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中國作者談酒、假酒與“喝酒文件”
(博讯2006年4月17日)
     歐洲導報張英按 中國的酒文化淵源流長,如今喝酒現像千奇百怪。
    
     今次中國國民黨名譽主席連戰率領170人的台灣代表團,參加北京《國共經貿論壇》,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第二次握手,再次會談。4月14日在中南海歡迎國民黨代表團的宴會上,與他同來的四位國民黨副主席,其中一位喝茅台酒太多而不勝酒力,鳳凰衛視評論說:喝呀喝呀,就可以喝到兩岸統一;也有評論“連戰醉在大陸”。 (博讯 boxun.com)

    當然,他們喝的是真茅台酒,不像我前年在唐人街買中國出口的假茅台酒(茅台酒瓶包裝,裏面卻是劣質酒)。
    
     今天發表一組中國作者評酒、獎酒、假酒、以茶代酒和“喝酒文件”,抨擊酒文化悖論。
    
     獎酒
    
     ●王友元 (湖北黃石)
    
     傍晚時分,在“好吃街”的大排檔,象往常一樣,趙、朱、陳三老漢一小桌,自帶家鄉純正的穀酒,要了幾樣小菜,享受夕陽的好時光。
    
     朱老漢指著酒瓶對老哥們說:“今天別老一套,動不動就罰酒,來新鮮的,老哥仨喝獎酒。也算改革改革。”
    
     趙老漢說:“今天咱們編歇後語,貼切的有獎。”
    
     陳老漢連聲說:“好好。”
    
     朱老漢說:“那就請趙老漢開張。”
    
     趙老漢環顧四周,聽到一個大排檔裏面正在播放港臺歌曲,在這人聲嘈雜的街上仍然顯得很刺耳,就脫口而出:“港臺歌曲——大喊大叫。”
    
     朱老漢說:“好,獎酒。”
    
     趙老漢說:“下一個節目就看陳老漢的了。”
    
     陳老漢也朝四周看了看,摸了摸下巴,想了想又搖搖頭,正著急時,看到一群本地的時髦青年路過大排檔,馬上說:“染黃毛說方言——裝洋(佯)。”
    
     “見景生情,貼切。”朱老漢拍手稱讚。
    
     “獎!”趙老漢說:“下麵朱老漢亮相了。”
    
     朱老漢指著店老闆桌上的彩電,上面正在播放趙本山的小品,笑道:“趙本山的舊帽子——名牌。”
    
     “高,高,獎獎”,陳老漢喊:“新一輪開始。”
    
     趙老漢用筷子指著桌上一碟酸羅蔔條說:“醃菜多放鹽——防腐。”
    
     朱老頭說:“有現實意義,獎。”
    
     陳老頭這時一板正經地說:“我們這樣喝酒怕不對吧,說是獎,其實就是罰呀,酒桌上都是好話,我看哪,酒席桌上碰杯——互相吹棒!”
    
     “結合實際,獎!”趙老漢說:“該朱老頭了。”
    
     朱老漢感慨地說:“我們這輩子說別人的好話和聽別人說咱的好話太多了,說到底,有多少好話是實話呢?”朱老漢指了指電視機,這時趙本山的小品演完了,正在播放趙忠祥主持的專題節目。朱老漢大喊一聲:“有了,趙忠祥上電視——說的好聽!”
    
     趙老頭豎起大姆指,指著朱老漢連聲說:“高,高,高家莊的高,獎獎,重獎。”
    
     陳老漢十分淚喪的搖著酒瓶說:“獎品發完了——酒沒了!”
    
     父親與酒
    
     ●王濤(山東青島)
    
     那些年父親常常醉酒,我最痛恨他喝酒。
    
     那時我們家窮得丁當響,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可每逢趕場天父親都要用草繩系著破棉襖到鎮上的酒店裏去喝兩杯。
    
     常與父親喝酒的都是家裏兒孫滿堂、沒有任何經濟負擔的老頭,他們巴不得有人陪著說話。而父親則不同,家裏有五畝多田地等著他耕種,中學裏有我們兄妹三人等著他交學費,病床上還有一個長年患病的老母親等著他拿錢回去買藥。可父親只要到酒店裏一坐就什麼都忘了。
    
     有一次我們正在上課,忽然有人跑到教室的窗口來喊:“王濤!在嗎?你的酒鬼父親又喝醉了,正躺在大街上唱戲呢,你還不快去看看!”有時走在街道上,也會有人跑來拉住我的袖子問:“你父親欠的酒錢什麼時候還?不還我們可要來家裏拿東西了啊!”
    
     為了幫助父親戒酒,我們想了很多辦法,比如將他的酒瓶藏起來,專門到酒店裏去堵他,與酒店老闆依次打招呼(他們平時要錢時鬧得凶,可這時卻大多不理會我們),都收效不大。
    
     記得有一年寒冬,學校即將放假了,可我的學費還沒交清。老師讓我交齊哪天再去上課,我淚流滿面地沖出學校。偏在此時,在路上碰上村裏的人“告密”說,你父親正在張啞巴的酒店裏喝酒,已經坐了半天了。一聽此話,我的憤怒頓時像油鍋裏的火苗騰地冒了起來,我旋風般地往酒店裏趕。還沒進屋,便聽到父親爽朗的笑聲(在家裏父親可從來沒有這樣笑過),我一腳踹開大門,幾步沖到父親的桌前,捧起一大碗酒兜頭就澆在了父親的頭上!
    
