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建言:伊斯兰教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博讯2006年4月09日)
    查阅本文其它章节,请到我的个人网站,网址是:http://zxwh.cc333.com(中性文化论坛)
    
     【一】“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是解决当下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第三部分) (博讯 boxun.com)

    
    第三部分目录
    一、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一)建言:基督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二)建言:佛教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三)建言:伊斯兰教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四)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五)建言:受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六)建言:强势群体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七)建言:弱势群体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八)建言:贪官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九)建言:婚变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建言:传统“马派”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一)建言:“宪政民主派”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二)建言:道家信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三)建言:儒家信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四)建言:法轮功学员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二、人人争做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必加速到来
    
    一、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三)建言:伊斯兰教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问:为了准备今天的谈话,我从网上下载了许多关于伊斯兰教的资料细细研读,不过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如何?
    答:唯有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有明确的“神创世”思想,说明这两大信众群体都很优秀。
    
    问:有神创世思想就能代表优秀?
    答:你想啊,没有神的创造,这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是从哪来的?这方面,我们仅有个含含糊糊的“盘古开天地”说法;再有就是“天”和“佛”的概念,不过这两者都不是神,不能创世。
    
    问:有无创世思想能作为衡量思想体系优劣的标准吗?
    答:当然不绝对,我在前面章节已说过,思想体系的优劣,非学说种类所能决定,不过有无创世思想,是个比较重要的考量。
    
    问:我们的传统文化就一无是处吗?
    答:倒也未必。我们虽然没有清晰的神的概念,却对“神的运作方式”有独到见解,我们的阴阳观、道观非常精辟,非其他民族可比。我们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唯哲学”观(如忽略了近代从外面传来的马克思主义)的民族。
    
    问:你说的“唯哲学”指什么?
    答:指那些“唯有什么什么”是世界本原的学说。
    
    问:“唯哲学”有什么不对?
    答: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互相联系着的,谁离了谁也无法存在,如果我们硬要从中选出一种,说它是一切的本原,那么这个本原是什么也就成问题了,打个比方说,男人和女人是相伴相生的,单说其中之一是人的本原行吗?
    
    问:这么说问题可就来了......
    答:好了,这个问题扯开就没完了,我们还是到此为止,说说今天的正题。
    
    问:那好吧。有一个问题,一直缭绕在我的心头,你说,当前伊斯兰世界和基督世界矛盾冲突激烈,未来有无可能也像欧盟诸国一样,建立起和睦相处的关系?
    答:长远看可以。其实这一点,我们在前面第一部分——“欧盟模式”扩展到全球——一章中早已讨论过了,你不记得啦?
    
    问:记得。只是印象不太深,你当时都说了些什么?
    答:为了接上话题,我们有必要再重温一下那次讨论的原始记录,请看下面:
    
    “
    问:为什么欧盟的成立还需得益于信仰的相对统一?
    答:信仰是对世界的理解,而理解提供原则,原则又通过宪法、法律以及伦理道德观念来具体体现,这些构成了规范人类群体行为的系统。
    
    最早欧共体有6个成员国,后经5次扩大,现欧盟有成员国25个,最近又有些国家要求加入,正在谈判中。欧盟的成立以及发展壮大,得益于信仰基本一致,虽然这些国家有的主要信仰基督教(新教),有的主要信仰天主教,但二者均属于信上帝系列,差别不算太大。
    
    信仰差异有个“度”的问题,这个度是“相容”与“不相容”的分水岭,度内差异可以相容,若差异之大超过了度,就会像油和水一样难以相容了,比如很早就申请入盟的土耳其,就因主流信仰是伊斯兰教,谈判进行得异常艰苦,至今也未见有成功的迹象。
    
    问:为什么信仰差距大了就难相容?
    答:信仰差距大,派生出的宪法、法律以及伦理道德观念差距也就大,使人们难以生活在同一空间下。比如,按伊斯兰教规,妇女出门需全身裹纱,只露双眼,而基督或天主教国家的妇女,可以穿三点式甚至裸露在海滩嬉戏,高兴了没准还要上街溜达溜达,这在伊斯兰世界实在没法想象。
    
    问:大家都睁一眼闭一眼不就行了吗?
    答:不行。比如在伊斯兰国家,警察看到妇女裸露上街不管,就会使他们的信仰体系乱套,而信仰体系乱了,人心跟着也就乱了,社会就会动荡不安。
    
