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博讯特稿
(博讯2006年5月05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作者:刘晓波
     (博讯 boxun.com)

    独裁权力主导的跛足改革,造就是那种以权力操纵市场和以权力作弄权利的最坏资本主义,也就是背强势集团的权贵私有化。他们人数谁少,但能量巨大,既可以独占暴利行业,也可以肆意瓜分公共资产,更可以无节制地掠夺民间财产,导致了中国富人的原始积累的制度性原罪。民间对这种特权化为富不仁的不满持续积累且节节升高,要求清算不义之财的呼声不断高涨。
    
    那么,应该怎样对待资本积累的制度性原罪。
    
    打着自由主义经济学旗号的御用经济学家,主张对不义之财进行“既往不咎”的一刀切式的无条件赦免,并从赦免之日起实行平等权利和公平竞争的新规则。比如,有人就引用香港经验作为例证:在赦免以往腐败罪的同时,建立廉政公署。理由如下:
    
    1,在中国,私人财富的不义性质并非富裕个人的责任,而是不可避免的制度性原罪所致,所以只针对富人的清算有欠公平。
    
    2,清算不利于社会稳定和造成全面倒退。因为,在民粹主义仍然具有深厚基础的国情下,清算容易走向运动化的劫富济贫,甚至出现可怕的“经济文革”,致使天下大乱。而为了平息动乱,已经弱化的政府权力将重新加强,很可能走向军事独裁。即便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清算也将使权贵阶层产生恐惧,导致权力收紧和延缓改革。
    
    3,清算不利于经济发展。因为清算将严重打击富人们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使民营经济和私人投资大幅度萎缩,也将加速资本外流。
    
    4,清算基本没有现实可行性。以目前中国的资源占有而论,处于绝对强势的权贵阶层不可能主动自我清算,而其他阶层的绝对弱势,即便具有强烈的清算渴望,也没有现实的力量达成现实清算。
    
    在这点上,甚至具有新左派倾向的御用学者也持相同的观点。比如,号称农民问题专家的温铁军,一方面强烈反对市场化、私有化、全球化,也坚决反对农村土地制度的私有化改革,另一方面又坚持独裁党执政而反对政治改革,因为政治改革无法改出一种良性政治。他坦言:官员、富豪和智囊等先富起来的阶层都不干净,政治改革必然要改到这些人头上,将危及权贵利益,引发政治风险,所以,“只能加强执政党的一元化领导。”
    
    但是,在自由主义者看来,御用的主流经济学绝非真正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而是用“市场理论”和“交易成本”包装的“权贵经济学”,其服务对象和现实作用,恰恰与自由主义价值及其制度安排所追求的目标相反。而“新左派”高举毛泽东式的平均主义旗帜,反对全球化、市场化和私有化,进而故意把自由主义与奏折经济学混为一谈,指控二者都是权贵私有化的意识形态化妆师,显然是为了把水搅混,以便垄断代表社会公正的话语权——唯有“新左派”才有资格代表弱势群体和高举公正大旗。
    
    实际上,看看秦晖、刘军宁、徐友渔、杨小凯、周其仁等真正自由主义者的代表性言论,他们既反对中国特色的权力化市场和权贵性私有,特别是官商勾结的腐败市场化,也反对回到计划化和强权主导的平等分配,而是坚持公正至上的法治化市场和正当化私有,也就是在权利平等和规则平等制约下的自由竞争,尊重取之有道的财富积累和分配结果的不平等,并主张通过政府的转移支付来帮助弱势群体。正如刘军宁所言:“自由主义在中国登台的真正意义在于,它针对着穷人没有改善生存处境的自由、绝对不公平的竞争、官商勾结、政治权力不受节制、平民的私人财产不受保护的社会现实,它与这种现实是根本对立的。在今天的中国,自由主义不是权势与贵族的自由主义,而恰恰是站在民间立场上争取每一个普通人和弱者的权利和自由、力主宪政民主和有限的政府、强调约束不受节制的专横权力的民间自由主义。”“在《自由主义与公正:对若干诘难的回答》(载于《当代中国研究》2000年第4期)
    
