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港泛民破解中共统战台湾应该借镜/凌锋
(博讯2005年12月24日)
    台湾日报 2005-12-24 00:40

    十二月二十一日傍晚,香港立法会表决特区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泛民主派以二十四票反对,超过基本法所规定的三分之一票数予以否决。

     东森 (博讯 boxun.com)

    香港特区政府所提出的政改方案被称为“鸟笼方案”,因为基本法规定了香港必须实现普选的目标,北京与特区政府就不得不以“循序渐进”为口号,以微小表面的所谓改革却又增加许多枝节问题来阻挠目标的实现,企图使这个目标变得遥遥无期。针对这个焦点,泛民要求政府提出一个普选时间表。这样一个简单问题,政府就是不肯答应,显示他们根本没有推行普选的诚意。

    香港二○○三年五十万人大游行以后,中共对香港政策改为以统战的收买分化为主,这有些像中共对台湾的文攻武吓失败后,转而欺骗拉拢那样。但是这次表决结果,显示中共分化民主派的企图失败。除了连集会游行都不参加的刘千石投弃权票之外,其他都投了反对票。他们如何对付中共的统战,值得台湾借镜。

    中共的统战手段有以下几点:

    一,邀请包括泛民主派议员在内的全体立法会议员访问广东。其中曾经被没收回乡证的根据不同表现发给十年期回乡证或一次性通行证,借以鼓励他们有“良好”表现。

    二,继续与由大律师组成的四十五条关注组成员沟通。多次邀请他们访问国内,并且表示方案表决后还请他们到北京,他们是“泛民”中民望最高的派别。

    三,公布可能与政府合作的泛民议员名单制造分化。因为政府只要可以争取到二十五位泛民议员中的六票,方案即可通过。因此哪六位可能转向,成为媒体猜测的对象,连共党的香港机关刊物也开出六人名单。他们大多数是有理念但没有加入民主派政党的议员。而四十五条关注组因为形象温和,他们的四位议员也成为可能集体转向的怀疑对象。

    四,在投票前夕,甚至那天开会以前,曾荫权还公开宴请被认为可能转向的议员沟通,以造成他们当中可能已经被争取的假象。曾荫权甚至上电视喊话说,只差个别票就可以通过方案了,谁投这个一、两票就是“民主英雄”。

    这些心理战造成泛民不少困扰,特别是香港媒体大部分已被中共渗透,更借此大肆炒作。但是民主派应对策略成功,所以最终没有被分化瓦解。

    第一,他们接受邀请访问广东“沟通”,有人一度轻飘飘,但是因为双方都坚守自己立场而导致访问没有成果,因此泛民批判中共的作秀“圈套”,破解北京的统战宣传。他们在中国期间,夜间集体行动或携带家眷以免被“色诱”而成肉票。

    第二,十二月四日大游行前夕,在反对为国安条例立恶法与五十万人大游行冒出来的四十五条关注组,宣布他们将成立政党,著名学者郑宇硕、著名媒体主持人毛孟静等坐在记者会的台上,不论他们是加入这个新政党,还是只是表示支持,这个宣布已经是对第二天的游行产生巨大激励作用,也粉碎了他们可能转向的谣言。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参加游行据说也和他们的鼓励有关。

    第三,被媒体“报派”的“动摇人士”不断表达自己的立场来粉碎谣言。其中由会计功能组别产生的谭香文议员受到本组别巨大压力,后来被认为最可能转向的,在立法会投票前的表态中出来说话,率先发表感人的讲话,哽咽的表明处境困难但坚决反对方案的立场,被认为“一锤定音”,从而奠定了除刘千石之外民主派的整个立场。

    在全过程,北京表面上低调而没有插手,但是港澳办主任廖晖坐镇深圳就近观察指挥。远在北京的七十六岁“护法”,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许崇德在投票前夕则跑出来指责主张二○一二年普选的陈方安生因为不甘寂寞而“一枝红杏出墙来”,老学者的这种表态未免显得为老不尊了。在政改方案被否决后,他又出来恐吓说,特首有权解散立法会。可是自称代表主流民意的特区政府与中共,敢这样做吗?这个情况也与台湾有点相似,号称“主流”者,却是最反对公投。也是这位许教授,清楚知道政改骗局破产后特首也不会解散立法会,因此只能无奈的说,北京还会继续与香港的泛民主派沟通。

    北京以为给香港市民一些甜头,还换了一个民望颇高的特首后,香港民众就会放弃民主诉求,再经统战分化,就可以全面控制,为所欲为。曾荫权也非常自信,但是他只对付香港市民而不是说服北京尊重香港民意,导致结果他所主张的“强政励治”碰了一鼻子灰,威信受到打击。而香港泛民破解了中共的统战,天也没有塌下来,难道中共要派出解放军镇压不成?台湾在“一个中国”之外,如果不是某些政客欠缺民主理念与私心作怪,在对付中共方面,应该比香港民主派有更好的条件和表现。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