    问:这也真够麻烦!这下我明白巴勒斯坦以及中东诸国为什么看以色列死活不顺眼了,原来他们的信仰差距太大,在一起互相干扰。那么问题怎么解决?
    答:土耳其为了能够加入欧盟,多年来对法律作了一系列修改,就这样仍然不行,差异仍使双方难以相容。土……
    
    问:如再加大一些修法力度呢?
    答:恐怕很难,因到一定程度就会和伊斯兰的宗教信仰相对立了。信仰一旦和体现信仰的法律系统相对立,这个国家会乱套,除非改变信仰,别无他途,可这又极难办到,这就是问题的结症所在。
    
    问:改变信仰真有那么难吗?
    答:很难,因为各种宗教都有上千年历史,根基极深,经历代先贤大哲严密论证、修改或补充,几近天衣无缝,若没有超越前人者提出更有力的见解,别指望会有所改动。莫说宗教,就连历史很短的马克思主义学说,改变也相当不易,除非有比马克思天赋更高的人出现。
    
    问:就没办法解决了吗?
    答:解决之法就是前一章讲的——建立全人类主流信仰。只有新创一种信仰体系,这种信仰体系汇集了各家各派的优点而无其缺点,能使各家各派觉得虽与自己不同但可以勉强接受,最终,由这种新信仰来完成把各家各派凝聚到一起的历史使命。打个比方说,有几人脾气各异,优缺点都有,在一起总吵架,结果又来一人,这人只知他们优点而不知缺点(或者知道也不说),那么几人就会愿意和他接近,并通过他而团结在一起。
    
    问:你是说,新信仰在其间充当了调和剂的作用?
    答:是的,有了这种共同的新信仰,各家各派信众的“不相容度”就会缩小。
    
    问:在现有的几种信仰中,就没有哪一种能最终成为全人类的主流信仰吗?
    答:从目前看希望渺茫,但我对此不妄加猜测,让历史来作定论,我现在的说法,是建立在否定这种可能的前提之下。
    
    问:目前这几种信仰始终无法改变总是个问题吧?
    答:目前的各种宗教、我国传统的各派学说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总有一天也会融合,这个问题我在下一章——去“诸界”,全人类融为一体——中讨论,这里暂不多说。
    
    总之,在未来,全人类主流信仰的确立以及广泛传播,使世界各地的人们有了更多共同语言;根据其提供的原则而建立起的国际宪法、国际法律以及国际伦理道德体系,也被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一定程度上接受,这样一来,缩小了人们相互间的不相容度,改变了以往争斗不止的局面,从此揭开了人类历史长期持久和平的新篇章。
    
    伴随着和平的到来,欧盟模式得以在全球迅速扩展,终于使世界各地的人们凝聚到了一起。这是人类未来将要发生的动人心魄的一幕。
    
    ”
    
    问:没错,上次是这么说的。看来,适时建立起全人类主流信仰至关重要,这一章你是否就此再详细说说?
    答:建立适用于全人类的主流信仰说难也不难,只需解决“一个问题”就可以了。
    
    问:什么问题啊,神秘兮兮的?
    答:找到古往今来给人类制造了无数痛苦灾难的“终极元凶”就可以了。
    
    问:何谓“终极元凶”?
    答:指灾难的“最根本的制造者”,现实中的一切都是因它而起。
    
    问:这好像没什么困难吧?
    答:非也。这个问题最简单,也最复杂,能否成功找出答案,就看人类的“整体悟性水平”了。
    
    问:什么意思?
    答: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有悟性,只是水平高低不一,因此追查元凶的本领也不一。
    
    问:能举个实际例子吗?
    答:说说我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我曾养过一只宠物狗叫毛毛。记得有一天我带毛毛出去遛弯儿,我先跨出了家门,毛毛随后跟着。不料此时一阵大风吹来,门咣当一声碾了毛毛的爪,毛毛勃然大怒,转身恶狠狠地照门就咬。可惜我的门啊,被它咬得斑痕累累。
    
    问:这能说明什么?
    答:说明毛毛追查元凶的悟性只能达于门,连风也不能知晓。
    
    问:狗不能和人比,人在这方面不至于出错,你说呢?
    答:人类追查元凶的本领当然比狗高多了,但也有局限性。
    
    问:有没有局限性暂不谈,我先问你,追查终极元凶能实现什么目的?
    答:消除人间仇恨啊。
    
    问:为什么追查到终极元凶就能消除人间仇恨?
    答:打个比方说,假定你的一个亲人被某某杀了,你认定他是你的仇人,对他恨之入骨,不料,后来你察觉到真正杀人者并非是他,而是另有元凶,你还会恨他么?
    
