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姜福祯:死水微澜十四年
(博讯2005年12月25日)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死水微澜十四年——重抄十四年前与青岛海洋大学学生的答问录(二之1)

    
    前不久,偶然在尘封的一只花瓶纸屑里发现一篇旧稿:《中国当代问题答问录》,这是一篇整理并张贴于“六四”时期的旧作,大部分是对海大学生提问的即兴回答,个别问题是学生写在我张贴的文章《讨逆民之贼李鹏书》上的(此文是我获罪8年的主要依据)。今原汤原汁照录,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年年“六四”,年年统治者都敏感,年年被统治者也都麻木。就这样在双重“遗忘”中,社会个阶层似乎都忘记了罪恶和耻辱,不敢承受生命之真,各自带着假面起舞。14年之久,不曾有一缕强光洞彻这历史黑暗的一页!
    
    14年世界发生了多少巨变,个人的命运和思想发生了多少变化,可是我们所在的国家却在一党掌控下,蔑视人类的基本理性,无视社会的基本真实,始终不肯走向共和,至今徘徊在在邓小平“经济决定论”的龌龊阴影里。14年前人民的政治诉求又成为新的“历史先声”。旧稿拂尘,信口诌得《咏石头》一首:
    
    摸罢石头忙摸钱,市场权力两茫然。
    死水微澜十四年,花瓶藏稿从头看。
    脚踩石头两碰巧,水深搭桥实当先。
    万般恶弊在一统,千个代表也枉然。

中国当代问题答问录——姜福祯与海洋大学学生答问录
    
    学问:鉴于目前的形势你看会出现什么结局?
    
    姜答:由于中国问题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可能出现的结局也会有多种,主要会有以下几种:
    
    1、部分部队哗变抵抗李邓杨的黑暗统治,短期内被平息。2、部分部队和人民遥相呼应一举粉碎李邓杨政府。这样最好,也可使形势最快平稳,但可能性不大。3、全国各地军队纷纷讨伐,开始长期的讨伐和反讨伐斗争。由于政府已基本停止较大规模枪杀,这个可能性也不大。4、军队始终和政府站在一起,各地均开始弹压,人民被迫武装起义,开始长期斗争。5、专制和强权胜利,民主运动被镇压,出现虚假的、暂时的稳定。不幸,这个可能性最大。
    
    学问:应如何评价邓小平?
    
    姜答:这个问题已经很明显了。因邓仇视人民、完全站到了人民的反面,因此不是四六开,也不是三七开的问题,而是一个人民公敌。具体说他前半生是一个善战的将军,后半生则是一个批着马列外衣的恶棍。他出山后的“整顿”和“改革”完全是他个人权力和对毛泽东及“文革”的否定的个人私心的外化。这次屠杀使人民彻底看清了他的嘴脸。
    
    学问:外国人和港澳人认为这次镇压敲响了共产主义的丧钟,你认为呢?
    
    姜答:不幸正可能如此。因为共产主义运动本来就是一个早产儿,搞得好的国家不多,中国搞的更糟。不仅如此,正象资本主义世界出现过希特勒、墨索里尼一样,共产党国家也出现了公然镇压人民的斯大林和邓小平,这两人使共产主义运动威信扫地。还不止于此。希墨二魔的残暴基于建立一个统一的大帝国,起码在短期内国内多数人心理向他们倾斜。斯大林的残暴是基于维护他个人的独裁和列宁创立的苏维埃政治经济理论,是有二重性的,而邓小平的残暴只是个人的权欲和私欲,是最丑恶的。因此本来就发生普遍信仰危机的中国,很可能敲响共产主义的丧钟。矫枉过正,人们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反对形形色色的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
    
    学问:如此说来,你一定是一位马列主义者了。
    
    姜答:我是,但不完全是。我是马克思主义者,不是列宁和斯大林主义者。我认为马克思的主要理论没有错,现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象巴黎公社一样是早产儿,并不是马克思原来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因此需要改革、完善和重创。(上)
死水微澜十四年——重抄十四年前与青岛海洋大学学生答问录(二之2)

    
    学问:有人提出“用宪法和法律统一思想”,也有人认为“安定团结”应该是全国人民的“共识”。你对此有何看法?
    
