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刘逸明: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
(博讯2006年3月11日)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评常文新文--《高智晟还能走多远?》 (博讯 boxun.com)
    
    非常荣幸,今天刚打开电脑,便在《博讯》上面看到了一篇自称为“中共党史研究的体制内学者”批判高智晟律师的文章——《高智晟还能走多远?》。我在感叹《博讯》自由度之高的同时,更为有人敢于公开对高律师提出批评而感到异常的惊奇。作为一位和高律师一样渴望自由与民主的中国人,在一年到头总为生存而疲于奔命而无暇从事这类写作的情况下,我仍然忍不住区别于其他作家给常文新这样的名不见经传者一个小小的回应。
    
    作者开篇有这样的一段话:“坦率地讲,在中国这么险恶的社会环境里,高智晟能存活到今天,也算个奇迹了。在我们外人看来,若不是高某人他家祖坟冒了青烟,是他的祖先在冥冥之中保他一小命,他高智晟100条命也可能早就被官府给弄没了。”仅仅看这一段, 具有一般中国传统信仰的人也许并不会大惊小怪,因为风水也属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就在今天,很多人都还讲究这个,并不认为这是中共当局一直所诬为的“迷信”,坦率地讲,笔者也不例外。不过,当我看到作者在第二段中对他自己的介绍之后,便觉得这样的话从一个“从事中共党史研究的体制内学者”的口里说出来有些匪夷所思。作者特别强调他是“体制内”的学者,说明他的意识形态和纯正的中共意识形态有着高度的一致,而中共的意识形态和党文化中却是从来不相信有风水和有鬼神存在的。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可以有两种解释,第一,他是伪“体制内”学者;第二,他即使是“体制内”学者,但因为对高律师尚未入狱有些费解,所以在实在找不到当局不抓高律师的理由之后,为了达到批判高律师的目的,只得违心地借用一下与党文化格格不入的传统文化观念来为他的批判服务。笔者认为,写出这样的文章,对于体制内学者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作者在做了近乎炫耀式的自我介绍之后,又对中共组织自成立以来所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进行了一番陈述。让人奇怪的是,这些数字在平时只有体制外学者们认定,而体制内学者几乎都是不承认的,即使知道也绝不会公开地从文字里表述出来。这又让笔者对他的身份产生了几丝怀疑。不过,他还是能够秉承一点谦虚的美德,虽然自称是“长期从事中共党史研究”,但仍然坦白了他对中国未能走向“自由民主”的问题的迷惘。
    
    因为中国国内出版自由的极其有限,在资讯渠道四通八达的今天,该学者大概是在互联网上或者是其他能突破封锁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些有关禁书的信息,于是设法通过海外关系,搞到了一些诸如《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晚年周恩来》、《红太阳是如何升起的?》以及去年在美国刚出版的张戎写的《毛泽东传》等被当局视为反动的书籍。非常可惜的是,虽然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这些书能让我们受益匪浅,净化良知,但是,却让他认识到一个所谓的“中国政治背后的潜规则”,那就是:“无毒不丈夫”。并承认“毛泽东把这潜规则落实得出神入化。”看来,连体制内的学者也不赞同把毛泽东奉为“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而是和体制外的学者一样,认清了毛泽东无恶不作的本质,因为毛泽东不光杀普通的老百姓,更杀那些在昔日和他一起血战疆场的战友。该学者为了在后文中说明高律师等人维权的效果最终一无所有,便刻意谈到了毛泽东在晚年时候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过的一句话:“我仅仅改变了北京郊区的一小块地方而已。”该学者谈这可是有他的行文目的的,他除了要说明毛泽东在中国搞的社会主义失败之外,更想要说明的是:以高智晟为代表的一群维权人士将无法避免重蹈毛泽东那样的覆辙。并把高律师等人的绝食行动说成是“作秀”。
    
    这就是一个“体制内”学者的思想境界,笔者不知道他对台湾是否有所了解,对世界其他民主国家的历史是否有所了解。按照他的逻辑,以前全部都是专制国家的世界是不可能出现今天的民主国家的。真是强盗逻辑,这种思维模式倒是让人看到了该学者作为“体制内”学者的真实一面。看来,他在前文的一些表现并非出于内心,因为文章是发到海外的,而海外媒体的读者和中国国内遭舆论封锁的读者在认识水平上有很大的区别,这一点,他可不比我们糊涂,所以在小的问题上,还得和我们这些体制外的人保持一定的一致,这样,他的文章才能具有迷惑性,误导那些思想阅历比较浅的人,从而为维护当局的独裁专制服务。该学者的理解能力也非同一般,据笔者对高律师文章的研读,从来都不曾看到他想推翻中共统治,要中共“让出政权”的文字,而该学者却把高律师要求当局在一定时间之内实现中国社会的民主与自由诉求曲解为要在这个时间推翻共产党,难怪他会把高律师的维权行动和毛泽东当年的暴力革命相提并论,原来他的脑子里根本就不存在对民主革命的认识,在他看来,社会的变迁只有一个专制社会取代另一个专制社会。该学者在文中倚老卖老地称:“我这个年过半百、长期沉浸在中共斗争历史博物馆的老人似乎再次感到毛泽东无毒不丈夫的阶级斗争革命运动的血腥气味。”他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高律师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有朝一日要清算那些“手上带有血痕”的人。看来该学者的理解能力还不是一般的低,他几乎把高律师所主张的这种“清算”等同于毛泽东当年在各种运动中的乱杀无辜了。也许他是真的感到害怕了,并闻到了“血腥气味”,因为极有可能他在之前做过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手上也沾满了无辜民众的鲜血,所以做贼心虚。中国社会在经过了十年文革浩劫之后,之所以还会出现“六四”大屠杀和镇压法轮功的恶性侵犯人权事件,可以说和文革后对文革中作恶者的宽容有着密切的关系,高律师所说的“清算”怎能简单地理解为和毛泽东一样的盲目疯狂杀戮?
    