    问:当然不恨,但你说的是昏话,既然我的亲人确系某某所杀,怎能后来又不是了?
    答:这不希罕,听我给你讲个故事。我国古代秦末时期,有个义军首领名叫项羽,自小被叔叔项梁养大,视同为父。后来,项梁举兵反秦,因疏忽大意,被秦军偷袭了营寨,他也被秦将章邯杀死。项羽得知大怒,发誓报仇。再后来,章邯被奸人陷害,进退维谷,欲投项羽。项羽初不允,以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此时军师范增劝解道:两国交兵,各为其主。项羽终于顿释前嫌,招降章邯并委以重任……
    
    问:杀项梁者不是章邯,是战争规则,这点我能理解,还有其它例子吗?
    答:假定某人是角斗士,在角斗场中杀了人,你会认为他是杀人凶手吗?
    
    问:这我也能理解,角斗制度才是元凶。还有无别的例子?
    答:再如古往今来的“冤冤相报”.......
    
    问: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总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我觉得这些和当今“两教世界”的冲突不太一样,我问你,给巴勒斯坦人带来痛苦的难道不是以色列人么?在9.11事件中,给美国人带来伤害的难道不是驾机撞楼的恐怖分子么?
    答:应该说也都不是,但要明了此理,需要人们对世事有更加深刻得多的理解,而实现这一点,只能……
    
    问:设法提高共产主义觉悟,去“悟道”,对吗?
    答:是的,人类若想提高智慧,只能通过悟道,别无他法。
    
    问:那你说,给古往今来的人类带来无边灾难的终极元凶究竟是什么?
    答:如按有神论的观点,这个终极元凶:既是伊斯兰信众一步一叩头去朝拜的真主,也是基督信众时不时在胸前划着十字并不停阿门阿门祈祷着的上帝;或者换句话说,就是那统治着世界的“唯一真神”。
    
    问:好家伙!这可是犯了弥天大忌啊!就不怕狂热的宗教徒追杀你吗?
    答:怕就不说,说就不怕,反正我已活了大把年纪,再多活几年少活几年也无大奈。如果说人类开悟必须要通过流血,那就来吧,用我的血,换来他人智慧的提高,可以少流更多的血,值了。
    
    问:你先别慷慨激昂,还是说说其中的道理,兴须能被人们普遍认同。我很奇怪,不知你怎会生出这种想法?
    答:道理很简单,既然一切都是神创造并管理着的,那么人世间的苦难不是它造成又能是谁?
    
    问:你是说,世间出现的一切事,都是神安排并导演的?
    答:你想啊,神创造并管理着我们,如果把神比作棋手,我们人也就相当于棋子,马跳到哪,车出到哪,炮打到哪,只能由棋手安排,棋子决定不了,从这个角度说,对人间发生的一切灾难,神难辞其咎。
    
    问:这么说来,以色列人挤占巴勒斯坦土地;巴勒斯坦人搞人体炸弹、恐怖活动;美、英暗中“拉偏手”;美军攻占伊拉克等等吧,所有这一切都是神安排的?
    答:不是它是谁,只因它在暗中操控,没有相当的认知能力发现不了它,于是,人们都把敌方看做自身灾难的始作俑者痛加杀伐,而真正的元凶--神--却始终逍遥法外,而且还倍受人们尊崇,不得不说是一大憾事。
    
    问: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那么,如按无神论观点又怎么看?
    答:那些自称不信神的人,其实他们领会的是“神的运作方式”,也就是“规律”,称辩证规律也好,称阴阳或道也罢,反正是一回事,就是这个“唯一的规律”在安排着、支配着一切。
    
    问:从这个角度理解,要花更大精力吧?
    答:是的,比有神论要艰难多了,有神论只需把一切归之于神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神代表了一切理由。无神论要从规律的角度剖析一切,首先必须找到那构成万物的基因……
    
    问:是不是你曾说过的“三”?
    答:没错。三是万物之根,一切都是它“生”出来的。通过深入领悟三,进而对世间万物展开追索,尤其要对人类历史发展规律作通盘考察,逐渐从中领悟出人世间的争争斗斗、分分合合是如何受着规律的制约,“人”在其中是如何的“不能自主”,从而最终把“人从罪孽中解脱出来”,消除对人的憎恨......
    
