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希望工程的审计报告,何时见天日?(之一)/方进玉
(博讯2006年4月11日)
    
    我是方进玉,原新华社主任记者、原南方周末驻京记者。2002年12月,我曾在网上写过一帖:《希望工程的希望在哪里?——徐永光涉嫌腐败的调查和思考》。三年后的今天,我仍想大声询问:国家审计署对希望工程的审计报告,为什么迟迟不能见天日?
     (博讯 boxun.com)

    我不敢掠人之美。大声呼喊、公告天下,恳请国家审计署对希望工程(中国青基会)进行审计的,除了全国人大代表,也包括徐永光。
    
    2002年1月,柳杨、易晓二人,勇敢地站出来揭发:希望工程1亿多元捐款,被徐永光违规挪用,且投资项目大多归于失败。媒体披露后,港区人大代表立即提出议案,要求“进行审计”,并将结果“予以公告”。
    
    徐永光亦大声疾呼,他一面称“希望工程遭到恐怖袭击”,一面说“我们已向国家审计署报告,要求尽快安排审计”。一年之后,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他又说:“目前,审计工作尚未结束,审计结果还没有出来”。
    
    权威人士指出:2002年5月,李金华曾派出一名铁腕处长,带领10人审计小组进驻徐永光所领导的中国青基会。2002年11月,审计报告大致完成。“李氏审计风暴”,威震四海,可惜,许多朋友或许没有注意到,三年多来,敢言敢为的李金华,偏偏“压”住希望工程(中国青基会)的审计报告,不予公布。
    
    三年多来,我曾私下询问过每一位我遇到的、有可能了解内情的人:“针对徐永光的审计报告究竟说了些什么?这份受到海内外亿万民众瞩目的审计报告,为何列为“机密”,束之高阁,不予公布?
    
    2003年春夏,两位看过中国青基会《审计报告》的人分别向我透露:第一,审计报告所披露的违规事实,触目惊心,违规事项,比香港《明报》和《南方周末》的报道“有过之、无不及”。第二,报告并明确指出中国青基会“财务管理混乱”。第三,按照《审计法》规定,该份《审计报告》已被送至徐永光所在单位,徐本人已经看到(这则消息,经由两个独立消息来源予以证实)。
    
    但是,有关部门对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审计并公布结果”的书面议案,竟然不予理睬、不予答复。徐永光呢,一面继续被推荐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一面调往中华慈善总会,担任这家中国最大慈善机构的副会长。
    
    痛心疾首,莫过于此:号召民众给希望工程捐款时,徐永光公开呼吁、热烈宣传;出现揭发、出现质疑,权威部门又作了审计,《审计报告》却偏偏见不得“阳光”,相关责任人反而又被“提拔”!
    
    回顾相关法规,一切早有界定。我国《捐赠法》规定,捐赠人,“有权查询捐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并提出意见和建议”。对捐款人的查询,徐永光“应当如实答复”;中国青基会“受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徐永光“应当公开”,并“接受社会监督”。
    
    因为《审计报告》迟迟不能见天日,揭发者柳杨,极其郁闷,以致罹患癌症,2006年元旦,医生甚至下达“病危通知”!另外一名揭发易晓,本已蒙冤入狱,现在罪上加罪,又被污为“危害国家安全”,每年两会召开,都要被“关禁闭”!至于我,因为报道徐永光挪用捐款、涉嫌贪污,不得不离开了我所钟爱的南方周末报社……
    
    唯有徐永光,继续四处演讲、大放厥词!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公于法,我必须放弃隐忍,重新起身“说话”。于私于情,我必须在柳杨遭遇癌细胞“猛烈袭击”之时,再次公开呼吁:恳请——我党中央——准予公布什望工程的审计报告!让海内外亿万善良人的质疑得到回复,让柔弱且病危的柳杨,看到“希望”,让中国的希望工程和慈善事业“揩干净身上的污点”,大步向前迈进。
    
    方进玉 2006-04-02第三次修改定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就徐永光先生近况答友人函/方进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