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义和团、穆斯林极端分子和现代化
(博讯2006年2月03日)
    作者:雅科夫
    
      尽管对义和团的评价早已成为人们争论的热点,但我一直试图避免对义和团运动做出评估,因为我一直认为义和团运动同时具有双重性质:一方面,他是小生产者愚昧、狭隘发展到极端的产物,是一群落后于时代的人们试图抵制现代化潮流对他们生活方式的影响而做出的一种挣扎,这一点与今日四处搞自杀性恐怖袭击的穆斯林极端分子有些类似之处;另一方面它的确又具有反对外国侵略、反对殖民主义统治和争取民族独立的性质。 (博讯 boxun.com)

    
        但是,当年的义和团和今天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却是代表了一种陈旧的思想观念、落后的生产方式和守旧的生活方式。面对现代化的全面的强大挑战,当年的义和团和今天的穆斯林极端分子无论从思想、文化、政治、经济还是生活方式上都无法提出较现代化更吸引人的东西来,因此他们只有借助暴力来抵御现代化,同时借助暴力恫吓那些试图尝试接受现代化的的本国人民。
    
      
    
         落后性决定了他们的命运。即使是暴力的使用上,这些人也是落后于时代的。他们既没有现代化的武器,也没有现代化的使用暴力的法则。因此,注定了他们的反抗既是悲壮的,又是可憎的。由于实在无力与现代化对抗,当年的义和团和今天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只能乞助于神灵,期盼神灵能保佑其“刀枪不入”,企求神灵能够创造奇迹。无论是今天的穆斯林极端分子还是当年的穆斯林,都只能企求其各自的神灵保佑。当一种政治势力只能靠企求神灵来赋予它力量时,它实在是不堪一击的。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这种源于愚昧落后与狭隘思想的反抗本身,是非常残忍的。人类在感受到威胁、产生恐惧和进行垂死挣扎时行为会变得非常残忍暴虐,特别是在屡战屡败的状况下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挫折感和怨恨感,进而会走向仇视社会的歧途。因为作为一些深信自己代表了“正义”、“真理”的人们来说,他们往往不会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自己,而是归咎于社会,归咎于“叛徒”,归咎于一切他们所能找到的原因。因此无论是穆斯林极端分子还是义和团,都会残杀他们所怨恨的一切东西,以报复社会。
    
      
    
        总的来说,义和团和当代恐怖主义这样的现象是一个落后国家的传统势力面对现代化挑战时通常会出现的,既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表现。因此,无论是义和团还是穆斯林极端分子,他们的挣扎注定是失败的和徒劳的。但是他们这种徒劳的挣扎所带来的破坏也是惊人的,并且使得反抗者落下滥杀无辜的不义罪名。在今天,随着人类技术的进步,人类已经掌握了可以毁灭自己几十次的技术,假如这种技术落到绝望的极端分子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作为被动接受现代化的国家的国民来说,除了少数先知先觉者之外,一般的国民在现代化的冲击下会显得手足无措,甚至感到屈辱。特别是在一些古老的、值得自豪的文明被现代化抛在后面时更是如此。在此状况下,必然会有一部分人走向极端和绝望。这没什么好屈辱的,因为任何国家、任何种族都有可能产生此类现象。之所以义和团运动发生在中国,恰恰是中华文明太古老、太辉煌,以至于当我们发现自己落后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日本没有义和团,因为日本文明从来不是一个独创的文明。日本文明的要害就是模仿,既然可以模仿中国,也就可以模仿西方。因此,日本的维新运动很容易。而中国就不同,中华文明曾经是如此辉煌,以至于上至统治阶级、下至平民百姓,都普遍存在着“天朝大国”、“中央帝国”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成为一种虚荣,认为中国什么都比外国好。当列强的文化与技术伴随着炮舰来到中国时,自然会使得骄傲的天朝居民觉得愤恨(想想今天的穆斯林何尝不是如此)。特别是统治阶级,西方的平等、自由观念对他们垄断一切构成了现实威胁,因此,他们拒绝维新并怂恿人民采取最极端的措施来抵制这些观念的入侵。
    
      
    
        因此,我更倾向于将义和团及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出现归结于人类走向现代化道路上所付出的一种消极代价。面对现代化的挑战,我们应当保持宽容的、努力学习的心态,积极面对、吐故纳新、顺应历史潮流。因为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防止再发生义和团现象和八国联军入侵,只有一条道路可走——改革与新思维,除此以外你别无选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义和团VS李鸿章:谁更爱国/王霄(图)
  • 如果义和团知道刀枪能入
  •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 陈泱潮:从“新义和团”运动看历史的报应
  • 扶清灭洋的香港义和团/凌锋
  •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 李怡:义和团翻版
  • 如果义和团知道刀枪能入
  • 刘自立:北京又闹义和团?
  • 章笑拳:新一代海外义和团进行曲(图)
  • 章笑拳:《胡哥也是义和团》
  • 章笑拳:胡哥也是义和团!
  • 重评义和团
  • 悲哀:一百年前的义和团运动又席卷神州
  • 说几句义和团 --- 它也是爱国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