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智库专家展望胡锦涛访美/卢咏
(博讯2006年3月24日)
    
    Prospects for Hu’s Upcoming Visit to the United States
     (博讯 boxun.com)

    (卢咏)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于今年4月20日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胡锦涛担任主席后首次访美,无疑被视为中美关系中备受瞩目的经典时刻。
    
    胡锦涛在当前中美关系敏感而复杂的时期访美,一些敏感议题必然将出现在会议的议程里,包括贸易、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核问题、台湾问题、中国扩军等。
    
    为精确评估和展望胡锦涛访美的议程和意义,《卡内基中国透视》对两位极具影响力的美国外交战略专家进行专访。其一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中心主任贝德(Jeffrey A. Bader),他曾任美国贸易助理代表,完成中国和台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也曾是负责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事务的国务卿助理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的主任。其二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高级战略研究项目执行主任史密特(Gary J. Schmitt),他是新保守主义的主要思想家之一,在里根政府担任总统外交情报咨询组的执行主任,他的观点与贝德相得益彰,更能全面体现华府政策界的看法。
    
    高层沟通的延续,而非突破
    
    《卡内基中国透视》: 胡锦涛访美是否可能为中美合作开辟新机遇、赢得新突破?
    
    贝德: 这样的提法有些过于雄心壮志了。我并不认为这次峰会能带来什么重大的突破。这更是一次中美高层领导沟通、接触、加固双边关系的过程的延续,为将来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铺平道路,而并不是要建立一种新型的关系。
    
    去年九月,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佐立克(Robert B. Zoellick)提出了当前美国对华政策中的新元素:中国已经成为了国际制度的参与者;然而,新的形势要求美国不能再停留在单纯的接触政策之上,而是要促使中国变成国际系统中一个负责的规则制定者和“利害相关者”,来加强让其得以发展的现代国际制度,甚至参与塑造未来的国际新体系。 我想本次峰会正是这一想法的体现。中美关系是支撑许多国际体制的重要成份,两国可以在很多领域(例如反武器扩散、反恐怖主义、能源、环境、打击非法贸易、扶贫等领域)展开合作。如果这次访问能够提出一系列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双方都表达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的许诺,并以此激励今后的努力,那么会晤便是成功的了。
    
    史密特: 我认为双方将主要交换他们对长远政策问题的战略看法,因此不会有重大的突破。可能会在某些紧迫问题、如伊朗核问题和部分贸易问题上取得共识。这次峰会将侧重于把两国之间的分歧提出来,而并非着手解决这些分歧。
    
    贸易问题是会谈的难点
    
    《卡内基中国透视》: 哪些议题一定会在会谈中被摆上桌面?
    
    贝德: 我想四个问题将主导峰会:贸易、伊朗、朝鲜和台湾。其中贸易问题是最首要的。
    
    对于美国与中国贸易赤字的担忧主要来自于国会。根据美国的计算,去年美国贸易赤字高达2千亿美元,其中24%是同中国的贸易赤字,而且赤字还在持续上升。国会希望看到减少赤字的实际行动。贸易涉及到两个相关问题,一是人民币汇率,二是知识产权保护。
    
    国会提出了各种议案,说如果人民币不升值的话中国出口向美国市场的商品将被课以惩罚性关税。这些议案是不会被通过的。但是,其他类型的有关中国贸易的立法有可能会通过。尽管中国在去年夏天将人民币升值了2.1%,然而人们还是普遍感到中国的外币存储量仍在急剧上升,人民币汇率未能反映出它的真实价值。这个问题倘若始终悬而不决,美国必然会采取行动。
    
    知识产权是一个更大、更难的问题。中国中央政府在地区上贯彻执行知识产权保护法规时遇到很大阻力。地方政府和法庭在执法上有困难,公司出于眼前利润对法律熟视无睹。美国有可能会向世界贸易组织就中国知识盗版情况提交诉讼,根据中国对世贸组织的承诺条款,中国应该提供知识产权保护。
    
    我前面提到,峰会的主旨是使两国关系更为稳定化,强调广泛的合作,然而在贸易问题上是个例外,这个问题存在导致中美发生摩擦的风险。由于美国国内巨大的政治压力,贸易问题需要拿出来单独解决。
    
    史密特: 会谈将涉及到许多问题,包括紧急的(如伊朗)和长远的战略问题。今年11月将举行美国国会选举,小布什政府很清楚它所面临的国内政治压力,这将使会谈变得复杂化——中国会吃惊地看到小布什政府在贸易和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加大了压力。
    
    美国的预期目标
    
    《卡内基中国透视》: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小布什政府希望通过会晤达成怎样的外交目标?
    
    贝德: 对美国来说,除了想在如前所述的贸易问题上取得进展(希望中国汇率准确升值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之外,另两个主要期望是中国能在伊朗和朝鲜半岛核问题上提供帮助。美国希望会晤能成为促进以上问题得以解决的开端。
    
    在伊朗方面,美国希望中国能联合起联合国安理会其他成员国,对伊朗采取强硬态度,清楚表明如果它不放弃核计划的话,安理会将对其施加禁运等制裁措施。此外,中国与伊朗在能源方面建立了较好的合作关系,这给中国影响伊朗的行为添加了砝码,中国应该利用这层特殊关系向伊朗施加更大的压力。
    
    在朝鲜方面,六方会谈依然收效甚微。去年八月举行的第四轮六方会谈虽然签署了共同声明,但是朝鲜至今没有任何开始执行的迹象。美国希望中国利用其与朝鲜的关系,劝服朝鲜拟定下一轮六方会谈的日期,并采取实际行动贯彻共同声明。
    
    中国的和平承诺
    
    《卡内基中国透视》: 美国目前对中国崛起的警惕感上升。中国多次强调“和平崛起”政策,试图同美国保持稳定关系。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在外交手段上体现其可信度、向世界证明它的发展是和平的呢?
    
    史密特: 事实上,美国所担忧的不是中国发展本身,而是中国的发展同它的政治制度不协调。印度也在崛起,美国对它的担忧就较之少了很多,关键是因为印度具有民主体制。中国因为害怕国内不稳定而不愿尝试政治改革,美国却往往认为一个国家的行为同它的政体有关,于是,中国维护国内稳定的需要成为了美国担忧中国崛起的根本原因。
    
    从短期来看,我想北京倘若能够在朝鲜及伊朗核问题上与美国积极合作,会得到华盛顿的善意回报。
    
    贝德: 首先,美国希望中国不要挑战其在亚洲地区的基本、关键利益和现存的以美国为中心的权力结构。也不要孤立它同亚洲其他地区的关系。
    
    其次,中国需要强调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通过赢得台湾人的民心来实现“一个中国”,而不是迫使台湾接受“一个中国”。台湾是今后20年唯一能够引发中美军事冲突的问题。
    
    再次,中国应该利用它扩大了的国际影响力来维护世界和平和安全。影响朝鲜和伊朗的核计划非常重要。这还和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密切相关,特别是中国如何同西非和拉丁美洲国家建立能源合作,处理好与这些国家的外交关系。中国的国有石油企业在同那些国家建立合作的时候应该懂得且遵守国际能源市场的投资规则。这是中国兑现“和平崛起”承诺的重要方面。
    
    最后,中国应该表明它目前大幅增加军费开支的战略目的,增加军事透明度,让其他国家理解它的军事意图和军事能力是相匹配的。
    
    《卡内基中国透视》月刊 Carnegie China Insight Monthly
    2006年第2期 (总第13期,2006年3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