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岗村“重走集体路” 党专家为何骂“有点迷糊”/云淡水暖
(博讯2006年3月23日)
    云淡水暖
    
     3月8日的《南方都市报》刊登了一篇报道《改革第一村并未富裕 小岗村蹒跚重走集体路》,其实与其说是报道,不如说是“炒冷饭”,因为其大部分材料来自前两年的一些反思文字,比如2003年的《小岗村:一条越走越窄的小农经济“老路”》(陈窗 曾德方),比如《中国农民调查》(陈桂棣、春桃)等,而小岗村的所谓“重走”,也还只是一个初步的设想阶段,并且也并非什么真正“集体化农业生产”的思路,用《南方都市报》记者的话讲,只不过是想“欲将土地打包租给外来企业组建‘合作社’”,“据媒体最新报道,小岗村108户绝大多数已经同意了村委会的计划:将当年承包的1400亩土地以集体的名义按每亩500元的价格租给大龙公司,建设商品猪养殖基地,村民参与养猪业分红,另外还可选择外出打工,或成为企业的工人,每月领取600元左右的薪水。这项被宣传为‘重回集体经济’的计划可能于本月下旬就实施。”,这一模式已经并非什么新鲜玩意儿,在所谓“富裕发达”的珠三角地区,比比皆是。 (博讯 boxun.com)

    
    草民甚至觉得,《南方都市报》策划此题的初衷,恐怕更多地是提供一个评论的靶子,抓一些眼球,其最后的结语道“小岗村今天的改革,远没有当年那种因为没饭吃而登高一呼所带来的悲壮和轰烈,血手印已经淡去,小岗村比起中国其他许许多多的村庄,只是多了一道牌坊。一名村干部说:‘小岗村是政治意义上的小岗村,不是经济意义上的小岗村。’”,不知道那些至今说不清楚来龙去脉的“手印”怎么又赫然成了“血手印”,先说是“冒着杀头的风险”盖“手印”,而今又说是“血手印”,文人们可谓口无遮拦,信口“白发三千丈”了,倒是小岗村的农民朴实,终于明白了他们的被尊为“改革第一村”,不过是为了“政治意义”而已。
    
    然而,就是这么初步、这么萌芽的一种朦胧的、含糊的所谓“集体化道路”,竟引来了大牌党专家的斥责,不过此“党”非彼“党”,是姓氏而已。3月11日的《南方都市报》果然就向小岗村射来了经常在其评论版发言的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的冷箭,此箭叫做“重走集体路,小岗村有点迷糊”。党专家开门见山地告诉大家“著名的安徽小岗村的领导人在走访更为著名的河南南街村时,表示小岗村将结束土地承包经营制度,重新走回原来的集体经营制度。在我看来,小岗村的领导人有些迷糊。”,草民也有点“迷糊”,要说“著名”,恐怕南街村难望小岗村的项背,君不见自“大包干”以来,有多少关于小岗村的宣传报道,可谓铺天盖地,有人说小岗村是中国改革“第一村”,有人说“小岗村大包干的冒险更具有法律上的深远意义。1993年、1999年的两次修宪,都把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写进宪法,确立了‘大包干’的法律地位”(《法制日报》),南街村何时有过这样的“礼遇”,倒是有不少文人贤达的冷言冷语,什么“余孽”呀、“文革”呀的帽子不少。党专家此处的“更为著名的河南南街村”就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首先,党专家与其说是“关心”小岗村的实际境遇与命运,不如说是担心一种理念被这个“大包干典范”所抛弃,党专家说“农业生产,特别是种植业生产不适合在集体所有制之下采用集体耕作方式,因为这种方式产生的协调组织成本和监督成本很高,经济效率无法保证。如果这种方式再加上盲目的指令性计划,可能要发生人为的大饥荒。”,专家说的头头是道,农民们也恐怕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反驳,但是,农民应该是用自己的切身感受来验证了党专家的“真理”,别的不说,中国农村的人多地少的现实,土地分割成细碎的小块,如何实现农业的现代化耕作,就是个问题。
    
    第二,党专家的“不爽”,更多地恐怕是由于“小岗村领导人在心理矛盾之中偏偏想到了南街村这个榜样”(党国英语),因为南街村这个“异类”,始终是大批专家、贤达们心中的“块垒”,实在是无法排解,被他们所讴歌和竖起的“改革里程碑”,实际上已经输在了“异类”的面前,同样是中部农业区,同样是党专家所说的“土地资源质量不高,数量不多,”事实上走不同的道路,事实上就有不同的结果。
    
    第三,但党专家有党专家的理由“其实他们应该看到,全世界最发达的农业是以家庭农场为基础的,全世界发展最好、数量最大的企业是民营企业,可是,他们对这基本事实视而不见。也许他们以为那是不可学的,于是就学南街村这个榜样。”,草民觉得党专家在这里犯了个小小的“迷糊”,就是中国的“国情”,所谓“全世界最发达的农业”,说白了,就是美国的大农场主,那是美国的土地资源、工业化、城市化的状况所决定的。按党专家的意思,是不是中国把土地彻底私有化了,再集中到少数“家庭农场”(地主)手中,然后大部分农民“转移”到城市成为低收入劳动力,才是“最好”的呢,目前看来或者说很长一段时间看来此路不通。党专家痛心于“他们对这基本事实视而不见。也许他们以为那是不可学的,于是就学南街村这个榜样。”,是不是太小看了农民的思辨能力。
    
