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团中央官员呼吁全民痛批袁伟时教授
(博讯2006年3月06日)
      独立中文笔会网消息 团中央信息办官员陈立红在其博客发文<全民痛批袁伟时>.全文如下:
    
     帝国主义列强傲慢地把军舰开到家门口了,国家怎么办?人民怎么办?我们怎么办?这是发生在150年前的事情。在150年后21世纪的今天,一个叫袁伟时的中山大学教授在苦口婆心地教导我们,要热烈欢迎强盗来家里杀人放火,它要杀你的时候你不要反抗,以免一下杀不死还得给你再来一下干受尽疼;它强奸的时候你不要反抗,这样会舒服一点,没准还能体验到快感…………这是我看了袁伟时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这篇长文后的直觉,心里很不平静,极为难受。我实在想不通,一个74岁的老人,一个老教授,怎么会写出这样哗众取宠的浅薄文章呢?难道他真的老糊涂了吗?看他如此鸿篇巨制,分明又精明透顶──文章的开头与马立[诚]的“新思维”的开头如出一辙,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精心炮制,既可以哗哗地争大把的稿费,又可赚得“异议人士”的美名,还显得自己比编教科书的专家们高明……我想写一篇文章全面批驳他的谬论,但是因为工作实在太忙(还是当教授好啊,有的是闲暇时间弄自己的私活),一时抽不出时间,所以只好将我3年前一篇的旧文拿出来,稍加改动,算是我拍出的第一块板砖,聊表申讨,以泄气愤! (博讯 boxun.com)

    
    
    
    3年前,也就是2003年,有个别学者故弄玄虚,抛出了岳飞不是民族英雄的谬论。一时争论得非常激烈,我有感而发,写了下面的文章,对此错误观点进行批驳。没想到几年过去,这股“学术逆流”不但没有烟消云散,反而又卷土重来,而且是在《中国青年报》上整版发表。上一次是假借教育部修改教材之名,这一次干脆来个全面亮相,真是历史有惊人的相似啊!佩服!袁伟时先生的论据可能是真是的,但是他的结论却是错误的。为何?因为他犯了以偏概全和本末倒置的逻辑错误。历史不容假设。任何以先入为主的假设为前提来研究历史,都是别有用心,都是在贩卖自己的私货。下面是旧文──
    
    
    
    前一段时间,关于民族英雄岳飞的议论,虽然最后在教育部的申明中落下了帷幕,但留在一些网友心中的疑团却并未真正解开。后来的电影《英雄》因为涉及历史问题,又引发新争论,非常热闹。如果不是非典病魔突然袭来,大家视线转移,我估计不会这么快就结束。在这些讨论中,我们看到了许多似是而非的观点,有些还非常过分,明显是在用历史问题故意混淆视听,贩卖自己的私货。这些动向,不能不让人警惕。
    
    
    
    事实上,如何正确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关键在于是否能正确使用历史的前视点和后视点来研究和评价历史问题。
    
    
    
    所谓“历史的前视点”,也就是用历史当时的视角来评价和研究历史问题,而“历史的后视点”则相对,是用现在的──即当代的角度来评价和研究历史问题。前视点通常关注个体生命在历史事件中的现实境遇,而后视点则更着重于对历史经验的总结和归纳。这样讲比较抽象,我们可以举一下秦始皇修长城和孟姜女哭长城这个历史故事来做案例,进行分析,它能比较生动地说明这个问题。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修筑长城抵御北方游牧民族袭扰,征夫甚多,人民群众颇有怨言,一些侠客义士也急于除之而后快。孟姜女可以说是普通民众的代表,她的丈夫被征去修筑长城数年不归,不远千里来到工地寻夫,才知道丈夫早已累死,所以痛哭不已,竟然哭倒了一段长城。这个故事在流传的过程中,加入了后人的许多爱憎和想象(把长城哭倒,那是不可能的,秦人还不懂搞豆腐渣工程,只是艺术的夸张而已),历代人民对他们夫妻遭遇的深深同情历两千多年而不变,所以孟姜女的故事流传至今,位于河北省秦皇岛的孟姜女庙,香火也仍然十分兴旺。这既是对孟姜女不畏强权誓死抗争精神的讴歌,更是对秦始皇实行暴政的无声鞭挞。这样讲,使用的就是历史的前视点的方法,就是我们今天的人从当时人民的立场来看待和评价这个问题。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现在的万里长城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形象生动体现了中华民族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伟大的民族精神。这又怎么解释?这就该说“历史的后视点”问题了。我们说秦始皇统一中国、修筑长城是他的伟大历史贡献,是基于现在的角度来评价他的历史功绩,这就是历史的后视角。为了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保护中原腹地不少骚扰,他下令征用了上百万的壮劳力,修筑了万里长城,外御强敌,内安黎庶。万里长城可以说汇集了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伟大智慧,是冷兵器时代最有效的防御工程。孙中山先生对此评价亦很高,认为秦始皇修长城的功劳可以和大禹治水相提并论,如果没有长城,中国就不会有汉唐时代的兴盛,也不能同化蒙古和满洲等少数民族。这是非常正确的。
    
