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道德上坚定的基督徒为什么要去官方教会?
(博讯2006年1月20日)
    最近,北京的警察两次干扰了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这引起了余杰、范亚峰、高智晟、王光泽、焦国标和北村的抗议。中国政府不允许家庭教会存在,中国人想参加宗教活动,就必须到官方设立的场所去。余杰等人为什么不愿意到依附于官方的教会去参加活动呢?余杰认为,依附于官方的教会"其存在形式本身就严重违背了圣经所规定的政教分离的原则,与我们的信实的基督信仰之间具有重大分歧"。现实的情况是,只要官方的势力介入到教会中,教会的活动就会偏离本来的轨道。据经常上教堂的人说,周末进堂的人总是很少,现在堂里神父解释经文时,大家都跟着难受,神父的车轱辘话来回说,一点不敢抨击时弊,尽扯那些不疼不痒的拜年话。教友只有在弥撒进行到领圣体时,精神劲儿才上来。前年圣诞节的晚上,我去了一次依附于官方的教会的教堂,在门口就看见里面的台上正上演京剧,我没敢往里走就跑回来了。在圣诞夜里唱京剧,没有非凡想象力的人还真做不出这种事。

    受到官方宗教管理部门影响的教会不能组织纯正的宗教活动,因此一些主的信徒就不愿意去参加被官方影响的宗教活动,象余杰等人那样投身到家庭教会里的人是很多的。我现在想说的是,当官方的宗教管理部门影响到宗教活动时,人们不去参加这种活动是不是唯一的选择?个人认为,在这个选择之外还有一种选择,这个选择就是去参加受到官方影响的宗教活动。为什么要去?

     我们都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抵制受到官方影响的宗教活动,官方教会的教堂里多少还是有一些人;另外受到官方影响的宗教活动是不纯正的;因此,那些在官方教会的教堂里参加活动的人,在不纯正的宗教活动中就有可能感受不到宗教的真谛。信仰主的人同为兄弟姐妹,当一个信徒看到另一个信徒迷失了方向的时候应当做什么?袖手旁观恐怕是不行的,一个基督徒对于这件事的正常反应是,去帮助那些在求圣的道路上的迷失者。这里所说帮助就是一个道德上坚定的基督徒去接近一个迷失者,前者用自己的行动使后者摆脱迷茫的状态,一个追随主的人去接近一个迷失者,这就是传道。基督就是一个伟大的传道者,他的一些门徒都是传道者,没有传道就没有基督教的发展。 (博讯 boxun.com)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个人,这个人来自丹麦,中文名字是郭慕深。1906年,26岁的郭慕深受丹麦基督教长老会的派遣来到中国东北的安东传教,1907年她开办了安东历史上第一所女医院,后来又建了一个收留被遗弃婴儿的育婴堂。1930年郭慕深回到丹麦,将父母留给她的遗产全部带到安东,用在育婴堂的建设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郭慕深将育婴堂的房产、奶牛和几只羊都无偿交给中国政府,然后独自回国,这时她已经70岁了。郭慕深女士终身未嫁,在育婴堂里她用40多个春秋为孤儿们编织了一个美丽的童话,她象一棵大树一样为那些苦命的孤儿遮风挡雨。郭慕深离开安东时,搂抱着一群孩子痛哭不已。现在,当年的孩子回忆起郭慕深的时候也是老泪纵横。这个故事是一个叫迟立安的人讲述的。本人还见过一个传教者。

    那是三年前,在一个医院的病房里,当一个人讲述自己在生活中损失了多少金钱的时候,另一个与前者素不相识的人就对他说,不要把钱看得太重,其实信奉基督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个人说完之后还拿出一本宣扬基督教的小册子送给前者。

    每一个传教的故事都令人感动,一个道德接近崩溃边缘的时代需要传教者,这样的时代有可能造就一个伟大的传教者。信教的人总是要聚在一起,既然政府不让这些人设立家庭教会,这些人就走进依附于政府的教会吧。道德坚定的信徒走进这里也许会遇见一个迷失者,当这种相遇发生时,一次传道就会出现,这是令人着迷的。也许官方会阻挠这样的传道,如果他们这样做了,这就更进一步地证明了我国缺乏信仰自由。

    我还想顺便说一下自己对政府反对家庭教会的看法。政府觉得自己为信徒们配备了教会,信徒们就应该在这里参加宗教活动,就不能自行组建家庭教会了。其实政府提供的场所是有限的,这满足不了信徒们的需要;如果信徒们都到官方配备的教会里活动,这里的活动场所肯定就不够用了。政府会给信徒们建许多教堂吗?政府恐怕拿不出这么多钱吧,政府有的时候连教师和乡村干部都养不起,他们怎么可能花钱盖教堂?由此可见,从技术上来考量,官方不允许家庭教会存在是不合理的。

    原载《民主论坛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读杨建利、何德普狱中书的感想
  • 田晓明:监狱关不住冯秉先的正直
  • 田晓明:和沈良庆一起抵抗开发商对中低收入阶层的袭扰
  • 田晓明:共产党实行党内民主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 田晓明 : 关于汕尾事件的五个想法
  • 田晓明:别放过造成松花江污染的元凶
  • 田晓明:让民意从地下走出来
  • 田晓明:为了减少损失维权人士可以购买商业保险
  • 中国把文化送给美国不如留给自己/田晓明
  • 田晓明:制度不革新村民难维权
  • 田晓明:假如郭飞熊死了
  • 田晓明:一些官员的观点证明了师涛是冤枉的
  • 田晓明:修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支持村民罢免村官
  • 田晓明:《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里的秘密
  • 田晓明:如何在维权上有所突破
  • 田晓明:正义的蛋能敲碎邪恶的石头
  • 田晓明:让信访接待站离监狱远一些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田晓明:中国该如何因应朝鲜半岛的变化?
  • 田晓明:致亲爱的光诚
  • 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遭到债权人围堵/田晓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