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军遗孀给四川省委、省政府暨张学忠、张中伟等领导公开信
(博讯2006年5月07日)
    红军遗孀给四川省委、省政府暨张学忠、张中伟等领导以及全世界正义人士的
     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四川省委、省政府暨张学忠、张中伟等领导以及全世界正义人士:各位好!
    
    今向您等反映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代理审判员何理(电话:84558784;该法院院长杨玉泉,电话:84554377,13308085977)滥用国家审判权,把人民法院当成了成都商报操纵、掌控下的私人法院,在民事诉讼审理工作中与已涉嫌构成诽谤罪的原告、成都商报记者李亚玲(电话:86511169)相互串通,不仅不对李亚玲的涉嫌犯罪行为进行训戒、制止,反利用李亚玲与我儿子鲜琦(红军后代、作家、中华民族友好协会副会长、中国红军后代联盟负责人,电话:13648005101)之间的名誉侵权纠纷之事,故意对鲜琦作出严重违反法律法规的枉法判决,从而触犯《刑法》第399条第二款规定、构成枉法裁判罪,导致鲜琦头发骤白、几近精神失常。如今,众多海内外媒体都在关注、报道此事了,这无疑对省市党政及中国司法在海内外的良好形象十分不利。
    我夫鲜清挺是1935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他冒着枪林弹雨、不惜流血牺牲、抗日解放所打下的共和国江山,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全中国人民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更难为可贵的是,1997年初邓小平去世之后,我夫鲜清挺和我、及我的亲家母(老八路遗孀),受鲜琦的影响,率先在全国发起了“继承小平遣愿,捐献遗体爱国”的社会公益活动,并最终引起中央电视台等海内外数十家媒体的广泛关注、报道,使遗体捐献者蜂拥而至。
    可就在我夫去世、捐献遗体8年后的2006年1月18日,李亚玲竟在未作认真调查、采访核实的情况下,就在当天的成都商报18版上公开诽谤鲜琦从银行骗取600万元抵押贷款的犯罪行为和污辱人格之文字。为此,当日下午1时许至今,鲜琦先后多次前往锦江区书院街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违反法律法规,至今未予立案。当晚7点30许,鲜琦等在与李亚玲进行理论、交涉过程中,因二人均不冷静,导致双方互相发生了你一掌、我一拳的肢体纠纷。1月22日上午10许,派出所对鲜琦与李亚玲二人的纠纷进行了和谐调解。鲜琦根据李亚玲那“我要向报社领导和周围同事说明、解释”的请求,方高姿态地按她之意写下了“致歉书”。随即,双双在调解记录上签了“同意”二字,并按了指印。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7条规定:“在诉讼中,当事人为达成调解协议或者和解的目的作出妥协所涉及的对案件事实的认可,不得在其后的诉讼中作为对其不利的证据。”第68条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法官法》第八条规定:“法官享有下列权利:(二)依法审判案件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收到有关名誉权纠纷的起诉时,应按照《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的规定进行审查,符合条件的,应予受理。对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裁定不予受理;对缺乏侵权事实坚持起诉的,应裁定驳回起诉。”
    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李亚玲出尔反尔地竟将此“致歉书”作为证据将鲜琦起诉到法院,并又指使3名成都商报员工到法院做假证。而这一切都是李亚玲等采取不法卑劣、有背社会公德的“陷阱取证”式手段,“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 的结果。
    而身为主审法官的何理,不仅违背法官职业道德,竟置事实相和客观证据于不顾,先后向鲜琦提供、送达李亚玲虚假住所的“民事诉状”,在上班时间多次外出、借以阻止鲜琦查阅本案材料,不去派出所调看笔录、故意回避本案事出有因,包庇纵容李亚玲指使他人在法庭上作伪证,阻止鲜琦的证人出庭、剥夺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公开偏袒李亚玲及其代理人、明显压制鲜琦,而且受成都商报的干涉,故意放弃真实证言、公然采信假证,冒天下之大韪地竟将报社的《情况通报》和鲜琦所写“致歉书”作为采信的证据,并于4月26日进行了如下判决:
    “一、被告鲜琦应于本判决发生效力之日起10日内在成都报业大厦一楼大厅张贴手写的书面道歉书,向原告李亚玲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道歉内容应先经本院审查。二、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内,被告鲜琦应支付原告李亚玲精神抚恤金1000元。案件受理费210元,其他诉讼费105元,共计315元,由被告鲜琦承担。……”
    对照法律法规,细读此民事判决书,一览无余地暴露出何理身为人民法官,竟把人民法院当成成都商报操纵、掌控下的私人法院来行使权力,胆敢执法犯法进行枉法判决的不法罪行。这既是有损于司法部门形象、在党和政府脸上抹黑的典型事实,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起滥用证据的枉法判决案,是对红军后代的不公,是四川乃至全国法院的耻辱!
    革命先辈打下的共和国江山,决不容许腐败变质分子横行霸道。为此,今特来函并发表此公开信,望在百忙之中,烦请各位能以四川党政和司法系统的良好形象为重,抽空关注、过问一下此事,以尽快督促法院、检察、人大、纪检等有关部门对滥用法官审查权,且情节严重、行为已触犯《刑法》第399条第二款规定、构成枉法裁判罪的何理进行依法查处、追究;对其主审作出的错误判决,应按照审判监督程序予以撤销、再审,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四川及司法系统的良好形象,请秉公核实、督办处理。
    谢谢!(敬请回复、批示!)
     红军遗孀:黄文端\2006-5-1
    住家地址:成都市高新区芳草东街54号
    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
    
    相关链接: 1、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
    2、(2006:中国第一假新闻案中案)后续报道:无以善小而不为,无以恶小而为之;
    3、全国首例记者诽谤作家,反倒打一钉耙状告作家名誉权纠纷案庭审纪实;
     4、答辩状;
     5、锦江区法院助理审判员冒充签发手续被开:苏栗原是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苏栗平时工作责任心差,敬业精神不强,程序意识淡漠,导致严重失职、渎职。2001年10月31日,在承办《民主与法制》杂志社诉四川省新闻中心和四川省新闻中心报刊发行部承包合同纠纷一案的审理报告和民事判决书时,没有履行报请庭长和分管院长签发的手续,而是冒充副庭长的名字签发了该审理报告和民事判决书。事情发生后,锦江区法院对苏栗承办的相关案件的档案进行了全面检查,发现有87件案件卷宗未按时归档。经进一步调查核实,有46件案件能够正常归档,另有41件案件不能正常归档。其中,苏栗承办的(1997)锦江经初字第471号经济纠纷案的案卷下落不明;有22件案件已报结,但实际未审结;有18件案件审结后因案卷材料不齐无法正常归档。为严肃纪律,强化管理,教育本人,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审判纪律处分的相关条款和规定,给予苏栗开除公职的处分。
    6、谁来管管锦江区法院乱判案 :员工要求单位补缴社保有时效限制吗?同一个法院.同一个辖区,一个是外资企业,一个是泸州市驻成都办事处和锦江区法院的官员有勾结.所以.在王府井员工诉单位一案中判决单位为员工补缴社保 .在我们诉单位一案中以超过时效为理由判决单位不为我们缴纳社保.法院为何相同的案件,不同的判决.请相关的部门为我们弱势群体做主弘扬正义.还老百姓一个公道,还法律清白.徐利全2006-02-28(锦江区法院院长杨玉泉,电话:84554377,1330808597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红军遗孀给四川省委等领导的公开信
  • 欺上瞒下:对《成都市教育局回复》的质疑/红军遗孀再致成都市委
  • 红军遗孀给成都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