    问:你是说,按无神论的观点,终极元凶是规律?
    答:是的,规律支配着人的行为,人不过是规律的工具而已。
    
    问:你能否用简单几句话把三以及由它派生出的人类历史发展规律说清楚?
    答:不可能。如能做到,也就无需要求人们千辛万苦去悟道了。通往智慧的路没有捷径。
    
    问:据我所知,历代圣贤差不多都曾劝导人们不要恨,要爱,但人们始终我行我素,现继续提倡能起作用吗?
    答:这要从两方面说,若仅提倡而道理不明,效果自然不佳;再方面就是我曾说过的,人类智慧在什么时期能达到什么高度,并不由人们的大脑决定,而是取决于历史阶段,在人们能通过战胜敌方来获取自身利益的阶段(有胜阶段),要求人们以爱来对仇敌根本不可能,只有当历史进入了无胜阶段,也就是当人们谁也无法战胜谁时,那时无论人们想通或想不通也只能爱了。到了无胜阶段,也就到了人人都能成为圣贤的阶段,博大的爱就会降临人间。
    
    问:既然到了无胜阶段,问题统统都会解决,那你现在说这些有何意义?
    答:历史的总趋势固然无法改变,但进程可延长缩短,理论上适度超前,能起引路作用,减少演进过程的痛苦,仅此而已。
    
    问:若是到了无胜阶段,人们仍然不能适时转恨为爱,当如何?
    答:神以它制定的规律,导演了人间的悲欢离合,在以往的历史上,无论人们怎样残酷地打斗,也不至有灭顶之灾,但当历史发展到今天,人类自己已制造出了能轻易毁灭自己的武器,战争已越来越成为了当今人类无法承受之物,此种时刻,人类能否及时“醒悟”,已成为还能否继续在地球上存在下去的“命门”!我相信人类天然的智力水平,届时定能“开悟”。以往从来都是神支配人,而今天“人必须要支配神”了......
    
    问:怎么,人还能支配神?
    答:当然可以,只要人们充分认清了神用来支配自己的哪个“必然规律”,就会“反其道而行之”,改变神安排的、使自己趋向毁灭的规律,确立起使自己走向辉煌的规律。“人从来就有这种特性”。
    
    问:这倒让我想起了黑格尔的一句名言:“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答:不错。还有马克思的一句名言:“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指的也是这个意思。
    
    问:说到此,我对人类未来有信心了,那就支配神一把,别总让它来祸害我们!
    答:由“神支配人”转变到“人支配神”,是人类精神的一次“伟大升华”,人类将因这一升华而更加远远地超脱动物界,进而飞跃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问:至此,是否该说说你对伊斯兰信众的建言了?
    答:我最想建言伊斯兰信众的是:不要再恨基督世界。
    
    问:记得你曾对基督徒建言:将上帝的爱广施于异端。基督教国家目前在世界上暂居优势,心理相对较为平衡,爱仇敌多少容易一些,而伊斯兰世界不然,长期以来饱受基督世界的侵扰、压迫,心理失衡严重,让他们不怨恨恐怕很难,你说呢?
    答:其实,把道理彻底想通未必不能做到,只当是在角斗场中遇到了一个较强对手,谁多打谁几下少打几下也没必要恨,因为大家都是受害者,都值得同情。大家应该携起手来,共讨那真正的元凶:神以及它为人类历史制定的法则(规律)。
    
    问:还有别的建言吗?
    答:在不恨的基础上,如果条件适合,还是尽量争取和基督世界融合吧。其实人性都是差不多的,谁也不比谁好多少或坏多少,只不过信仰有些差异罢了。
    
    问:融合的方式有多种,其中哪一种最为紧要?
    答:还得说是婚姻。血脉融为一体是消除一切界限最有效的手段,都成一家人了,还有什么疙瘩解不开呢?就说美国的黑人和白人,先前总要闹些种族歧视、种族压迫什么的,现在很多都成了混血人,连界限都模糊不清了,还歧视谁、压迫谁呀。所以,如机缘巧合或条件允许,还是尽量选择和异教徒结婚并生儿育女吧,这样兴许由于信仰不同,生活会“别扭”一些,但付出这种代价,会在子孙后代的幸福中得到补偿,还是值得的。
    
    问:还有别的吗?
    答:就说这些吧。如果这些日后能渐成风气,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就会早日到来。
    
    
    作者姓名:周巨川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北营7号
    邮政编码:100093
    宅电:010-62592474
    手机:13120246993
    QQ:454123711
    个人网站http://zxwh.cc333.com(中性文化论坛)
    E-mail:[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