     父親和全店的人驚呆了,愣愣地看著我。過了好一會兒父親才說:“孩子, 出了啥事……”
    
     我哇地一聲哭著沖出了店門。
    
     父親那天破例很早便回到了家。他似乎不敢面對我們,獨自一人躲進了裏屋。過了一會兒,便聽到酒瓶清脆的破裂聲。從此,我們再也沒有看到父親喝過一口酒,再也沒有看到他踏進酒店半步。
    
     戒了酒的父親更加沉默,他早早就到田間勞作,夜很深了才回到家裏來,臉上的皺紋一天比一天深。再遇到別人邀請他喝酒時,他先是眼睛一亮,接著便很黯然地說:“戒了早戒了,這酒有什麼喝頭?”
    
     兩年後,我參加工作來到青島。父親送我時走了很遠的山路。臨走的時候他猶豫了很久才說:“孩子,那年的事你還記不記得……爸爸不是貪酒,而是心裏煩啊!你想想,你奶奶生病一年得花幾千元,你們兄妹三人讀書也得幾千元,你媽媽身體瘦弱,幹不了重活,一家人的重擔都壓在我身上,我只有喝酒才能找得到一點樂趣……不過你放心,你走後我一定想辦法把家裏搞好,更不會去喝酒惹你煩。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外面幹吧……”
    
     在飛馳的列車上我想起了父親平時對我們的愛,想起了他為了支撐這個貧窮的家過早衰老了的身體,不禁為當年羞辱父親的行為深深後悔起來。
    
     2003年12月,我的第一篇紀實散文在南方某雜誌發表,不久收到了120元稿費。如何開支這筆稿費,我興奮地設計了很多種方案,最後決定去買幾本書。然而當我走在大街上時,不知怎的,就忽然想起了佝僂著腰的父親。於是轉了方向,到一家商店裏給父親買了一瓶上好的白酒,這酒可是父親一輩子也沒有喝過的。
    
     那年的春節我回家探親,聞知消息的父親早早站在了村頭等我。看到父親更加消瘦的身子和已灰白的頭髮,我的眼睛濕潤了,趕緊送上那瓶已放了很久的白酒。
    
     同往常一樣,父親的眼睛猛地亮了,接著又慢慢暗了下去。他苦笑著說:“買這麼貴的酒幹啥?爸早已戒酒了。”我說這酒不同於一般的酒,它不僅香而且甜,喝了也不傷身子。父親撫摸著酒瓶半天沒有說話,兩顆渾濁的老淚從乾涸的眼眶中滾了出來,他忙背轉身去,擦拭臉上的淚水,生怕我發現。
    
     吃年夜飯的時候,父親像孩子一樣誇張地把那瓶白酒捧到桌上,高興地說:“我喝了一輩子的酒,最貴的也不過是十幾塊錢一瓶的高粱酒,今天就嘗嘗大兒給我帶回來的高檔酒是什麼滋味。”說著打開包裝盒拿出酒瓶,湊近用鼻子深吸了一口氣,連說:“好酒!好酒啊!”妹妹笑他道:“還沒喝就喊好酒,喝了不是要跳樓!”父親嘿嘿一笑,拿出個小酒杯準備倒酒,想了想,又用包裝盒將酒裝了回去,說:“好東西要留到以後慢慢品嘗,今天就用老白乾將就了吧!”
    
     回到青島後,妹妹寫信來告訴我說,那瓶白酒父親一直捨不得喝,遇到有客人上門,他就將酒提出來給別人看,並說:“這是我兒子用稿費給我買的酒。名牌,好喝得很!”
    
     父親的罐罐茶
    
     ● 王濤 (山東青島)
    
     第一次知道有茶這個東西,大約是在六、七歲的時候,有一次看到父親用一個帶著長長鐵絲柄的洋鐵皮罐在火上烤,便好奇地問他在幹什麼,他說熬罐罐茶,他等水煮沸騰了,便打開一個鐵皮罐,裏面是一個塑膠袋子,用一個小夾子夾著,他打開了,用三個指頭小心翼翼地捏出一撮好象是樹葉的東西,放在沸水裏煮,熬了一會兒,他泌出來倒在玻璃杯裏,黑糊糊的象醬油,他喝得有滋有味,臨末,留一小口讓我喝,我喝了一點,苦得直吐口水,他笑著說沒出息。又苦又澀這是我對茶的第一感覺,第一印象!
    
    那時很不理解,父親為什麼喜歡這種又澀又苦的東西,而且為了喝一口,費那麼大的事、淘那麼大的神。他熬茶的洋鐵皮罐,原先大概是灰白色的,現在裏外一片烏黑,外面是長期煙熏火潦的結果,內壁則沉積了厚厚一層茶垢。父親起先喝罐罐茶,是放在母親做飯的爐灶裏熬,影響做飯,惹得母親和他吵,再說茶熬好後,上面總浮一層柴草灰。後來父親買回了一個蜂窩煤爐子,成為他熬茶的專用爐,但每次生火很費事,後來父親便換成了煤油爐子,再後來是酒精爐子,就是為了喝一口又黑又苦的罐罐茶。可見一個人對什麼事著迷了,上癮了,是什麼法子都想得出來的。其實一罐茶倒在杯子裏,只是滿滿的一杯或兩個半杯,而熬出來則需要十幾分鐘。
    
    那時侯,每當下雨天不能下地幹活,或是大雪紛飛的嚴冬,父親的那些老朋友和一些晚輩,就會三三倆倆聚到我們家,脫了鞋坐滿一炕,聽父親說古道今,當然還有一層不好明說就是勻一口茶喝。父親其實只有小學文化,但他年輕時,很看了幾本章回武俠小說,加之他博聞強記,幾十年前看的書,仍能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什麼《七俠五義》、《薛仁貴征西》、《薛丁山征東》“三國”、“水滸”都記得爛熟。他一邊說著故事、一邊熬著罐罐茶,說到關鍵處,他去侍弄茶,有的聽客急迫地叫他告訴故事結果,有的急著想喝一口茶,為此,往往幾個人還爭得臉紅脖子粗,這時父親會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然後一邊倒茶一邊慢慢道來,說到故事高潮處,他眉飛色舞、滿臉放著紅光。現在我想,那時候的父親一定很有成就感。後來那些人經常來,我想,大概是聽故事和喝茶都上癮了。
    