    
    
    因此,我们既不能用孟姜女的视角把万里长城和秦始皇全盘否定,也不能用秦始皇的观点对以孟姜女夫妇为代表的人民群众的深重苦难视而不见。我们既肯定秦始皇,又肯定孟姜女,这乍一看好像很矛盾,是比较容易引起误会的地方。但这恰恰是中华文化的奥妙和精华所在,即肯定之中有否定,否定之中有肯定。就秦始皇而言,如果他能实行德政来统一中国、修筑长城,是最理想的境界──这其实是对后代统治者提出了要求;而对孟姜女而言,在捍卫自身权益的同时,也应该把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做统一考虑。这样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态度,而不是历史虚无主义的研究态度。那种把自己的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之上的做法,是极端自私的行为,这不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那种混淆研究历史的视角,妄下错误结论并大肆传播的研究者,也难逃借历史研究贩卖自己的私货的嫌疑。
    
    
    
    不按照历史的前视点和后视点这一科学方法评价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是经常要闹笑话的,有时还会犯下严重错误。这一点,在当今各种历史题材的文学影视作品中,表现的最为突出,那种“戏说”历史人物的做法更是贻害无穷,制造思想和历史观的混乱。
    
    
    
    对于民族英雄岳飞的评价,正确的方法是应该使用“历史的前视点”来分析和评价,在金人最初入侵中原的时候,他们的确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应当奋勇抵抗,所以率领广大军民奋起反抗的岳飞、文天祥等抗金将领成了民族英雄,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反映了广大劳动人民的爱憎和意愿。而评价后来民族融合,应该按照历史的后视点来判断。但有些自以为是的所谓的历史专家,却混淆了这个问题,用今天的民族融合来否定过去的民族英雄反抗,这就像“关公战秦琼”一样荒唐可笑。在电影《英雄》中,刺客最后不刺杀秦王的设计,也是犯了同样的错误。反映出编剧、导演对历史的想当然,说难听一点就是,是无知──生生把21世纪当代人的观念强加在2000多年前的一诺千金的古代侠客身上。这不是在借历史题材贩卖自己的私货,又是什么?而且,借助电脑特技,把冷兵器时期的人力的较量,硬拾金庸武侠小说的牙慧,搞成比现代武器枪战还邪乎的武打场面,在眼花缭乱的背后是思想的空洞和历史的贫乏。还有电视剧《走向共和》,也有同样的毛病,有一个编剧写到最后,居然被自己“塑造”的人物李鸿章等感动了。多么可笑!李鸿章、袁世凯、慈禧太后等当然有一定能力,“乾纲独断”,善用权谋,但他们也只能算是“乱世枭雄”。特别是袁世凯,如果说在慈禧太后时期,受其挟制你不能有所作为还可以原谅,但当孙中山先生将大总统之位让出来后,自己却反历史潮流而动,大搞复辟,这种人──嗨,历史的小人,居然在电视中被搞得那么风光无限,对他们的阴毒、残忍和反动本质却很少触及(居然没有戊戌六君子被杀的镜头,只有字幕!),真是令人遗憾。
    
    
    
    五千年中华文明史是一个不断发展和丰富的动态历史,任何一叶障目的研究都是错误的。是否弄清了历史的前视点和后视点问题,是检验这些历史研究者是否是真正的历史学家的重要标准。我认为只拥有丰富的历史知识却没有深刻的思想的研究者,是不能称为历史学家的。真正的历史学家,应该既关注历史,又关注现实,深入总结历史经验,大力弘扬民族精神,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奉献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哗众取宠,弄巧成拙,莫名其妙地成了心怀叵测的民族分裂分子的“理论家”。这是需要深思的。
    
    
    
    中华民族是一个多民族的聚合体,各民族的民族英雄共同组成了中华民族英雄的历史宝库。这个宝库里既有岳飞、文天祥等汉民族英雄,也有格萨尔、成吉思汗等少数民族英雄,他们都是中华民族英雄。
    
    
    
