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2005年12月21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前天写了篇采访报道,题目为三峡贪官肃不完 “还要留岗继续干” ,讲的是三峡工程移民过程中贪污现象严重,移民要求严惩贪官,有关部门却说:暂时还要留着这些官做移民工作。
    
     笔者看到这儿觉得毫不奇怪,“官官相护”本来是中国的古训,有关部门是人,也是官;何况贪官自有贪官的妙用,他贪了钱他就心虚,既怕下面告他,也怕上面撤他,当然可以豁出性命来继续欺上瞒下;这样上面的大官可以放心去官场上争权夺利,而下面的小官也可以肆无忌惮地继续贪赃枉法,鱼肉乡里的罪恶勾当。 (博讯 boxun.com)

    
    本月15日京城的主流媒体发表长篇报告监管体系不设防 小科长侵吞三峡移民资金200万,讲的重庆市巫山县国土局一个小科长杜江,利用职务之便,采用虚列、重复报账等手段,单独或伙同他人侵占公款共计409.3万元,其中个人分得和占有224.3万元,且大部分为移民资金,杜江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近57万元。
    
    文中可见,杜科长的手段实在一点儿都不高明,但却如此轻而易举地将几百万揣入私人腰包。三峡移民资金是怎么在用,是如何被大小贪官吞噬挪用由此可见一斑。而所谓“监督机制”也好,“高压线”也罢,对贪污者们毫无震慑作用。大概均为特殊材料制成的吧,具有全心全意贪污和前仆后继腐败的精神品质,他们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高压线”?
    
    在物欲横流、世风日下、腐败无所不在的大陆,贪污400万人民币已经不算什么大不了的案子。一是中国发展了,GDP增长很快,人们越来越富裕,贪污自然也是“水涨船高”;二是社会风气如此,按贪官逻辑,不贪白不贪,而现在要从官僚队伍中找个清白的比登天还难;三是三峡移民这种事情千载难逢,不好好捞它一把,更待何时?
    
    众所周知,三峡移民是唐僧肉,掌大权小权者谁不想咬上那么一口?尽管如此,这位杜科长还是太贪心了一些,太狠心了一些,这些毕竟是移民百姓的救命钱呐。400万,按每个移民2万元计算,应是差不多200个人的移民款。移民他的房子毁了,地也淹了,生计与收入全没了,他指望这么几个钱来安身立命,来重建生活。你贪污了,挪用了,他可就苦了,惨了!
    
    他对地方官员完全失去信心,走投无路之际,他只有求助于上面,他只有盼望有个“青天”从天而降,来挽救他们于水火。县里不行,就上省,省里不通就是“华山一条路” -上北京诉苦告状了。
    
    上北京告御状可不是好玩儿的,尤其是三峡移民,地方官为保自身安全,对那几个领头告状的“危险分子”-也被当官的蔑称为“牛脑壳”-盯得十分紧密。一有风吹草动,公安局、派出所的人民警察就闻风而动,立马将那些不怕死的给押送回来。
    
    而这些“危险分子”所做的不过是想上北京告诉自己的“亲人”-他们常常对中央领导寄予厚望也这么亲切地称呼,他们那儿的移民官员有多腐败,多飞扬跋扈,整得他们无法生存。
    
    云阳县高阳镇的何克昌就是个极好的例子。他们自发组织“移民资金监督会”,就是为了让这来之不易的救命钱能够在当事人的监督之下,如数地、安安全全地落到移民本人的手中。当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上反映未果之后,不得已而赴京告状。
    
    但此举当然使人民公仆们再也无利可图,而告御状更是戳到了地方官员的痛处。当时的县委书记立刻命令云阳的警察跟踪追击,在京城的一个简陋客栈将四位移民代表抓将起来,并分别给重判三年或两年,成为三峡工程开工以来首起因移民告状而获重刑的典型案例。
    
    移民被关、挨打、受压、被骗、受欺已经司空见惯,但他们仍然不顾个人安危甚至铤险赴京告状。为什么?原因十分简单:他们真正得到的补偿大大少于政府先前所承诺的所保证的,贪官的猖獗使他们无法再忍受、无法再生存下去。而我们尊敬的大陆媒体还在那儿装腔作势,闭着眼睛说瞎话,宣称三峡移民如何幸福,外迁他乡的如何乐不思蜀。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我们社会的良心-科学家或知名学者也开始装糊涂,对三峡移民问题不愿说真话。前些时中央电视台有个“新闻会客厅”专题节目,专访国务院三峡办主任蒲海清 ,也许为了装潢门面,也可能出于别的什么想法,顺便将重庆大学雷教授请上了台。笔者虽无缘当面请教雷教授,以前还是相当佩服他的大胆直言,曾经多次大声疾呼加强三峡环保。
    
    蒲海清以自己官员身份,怎么赞誉三峡工程都不为过,将移民之事说得天花乱坠也能理解。笔者在此也不想多加评论。但后来的节目颇有味道。当节目主持人专门向雷教授请教三峡有没有移民回流,什么是“空挂”时(前面几乎没提到雷教授),我们尊敬的教授先生虽然很自信地给了标准答案式的名词解释,但马上话锋一转,竟然大谈上海崇明岛的三峡移民如何满意,生活过得如何滋润云云。还说,如果真有回流,也不过是老太太有时候睹物思情,怀念家乡而已。
    