    姜答:我认为当前首要问题是民主,以民主统一人心,为天下共识。在一个民主国家用宪法和法律统一思想通常是行得通的,但在人治、专制的中国,宪法和法律已丧失其拥有的尊严,甚至修改立废都是少数人意志乃至一个人意志,当然无法统一思想。至于安定团结是天下“共识”也是欺人之谈。为了长治久安,当务之急是铲除专制,推行民主政治,才能根本解除目前中国人心涣散的状态,才会真正安定团结。本来问题很简单,由于少数统治者仇视人民、心黑手辣,维护既得利益和保护自己几个小崽子竟不惜草菅人命和疯狂屠杀人民,还侈谈什么统一思想和安定团结。
    
    学问:这样看来,难道你希望天下大乱?
    
    姜答:并非如此。但事情的发展往往不以我们善良的愿望为转移。现在看来乱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共产党打倒自己的败类,铲除腐败、彻底改革,如果这个局面不出现,中国社会在一定期限内就会陷入病态或动乱中。
    
    学问:这次民主运动喊得最响的口号是“打倒官倒”,是否有些本末倒置?
    
    姜答:不是。官倒问题危害大、民愤大,是中国政治体制最大的一个毒瘤,其危害比黄河泛滥、地震还可怕。表面看来是对少数官倒,其深层意义是对多年来等级特权官本位制度的一个冲击。在中国官本位制、等级特权只要不消除,一切经济改革都将流于形式。因此尽管统治者十分不情愿,人民已经把手术刀放到毒瘤旁边了。
    
    学问:李鹏“五、一九”讲话人们很反感,为什么?(此问是写在我张贴的文章空白处)
    
    姜答:首先是出尔反尔欺骗人民,其次是吹捧邓小平,鼓吹专制和人治,再次是缺乏民主意识,视民主自由是当权者的恩赐,另外视多党制为洪水猛兽。
    
    学问:有人说邓小平快死了,邓这会儿死便宜了他,你有什么看法?
    
    姜答:邓贼有前列腺癌,恐怕活不长了,如果现在死了的确便宜了他。(以下删去62字)虽然中国法律没有绞刑,但我想会有许多人提出订立特别法规,专门处理这些败类,以谢罪于人民。
    
    学问:你认为改革最大的失误是什么?
    
    姜答:当然不是教育失误,而是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改革不同步。为此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学生发起的民主运动和北京大屠杀正是顽固的守旧专制政体与尚未诞生的民主政体之间的一场特殊的斗争(当然其中还夹杂着邓小平之流一些个人仇恨和法西斯病态心理)。
    
    学问:中国的改革有没有希望成功?
    
    姜答:我想成功的可能是有的,当然不是“摸着石头过河”,中国不应是邓小平的自留地。要成功就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这就是经济上搞市场经济,政治上搞多党制,如果这个目标不明确,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
    
    学问:许多人认为目前在中国搞市场经济和多党制条件还不成熟,你有何看法?
    
    姜答:我认为这些说法有一定道理。从市场经济来看有一个转轨过程,不但如此,由于这些年政府搞了个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相结合,实际是政府制造市场,这个市场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不能体现自由竟争,也需要有一个正名过程。从多党制来看,共产党十分庞大,即使开了党禁、报禁,三五年也不会有一个或几个能与共产党抗衡的党,因此应首先实行的是多党监督加舆论监督制,以抵制共产党的专制和腐败。
    
    学问:这样又出现一个问题,未来共产党能否退出历史舞台?
    
    姜答:实际上没有也不应该有一个党永远执政。因为没有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事物都是在发展的。人民今天相信你正确你就执政,明天相信乙比你干得好你就下台,这是顺乎民心、顺乎历史潮流的事情,也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四个坚持”是形而上学的、是反科学的。我看共产党是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这可能出现两种局面,一是人民拉它下台,一是它丢掉“四个坚持”,切实能自我完善,实现象日本那样脱胎换骨式的维新。
    
    学问:当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姜答:是改革开放同传统社会主义模式之间的矛盾,即中国社会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众所周知,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得了软骨病,都是从一穷二白基础上起步,又都在向共产主义迈进,但无论物质还是精神基础都很差,共产党能否自我完善、曲径通幽是社会主义国家改革风潮的基本原因。
    
    学问:那么,中国向何处去呢?
    
