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希望中国人遵循、提倡常识、人性!
(博讯2006年5月24日)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记得曾有报道诺贝尔奖得主讲述自己一生得益于什么时,很有几个说到孩提年代父母和学校教导他们:不要撒谎、爱护别人、讲信用、讲卫生……诸如此类的常识。
     (博讯 boxun.com)

    现代中国人太缺乏常识了,不是儿童、学生,而是成人、作家、学者。
    
    从小父母老师教育我,别人给你写信,你一定要及时回信,这就同别人与你说话,你要回答,要看着别人的眼睛回答一样的道理。这一条常识我做到了。可是在现代摩登的电脑时代,我的这一常识成了不合时宜的笑柄。太多的人以邮件太多,没时间回为由置之不理。我对一位名人好朋友提起这事,言下不无批评之意。没料想,反被揶揄甚或嘲笑了一通。当然,如果是道德标准改变了,那是我迂腐,我会接受朋友的揶揄嘲笑,可是与友交以诚以信,同偷盗、告密是可耻的一样,一万年以后也不会改变!纽约的洪哲胜先生是在这一点上做的最好的──有信必复,哪怕是两个字。无论有多少理由不回件,敌不过你应该你必须回件这个最简单、最普通、最实在、最人性的道理。天底下洪先生恐怕是最忙的人之一,他没有以忙为借口。提到人性的高度上,洪先生尊重别人,也就是尊重自己,有古风。香港某学院邀请人来访问,却临时变卦,取消邀请。被耍了的被邀情人提出批评抗议,邀请者感到理屈词穷,作出公开道歉和承诺赔偿损失。这也是另一种重然诺有人性的古风。
    
    友人结伴出游,饮宴、住店、拜客、待人接物,自然各各有别。或食素、或嗜荤,或喜清静、或爱热闹,或淡然、或欢欣,甚或慕势、或不屑,都是可以的,都是难以强求统一的。就是不可以在饮宴、住店、拜客的过程中将某一同伴排除、驱逐。试想,去饭店吃饭,雅座只有四个位置,来人是五个,有谁会让五人中最穷的一位或最不起眼的一位,或最与众合不来的一位不入雅座?恐怕最无良最势利的人也不会出此!解决的办法一定是都到普通座去或另找饭店。若拜客,客人接了拜帖(现代称名片)一看,说:某人是贼是淫徒是杀人凶犯,我不愿见他。那么这五人的团体或是追根究底,询明某友确是坏蛋,责其欺瞒,与其断交,劝其离开;或是向“客”说明某人已洗心革面改过自新,现在是我们的朋友。“客”如还是拒见,则肯定是都不去拜客了。没有丢下某友,自己径自去拜客之理的。如果“客”财雄势大或位尊望重,更不会丢下友人而去趋炎慕势的。
    
    这是古理古风,是古君子最起码的所作所为。今之君子则不然,全反过来了。
    
    当然,五人中被拒见的某友可能还有其它毛病,如低贱、穷酸、豁唇、斜眼、塌鼻、麻脸、瘸腿、爱滋……那就更不应该丢下他了。这个时候,无论拜客的需要大到天边,都敌不过不能丢下他这个最普通最简单最实在最人性的道理。
    
    这类常识稍微不同于“饭前便后洗手”、“说话不撒谎”的常识,但还是属于常识类的范畴,成人的常识。台湾人洪哲胜和香港某学院正是遵循提倡了中华文化中这种诚信知耻的常识古风。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没有了这类常识!还用拥有的另类知识辩解没有这类常识是如何地有理。这比官是两张口的常识古风还不好!
    
    我只会听人说话、回答人话,看着对方的眼睛;我只会有信必复,无论多忙;我只会待友以诚以信,不作花言巧语。我不以为这是美德,我认为这是常识、是人性。我希望凡是中国人,都遵循、提倡这种常识、这种人性!不要沉沦堕落到毁灭了中华文化!
    
    (2006-05-23于地中海畔)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悼张胜凯公
  • 圣人出/黄河清 老戚
  • 和胡乔木女儿一起喊砸烂胡乔木狗头/黄河清
  • 黄河清:梁漱溟与当代名人
  • 记大陆虚舟先生被国安警察罚款17,000元的本事/黄河清
  • 知耻要脸亦可敬/黄河清
  • 也谈张申府/黄河清
  • 鞠躬感谢营救鲁德成的五君子!/黄河清
  • 小狗吠,大狗汪,鸱枭鸣,夜莺唱——绝食感言/黄河清
  • 纽约观《茶馆》记/黄河清
  • 黄河清在刘宾雁追思会上的发言
  • 黄河清:紧急救援汕尾村民—致世界各地潮汕侨领、侨胞公开信
  • 也谈张君劢/黄河清
  • 刘少奇与胡锦涛/黄河清
  • 抗日杂谈/黄河清
  • 挽杨春光/黄河清
  • 有寄“雅虎”高层/黄河清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