    从自由主义的角度看对今日中国的制度性原罪,不可能能同意奏折派经济学家提出的“无条件赦免”。理由如下:
    
    1,没有以权利平等为起点的社会公正,就没有真正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而在中国的权贵私有化的国情下,清算是实现社会公正的途径之一。即便全面清算是不现实的,也必须通过扩张民权和法治建设来抑止权贵私有化的疯狂势头,起码要进行具有象征性的清算,类似于菲律宾、南韩、印尼那样的清算,即对民愤最大的权贵家族进行清算,给受损群体以相对的补偿,缓解日益强烈的“公正饥渴”。
    
    2,无论清算范围的大小,都要以法治的手段进行清算,将其纳入一定的法律程序。法治化清算完全可以防止民粹主义的泛滥和运动式清算的重演,非但不会导致动乱,反而会推进中国的制度转型。比如:成立清算委员会,建立公务员的个人财产登记制度,凡是来源不清的个人财产,皆在法律清算之列,清算后用于补偿性再分配。
    
    3,清算来自实现社会公正的道义压力和底层不满的持续积累,的确会对社会稳定构成某种程度的威胁,由此导致沾满制度性原罪的权贵阶层的恐惧。但这种压力的现实结果具有两面性:既可以使权贵们抗拒民意而收紧权力和延缓改革,也可以逼迫权贵阶层不得不顺应民意而推动进一步改革——只要民间要求公正分配的道义压力足够强大,设计出的清算策略以法治秩序为底线。
    
    4,在中国国情下,短期内能否现实地清算是一回事,自由知识分子有没有道义担当是另一回事。也就是说,在短期内,无论清算不义之财的现实可行性多么渺茫,自由主义者都不能主动向“不公正现实”缴械投降。因为自由主义者的信念和良知都不允许道义担当的荒漠化,即不允许对不义之财的无条件赦免在道义上正当化。而必须站在受损最重的弱势群体立场上,拿出“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的社会担当,通过大声疾呼的舆论动员,对政府和权贵施加道义压力,哪怕这种压力的实际作用甚微,也决不认同权贵私有化的既定现实,也要批驳御用经济学和新左派。而对于实现社会公正和改善弱势群体的劣势处境来说,有这样的道义压力总比万马齐喑要好。
    
    总之,中国的自由主义在支持私有化和产权改革的同时:一方面,必然推动以保障个人权利为目标的法治化秩序,不仅呼吁对财富的公平分配,更要呼吁对政治权利进行再分配,支持弱势群体要求公平对待的正当权利,落实法律上的平等对待原则,使民间社会具有与政府及权贵阶层讨价还价的谈判资本,从而形成对政府权力的有效的限制和监督,使社会转型向大社会小政府的格局发展。另一方面,敦促政府和暴富阶层必须尊重广大弱势群体的利益诉求,倾听他们的呼声,满足他们对社会公正的要求,呼吁先富阶层通过回馈社会来赎罪,既保证个人财富积累的合法合德,更要保证剩余国有资产的再分配的透明和公正。
    
    否则的话,中国自由知识界也将承担让强盗资本主义的横行无阻的责任。
    
    2006年5月3日于北京家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 刘晓波: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 刘晓波: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 刘晓波:关于自由的论证
  • 刘晓波: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图)
  • 民主西方VS独裁中共/刘晓波
  • 刘晓波: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 刘晓波: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博讯专稿
  • 刘晓波《民主中国》:指日可待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
  • 刘晓波: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 刘晓波: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 李卫平:从精英到囚徒—访著名政治观察家、作家刘晓波先生
  • 刘晓波:“胡布会”没有惊奇/博讯专稿
  • 刘晓波: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 刘晓波:《民主中国》维权窗口发刊词-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
  • 刘晓波:马英九的民主牌
  • 刘晓波: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 刘晓波: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刘晓波
  • 刘晓波:樱花的中国劫难(图)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 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刘晓波: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 刘晓波:李熬在北大如何摸老虎屁股?
  • 刘晓波:李熬的盛世和郑贻春的文字狱
  • 刘晓波:狂妄成精的李熬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