      熬出來的罐罐茶很釅,能刺激大腦使人興奮,所以有解除困乏,消除疲勞的功效。我想,這大概是父親嗜茶如命的最大緣由。那時候我們年齡都小,父親一個人挑著全家的重擔,白天作為一個全勞力,除了在生產隊幹活還要抽空侍弄自家的一畝三分地,晚上經常還要幹活,不是編織草席賣錢,就是剪辣椒角、碾辣椒面,往往是父親講故事吸引我們一起幹,即使這樣,我們幹著幹著嗑睡得眼皮直打架,這時,父親會給我們灌一口濃釅釅的茶,笑著說,我來把你的瞌睡蟲趕跑,果然一會兒就不打瞌睡了。父親那時,除了身體的勞累,還要精打細算來安排一家人的生活花費,艱難地維持生計,這樣身心的疲累,又買不起酒來消愁,大概只能“何以解憂,惟有釅茶”了。想像父親那時的心裏一定是很苦的!
    
      時間如梭,轉眼到1998年,我離開家鄉來到山東青島工作,這裏與我的家鄉的氣候、物產和民俗風情大為不同。就喝茶而言,我們那兒喜歡喝花茶,而這裏喝的是嶗山綠茶,記得第一次喝綠茶,望著滿杯皆綠,輕輕地呷一口,滿嘴草腥味,與我以往喝的洋溢著淡淡茉莉花香味的花茶,大不相同,很是不習慣,不由得想起了在家裏時常喝的茉莉花茶清香悠遠的味道。
    
      彈指一揮間,現在已在青島生活了近8年,好多習慣都入鄉隨俗了,說話間還時不時蹦出幾句半生不熟的青島話,私下和幾個湖北老鄉開玩笑說,我們下半輩子嫁給青島了。當然喝花茶的習慣早已改為喝綠茶了,有時回老家,偶爾喝起花茶,反而覺得,雖然香濃,但乾澀滯舌,缺乏綠茶的潤澤爽口了。
    
    漸漸地也積累滋長了喝茶、品茶和評茶的一些知識。喝茶也如同喝酒,酒有酒文化,茶有茶道,所謂茗飲之道,中國有“茶藝”,韓國有“茶理”,日本有“茶道”。也知道了茶主要產于南國,我們老家湖北就是產茶的地方。植茶、制茶和喝茶始于漢唐,近年更是風起雲湧,先後開發了數十種品種,象木蘭山的龍井、龜山花茶、紅崗的雲霧茶等等,蔚為大觀,名聞遐邇。
    
    中國的茶文化淵源流長,以茶知人論人,明德言志也頗為流行,唐陸羽說“茶宜精行儉德之人”,唐朝著名詩人韋應物的《喜園中茶生》中說:性潔不可汙,為飲滌塵煩----此物信靈味,得與幽人言。”宋朝蘇東坡也有“從來佳茗似佳人”的詩句,鄭板橋更是把飲茶和人品相提並論,“只和高人入茗杯”。
    
    現在我對茶的栽植生長、採摘、炮製也略知一二,好茶往往產于高海拔,多雲霧的高山之巔,茶葉在生長中,吸呐天地之靈氣,吞吐大自然的精華,這特定環境中生長的茶,往往形狀纖細婀娜,色彩嫩潤亮澤,沏泡清澈透明,滋味醇厚濃郁,清喉潤胃,心曠神怡;而採茶的時間也很講究,“茶好是清明”,清明前後採摘的茶,常常是一芽二葉或是一芽三葉,被茗飲界視為上品。而茶的炮製十分講究火候、時間和技藝手法,否則,時間短了,不是炒得太嫩,喝起來有草腥味,就是時間長了,炒得太老,喝起來略顯苦味。
    
    現在,平時上班,第一件事,便是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泡滿一杯碧綠的綠茶,看著那些茶葉在沸水的啟動下,活躍地旋轉騰挪的樣子,慢慢地舒展他們搖曳婀娜的綠葉,嫋嫋娜娜,仿佛自己的身心也為之舒展,漸漸地綠葉在杯子裏豎立起來,長成一排排微縮的茶樹,把一杯清水渲染得碧綠清澈,滿眼翠色,賞心悅目。慢慢地呷一口,清香滿齒,一點點滑下喉嚨,一絲絲一縷縷,滋胃潤肺,也滋潤著身心,很是愜意怡然!
    
    想來喝茶能細細地品味,任茶水在唇齒間徘徊,也算是茗飲中的一種品位和境界,且能透過清澈,慢慢思考人生,慢慢品味生活的美好!突然想起一幅對聯:為名忙為利忙忙中偷閒且喝一壺茶去,其實,喝茶是其次,要的是邀兩三個知己,圍幾品茗的氛圍,要的是以茶會友,以茶為媒,天南地北海侃神聊的意趣!
    
    現在每每回家總忘不了帶幾斤茶葉回去。遺憾的是父親對綠茶不是很喜歡,他自始至終喜歡喝花茶,他一生喝的都是幾元錢一斤的大葉茶和茶梗,但他喝得那樣著迷,那樣有滋有味,誰能說他那樣喝,不是喝茶的一種境界呢!
    
    就喝茶這一件日常小事可以看出,人的可塑性,適應環境的能力有多麼強,不光是行為習慣,民俗風情,連腸腸胃胃也是可以入鄉隨俗的,現在自己已經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青島人了,當然稟賦性格除外,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嗎!
    看來這輩子是生為湖北人,死做青島鬼了,且是一個嗜青茶綠茶如命的茶鬼了!
    
