喊
    女孩子
    没有做女人的权利
    就像丈夫
    保全不了妻子的性命
    
    逃亡——是唯一
    无法选择的选择
    
    天罗地网之下
    阿弥昂大佛
    已经倒塌
    
    那么,就只好诀别了
    诀别了,把自己包裹起来
    从头到脚
    从生到死
    尸体,被颂诗包裹
    也许,可以下葬
    也许,不可以
    下葬
    
    但是,女人,难道就是男人
    女孩,究竟是不是女孩
    
    她被男人,魔鬼和信徒
    驱赶着
    在路上
    
    抑或,她们棍棒相加,打飞了她的灵魂
    
    身体被男孩驱赶上树
    而圣名之下
    她
    又被投掷于
    漆黑的深井
    
    时间开始的时候
    就是这样
    而时间
    不想结束
    
    。。。。。。强奸,使她成为母亲
    年轻妈妈的黎明升起
    但愿逃往
    恩赐她
    一个
    侥幸!
    
    愿她上路
    在星星,趟徉于,血泊中的时候
    。。。。。。
    上路
    上
    路
    吧!
    
    
    
    
    注;『奥萨玛』,一部揭露塔里班罪行的电影的名称;而1966年的罪行,令作者有把文革与之对比的感伤和感想。
    
    
    (原载『自由圣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自立:你不可以杀人!-关于顾城
  • 刘自立: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刘自立:死人张春桥
  • 刘自立:北京又闹义和团?
  • 刘自立:酒仙杨宪益
  • 刘自立:和解的可能性和不可能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