    该学者之所以把高律师等人的维权说成是“作秀”,我想和他对中共统治的切身感受有关。比如江泽民提出冠冕堂皇的“三个代表”,但实质上,除了代表他自己,他什么也代表不了。胡锦涛也一样,“和谐社会”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当局却无时无刻不在制造着人权悲剧。各级地方官员虽然也对中央的为民口号随声附和,但所做的一切也都不是以民众利益和民众需要为出发点的。中国官场的腐败以及官员们的堕落和口是心非造就了一个道德沦丧的中国社会,面对金钱和地位的诱惑,很多人都可以抛弃一切应有的良知,象高律师这样的人简直是凤毛麟角,难怪这位“体制内”的学者会如此认为,在他的心中,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在这里,笔者要说的是,如果不是因为心系民主,心系中华民族的前途,早就被司法部评为“中国十大律师”之一的高智晟,如果只是为了“作秀”,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他根本就不用在今天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奔走呼号,承受特务们的无限期骚扰。
    
    该学者还说,“六四”之后,中国人“一方面是学乖了,另一方面也开始学会谨慎,不再轻易冲动了,怕上当受骗,怕再被政治人物利用而落个可耻的结局。在当今这个讲实惠、讲个人利益的社会里,聪明一点的谁还会轻易成为政客之间争权夺利的牺牲品呢?”可以看出,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享受最大的快乐,他人的安危以及民主与自由似乎和他没有一丁点关系,而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堕落,麻木,势利的同时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象高律师这样人格高尚,并有着伟大理想的人,“体制内”学者的人格和思想境界由此可见一斑!他对中国没有走向自由与民主问题的迷惘也许正可以从他的自身找到答案,中国的贫穷与落后就是因为象他这样行尸走肉的人太多!
    
    高律师能够将正义的行为不断坚持下去而不至于被当局关进大牢,除了他坚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理性维权,自由言论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得到了国际舆论的广泛支持,根本不存在该学者所说的高律师的安全“完全依附于中共高层两派内斗的脆弱平衡基础。”在后极权时代,独裁的统治者除了要压制言论和打击异议人士之外,更想在国际社会树立起它宽容和亲民的形象,高律师有幸不被高墙包围,我想,这是唯一的解释,假如真如该学者所言,为何有这么多的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被抓捕,而且还包括北京的呢?
    
    体制内的学者从来就是当局的文化奴才,说得好听点就是“御用文人”,说得不好听就是“狗”,试想,狗嘴里如何能吐得出象牙?该学者的整篇文章无不充满了消极,卑鄙和流氓色彩,他的语言习惯和意识形态打上了深重的党文化烙印,他是体制内学者的一个缩影,他代表了抗拒民主与自由的邪恶力量。谬论终究是经不起推敲和反驳的,在中国民众日益加深对当局罪恶历史的了解和对民主社会的热切呼唤下,一切逆潮流而动的言行都会在强大的正义之士眼中显得微不足道,高智晟律师是中国的良心,他所发起的绝食维权活动还将继续进行下去,直到专制的结束和民主的实现!在民主潮流日益浩大的今天,有着国际舆论和不计其数民众的支持,我想,高律师一定能实现他的伟大理想!
    
    2006年3月9日 [原载《民主论坛》http://www.asiademo.org/]

(Modified on 2006/3/1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胡锦涛不如马英九
  • 刘逸明:两会,是福音还是灾难?
  • 刘逸明:劝告胡锦涛
  • 刘逸明:高层染爱滋病不一定是件坏事
  • 刘逸明:突破网络封锁, 迎接公民社会
  • 刘逸明:李渊遇袭事件有感
  • 刘逸明:只有结束专制,才能看到满意的春晚!
  • 刘逸明:中国的腐败已经无药可医了?
  • 刘逸明:高智晟险遭暗杀显示出当局的阴险
  • 刘逸明:丑恶嘴脸让金正日不敢见光
  • 刘逸明:“张德江不倒,广东人不安”(图)
  • 刘逸明:从太石村到汕尾,中共的暴戾在升级?
  • 刘逸明:重判许万平,为何少人声援?
  • 刘逸明:《新京报》的沦陷标志着中共对言论的管制不会放松
  • 刘逸明:毛新宇,你是无知还是弱智?
  • 刘逸明:毛泽东真的走下神坛了吗?
  • 刘逸明:血案,你何日不再重演?(图)
  • 刘逸明:真能“骂”出一个新中国吗?(图)
  • 刘逸明: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