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峰会前瞻:胡锦涛访美会秉承江时代的灵活与务实吗?/胡德凡
(博讯2006年4月03日)
    (作者:胡德凡)
    
     (博讯 boxun.com)

      中美双方四月举行的胡布峰会即将上演,在面临贸易摩擦、台湾问题、核扩散问题、地区军事安全、能源问题、环境问题、人权问题等各方面的重大分歧的挑战下,中美双方能否以灵活、务实性的手段,处理好以上棘手问题,是考验中美在21世纪初期能否良性互动的关键。
    
      考察江泽民时代处理中美关系的手段,“不对抗”是其重要的特点,辅之以“务实与灵活”的策略,使中美关系获得长足的发展,胡锦涛访美是否会秉承江时代的灵活、务实的特点,是本次峰会的看点之一。
    
      回顾中美关系史上,一九九七年的“江克峰会”是一次非常重要分界线,其时,中美双方在经历“八九·六四”风波、中美人权问题对抗、台海军事危机的冲压下,相互妥协,达成中美关系的全面改善,“江克峰会”取得美方在台湾问题上不支持台独的承诺(避免双方磨刀霍霍),而且有力巩固了贸易领域的开放与合作,使中美经贸关系与政治分歧部分脱钩,这是江时代取得的重大外交成果,也是中国大陆得以延续经济增长神话的重要因素,仔细考察中国大陆1997-2002阶段的经济发展状况、国家财力的增长、百姓民生改进等方面的统计资料,相信不难得出以上结论。“江克峰会”后,中方在伊拉克问题、全球反恐与的美方的合作,亦未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而主动参与反恐的策略,打击了国内分裂势力,维护了国家统一。当面临炸馆事件、中美军机相撞等危局下,中方逐步淡化舆论压力的做法,使中美在经济与贸易上,没有因此受到太大影响;至于在布什就任总统职位初期,中美双方在经历短暂的碰撞后,2002年的江布会谈,也迅速修补了双方关系。
    
      在中美关系改善的同时,在处理中方与另一重要战略伙伴——俄罗斯——的关系上,江泽民亦更显得务实,中俄边境谈判实际性的进展,奠定两个大国间长期向好的可能。
    
      总之,在江泽民时代,中美关系即使在受到严重挑战的危局下,均能修复与回归,此与江时代中方实行的亲美政策密不可分,而另一方面江在国内的巨大政治权威及其在国际舞台上随和与亲切的形象也树立了中国领导人的改革形象,符合西方主流意识的期待,在此框架下,中方赢得了国内经济发展与国际贸易舞台,直接效果是:中国经济总量的强劲增长。
    
      当然,国际关系上的妥协与灵活往往很容易被人诟病为软弱,其实这种指责仅仅是一叶障目而已,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结论。
    
      时下胡布峰会在即,胡锦涛访美能否取得同样骄人的实质性成果呢?亦或只是作为一种个人强势权力的象征呢?与“肌肉发达”的爱好行使力量布什总统好打交道吗?针对本文开篇提出的问题,中方后退空间有多少是实质性,有多少又是象征性的呢?
    
      仔细考察胡布峰会的“国际、国内政治生态”,可以得出这样的预期:对胡锦涛访美而言,挑战远大于机遇!
    