    
     假酒
    
     ● 嗤悠 (山西太原)
    
     我爺爺一輩子最大的愛好就是喝酒,可他卻和一瓶馳名中外的真正茅台酒失之交臂。
    
      有一年,舅舅送給爺爺一瓶茅台酒,爺爺如獲至寶,一直沒捨得喝。第二年,趕上奶奶生重病,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最後還是沒能挽回她的生命。奶奶去世之後,爺爺顯得鬱鬱寡歡,一天晚上,爺爺把那瓶珍藏了好久的茅台酒拿出來。
    
      沒一會兒,一瓶酒就被爺爺喝去了半瓶,媽媽擔心爺爺喝多了傷身,就勸爺爺不要再喝。爺爺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喝這麼好的酒吧,再加上心情不好,臉一沉,索性一口氣把剩下的酒全部喝光,放下酒杯回自己的房間去了。為這事,一家人弄得不歡而散。令我們意外的是爺爺喝了那麼多的酒,看上去一點醉意都沒有。為這事,父母鬧了好常時間彆扭,老爸每每想起這件事,就埋怨我媽多嘴,說我媽小氣。我媽也不辯駁,只是一個人偷偷掉淚。
    
      自從爺爺喝了那瓶茅台酒之後,我們發現他明顯地記恨起舅舅來,每次舅舅到我們家做客,爺爺總是不理不睬的,好像舅舅給了他多大傷害似的。我們怎麼也弄不明白我媽是關心爺爺的身體健康才勸他不要喝那麼多的酒,她有什麼錯?再說這也不關舅舅什麼事呀,難道說送東西給你還送出罪來了?
    
      幾年之後爺爺也因病去世。我媽跪在爺爺的靈前,哭得死去活來,我和姐姐怎麼拉都拉不起來,姐姐只好陪著她跪在地上哭。其實,我們家裏人都心知肚明:我媽哭成那樣,是心裏憋著委屈??爺爺至死都對她耿耿於懷,你想她心裏能好受嗎?我媽說:“我從來也沒見爸喝過那麼多的酒,誰知道那天他怎麼啦,喝了那麼多酒,倒什麼事都沒有,早知道那樣,我能不讓他喝嗎?一瓶酒再貴能貴到哪去?我心疼什麼錢呀!”爺爺沒有原諒媽媽,是媽媽一輩子的痛。
    
      往事如煙,一晃十餘年過去了。上個星期天,姐姐突然領著孩子來看老爸老媽,進屋後放下兩瓶茅台酒就哭了。大家被她嚇了一跳。我媽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好好的哭什麼。姐姐老半天才止住眼淚說:“媽,我對不起你和爸。當年爺爺喝的那瓶茅台酒被我給換了,爺爺那天喝的是汽水……”聽了姐姐的話,一家人幾乎驚呆了,我媽差點氣暈過去。
    
      原來,當年姐姐的籃球教練方老師帶領她們賽前訓練時不慎崴了腳踝,無法再堅持現場指導,隊員們個個急得不得了,有人說用白酒和小米按摩扭傷部位特別有效,為了不耽誤訓練,姐姐偷偷用汽水換走了爺爺的那瓶茅台酒。
    
      聽了姐姐的解釋,我媽氣得一邊拍打姐姐一邊哭。看來爺爺不光是生我媽的氣,最主要的還是懷疑舅舅在酒上做了手腳,欺騙了他。可以想像,一個嗜酒如命的人收到的一瓶名酒,裏面裝的竟然是汽水,那該是一種怎樣的心情?誰能想到媽媽和舅舅蒙受了十多年的不白之冤,竟然是姐姐一手製造出來的,這太不可思議了!
    
      我生氣地說:“姐,你也太不像話了,爺爺在世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說?”姐姐說:“當時我是怕爸打我,又怕老師知道我偷了爺爺的酒,把事情鬧大。我打算畢業後掙了錢,給爺爺買兩瓶。後來我才知道茅台酒很貴,而且到處都買不到,所以一直沒有勇氣說出來。”
    
      姐姐的過失給爺爺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爺爺帶著對舅舅和我媽的猜忌永遠離開了我們,可我至今不明白:爺爺為什麼一直沒有把真相說出來?
    
     廢止“喝酒文件”,誰敢鼓掌?
    
     ● 陳文祥 (江蘇建湖)
    
     湖北省漢川市政府日前向市直機關和各鄉鎮農場下達喝酒任務,經媒體報導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8日,漢川市政府廢止了這個“喝酒文件”的文件。(4月9日北京娛樂信報)
    
     糊塗官下達糊塗令喝糊塗酒,這無疑稱得上現代版的天方夜譚,精彩的官場新“三言二拍”。 喝酒居然成了一項工作,一種任務,一套指標,如此的“發明創造”,是典型的榮辱不分,正宗的糊塗透頂,難怪,“糊塗文件”一出,世人譁然,口水“江河”立馬湮沒了漢川的“酒味”,更澆醒了頒發“喝酒文件”的醉翁,現在,“喝酒文件”終於壽終正寢,當是順民意,合民心,也是各式各樣“喝酒文件”應有的歸宿,最終的下場。
    
     廢止“喝酒文件”,稱得上是有錯即改的具體表現,是一種積極整改的行為。無論動因如何,態度是相當好的,我們理當為酒醒後的漢川來點掌聲!
    
