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含之-“名媛”与“痞女”的“非正常”/余绮平
(博讯2006年1月02日)
    香港文汇报
    
     文:余绮平 (博讯 boxun.com)

    
     章含之,段祺瑞政府时代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章士钊的养女、毛泽东的英文教师、前外交官乔冠华的妻子。年半前出了一本回忆性文集《跨过厚厚的大红门》,至去年底重印了18次,销量逾十五万册,成为中国最畅销的历史回顾书籍之一。
    
     章含之女儿洪晃所写的《我的非正常生活》,半年后出版。洪的身份,除了是章士钊外孙女、章含之女儿,还是著名导演陈凯歌前妻。《我》书中大胆言论,引起海内外传媒关注。
    
     一时间,两母女的风头,冠盖中国书坛。
    
     其实,章含之还有其他著作如《我与乔冠华》、《那随风飘去的岁月》、《忆主席、忆父亲、忆冠华》等。她在这些书里,倾尽了对乔冠华的一往情深,还再次激发了人们对她,以及那段备受瞩目岁月的关注。
    
     上月底,章含之前夫、北京大学著名国家经济专家洪君彦,在香港《明报》一连三天刊登一篇长文《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把几十年前的旧账重新翻一遍,大意指当年章含之红杏出墙在先,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在后。他似乎忍了一辈子:“她们(章含之和洪晃)说完,轮到我开口”。
    
    毛主席叫她离婚?
    
     这本来是一家三口的文章,引起文坛哗然。有关的评论文章,在网站上如排山倒海般出现。
    
     结果,洪君彦的文章第四天在《明报》停刊,他登了启事:“《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一文全部是我的亲身经历,是我前半生坎坷遭遇的真实写照。今应女儿洪晃的请求,续稿暂停。”
    
     他的文章,料定深深地刺痛了前妻的心。
    
     洪文内指出,“自1993年至2003年,章含之写文章、出书或接受访问,凡提到她和我离婚那一段往事,总说是已故毛泽东主席叫她离婚的。她说毛主席批评她没出息,对她说的:‘我的老师啊,我说你没出息是你好面子,自己不解放自己!你的男人已经同别人好了,你为什么不离婚?你为什么怕别人知道?那婚姻已经吹掉了,你为什么不解放自己?’(引自章含之的《风雨情》)我当时一看便懵了,借毛主席的话说我们离婚的事,真是闻所未闻。如此她就巧妙地把导致她离婚的责任一古脑儿推给男方,并把自己在‘文革’一开始就红杏出墙的事实完全掩盖了。”
    
     洪君彦道出原因,“一次偶然机会,我翻出章的手提包,赫然发现了她的皮夹里夹了一帧张某的照片。此外,手提包里还有安全套。我和她自文革后根本没有夫妻生活了……。”
    
    “话少点 更有魅力”
    
     文章登出来后,反应很大。《新浪网》上,有同情洪氏的,也有人认为,“即使男人和女人情投意合,床帏之间每一个亲密瞬间,本质上还都是‘权力’的争夺与转换权力的平衡,就是幸福的婚姻。而在这场‘较量’中,洪老先生仓皇出局,先是‘夫权’被红杏击溃;然后又挨上一击‘话语权’,一败再败。现在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胜负早判,又有什么好解释辩白呢?”
    
     “其实就是不能解释的就不要多嘴,不能辩白的就干脆默认--作为一个男人,所谓‘担当’,一大半意思就在这里了。”“你如果话少点,会更有魅力的。”
    
    “男人要看下半截”
    
     章、洪女儿洪晃所写的《我的非正常生活》却是献给亲生父母的。
    
     海派女作家程乃珊在《上海LADY》一书中,曾尊章含之为中国“末代名媛”,并说此后,中国不再有“名媛”一说。
    
     有趣的是,一些媒体却送中国“末代名媛”之女洪晃以“名门痞女”之头衔。洪晃自己也承认,她不及母亲的十分一美丽。
    
     章含之为女儿说好话,她认为女儿有一些外人看来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的行为,“是因为她想摆脱我们家的光环,靠自己的本事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洪晃的“非正常”由来已久,儿时在大红门里,她被八十多岁的外公章士钊惯成“小霸王”。
    