      中美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双方的贸易摩擦,表面为中美巨额贸易逆差,实质是美方对人民币升值的诉求,而与贸易摩擦相关的知识产权问题,主要涉及到国内法的修正与透明操作。由于国内市场的有效需求不足(这个问题可单独讨论),使中国的经济成长对外贸的依存度空前膨胀,2005年度,中国进出口总额达14221.2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3.2%,贸易总额的世界排名升至第3位,对GDP规模为2.25万亿美元的中国而言,如此庞大外贸依存度,使得人民币升值的任何让步,都会让中国经济发展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也是多年来,中国经济畸形发展所致:一则是中国权力机制对经济的参与与干涉,导致财富向“少量”既得利益群体的集中,此亦是财富分配体制的问题(如城市地产业飞速发展,反而引发大量征地群体事件就是一例);二则类似教育、医疗、住房、社会保障等抛包袱的“公共产品”市场化改革,加剧了国民的贫困,抑制了市场的有效需求(类似与民争利的例子还很多,目前十一·五计划提出民生改革,显示高层对此已有足够认识);三则政府承担了太多的发展经济的权力和责任(传统中国的治国模式),法制社会的道路还很漫长等等。基于美方压力,中方已对人民币的汇率浮动做了微调,然与美方期望相差甚远,而人民币升值又涉及到中方的重大利益,短期主动后退的空间相当有限,每一点让步都是“实质性”的!而在知识产权的合作上,中方则有较大的操作空间,不涉及核心利益,可以把知识产权问题上的搏弈,看作是仅仅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台湾问题一直是影响中美双方关系的重要事项,美方总是将其作为一个与中方讨价还价的砝码,而其底线却仅仅是“维持现状”,中方的基本策略也是如此,但在反对“台独”问题上,美方的合作对中方至关重要,由于中方一直把“民族主义”作为主流意识加以宣传,实质上是无形中抬高了美方要价的砝码,估计胡锦涛访美在此问题的成果也仅仅具有象征性——即双方重申以前的说辞而已——与江克峰会取得的实质性成果无法相比。
    
      在核扩散问题上,美方需要中方的合作:无论是时下的伊朗核设施危局,还是未来的朝鲜半岛无核化,都是摆在美国棋盘上的布局。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中方可以很好的做文章,进退都很自如,可以充分发挥中方影响力,相信中方会沿袭以往的政策,继续发挥积极作用;但在伊朗核问题上,每一步进退都需要很高的“技巧”,需要很高代价。伊朗核问题对美方也至关重要,以“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幌子的伊拉克战争启动时,美方的中东能源控制战略已见雏形,美方在伊朗核问题上,若仅仅是消除伊朗核能力而言,美方及其盟国是可以轻易通过有限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实现,无须大张旗鼓,而时下美方在国际舞台上对伊朗的围堵策略,显示出美方在此问题上有更积极的追求。在些前提下,依形势发展,诱使伊朗采取“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军事行动是美方在伊朗大规模军事行动的最好托词,也是美方争夺国际话语权的惯用手段,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方立场对美方行动至关重要。近年来,虽然中国拓宽了能源进口的渠道,不再仅仅依赖于中东地区,特别加强了和非洲国家的合作(如据最新报道:安哥拉已经超越沙特阿拉伯、伊朗成为中国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中国和伊朗之间多年来形成的能源利益联系,使中方在伊朗问题上的每一步进退,其背后都牵涉高昂的利益代价。对中美双方都同样重要的伊朗问题,是此次峰会的重点之一,整体而言,中美关系依然高于中伊关系,伊朗问题会是胡锦涛访美的又一棘手问题,而本次会谈是否真正有实质性的成果,亦在于胡对伊朗问题的驾御能力,但综合目前时局而言,出现突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中美在东亚地域军事安全战略问题上基本是各走各路,中国崛起特别是军力的增长扩大了“中国威胁论”的声音,而中国国内舆论针对台湾问题和中日问题目前的强势立场,很难在此问题上有所作为,除了口头上强调“中国和平崛起”的言论,不会有太多实质性的成果,基本属于“鸡同鸭讲”一类,美方和盟国的军事演习会继续进行,美方在东亚的军力部署亦会继续增强。
    
      环境问题、人权问题等等其他方面的议题,都不会涉及到核心的利益相争,只能说作为表面的成果,留给双方各自发挥,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德凡:信心“爆棚”的“中国航母论”(图)
  • 胡德凡:“台独”无胆,“统一”无期
  • 胡德凡:美政府严厉批扁 实为“项庄舞剑”
  • 《九评》亦会产生“审美疲劳”/胡德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