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书讯:赵达功两本书在香港出版(图)
(博讯2006年5月05日)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赵达功先生近照

    据来自香港夏菲尔国际出版公司的消息,中国大陆自由作家、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赵达功先生两本著作在香港出版,并于2006年5月7日在香港各书店出售。这两本书的书名分别为《毛主席纪念堂的黄昏》和《书法是中国一大祸害》,前一本书是政论文集,后一本是杂文集,汇集了作者2000年至2002年发表在杂志、报纸和网络媒体的大部分文章。
    
    赵达功先生本名赵世英,1955年出生于河北省邯郸市,曾在政府机关和银行任职,青年时期主要从事行政秘书、宣传、共青团和金融、经济理论研究工作。正是因为这些经历和感受到的大量事实,使他认识到中共的专制制度对中华民族和人类的危害,毅然决然走向批判中共专制制度的道路。赵达功的文章有相当数量的读者,尤其是他那辛辣的笔锋和幽默的嘲讽,创立了自己独特的文笔风格,颇受广大读者欢迎,2005年荣获香港“第十届人权新闻奖”大奖。
    
    《黄昏》和《祸害》由香港夏菲尔出版公司出版,港币定价78元。邮购:电话852-28386386,或香港摩利臣山邮政信箱47360号。
    
    附:作者自序
    
    《毛主席纪念堂的黄昏》自序
    
    
    自由写作一直是我少年时代开始就梦寐以求的追求。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世界独立的认识,因而会产生独立的思想,尽管我们无法脱离现实生活的世界,并被这个世界所影响。遗憾的是自己生存的环境不能由自己选择,我们生存于一个专制国家——是已经延续了几千年专制体制的国家,失去了应有的自由权利,不仅包括写作自由,就是思想也一直在禁锢之中。经历血腥的毛泽东时代,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和毛泽东思想的洗脑,我们这一代的心灵所受到的最多的苦难和伤害,以至留下深深的烙印,可能会伴随一生。当我们有一时喘息的机会,在茫然中突然发现了自己也有思想的翅膀,又重新认识了生命的价值。当自由写作和发表成为可能时,克服恐惧感或者说在恐怖环境中写作,也成为快事。
    
    自由写作在写作自由的环境里不存在什么问题,但在专制社会压抑的环境中自由写作却是难得可贵的。自由写作的真谛是"在真实中生活"(哈维尔),之所以追求自由写作,是因为要追求真实进而追求真理,脱离真实的写作和追随专制政权制造谎言是我们中国许多所谓作家最悲哀的事情。
    
    年轻时虽然也曾写作和发表,但那并不能反映自己真实的思想。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中共强权统治年代,我们每个人不仅被谎言欺骗,同时自己跟随这种欺骗也会下意识的制造谎言,因为我们是谎言制造出来的产品,谎言的细胞散布在我们躯体的各个部分,它也有着遗传的因素棗或许是传统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在恐怖世界里,我们只是被利用的工具,甚至庆幸成为"坐稳了奴隶".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是依附于专制统治集团,甚至是依附于独裁者个人。知识分子作为独裁者的帮凶,作为专制统治的吹鼓手和维护者,这是个延续的历史。所谓独立知识分子和独立作家,也是清末民初开始后的事情。但1949年以后,中国知识分子开始逐渐患有软骨病,1957年以后便病入膏肓,到文革直至大独裁大暴君毛泽东死之前,简直是不可救药了。自由思想的萌发和传播还是在中共开明领袖胡耀邦和赵紫阳当政期间,也不过就是十年思想管制稍微宽松的时间,到1989年六四,当权者血洗天安门和长安街,中国知识分子和作家企盼的天亮又回转到黑暗之中。
    
    鲁迅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中国的历史已经不可能回到毛泽东时代,好就好在中国还有许多知识分子和作家的软骨病并非不治之症。这些年来,反抗与斗争从未停止过,沉默的人固然还很多,但不甘沉默的人也越来越多。沉默就是死亡,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谁甘心永远沉默下去?
    
    一直想出版自己几本文集,但中国宪法里赋予公民出版自由的权利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当局不仅禁止作家自由写作和出版,而且还不断迫害所有不同政见者作家。目前中国监狱里关押着至少60名以上因言治罪的作家,监狱外的一些作家也经常受到恐吓、跟踪、监视、监听和软禁,甚至还要株连到家人朋友。具有独立思想的作家都是处在恐怖环境中,恐惧感伴随着写作,但对真理和民主自由理念的追求造就他们坚强的性格,勇敢顽强,不屈不挠,在他们身上展现了自我牺牲精神。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中有一句名言:"感谢监狱,它造就了我".独立知识分子并没有选择监狱,而是监狱选择了独立知识分子,这就是所有专制国家共有的现象。
    