    第四,党专家一篇评论,谈到南街村8次,其中一段专门为小岗村历数南街村的“不可学”,还对南街村发出了挑战性的诘问“能不能按照劳动价值论和按劳分配理论,不去管土地的收益和资本的收益,实行一切收益平等地给劳动者的原则,给外来农民也盖别墅式的住房,也提供高水准的福利补贴?当这件事情做好了,再考虑援助其他村庄,就有了更高的境界。”,党专家很是会挑刺,甚至有点无理取闹了,党专家不如说把全中国的农民都集中到南街村来实行“更高的境界”,南街村只经营了自己的一份土地,为什么要“不去管土地的收益和资本的收益”。党专家看来指出小岗村的“迷糊”是假,恐怕更多的是表达对南街村的不屑,以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的头衔,何必对小小南街村和土得掉渣的王宏斌如此在意呢,能不能也“就有了更高的境界。”呢。
    
    第五,党专家借题发挥道“这些(南街村之类的)村庄的共同特点是对拥有个性的领导人的依赖,领导人的去留将决定村庄未来的命运….只是他们应该和其他村庄平等竞争,而不应受到特殊关照。”,草民又有些“迷糊”了,据报道,小岗村受到的“特殊关照”,比之南街村、华西村、刘庄、大寨等走集体化道路的村庄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南方都市报》列举的:小岗村电话是凤阳电信局贷款装的;学校是教委建的;水塔是省建设厅、水务局等建的;墙面是县委等六部门刷的,还每家建了个卫生厕所;友谊大道两旁的冬青树是…林场抢种下去的…滁州市委、市政府和凤阳县委、县政府投资300多万元,在小岗村建设了大包干纪念馆;由小岗村、长江润发集团、滁州通力集团、滁州绿丰公司、张家港中兴房产联合投资3000万元的小岗现代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运营;上海三农公司落户小岗村,通过“公司+农户”的形式,与小岗村民签订协议,培育发展“大明贡猪”的养殖基地,2005年有40户农民饲养繁殖种猪,首批种猪已顺利产下两茬小猪崽,户均靠养猪增收750元…等等等等,为什么这些“特殊关照”还是没有小岗村富裕起来呢。
    
    第六,最后,党专家话锋一转“我以为小岗村的领导人还是三思而后行比较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已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制度;如果要改革,其方向也是更好地维护农民的土地财产权,而不是重新回到集体经济时代。按我的判断,南街村这样的村庄很有可能在未来某一天要实行产权改革,建立农业的家庭经营制度,到了这一天,小岗又怎么办呢?”,一是敲打小岗村的现任领导,“不是重新回到集体经济时代”,二是有些提前“幸灾乐祸”地断言“按我的判断,南街村这样的村庄很有可能在未来某一天要实行产权改革,建立农业的家庭经营制度”,草民还是“迷糊”,宪法上不是明白写着我国的基本救济制度是以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经济为主体的社会主义救济制度么,怎么就“不是重新回到集体经济时代”了呢,当然,南街村却实“有可能”会“在未来某一天要实行产权改革,建立农业的家庭经营制度”,但眼下小岗村看到的还是南街村的成功与发展,将来的事儿将来再说,难道当初按“血手印”的时候,小岗村会预见到他们30年来无法富裕的结果。
    
    党专家关于“我以为小岗村的领导人还是三思而后行比较好”的劝诫,草民以为不够实在,最为现实的是,党专家不要端坐在社科院的办公室里发出“指示”性的文字,不如打起背包,深入小岗村,扎扎实实地用自己的高深理论去指导小岗村体现真正的“如果要改革,其方向也是更好地维护农民的土地财产权”、“全世界最发达的农业是以家庭农场为基础的,全世界发展最好、数量最大的企业是民营企业”的现实存在,不达目的,誓不回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物权法》提案第一人”看到了物权法的利益基础/云淡水暖
  • 两会建言:先立一个《物归原主法》再立《物权法》/云淡水暖
  • 记者与妓者的区别——有感于巩献田教授的愤怒/云淡水暖
  • 农家子弟皇甫平(周瑞金)首先“得益”于毛泽东时代/云淡水暖
  • 从一个细节问“感动中国”有无“真正感动”中央电视台的人士/云淡水暖
  • 管家岂有“卖、送、受”公物之理:看国资委开禁MBO /云淡水暖
  • 就“新医改”问问卫生部:怎么还是个“卖”字?/云淡水暖
  • “战略家”东北“改制”:振兴东北还是掏空东北/云淡水暖
  • 你的腿咋那么贵?北京副处级月车补超过农民年收入/云淡水暖
  • 国有资产喂肥了多少严介和?/云淡水暖
  • 医生患了“黑心病”谁给治?/云淡水暖
  • 卫生部为什么讲这种“真话”:医改没有“不成功”?/云淡水暖
  • 真话与幻想:建一座“民工博物馆”/云淡水暖
  • “资本劳动者”万岁/云淡水暖
  • 从付晓琴等死看“以人为本”和“以谁为本” /云淡水暖
  • 重大规划之前为什么有人喊“不会杀富济贫” /云淡水暖
  • 云淡水暖:“错了为什么不能改?”
  • 别辜负了贺龙元帅的两把菜刀/云淡水暖
  • “共同富裕”已成泡沫? /云淡水暖
  • 云淡水暖: 卫生局长拍桌子拍出来的几个岂有此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