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惧怕阳光的“风暴”政治/万生
(博讯2006年3月29日)
    
    据近日报道,今年初至2月底,中共展开缉拿在逃贪官行动,被号称为“缉拿在逃贪官风暴”. 缉拿行动期间,高检和公安部却一直低调行事,媒体也鲜有报道,百姓更是被蒙在鼓里. 如此无声无息的所谓“风暴”,还不如说是深夜里的龙卷风,被刮到的大概也是些“死老鼠”而已. 据媒体报道在逃贪官超过4000人,缉拿归案的但只可怜的400多人,还包括投案自首的160多人,其中县处级以上官员仅7人,厅局级干部也只有1人,正可谓是是雷声大,雨点小. 其余90%以上的在逃犯,因为高检院一位检察官所透露难以承受的“10万元以上,甚至上百万、数百万的追逃成本”,大可继续享受贪赃巨款,但象高智晟先生、盲人陈光城先生等异议人士就无这等幸运,中共每天派近百名打手24小时监控他们,可以完全不计成本.
     (博讯 boxun.com)

    有打油诗说:“人民尚未温加饱,反贪方知无官正. ”,可能有点夸张,但中共贪官却已是无孔不入,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2004年12月至2005年11月,全年共立案侦查涉嫌贪污、贿赂十万元以上和挪用公款百万元以上的国家工作人员8490人;中共各级纪委共立案147539件,结案148931件;给予党纪处分115143人,加上在逃的4000多人,共有12万人左右被中共确定犯案.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指出,中国官员腐败风险系数仅为4%,照此可粗略的算出,单去年一年就涌出300百万的贪官. 以地方为例,据3月26日的新快报(广州),广州副市长透露8亿被挪用养老金已追回一亿多元,却没听说有人被查处. 无独有偶,3月27日信息时报(广州)报道,广州16亿物业维修基金疑至少8亿被开发商挪用或侵占,看来也与地方政府撇清了关系. 此前的“缉拿在逃贪官风暴”也仅针对于部分已脱离体制的逃犯,而留在体制内千百万的贪污犯尽可放心地逍遥法外. 难怪胡总书记要党员们好好学习“八荣八耻”,他们大多原来就根本不识廉耻.
    
    意大利刑法学家切萨雷·贝卡里亚认为,反腐败的关键不在于严刑峻罚,而在于披露真相. 反对派和自由媒体的监督不提也罢,即便是定时公布官员家庭财产所谓的“阳光法案”,在这假公济私普遍存在的国度,还盛行难以动摇的传统现金交易,家藏数千万现钞的贪官屡见不鲜,“阳光法案”对贪官是否有意义不得而知. 据说3月15日,中共中央纪委发出的干部公开财产意见再度遭抗拒而搁浅,有近一半的政治局委员和常委不接受,在中央委员会中,三分之二的委员持反对意见,各地方政府的一把手中,也有五分之四表示出抵制声. 众所周知,和西方国家个案性腐败的区别在于,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腐败,“光割韭菜不愿意拔根”的“改革”尚且如此艰难,铲除腐败土壤的诚意,就妄想会中共体制内发出来.
    
    “秃子讳言亮,骗子怕言真.”,处在专制下的官僚,对具阳光性质的事物总是条件反射的恐惧,他们如同老鼠一样,天生要在阴暗中活动,即使是缉拿在逃贪官这样的正义行动. 中共尽管有世界之极的繁琐的法律条文,平常倒是束之高阁,有法不依,有点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之类,偶尔以“风暴”形式祭典一番,但点缀的同时,也暴露出中共独裁体制的腐朽.
    
    3月28日于巴黎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揣着糊涂当聪明,巨富难逃灭口之灾/万生(图)
  • 今日北大,一个离不开摇篮的侏儒/万生
  • 肇星部长,严禁外交歪教、歪狡、歪叫/万生
  •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哪“胡”不开提哪“胡”/万生
  • 鬼哭豺狼笑的盛会/万生
  • 几则让恶人逍遥法外的法规/万生
  • 独裁体制下的言论自由陷阱/万生
  • 又创中国特色:当欠条/万生
  • 央视“感动中国”的恶心表演/万生
  • “两会”将至,马克思幽灵准时报到/万生
  • 接力绝食-非暴力维权火炬传向北京奥运/万生
  • 来自独裁集团迎新除旧的病毒/万生
  • 惩善宽恶,中共迎新年的最后疯狂/万生
  • 教育成教盲/万生(图)
  • GDP大跃进,几家欢喜万家愁/万生
  • 年底前,几则让人哭笑不得的灰色幽默/万生
  • 叶公好龙,胡总善捐/万生
  • 汕尾暴行是中共政权向国民不宣而战/万生
  • 飞机新功能:普世价值暂可载于九霄云外/万生
  • 连战侄子连万生:愿意加入共产党 (图)
  • GDP大跃进/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