    不知观众怎么看,就笔者看,雷教授最起码是答非所问。人家问你有没有这个问题,就应正面回答“YES”或“NO”;其次,上海崇明岛的三峡移民没有回流并不说明别的地方就没有,按官方统计,16万移民远迁他乡,被移民到祖国的四面八方,故教授如此回答失之以偏概全;雷教授既然为三峡专家,还主编过巨著《中国三峡移民》,对移民回流问题毫无所知似乎又从情理上讲不过去。
    
    雷教授是这么讲的,“在库区的确有这样的说法,而且有的人对这个名词有一些顾虑,主要担心什么呢?担心我们三峡工程花了这么多钱,国家制定了专门的政策,而且现在大量的移民基本上都已经安置完了,还剩下很少一部分,怎么会又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弄了半天,三峡移民回流与“空挂”还只是个“说法”,还有人“有一些顾虑”,真不知道一向理直气壮且锋芒毕露的教授这会儿怎么会变得如此羞羞答答,吞吞吐吐?谁有“顾虑”,是移民官员怕露了老底有“顾虑”,还是您老人家心知肚明寻思是不是讲出来而“有一些顾虑”?
    
    雷教授真的要找回流的移民乃是举步之劳,完全不必劳您大驾跑到千里之外的上海去找,您只需要坐几个小时的汽车就能在您的重庆市找出很多,如您不信可到云阳县的高阳镇去看看,那儿回流移民有的住草棚,有的租房住,有的甚至无家可归;官方的保守估计也有好几千。
    
    如果教授未作调查而发言还情有可原,如果知其真情而不敢说或不愿说,或真有啥“顾虑”,就太令人失望并遗憾了。笔者记得雷教授还是那个级别的政协委员,这儿不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能教授太熟悉大学的讲台与学生的面孔,头一次被盛情邀请到中央台,面对上亿的观众还多少有些紧张或怯场,或那一方面的不适应。以至于有如此令人失望的表现以及含含糊糊的说辞。
    
    国人是最相信专家的,对院士啊教授啊学者啊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我们的专家们说假话都不脸红,那就太对不住善良的国人了。这样的事情以前发生过,比如三门峡大坝有位张教授;这样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比如怒江建坝争论中出了个何院士;这样的事情难免以后不会发生,院士专家也是人,人家也要生存,还想比你我都更气派、更滋润呐!
    
    以前修水库建大坝不是没有贪官污吏,但相对很少,几乎凤毛麟角;现在的三峡移民贪官很多很多,大大小小,多如牛毛。下一个五年计划是有一个大力发展水电的计划,又不知要生出多少贪官!
    
    真所谓“三峡贪官肃不完 ‘还要留岗继续干’”。
    
    《三峡探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戴晴:长江和长江上的三峡工程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王维洛:俄国防空导弹能保卫三峡大坝?
  • 任诠:谈台湾攻击三峡大坝的说法
  • 几斤炸药可让三峡库水「一洩千里」央视张羽语出惊人
  • 三峡大坝摧不垮,毁不掉!
  • 三峡大坝被炸毁的后果
  • 南平:三峡大坝具有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吗
  • 戴晴:三峡工程与人权
  • 木兰评论:三峡大坝修到北京天安门
  • 木兰评论:三峡水库水位再涨4米为那般?
  • 2004年三峡工程难逃一劫
  • 李鹏出书还发表诗作自吹自擂三峡工程
  • 三峡工程交付的第一张考卷:不及格
  • 大自然的报复: 三峡工程改变了江南的气候!
  • 王维洛:天下第一门给三峡工程带来天下第一问题──三峡工程论证和建设目标中的自相矛盾(图)
  • 三峡贪官肃不完 “还要留岗继续干”(图)
  • 监管体系不设防 小科长侵吞三峡移民资金200万
  • 中国专家称三峡工程并非江西九江地震诱因
  • 三峡移民王喜东获刑五年 在武汉妇女监狱寻求公正对待
  • 三峡工程十年真相:十个没想到
  • 三峡移民居住环境严重污染 代表上访被阻截
  • 三峡库区潜伏危机开县可能爆发大瘟疫
  • 环保总局向30个项目开罚单 三峡总公司罚款最高
  • 三峡总公司项目停工待审
  • 三峡总公司抗拒北京处罚拒绝停工(图)
  • 三峡总公司抗拒北京处罚拒绝停工
  • 李鹏招数不济 虎跳峡建坝补救三峡大错
  • 三峡大坝进行反爆炸演练(图)
  • 三峡移民权益被官府巧取豪夺,申诉告状者惨遭拘留、劳教甚至判刑
  • 中国加强三峡大坝警戒严防恐怖攻击
  • 分析人士谈三峡大坝利弊
  • 云阳县高阳镇“空挂”三峡移民的一封信
  • 三峡大坝将部署新型俄式防空导弹
  • 建议长江三峡工程以黄河三门峡水库为镜鉴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