    ──旧文结束。综上所述,袁伟时先生就犯了这个最致命的错误:这就是得他的历史观问题。同一个问题,因为研究人员的历史观不同,他们得出的结论会有不同,有时甚至截然相反。这一点都不奇怪。这是学术常识。这也是我国一直要强调要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来研究历史和编写历史教科书的原因。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到了袁老先生这里,却变成了少见怪,大搞友邦惊诧论。侵略者把军舰开到你的家门口了,至于它用什么借口开炮,找几个理由开炮,都是次要的,都是细枝末节,唯有侵略的结果是不可能避免的,因为他们蓄谋已久──按照现代经济学的说法,已经产生了费用,必须捞回来,不能赔本,因为他们开着军舰不是来旅游的。但袁老先生却硬着脖子说可以避免,那真是太天真了。这种书生意气,让中华民族吃尽了苦头,到了21世界的今天,到了精确制导武器可以专打你教授的键盘的或钢笔的今天,还食古不化地像搞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真是可笑可气又可叹。在中外历史历史上,侵略者从来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希望他们仁慈,就如同希望强盗行善一样可笑。
    
    
    
    历史观是价值观的基础。如果没有一个统一的历史观,就难以形成统一的价值观,这对一个民族来说,是非常不幸的。这样的民族将毫无凝聚力,就会是一盘散沙,进而受人欺凌、任人宰割。这样的历史我们的先人早已受够了,最为他们的子孙我们不想也不能再受二茬罪。就当代中国而言,如果没有统一的价值观,就无法凝聚实现民族复兴的意志。对中国青年来说,他们就无法形成民族凝聚力、向心力,自己将自己子排斥在民族复兴的队伍之外,成为局外人,自己将无法与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共同进步,这样就必然成为倒垮的一代、颓废的一代。这可是西方现代化的硕果呃,他们已经发生了,难道还要我们重复这个弯路!?遗憾的是,现在许多大学毕业的青年却对此关系国家和自己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问题模棱两可,似是而非,到关键的时候迷失自己。这又是为何?就是因为我们的大学里象袁伟时这样的教授,给他们灌输了完全相反的东西!痛心啊!现在,一个稍微像样一点的公司,都有自己的企业文化,也就是企业价值观,更何况我们这样一个大国,13亿人啊。如果全国人民都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块使,那将大大加快我们民族复兴的步伐。反之,就成为制肘的力量,无端内耗。但是,现在就是有那么一帮所谓学者或者文化人,就是想不通这个简单的道理,天天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东发西贴(我就不明白他们是否工作),蛊惑人心,涣散意志。我自己在年轻的时候,就深受其害,有用的知识不学,尽搞旁门左道。它们的伎俩和小心眼,我门儿清。靠,想蒙我,还嫩点。我现在是工作太忙──这都是资本主义害的,没时间,要不然,我要把这帮人的可笑可恶的嘴脸一一揭穿。
    
    
    
    还有一个问题:现代化问题。这个问题让教授们谈很复杂,他们可以弄好几本砖头那么厚的书,结果越弄越复杂。但只要我们跳出三界外,站得更高一些来审视这个问题,就可以非常简单地解答了。细的没时间讲,我只想提醒袁教授一点,现代化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社会的发展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是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是为了现代化而现代化。搞请这个目的,才是根本。其实,所谓现代化,让袁先生说的天花乱坠,其实并不尽然,它有许多非人性的东西──比如城市生存压力大、节奏快,还有污染等等。从本质而言,袁老先生文中的所说现代化并不是我们国家的现代化,他的现代化说白了是西化、洋化,是想让中国人都变成强盗的羔羊,当列强举起屠刀的时候,我们不要用羊角进行自卫反抗,不要咩咩地惨叫。
    
    
    
    还有一点,我们也要有清醒的认识,西方人推崇的商业法则,其实就是丛林逻辑,就是弱肉强食,这也是非常不人性不人道的。一个公司成立了,就朝思暮想地想把对手整垮,为此,可谓无所不用其极,阴招使尽使绝(美其名曰策划、推广、新技术)。他们根本就不考虑,一个公司倒闭了有多少人失业(他们还有阴招,鼓动失业者去让找政府的麻烦,把自己打扮成民权人士)?多少家庭遭殃?这时候,他们的所谓的知识分子良心到哪里去了?今年是狗年,无数嫉恶如仇的中国狗可是在等着啊。
    
    
    