     只是不知,倘若沒有國人的“口誅筆伐”,這“喝酒文件”在漢川誰敢不執行?完成任務的按照10%獎勵,完不成的通報批評,恐怕人人都不遺餘力地去“工作”。又有誰敢說三道四這是“糊塗文件”?除非你不想混了。誰又會聽你的“惡言”。更有幾人敢仗義執言?叫這種畸形的“紅頭文件”胎死腹中!這份“喝酒文件”的廢止,多大程度是有錯必糾?多大程度是有錯“逼”糾?會不會嘴上認錯,心中不服?或者說,眾怒難犯來個“應急” 廢止,而實際上“曲線救國”, “應急” 廢止成“應景” 廢止?
    
     從好處想,出台“喝酒文件”,漢川可能是一時糊塗,而今大夢初醒,也的確真心悔過。但是否意味著,“喝酒文件”一廢止,就萬事大吉了?糊塗酒在漢川就會成為過街老鼠?喝酒“任務式”是去消了,並不等於“公關式”喝酒,“享受式”喝酒,“公款式”喝酒,“腐敗式”喝酒,就一同灰飛煙滅。喝酒能以“紅頭文件”登臺,可見其實力非同一般,其市場也並非“瘟市”。人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小糊塗仙”在漢川仍可以死而復生,甚至於招搖過市,到哪時,看誰再說漢川是糊塗人喝糊塗酒?
    
     由此可見,廢止“喝酒文件”,才只是“萬里長征”走出的第一步,“喝酒文件”易立也易廢,可廢止“喝酒風氣”、“ “喝酒土壤”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廢止“喝酒文件”,不要高興太早,我們還是不鼓掌為妙!
    
     廢止“喝酒文件”,且慢鼓掌!
    
     ● 陳文祥 (江蘇建湖)
    
     湖北省漢川市政府日前向市直機關和各鄉鎮農場下達喝酒任務,經媒體報道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8日,漢川市政府廢止了這個“喝酒文件”的文件。(4月9日北京娛樂信報)
    
     糊塗官下達糊塗令喝糊塗酒,這無疑稱得上現代版的天方夜譚,精彩的官場新“三言二拍”。 喝酒居然成了一項工作,一種任務,一套指標,如此的“發明創造”,是典型的榮辱不分,正宗的糊塗透頂,難怪,“糊塗文件”一出,世人譁然,口水“江河”立馬湮沒了漢川的“酒味”,更澆醒了頒發“喝酒文件”的醉翁,現在,“喝酒文件”終於壽終正寢,當是順民意,合民心,也是各式各樣“喝酒文件”應有的歸宿,最終的下場。
    
     廢止“喝酒文件”,稱得上是有錯即改的具體表現,是一種積極整改的行為。無論動因如何,態度是相當好的,我們理當為酒醒後的漢川來點掌聲!
    
     只是不知,倘若沒有國人的“口誅筆伐”,這“喝酒文件”在漢川誰敢不執行?完成任務的按照10%獎勵,完不成的通報批評,恐怕人人都不遺餘力地去“工作”。又有誰敢說三道四這是“糊塗文件”?除非你不想混了。誰又會聽你的“惡言”。更有幾人敢仗義執言?叫這種畸形的“紅頭文件”胎死腹中!這份“喝酒文件”的廢止,多大程度是有錯必糾?多大程度是有錯“逼”糾?會不會嘴上認錯,心中不服?或者說,眾怒難犯來個“應急” 廢止,而實際上“曲線救國”, “應急” 廢止成“應景” 廢止?
    
     從好處想,出台“喝酒文件”,漢川可能是一時糊塗,而今大夢初醒,也的確真心悔過。但是否意味著,“喝酒文件”一廢止,就萬事大吉了?糊塗酒在漢川就會成為過街老鼠?喝酒“任務式”是去消了,並不等於“公關式”喝酒,“享受式”喝酒,“公款式”喝酒,“腐敗式”喝酒,就一同灰飛煙滅。喝酒能以“紅頭文件”登臺,可見其實力非同一般,其市場也並非“瘟市”。人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小糊塗仙”在漢川仍可以死而復生,甚至於招搖過市,到哪時,看誰再說漢川是糊塗人喝糊塗酒?
    
     由此可見,廢止“喝酒文件”,才只是“萬里長征”走出的第一步,“喝酒文件”易立也易廢,可廢止“喝酒風氣”、“ “喝酒土壤”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廢止“喝酒文件”,不要高興太早,我們還是不鼓掌為妙!
    
     “下達喝酒任務”是地方保護主義催生的怪胎
    
     ● 徐曉 (重慶)
    
     漢川市政府接待處10萬元,市公安局2.5萬元,仙女山鎮7萬元,馬口鎮5.5萬元……這一系列“指標”不是別的,是漢川市政府辦公室下達的今年的“喝酒任務”。(04月06日《楚天都市報》)
    
     這份《關於宣導公務接待使用“小糊塗仙(神)”系列酒的通知》的文件稱,湖北雲峰酒業公司是最早來漢川落戶的引進企業,所產酒去年躋身中國白酒品牌20強,該企業去年納稅逾1300萬元,而該酒在漢川的市場份額卻很低。為此,該市宣導在公務招待中使用此酒。該市下屬的105個單位,今年需完成“任務”200萬元。
    
     對如此知名品牌和納稅大戶給予足夠的關心和排憂解難,似乎是地方政府的責任。但僅因該酒在漢川的市場份額低,就給政府各部門下達“喝酒任務指標”,如此越俎代庖,是地方保護主義催生的怪胎。這個怪胎會不但不會促進當地經濟的發展,相反,會帶來許多負面影響。
    
     其一是會助長當地利用公款海吃豪喝的惡習,而這與黨中央提倡的建設節約型社會背道而馳。在紅頭文件規定“完成任務有獎,未完成任務將被通報批評”的大環境下,很容易引發新一輪公款吃喝風。在公款吃喝已成痼疾,全國一年公款吃喝已達2000億,全國人民對公款吃喝都一致喊打的背景下,漢川的做法是頂風作案,其影響無疑相當惡劣。
    