     在她的书里,曾分析过男人的“上半截和下半截”。她说:“我们女人还是应该多多注意一下男人的下半截,这就是最根本的东西。如果下截没戏,上半截也肯定好不到哪儿去。”
    
     洪晃十二岁那年,被送往美国做小留学生,因为继父乔冠华的问题,她十六岁那年留学告中断。去机场接她的是乔冠华专案组的工作人员,洪晃开始了又一段从天堂坠落到地狱的“非正常生活”。
    
     成年后,洪晃在父亲洪君彦的帮助下去美国自费留学。她结过三次婚,跟父亲一样。章含之曾说过,洪晃继承了她父亲所有的坏东西。
    
     对于媒体给她“痞女”的封号,洪晃的态度与母亲截然相反。
    
     “‘痞女’?挺好啊!王朔的小说不也被称为‘痞子文学’吗?我就爱看王朔的小说。”
    
     这本来是一家三口的作品里,正看到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变迁。可惜,上一代仍拘泥于恩恩怨怨,及不上女儿的胸襟广阔了。
    
    “爱是不可以后悔”
    
     半生坎坷的,何止洪君彦一人?章含之和他一样,都是“政治运动风起云涌年代”的牺牲品。
    
     章含之曾经说过,“总督孙女,总长女儿,主席老师,外长夫人,我这人的一辈子,想干的事一件没干成,不想干的事都发生了。你说我得的多?还是失的多?从外人来说肯定说我得到的多。那么我需要不需要这些得到呢?这些事情一辈子也说不清楚。人生中得和失,能够追问的恐怕只有时间了。”
    
     章含之实际上是个私生女,出生八个月后,她的生母、上海永安公司一名普通的女售货员就决定抛弃这个女孩,由章士钊领养。
    
     章含之承认,她实际上是背叛章士钊的一代人。她回忆:“1962年的时候,我帮主席学英文,毛主席有几次问到我,你对父亲怎么看,我当时根本没怎么考虑:‘他嘛,他是旧官僚。我是共产党员,我跟他是完全两个不同的阶级,跟他划清界线。’”
    
     她承认,“他(章士钊)和我基本上很少有交流,所以我们之间的隔阂存在了很长很长的时期。”
    
     一直到了文革,“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家对我意味有多大,因为我一直觉得我是划清界线。只有到了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我才觉得这里是个避风港。就在这样大动荡的时候,看我父亲,我觉得他有很多东西特别不容易。”
    
     1971年章含之第二次结婚,嫁给了比她大22岁的乔冠华,这个选择在当年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中国第一流外交家头上的光环过于炫目,章含之得到的耀眼光彩,使她迅速成为了一个公众人物。但是,似乎所有人的眼光中,爱情似乎不可能跨越22年的年龄差距。
    
     事后证明,章含之深深地爱着乔冠华,陪他共度患难。章说过,“他(乔)本来一直在世界顶峰,他不仅是在中国,在世界上他可以说是Top of the World,而一夜之间他就到了黑暗的地狱,这种经历不是常人所能够忍受的。在我看到他的七年苦难中,他不仅失去了权力,被人误解,而且受着癌症的痛苦。”
    
     “也有朋友问我,你后不后悔?我想我的回答是,爱是不可以后悔的。”
    
     乔冠华逝世已经20年了,章含之透露,曾有朋友问她,是否考虑过再接受另一份感情?章引用黄宗英一句话,“曾经经历过大海以后,不可能再在小溪里游泳。”
    
     不过,68岁的章含之在《跨》一书里,一句也没有提到洪君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洪晃:我劝父亲不要回忆《我和章含之离婚前后》停稿
  • 毛泽东·乔冠华·章含之·周恩来(图)
  • 乔冠华之妻--章含之女士血泪控诉毛泽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