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穆斯林酋长被砸死说起/唐夫
(博讯2006年4月04日)
    唐夫更多文章请看唐夫专栏
     人类有很多事说不清楚,比如在《罗马衰亡史》里有这样的记载,穆斯林称霸了世界的时侯,对亵渎和抢劫修道院和教堂有特别乐趣,和我们的文革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撒拉逊人围困萨莱诺期间,一位穆斯林主要领导酋长同志,把播种床支在圣餐桌上,将就这个圣坛每晚使用一个基督教童贞修女来当二奶,演出了傻耍英姿五尺枪吧。也许玩过头,气坏了耐心最好的耶稣,才不得不显灵。最后一次他赤条条缠住守身如玉的姑娘在床发扬大寨精神,猫儿抓琵琶――乱来。此女为基督宁死不从,如此扭打翻来覆去,难分难解,怎奈体力有限,眼看要被领导同志实行人道主义摆平,房顶上的一根横梁看不过去了,恰到好处的落下砸在这位革命者的狗头上,此君立即报销。给了伟大导师和领袖穆罕墨德同志谆谆教导教导的信徒之报应,倒是为羞愧的基督徒捞回了二俩面子。
     (博讯 boxun.com)

      当我读到此骤然联想,我们那几十年也算经历人类社会最野蛮阶段,连冤案都可以冤得不叫冤,几乎家家户户三亲六戚里都榜上有名的。最近军内揭密透露,说董存瑞炸碉堡最后那句话不是叫“同志们冲啊!”而是“班长,我XX妈(要是他学过英语,该是“班长,我法盖你妈!”才对。)”追究原因,是用的不干胶涂满了炸药包,交待任务却苦口婆心的说贴面才有,炸药都要看你跑舒服了才冒火。这玩笑开大了。就像前几年相声节目里演班长(马季吧)死前要交党费的谐剧,几文钱捏在手里要这么埋那么埋(都是“红湖赤卫队”教的)的说了大半天,把最先冒充激动万分的士兵(当然是演员配角哟)等得实在不耐烦,也不管什么党不党,忠不忠的,原形毕露大吼一声:“班长,你为什么还不死呀?”嘎然而止,完了。这活恐怕让中央主要领导听了,肥脸拉成擀面仗那么瘦长,反自由化的时顺便封闭。
    
      就我所知的,假话假活干得欢是从一九四九年开始。比如抗美援朝,明明是我们去弄地狱,人家山姆大叔想让韩国蛮子自由幸福,国内说的全是假话,今天对现,都明白朝鲜不是共产主义,如果是,那是阎王殿的别名。举国说假话,以此开头。要翻开中国近代史,篇篇说假,明明是长逃,长跑,长溜,长抢,长杀,长盗呢,枪杀人质无辜,所到之处,如洪水猛兽,血淋淋一路,还长征,去北上抗日,日在哪里都不知道。歌曲倒唱得一国人摇头晃脑,爱国都爱到命里去,至今愤青还对日本捏拳头出水。还有更假的是那359旅种鸦片,编造出来唱为花栏的花儿香,乐融融的以为犁田耕种,爱庄稼。至于反右的阳谋,大跃进的荒唐话假到何等地步,我不再罗嗦。记忆犹新的当年激动人心的电影《徐秋影案件》,是假拍,被害人平反,相关报道喋喋不休,但人给弄死枪毙,谁负责?干部左点好。全国儿童楷模少年英雄刘文学,被地主王文学掐死在辣椒地,说为集体利益,英勇不屈,奋不顾身,舍死忘生。其实也是假的,生产队农民(当年铁窗里,有一同地的知情社员对我说到此他是哭笑不得)都知道两人同时同地偷辣椒,成份好的小刘气壮如牛,看老王偷了他想摘的大辣椒气急败坏,威胁的说着就吼起来捉贼。老王本胆怯几分 更怕吃大亏,本想捂住小刘消音却铸成大错,遂使英雄成名,世无英雄也。以假中之秀而言,惊心动魄要算刘文采收租院,里面水牢,镣铐,皮鞭,老虎凳,凡是能幻想的地狱中现代化设备,都搬来人间展览,凡去参观之后的,莫不回去痛打地主富农。北京大兴公社就干脆集体批量集中屠杀,广西人更是心领神会,活活把人分解烹调,人吃人的社会终于在大好的形势里兑现。有豪杰至今对采访的记者雄赳赳说:“老子吃了人,你敢把我怎样?”真是毛泽东好学生。后来记者采访刘老爷的五姨太,才真相大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刘莫非是个很平常的地主而已。我去过刘老的大邑县,见识了那些艺术大师用人民的纳税钱,优哉游哉的玩泥巴做假,“收租院”里的农民模样,比奴隶更加奴役,塑造得栩栩如生,何等心态搞假,费猜,无耻二字恩赐给这些家伙,倒还差不多。
    
      长假当真,老百姓别的不行了,唯独看假津津有味,能假的都来假:假油米,假面粉(搀入滑石粉),假奶粉,假鸡蛋(用针头抽空了填塞油漆或别的)假药,假婚,假合同,假币……,千奇百怪,都在假仁假义之间,好端断的国家,这么假打半个世纪,至今还在假乐里滑坡。不过,也不竟然,真的也有,前不久我在网络上看到把婴儿还在村姑怀孕的肚皮里就定好购销协议,八九不离十之际,活鲜鲜,血淋淋的扯出来摆到菜板上宰杀,厨师清理场肝肺肚,笑嘻嘻的像对待超市来的活鸡子,整个汤盘端在桌子上,价格三千四千一盆,婴儿在盘里缩成一团,黄芪,党生,当归等等补药铺满婴儿尸,吃得那些精英啊,乐呵呵的,比五个现代化还好。照说,都是毛老人家处心积虑,才把今天的同胞弄成人鬼不分,素质,质素的念念有词,不知所以然哉。
    
      话说回来,当我读到酋长同志强奸修女被砸死的时侯,顿时产生一个念头:
      我们那被人津津乐道的雷锋,是不是也是这样被砸死的呢?
    
      更费猜!
    
      2006-3-28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天给女友的信/唐夫
  • 我的外公/唐夫
  • 村长为何变态/唐夫
  • 还是白手党好!/唐夫
  • 今天、今天是国殇日!/唐夫
  • 李敖乃蚩尤之后/唐夫
  • 看北大别有用心,听李敖胡言乱语/唐夫
  • 当代神曲:洗澡/唐夫
  • 说“往事”之烟/唐夫
  • 扫盲年代/唐夫
  • 相对知音/唐夫
  • 当代神曲:难友聊天(一)/唐夫
  • 当代神曲三章/唐夫
  • 随风而起/唐夫
  • 唐夫:悼念共和国
  • 唐夫:元旦思考於人类
  • 唐夫致同胞新年献词
  • 唐夫:悼念张纯如
  • 八一鬼节/唐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