    姜答:我认为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条是摈弃社会主义道路,彻底选择资本主义制度,这违背中共改革者的初衷,也是马克思主义信仰者的一个悲剧。另一条是选择不彻底的资本主义,即建立人民资本主义,通向社会主义,培育出经济上的中产阶级,建立一整套商品生产的市场机制,铲除实际上是政府所有制的所谓公有制和官本位式的计划分配,从而实现非国有化的人民参与制。
    
    学问:你这样看问题,是否说民主是一个不太重要的问题?
    
    姜答:并非如此,民主问题乃至人权问题之于中国实在太重要了,尤其近些年来邓小平独裁统治已到了非打倒专制,还政于民,实行民主自由的时候了。如果不这样做,对中国经济的反作用是无法估量的。另外“五四”至今六十余载民主科学的旗子虽然被不同信仰的统治者打破了好几面,但实际上形同摆在橱窗里的样品,可望而不可及。

附录:
    
    89年青岛地区学运和民运游行、示威和张贴悬挂的标语和口号
    
    早期(五月上旬)
    拥护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廉洁的共产党万岁!
    自由万岁、民主万岁、人民万岁、大学生万岁、理解万岁!
    打倒官倒!打倒独裁!要民主,不要专制!(以上市民与学生通用)
    
    觉醒吧,青岛市民!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宁争自由死,不做麻木生!
    赶快对话,现场直播。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市民声援团)
    
    不自由,毋宁死!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
    心中有鬼怕敲门。毛主席万睡、周总理万岁、邓小平万碎!(山东大学)
    
    爱国无罪!学子率先,责无旁贷。
    不要老人政治!不要人治!不要站住茅坑不拉屎!
    不管白猫黑猫,不抓老鼠就不是好猫。
    党的书记在哪?人民总理干啥?横批:难得糊涂(海洋大学)(注——此对联悬挂在学校教研大楼上,十分醒目。
    
    还我自由!(化工学院)少说废话,赶快对话!(纺织学院)
    周总理你在哪里?(青岛电大)周总理,人民想念您!(港湾学校)
    母亲,我没有错!妈妈你不要哭了!宁负母亲,不负国家!(各高校)
    为绝食牺牲的学生志哀!(纺织学院)
    
    李鹏“5、20”讲话之后
    打倒李鹏!打倒邓小平!李鹏下台!李鹏滚蛋!政治流氓李鹏下台!小平回家打桥牌,李鹏回家抱小孩!
    全国人民团结起来,捍卫宪法尊严!
    人民必胜,专制必败!打倒专制,打倒独裁!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
    顺民者昌,逆民者亡。
    
    反对军管、反对戒严!
    召开人大特别会议!
    政治与民主改革是唯一出路。
    周总理醒来吧,李鹏发疯了!
    我为扫“官”横空舞!我以我血荐轩辕!民不畏死!
    历史选择了我们。70年血不会白流!
    
    军队不是家丁!子弟兵,开枪吧!敢杀一个,罪灭九族!我撂倒一个,俘虏一个,消灭他一群邓家兵!不许贪污人民军队——军队国家化!
    
    六四之后(市民抗暴时期)
    
    绞死邓小平、绞死李鹏、绞死扬尚昆!向刽子手讨还血债!
    学生的血不会白流!打倒暴政!打倒专制!打倒法西斯!
    以血醒民!民不畏死,何以死而惧之!
    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国民们行动起来,罢工、罢课、罢市!
    推翻邓家王朝,解放全中国。下令开枪,千古罪人!
    赵紫阳回来!重组人民政府。
    人治—暴政—杀人!学生手无寸铁,何辜坦克碾压!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橡皮子弹?达母子弹?
    共和国在流血!解放军兄弟起义吧!反戈一击,擒贼擒王。
    
    
    (除删去62字外,上述所有文字、标点符号以及立场和观点均保留原貌。虽然本人早已与时俱进。)
    
    该文重抄于2003年六四前夕,此时因邮路不畅,未能发出,欣闻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文集征稿,特寄给编委,以志纪念。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姜福祯: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