    尽管自由写作是从少年就开始的梦想,如果作为御用文人和专制制度的吹鼓手,我将成为一个撒谎者。要感谢的是互联网,没有互联网就没有我的写作生涯。从1999年下半年开始,确切真正进入写作生活应该是在2000年上半年。最早对我产生影响的是《多维新闻》和《博讯新闻》,当年我经常光顾的论坛有《大家论坛》、《博讯论坛》和《了解日本》(后改名为"说东道西"),这些网站都在海外,而国内论坛我几乎没有进入。曾经在隶属于人民日报的强国论坛试张贴一篇题为《中国需要新思维》文章,内容不过是从正面劝说江泽民、朱鎔基首先学习赫鲁晓夫,作一个否定毛泽东的秘密报告,从而启动中国政治改革。这篇文章被强国论坛版主审查否定了,张贴没有成功,这使我对国内网站论坛灰心丧气,从此我不再进入国内论坛。但《多维新闻》还是以《江泽民、朱鎔基何不来一个秘密报告?》标题发表,这对我鼓励很大。此后,我不断在论坛和海外新闻网站发表自己的观点,以至到后来国内网友都认为"赵达功"居住在海外,甚至还有具体说我住在美国,这是后话。
    
    在我写作的过程中,我得到许多网友的鼓励,我不会忘记那些至今还经常浮现在脑海里熟悉的网友名字:晓村、范似栋、魏碑、张三一言、芦笛、马悲鸣、融融、黄叶、张钊、李有才、陆坚南、化外、和合等等,我特别要提出感谢的是张伟国先生(现在是《动向》、《新世纪》和《议报》的主编)、《民主论坛》的洪哲胜先生和《博讯新闻》的韦石先生,他们都很关注我的文章,并在各方面给予指导和帮助。2001年之后,我开始成为《大纪元新闻》专栏作家,以短小的时评及时针砭时政,揭露和批判中共专制统治下的种种恶行,且也不断在《北京之春》、《中国之春》、《争鸣》、《动向》、《开放》等杂志以及网刊《民主论坛》、《新世纪》、《议报》、《观察》等发表文章。
    
    我不得不承认,《毛主席纪念堂的黄昏》是汇集了从2000年正式开始写作到2002年的大部分文章,其许多观点并不代表我现在的观点,文集只是一个真实的写作过程记录。回味过去的文章,自己也觉得很多观点都很幼稚和可笑,不过,我不想掩饰自己的愚昧和无知,恰恰相反,这些暴露可以使我心灵得到宽慰,对我个人的发展是有益的。我觉得,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是写作轨迹和思想轨迹的变化和展示的过程。
    
    赵达功2005年6月6日于深圳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达功:请胡锦涛与曾庆红竞选总书记
  • 赵达功:强奸犯泰森与杀人犯毛泽东
  • 赵达功:肉弹攻击在警告中共专制政权
  • 赵达功:中共的“和尚撞钟”策略
  • 赵达功:中共成了惊弓之鸟!
  • 赵达功:维权人士为何要转变为异议人士
  • 赵达功:数风流人物还看京城
  • 赵达功: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旧文)
  • 赵达功:释放郭飞熊?中共当局在找平衡?
  • 赵达功:汕尾枪声之后的疯狂
  • 赵达功:汕尾开枪事件会否引发高层权力斗争?
  • 赵达功:对于矿难,我们还能说些什么?
  • 赵达功: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 徐沛:我笔写我心--想起赵达功
  • 赵达功:没听说温家宝再为矿难落泪
  • 赵达功:高智晟从维权律师走向政治觉醒
  • 赵达功:周立太又回来了!
  • 赵达功:任仲夷先生是中共的异类
  • 赵达功:高智晟是中国的良心
  • 赵达功感谢关注
  • 赵达功平安到家,讲述“失踪”的经过
  • 赵达功先生已经平安到家
  • 赵达功家属收到短信(图)
  • 赵达功等失踪
  • 赵达功:马亚莲女士又遭到上海当局绑架
  • 赵达功:渔者成了中共的网中鱼 (图)
  • 赵达功:马亚莲女士出狱
  • 赵达功、杨天水等:张林无罪—一群异议人士的呐喊
  • 赵达功:郑贻春义正词严拒绝认罪
  • 赵达功:参加郭国汀听证会的遭遇
  • 赵达功谈刘晓波余杰突然被捕
  • 赵达功:强烈抗议中央电视台侮辱俄北奥塞梯遇难儿童!
  • 赵达功:反腐书记黄金高面临进一步压力 福州市停发《今日连江》报纸
  • 赵达功:济宁市副市长死因蹊跷 济宁市三位副市长相继落马
  • 赵达功:为“中国七大恶心”作者陈勤教授担心
  • 赵达功:进一步镇压「杜导斌们」的信号
  • 上海张宝亮给赵达功来信,血泪控诉当局迫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