     其二是漢川的做法不但不會增加當地經濟的收入,相反,會損害當地經濟的健康發展。用行政力量去阻擋更有競爭力的外地產品的進入,表面看是會損害外地經濟,但實質上是損害了當地經濟。因為靠政府的行政力量主導的市場不是真正的市場,失去競爭的產品也不是最好的產品。而失去競爭的企業會養尊處優,最終導致產品品質下降,受損的無疑是這些受到保護的企業,這對企業的長遠發展顯然不利,對當地經濟的發展顯然不利。
    什麼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就是競爭的經濟,通過市場的有力競爭,只會淘汰那些品質差的產品和效率低的企業。而行政力量的介入,會造成競爭的不公平,雖然有了眼前的利益,卻最終會失去長遠利益。
    
     政府在市場經濟中的主要作為應是一個管理者,而絕非參與者更非行政干預者。而一些地方政府卻常常在做與管理者身份不相符的事,這不僅是政府作為的越位,更是有違市場經濟公平競爭原則,是在做破壞當地經濟正常發展的蠢事。因為,凡是靠地方政府強行保護的企業,它的生命力必定不長久,凡是有違市場公平競爭的產品,必定屬於沒有競爭力的偽劣產品。
    
     為什麼地方保護主義根深蒂固、難以破除?利益驅動仍然是其現實原因。我國目前仍實行的是中央政府領導下的地方政府負責制,這種管理模式使地方政府把促進地方經濟發展視為首要的任務。現行的財稅體制也在一定程度上仍具有強化“行政區經濟”,激勵市場分割行為的利益驅動功能。中央和地方以稅種為基礎的分稅機制,使地方政府具有追求擴大本地經濟規模的動力。因此,地方利益最大化成為地方各級政府長期追求的目標。
    為了市場經濟的健康有序發展,為了國家經濟的均衡發展,都必須破除有害的地方保護主義。
    
     首先,要建立、健全法律規範體系,這是擊破地方保護主義的治本之策。用法律來規範市場經濟秩序,消除地方保護主義滋生和蔓延的土壤。完善司法制度是擊破地方保護主義,強化依法行政的關鍵。行政權干預司法權,強迫司法權依附於行政權,從根本上導致了地方保護主義的產生。要克服地方保護主義,就必須構築起最後一道堅固的防線——司法公正,這是擊破地方保護主義的關鍵所在。
    
     其二、要強化法律監督的力度,利用法律規治地方政府行為,對地方保護主義予以堅決的制止和制裁。權力機關和上級政府應加大對地方性法規、規章和檔的審查,建立良好的監督機制,剷除地方保護主義的產生的土壤。
    
     其三、應儘快清理不符合國家法律要求的有“地方特色”的地方性法規和檔。因為地方保護主義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賴地方法規、制度和政策實施的,使地方保護主義披上了“合法化”的外衣。如此次的漢川市政府下達“喝酒任務”紅頭文件和幾年前四平市政府下達的“吸煙令”等,應立即予以撤除。
    
     從“喝酒文件”收發自如看政府行政管理體制改革
    
     ● 徐曉 (重慶)
    
     湖北省漢川市政府辦公室日前下發紅頭文件,給市直機關和各鄉鎮農場下達全市各部門全年喝“小糊塗仙”200萬元喝酒任務,完成任務的按照10%獎勵,完不成的通報批評。
    這樣一個愚蠢的紅頭文件,理所當然地遭到公眾的批評,面對媒介如潮批評。
    
     漢川市政府辦公室給新華社記者傳真了一份廢止“喝酒文件”的文件。(4月9日新京報)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紅頭文件收發自如,筆者不得不感慨漢川市政府靈活的處世能力。筆者不太清楚一級政府的紅頭文件想發就發、想收就收是否合法,筆者要探究的問題是政府在市場經濟中究竟應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筆者以為,政府在市場經濟中的主要作為應是一個管理者、服務者,而絕非越俎代庖者,更非行政干預者。薩繆爾森在《經濟學》中認為,在現代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的作用一是矯正市場失效,提高效率;二是收入再分配,促進公平;三是宏觀調控,支持宏觀經濟穩定發展。這說明政府的職責就是維護公眾利益,保障公平合理的競爭秩序。
    
     而漢川市政府辦公室下發的紅頭文件不但不能促進公平,也不可能提高效率,因為,這樣一種地方保護主義的做法只能“促退”而非“促進”企業的競爭力,其結果只能是危害了企業的長遠利益。何況,漢川市政府辦公室的紅頭文件,公開保護本地產品,嚴重破壞了公平競爭,事實上也是明顯違反了國家的《行政許可法》。
    
     由此,筆者認為,漢川的紅頭文件是典型的行政性壟斷文件。這一文件折射出一些地方政府的思維仍然停留在計劃經濟行政壟斷時期。在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政府包辦一切,政府全面控制經濟運行。雖然我國經濟早已走上市場經濟之路,但一些地方官員的頭腦中仍然習慣於無論什麼事都要全面管制的觀念。
    
     這事實上是一種命令式政府而非服務型政府,命令式政府是與市場經濟條件下的自由競爭不相容的。因為命令式政府的干預可以隨意禁止公眾做某些事,或規定沒有政府許可就不能做某些事;也規定公眾必須做某些事情,連喝酒這一類具體而微的事都要管制,這說明命令的無所不能。
    
     這是典型的政府職能的“越位”,政府職能的範圍可以任意超越邊界,可以“越位”去管不該管或不能管或管不好的事。這一方面使政府的權力無限擴張而無所不能,恣肆妄為;另方面,由於政府職能的範圍太大,而導致不該管的管得過多,反過來,又導致政府
    作為的“缺位”,本來應由政府管的事卻因“缺位”而不能管好。
    
