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们绝没有‘袭击’希望工程!”——就柳杨女士近况答友人函
(博讯2006年4月11日)
    
    柳杨,最早一批进入中国青基会、追随徐永光开始做希望工程的财务人员,后担任中国青基会财务部副主任(主任空缺),2002年1月,她最先勇敢站出来揭发说:徐永光挪用1.6亿元捐款投资,且投资大多失败。
     (博讯 boxun.com)

    徐永光恼羞成怒,他公开说:柳杨、易晓是“袭击希望工程的恐怖分子”。可是,人们不会忘记,在海内外亿万捐款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正是柳杨等人用了自己的真实姓名,最先站出来揭发说:徐挪用巨额捐款去投资,且投资大多失败!
    
    天下事,真奇怪。一家非营利(!)慈善机构的“一把手”,瞒着上级领导,瞒着社会公众,拿了巨额捐款自己去投资本,且投资项目大多失败,违规违法,大错特错,结果呢,事情败露,这位“一把手”还能恬着脸四处高声去喊:我们的“内部材料”被原财务人员柳杨“窃走”……我们遭到了“恐怖袭击”!
    
    说到底,揭发错误,揭露阴暗,柳杨、易晓以及海内外记者参与此事的目的,正是为了避免中国青基会的“阴暗面”继续扩大和蔓延,为了让纯洁、崇高的希望工程,能够在挖出“贪渎者”之后,“揩干净身上的污泥”,更好地前进。
    
    可惜,因为《审计报告》迟迟不能公布,因为另一揭发者易晓还在狱中,独自承受巨大压力的柳杨终于挺不住了。郁郁寡欢,癌细胞也趁机扩散。
    
    目前,柳杨肺部癌细胞已转移进入小脑,并同时侵袭脊椎之第三、四、五“间隔”,压迫神经,致其完全无法下地行走。得知消息,我曾几次前往医院探望,看她气喘吁吁吃力地和我握手、向我诉说,我虽倍感痛心,仍需强作欢笑,不断鼓励“我们必定会胜利”……以至探视出来,不忍也不敢再次前往医院。事后听说,每次我离开医院,柳杨都会哭泣,她并常常自责,认为是她和易晓的“揭发”,把我这个记者给“连累”了。我呢,同样深感自责,因为“中国记者无能”,才有今天这样“失败”的结局!
    
    柳杨的几件小事,给我留下难忘印象。
    
    我曾问:在中国青基会,是否有人捐赠过成套的“希望书库”(徐永光发起,每套书库,需一次性捐出3000元)。柳杨答:“到我1998年离开,单位里,只有我一人捐了‘希望书库’3000元!青基会的领导们,每月工资、奖金,可比(捐)一个“希望书库”要多。徐见我一次捐出3000元,还挺吃惊、挺尴尬的……”呜呼,揭发者、捐赠者,偏偏成了“袭击”希望工程的“恐怖分子”!
    
    2002年底,我在网上撰写了《希望工程的希望在哪里?》并说明柳杨在美“生活无着落”。此后,几位在美国的热心人士,曾想方设法找到柳杨,捐出爱心。这些热心人是:(1)Gong先生:200美元。(2)Dong Qun-feng 先生:100美元。(3)来自休斯敦的匿名捐赠 25美元(总计325美元)。病中柳杨,嘱我公布并代为致谢。
    
    不过,柳杨天性倔强,出国时,有热心朋友赞助了部分美元,赴美之后,她在亲戚家省吃俭用,因此不愿继续接受捐款。三笔捐款到达后,她便婉言谢绝了“后续捐赠意愿”。我曾电邮告她:在美国,我有昔日插队好友,如需要,他们也可帮助安排食宿……但柳杨在美“躲避”半年后,坚持回国,她说:“不愿麻烦素不相识的人。”
    
    罹患癌症,费用高昂。柳杨历经两次手术,父母以及她弟弟的全部积蓄,都被拿了出来贴补手术费、住院费,我曾在柳杨病榻旁低声问:“可否由我在网上发起一个小范围募捐,聊补医药费之不足?”柳杨回答:“不必。人家如果捐了钱,或者来医院探视,我就应该致谢。我现在病成这样,连说话气力都没有,如何亲自致谢……”。柳杨不肯,只得暂时作罢。
    
    众所周知,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揭发徐永光这样的“光环人物”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今天,揭发者的生命垂垂矣细若游丝,而柳杨念念不忘者,只有三句:一是“我们绝没有‘袭击’希望工程”;再是“我的揭发,句句属实”;第三句:“方先生,你可要多保重!”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有鉴于此,我才公开恳请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等领导同志,批准尽快公布国家审计署制作的、针对希望工程(中国青基会)的审计报告。
    
    一个正直的人,爱他的名誉胜过爱他自己的生命。我希望,柳杨能在人生旅途的最后几步,亲眼看到这份《审计报告》;我希望,柳杨能在弥留之际亲耳听到一个好消息:“党中央说了,你的揭发,全部属实!”
    
    苍生蒙难,苍天在上。临书涕泪,肝肠寸断。不知所云,不尽欲言。
    
    方进玉 2006-04-02第三次修改定稿。
    欢迎转发,欢迎批评。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没有希望的希望工程!
  • 蒋迅: 希望工程给我们的启示
  • 一个华夏子孙的心声:“希望工程”与“我的希望”
  • 揭露希望工程黑幕的柳杨去世
  • 中国「希望工程」问题帐审计3年黑幕未揭
  • 中国第一乞讨网被关闭 捐款全捐给希望工程
  • 希望工程再传丑闻 政协徐永光成焦点
  • 希望工程:这有受骗的孩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