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真言如玉 掷地有声——读卢跃刚万言抗辩书札记/姜福祯
(博讯2006年3月21日)
    姜福祯更多文章请看姜福祯专栏
    在党管舆论,枪杆子管党的"社会主义"天空下,我们看到的钳制言论的恶行数不胜数。
     (博讯 boxun.com)

    《冰点》事件所引起的巨大反响,事件相关人员的积极抗争,主管部门的狰狞嘴脸和倒行逆施,都会一一定格在特定的历史空间。在这个事件中新闻人奋不顾身、据理抗争的良知和责任感让人们肃然起敬。周刊副主编卢跃刚的两封抗辩信,言之凿凿,一如玉石掷地,铿锵有力。谁清谁浊,谁善谁恶判若沧浪之水。
    
    在党管舆论,枪杆子管党的"社会主义"天空下,我们看到的钳制言论的
    恶行数不胜数,甚至有的新闻人被判刑、被迫害、被追打,但是像《冰点》事件这样由主编、副主编积极抗争的情况还不多见。卢跃刚的第二封抗辩书全面揭示了党管舆论的假丑恶。
    
    一、假
    团中央对卢跃刚的公开信的结论是:"内容涉及1989年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和'六四'等敏感话题,已经为境外敌对势力所利用,造成了恶劣影响,是典型的自由化。" 这段党八股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一个典型,党要处分谁,你总是政治思想上有问题,在他们看来,全中国的任何人和事都有个"讲政治"的问题,看看这个结论,好可怕——又是"六四"、又是"敏感",又是"敌对势力"又是"自由化",就是没有公民应有的地位和法律权利,多么荒谬的思维逻辑,公民的个人言说凭什么不能"自由化",党的"敏感"为什么要强加给个人,"敌对势力"的语言霸权为什么要新闻人各个认同?这些无理蛮缠,谎言欺骗,居然还居高临下,多年来一成不变,恶魔吹着笛子来——煞有介事。可悲哀的是,几乎所向披靡,风过草偃。
    
    卢跃刚还直指当今官场的议事程序和规则的虚假:"中共党内政治文化,自延安整风运动后,历次政治运动和大的社会危机,上级对下级,从来都是鼓励撒谎,鼓励口是心非,并形成了一个荒诞的运行逻
    辑:即使骨子里不赞成,表面上也必须"保持一致"。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表示屈服,表示"保持一致",是否口是心非并不重要。我把它称作"保持一致定律。"卢先生这个定律归纳的何等好!
    
    二、丑
    卢跃刚揭示了出执政党的不可避免的诚信缺失和制度之丑。"我知道,你们处在一个制度性的悖论里,履行书记处会议的程序,也是作为
    第一书记和常务书记的你们阁下二位主持。这个悖论可以称作"民主集中制悖论":一个程序及规则设计与实际上一两个人说了算相冲突的制度。这种"民主集中制"制度设计和运行,与《宪法》与公民权利、《党章》与普通党员权利等情形一样,使执政党及其精英陷入了一个"说一套做一套"、自己制定规则又自己破坏自己制定的规则、自己搞了许多说法又自己扇自己嘴巴、前面说一 个样又在后面制造出风马牛不相及另外一个样、出了问题死不认错的制度性的"道德困境"或总体的"制度悖论"。诚信缺失和权利虚置是一党一长绝对权力必然造成的丑恶。
    
    三、恶
    卢跃刚还提出"必须结束有来无回、自上而下、主子和奴才关系的'跪安文化"既然有"跪安文化",当然还有"请安文化"和"招安文化",这一点卢先生没讲,但却分别提供了活生生的例子。
    
    1、有一个故事。本报不止一个人告诉我,周强阁下曾在河南省某市参加一个活动,当地团组织和政府非常重视,组织了很多小学生们等候周强阁下驾临。那天是大太阳,很热,等周强阁下驾临并讲话时,当场就有小学生中暑晕倒,不止一个小学生中暑晕倒。晕倒一个,抬走一个;晕倒一个,会场便引起一阵骚动。要么没看见,要么视而不见没感觉。周强阁下继续演讲,让在场的人很反感。本报一位记者在场目击。我找这位记者核实,他说,小学生中暑晕倒时, 周强书记就在现场,没有任何表示。这个故事的丰富内涵,我不必解析,大家想必很清楚。我想起另一个故事:一次中央全会上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 ,斯大林居然忘记了招呼大家座下。那么问题来了,主席台上由谁第一个出面坐下来,制止这场闹剧?终于有一个人率先坐了下来,众人得救了。可是这位曾经的工人革命家由于在这个荒诞事件中不合作,不久就被捕了——当然另外有别的理由。独裁者权力的底线是:无论如何不能抗拒。
    
    2、团中央和中青报在关键时候落井下石,出卖记者。卢跃刚说:"陈杰人被处分后即不准进入报社大门,以致陈杰人不能到办公室清理自己的物品,还有人通知陈杰人住处,派出所二十四小时监控陈杰人。
    
    四、马克思主义真假——搞笑马克思
    卢先生在历数了马克思的新闻观之后,有一段肺腑之言,简介明了,几语中的,我原文抄来,让大家领略其精彩:"以往老共产党人爱说一句话,死了去见马克思。想去见,说明有一种虔诚;是否能见到,算是一种待遇。根据阁下们的表现,我敢说,阁下们到了阴间,肯定见不着马克思,如果要死皮赖脸地见,一定会遭到马克思的痛斥。"续短"、"断长"之辈,怎么有资格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说到底是一种彻底的人道主义,硬给大胡子马克思戴上一顶专制的乌纱帽,不啻是糟蹋和贬损马克思。马克思不痛斥阁下们才怪呢。所以,那些鬼话,说第一遍的时候,懒得理你们;说第二遍的时候,懒得理你们;还要说第三遍、第四遍,没完没了,喋喋不休,那就是一出彻头彻尾的"大话西游"的意识形态版了。我们命大福大造化大,千锤百炼死不了,遭遇上面的情形,可能烦都烦"死"了!说起来,我三教九流什么 人都见过,就是没见过坚持不懈地跟自己开玩笑、努力顽强地自欺欺人,把一个自己不信奉、也不会实行的"主义"永远挂在嘴上的人,没见过,请自阁下们始。"
    这篇文章称为札记,是因为抄录原文较多,也为了把精彩的断落剔除来供大家回味。我相信这是一篇划时代的文稿,当冰河融化的时候它会完整地浮出水面,感动着世人。
    
     2006年2月23日于青岛昕园居
     转载于《人与人权》杂志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05年最撼动人心的一本书:《束星北档案》/姜福祯
  • 姜福祯:死水微澜十四年
  • 姜福祯:我们有什么,我们没有什么?
  • 姜福祯:教育、医疗产业化的实质是劣币驱逐良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