     這表明,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如何規範政府職能顯得多麼重要。筆者以為,首要的是要明確政府職能的範疇,政府該管什麼和不該管什麼應一清二楚。其次,要實現“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轉變、“命令式政府”向“服務型政府”轉變。政府不是萬金油,政府的職能本來就有限。官員也不是如來佛,權力不應該大得沒有邊界。
    
     而要限制政府和官員的許可權,這無疑是非常關鍵而艱難的。因為,全能變有限事實上是對權力的約束和削減,而服務則意味著那種作官當老爺的做派要得到根本的矯正和轉變。
    
     這就要加快政府行政管理體制改革,這也是深化改革的主要方向。此則雖舉步維艱但這一步無論如何都必須跨出去。不然,權力對市場的干預行為,愚蠢而可笑的各種命令式文件還會下發。筆者甚至以為,一些地方行政長官除了下發各種檔外,還能為當地經濟做出什麼有用的事情。為此,筆者建議,政府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就從湖北省漢川市開始。
    
     飲食差異
    
     ● 媧巢 (太原)
    
     中國號稱“吃的王國”,中國人的吃是世界上公認的。在幾千年歷史的傳承積澱中,中國的食文化得到長足的發展。中國的傳統風味菜享譽中外,中國名菜館遍佈各大城鎮,中國的八大菜系又是風格獨特,中國的烹飪大師更是繼往開來。
    
      一說到吃,就會想起這幾句名言:“食色性也”,“民以食為天”,“飲食為人生之至樂,餐桌乃幸福之天堂”,這種食文化的觀念一直紮根在中國人的腦海裏,中國人在吃的深度和廣度上也一直感覺良好,把“吃”看得和“天”一樣高,可是擁有如此豐富如此美味的中國人卻在“吃”上不那麼自由。
    
      說到這,可能有人會說:嘴巴是你自己的,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這吃還有什麼自由不自由的?確實,過去我也是這麼想的,但前些天在朋友的一次聚會上,卻使我對吃的自由有了一種新的認識。
    
      春節前,友人老鄭來電話說,旅居美國的秦先生回國探親來了,邀我們幾位摯友到“大三元酒樓”一聚。秦先生是我大學的同窗,友情一直甚厚,當然欣然赴約。
    
      落座後,我們要了滿滿的一桌酒菜,三杯兩盞地十分盡興。秦先生是稀客,更受到特殊的款待,這個給他倒酒,那位給他夾菜,弄得他說話都騰不出嘴來。這時,他突然冒出一句:“回國後什麼感覺都好,就是這‘吃’,實在是太不自由了!”在大家的好奇追問下,他訴起了“苦”……
    
      原來,他在西方闖蕩了多年,已習慣了西餐,而對中餐則生疏了,也越來越感到西餐的“先進”和中餐的“落後”。例如,西餐是分餐制,一人一個菜盤,一人一份刀叉,是各人自吃盤中菜,不管他人碗中湯。你吃多吃少,吃這吃那,吃快吃慢,全憑個人自由,隨心所為。而中餐是共食制,一桌飯菜為同一桌人所共有,“十箸攪一盤”,往往你吃多吃少,吃慢吃快,愛吃不愛吃會受到互相的制約,不是那麼的自由自在。
    
      再說喝酒,西方人講究的是自願和隨意。你愛不愛喝,喝多喝少,全都自己說了算。即使別人敬酒也是象徵性地舉舉杯而已;而國人則強調步調一致,不管你願不願意,先來三杯,同醉方休,而勸酒則是帶強制性的,甚至帶有硬往嘴裏灌的色彩。
    
      秦先生回國不到半月,幾乎每天都有宴請,每天的吃成了他最受罪的苦差事了。他的這席話,本是說者無心,但卻引發了在座諸位的共鳴。借著酒意,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對“吃”進行了“討伐”。
    
      老周說,有一天他開車去同事家吃喜酒,他再三申明是開著車來的,不能喝酒。但主人一再勸說:“喜酒不喝是不行的”、“喝點啤酒一點也不礙事”,礙於面子,禁不起三說四勸,他被迫喝了點啤酒。結果碰上晚上大檢查,罰了款又扣了分,你說這冤不冤。
    
      老許接著說,國慶日他到同學家做客,主人是湖南人,什麼菜都離不開辣椒。當主人問他怕不怕辣時,他不敢拂主人的面子,違心地說“客隨主便”。結果,全桌的菜肴都是紅豔豔的,直辣得他嗓子冒煙鼻子嗆火,一副狼狽相,真是自己找了罪受……
    
      一通牢騷下來,各人有各人的經歷,各人有各人的苦衷,但歸結到一點,都是與吃不由己,吃不自由有關。在這些場合上的吃,已不是填飽肚子,為了生存,也不只是一種物質上的享受,它已異化為人際關係中的一種形式,成為具有社會性質的應酬交往的必須。往往誰都不願參與,誰都難以脫俗,長此以往,就成了一種難解的怪圈,嘴巴當然就不那麼自由了。
    
      其實,“吃”,純粹是一種個人的行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嘴巴,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消化系統,你想吃什麼,你愛吃什麼,直到如何吃法都是個人的自由,別人無權干涉,是不應要求趨同一致的,更不應發揮什麼集體主義精神。從這一意義上說,在吃上應該允許搞點個人主義。這是每一個人擁有的權利,也是對一個人意志的尊重,這也許是中西方在飲食觀念上最大的差異。
    
      有人曾對中西方的飲食文化有過這樣的表述:中國人把飲食作為一種藝術,是浪漫主義的態度,追求飲食的精神享受;西方人則把飲食視為一門科學,是現實主義的態度,注重飲食的營養功能,我想這種區分是有一定道理的。雖然我從來認為,中國的飲食文化在世界上是無與倫比的。但在吃的自由這方面,我想應向西方人學習,多講點自由意識,解放嘴巴,真正讓它自由起來,隨“嘴”所欲吧!
    