    我们加入WTO是因为我们有廉价劳动力和土特产资源优势,我的理解是想用子之矛戳子之盾。只有傻瓜才明知火坑还会往里跳。如果我们没有这点优势,我们拿什么同资本主义列强的所谓高科技“博弈”──就是赌博嘛,就是经济战斗嘛。最近泰国要与美国搞自由贸易,泰国人民就不同意,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的手工劳动斗不过美国的机械化、高科技。就这么简单。但是到了教授那里,他却把它弄得很复杂。洋洋万言,不知所云。我们现在进行和谐社会建设,就是要规避这些风险,就是要纠正一些失误。因为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人口的大国,如果不防微杜渐,预防资本主义的恶性竞争和对关键产业的侵蚀,后果将不堪设想。
    
    批评有两种,一是正面批评,一是负面批评。前者具有建设性,对社会和当事人均有帮助。我认为,这样的批评多多益善。后者,却是吹毛求疵,恶意挖苦,无理中伤,多见于外电报道和时下的时评网评和论坛灌水。如何进行批评,反映出作者的思想和道德水准及行业操守,由此我们可以看清他的立场,可以分清敌我。──只要帝国主义分子一天不停止诋毁新中国的言行、瓦解新中国的图谋,这个问题就永远存在。拜托各类小右不要假装糊涂,瞪着眼睛说瞎话。因为社会主义就像一面照妖镜,照见了资本主的罪恶本质,让所有的帝国主义者浑身不自在,50多年了,一直蠢蠢欲动必预除之而后快。其实,你搞你的资本主义,我搞我的社会主义,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他们却不答应。因为他们霸道惯了,因为他们想当地球的老大,因为他们想把第三世界变成廉价原料的供应地和自己产品的消费市场,不管第三世界人民如何贫穷,他们都要用巨大的工业、高科技逆差和资本投机,供资产阶级过上富裕而优雅的生活。人性何在?天理何在?公理何在?
    
    
    
    关于历史问题,袁老先生已经抛出了许多怪论,在网上一搜,一大堆。这些奇谈怪论被一些报刊编者和敌对势力一吹捧,74岁的老爷子竟然有些飘飘然了。这是我的拟猜,或者说推理,要不然,一个74岁的老人咋会如此精神亢奋?难道他有很多助手或研究生可以驱使?不知道,但我深知我的遗憾。这是一个媒体审丑的时代,霸占许多媒体和网站重要版面的,大多是那些奇谈怪论和花边新闻。审丑的作者和审丑的编者,他们已经构成了一个共同体,可谓狼狈为奸,共同制造出如此丑陋的精神食粮,无穷无尽地堆放在不谙世事的青春期青少年面前……袁老先生说,我们的历史是教科书是“狼奶”(对了,去年一本《狼图腾》火得厉害,这可不是教科书),现在我想问一问他还有编发这篇文章的编辑李大同先生,你们共同制造如此丑陋的的精神食粮,是想让你们的后代变成羊呢还是变成狼?
    
    
    
    中华民族实在是太宽厚仁慈了,面对此挖民族墙角、解构民族精神为侵略者张目的民族异类(看他这么大年纪,实在不好意思使用“败类”一词,马立诚年轻一些已经受了此封),我们大家却没有像韩国人民逼迫演员李成延自杀一样来申讨他。是不是也正是因此,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才有了盛产汉奸的土壤[所以江泽民、胡锦涛把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唐努乌梁海,库页岛,半个黑瞎子岛二百万平方公里领土迫不及待地送给了俄罗斯]?袁教授历史知识那么渊博,精力又如此旺盛,应该好好研究一下这个问题,这才是对中华民族最有用的事情,这才是解决民族劣根性的关键问题,这才是通向中国现代化的正确道路。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万一哪一天帝国主义者瞧咱社会主义国家不顺眼又打过来了,中华民族又会产生多少民族败类!袁教授会研究吗?但愿研究出来的结果不是把所有的汉奸、败类都变成了英雄。呵呵。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网www.chinesepen.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读者来信:关于八国联军侵略(请转袁伟时教授)
  • 袁伟时:中国历史教科书风波忧思
  • 开放社评:从邓力群到袁伟时(图)
  • 袁伟时乱弹历史 为侵略者翻案居心何在/愤怒诗人
  • 笑谈袁伟时教授
  • 袁伟时:冷眼眺望,悲愤忧思—《冰点》复刊感怀
  • 现代版的“顺民”教材—评袁伟时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黎阳
  • 袁伟时,你怎么就不如一个小学生?
  • 黄花岗杂志文选:批判袁伟时教授
  • 对袁伟时文章的史实和逻辑的质疑
  • 现代化与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问题/袁伟时
  • 袁伟时:失败的第一次(图)
  • 美国之音:袁伟时回应批驳文章
  • 御用文奴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批驳袁伟时教授文章
  • 《冰点》停刊:中山大学袁伟时教授驳斥中宣部
  • 导致《冰点》停刊的袁伟时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