     誰能管住中國人公款吃喝的嘴
    
     ● 王濤(山東青島)
    
     有個朋友開了個酒店,就檔次來看在當地也是數一數二的。他說:現在來酒店吃的人,幾乎很固定,就那麼幾百人。其實,這個小城能數得上的官員和有錢地,也就這幾百人了,“老百姓”一般進不了這個門。這話和這現象就很耐人尋味。
    
     據報道,去年我國政府官員公款吃喝消費了4000億元,是軍費開支的1、5倍。有個機構曾經做過調查,說中國人用公款,一年能吃掉一座城市,上十艘航空母艦,雖然沒有說是什麼樣的城市,但這一比喻,著實地嚇了我一跳,可見中國人的吃之能事。
    
     現在看來,中國人的嘴可謂能吃得很,且不說山珍海味有多麼地耗費銀兩和吃的名目如何地繁多,把這公款吃得也是相當地“藝術”。
    
     現在請客吃飯的人,考慮得那叫周到,酒足飯飽了以後,就當著大家的面埋單,儘管是幾千和上萬的消費,也是“敞亮”得可以,人家問他要發票不,聲音很大地回答:不要。為此,你參加吃的人,是要感激萬分才算明白事兒,不要發票的消費豈不是說明和公款消費不挨邊了嗎。我就見過當著大家地面撕掉發票的主,也顯示一下個人消費的決心和態度,場面“感人”得很呢。豈不知人家一轉身,就在單位的“小金庫”裏解決了,怎麼轉悠還是公款吃喝。
    
     按說,你本來是用著公款在揮霍,沒有掏你自己地腰包,“應邀”吃的和“硬要”吃的該不買他的帳才是,可仔細想想,這酒既然讓你吃上了,那也是看得起你了,大千世界云云眾生怎麼沒請別人?儘管是公款伺候,這人情還是要領的。
    
     相反還說明,這公款耗費得越多,就越說明你的權力之大,權越大地位也就會越高,越高人氣就會越旺,旺了這“請”和“被請”的機會自然就多了。
    
     說是民以食為天,其實那是過去,特別是我們的祖先甚至是我們更遠古的祖先,真的應該是以食為天。就現在,人們也常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誰都要吃飯的。但是,我還是很佩服中國人吃公款的嘴,特別地“講究”吃的檔次和吃的過程。一頓飯吃進去幾百到幾萬元也不為怪了。幾個人圍在一起,一餐吃了一捆或是幾捆百元大票,那是“平民百姓”想都不能想的事,有些一擲千金的“豪爽”更是想不到的事了。其實憑心而論,那些參與了吃的人,也不一定就不心痛。好在吃的不是自己的,花的不是自己的錢,不吃白不吃,今天不吃,將來想吃還不一定有那個機會。換言之,這要是花費自己的工資,不要說他一年的工資還不足以支付這一頓飯錢,用自己的錢埋單,怎麼也“大方”和“講究”不起來。真是應了那句話:不吃白不吃;白吃誰不吃;吃了也白吃。如此,吃得就安心多了。
    
     以前舊社會許多人溫飽問題都難以保障,咱“理解”中國有幾代人都很虧吃,現在好點了,找機會給自己補一補,就象被禁錮了的性欲,在當今羞羞答答的桑拿浴、洗頭房、歌舞廳裏瀟灑和“開放”一下是一個道理。但是,怎麼說也應該考慮國情、更應該量力而行,總不能荒淫無度了吧?
    
     前不久,報紙上刊登了這樣一個報導:有一個大型企業來了個美國客商,準備合資合作,用中國的習慣那可是“上賓”,吃、住、行都是極其地高檔和豪華,這個企業請這個美國客商吃了一頓八萬八千八百元一頓的超豪華酒席。再看該企業院內一個下水井蓋子壞了卻捨不得花錢買,臨行時這個“美國佬”說了一句話,另人深思:中國的“吃”我很不習慣。看了這則報導,我心裏真不是滋味,真是痛心疾首!
    
     我真不知道他是吃的“東西”不習慣呢,還是吃的“方式”不習慣,仰或是對中國人的“豪爽”和“大氣”不習慣。也可能是兼而有之吧?
    
     總之,中國某些人的嘴的確了得,公款吃喝一年能吃掉一座城市,上十艘航空母艦,在下不得不“佩服”,但“佩服”之餘我感到十分悲哀,如此吃下去,中國再強大也會被吃垮,可又有什麼辦法呢?誰能管得住中國人公款吃喝的嘴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張英:孔丙己哲理詩《一派胡言》三首
  • 張英:劉如潮對《南方週末》與評郎咸平的“不同意見”
  • 張英:範永紅作《畢生致力於“中國統一” 的蔣氏父子》
  • 張英:中國作者討論“清華畢業生成無業遊民”問題
  • 張英:劉工昌評述《南方周末》奇跡般存活之道
  • 張英:發表一組中國作者評中科院與楊振寧“趕英超美”說
  • 張英致中國作者群綜合復函並拜年祝好運
  • 張英:關於歐華論壇研討兩岸三地關係
  • 張英點評台灣縣市長選舉藍贏綠輸的後記
  • 張英點評台灣縣市長選舉藍贏綠輸的名人論說
  • 張英致北京仨友並歐導一應同仁朋友
  • 張英三點聲明
  • 張英:中國國際少年兒童藝術展即將揭幕
  • 張英:發表一組中國作者談教育醫療問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