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2006年5月25日)
     
    作者: 张晓
     (博讯 boxun.com)

    三门峡工程不足四年就现世现报,水利工程逐渐变成了“水害工程”。在难以逆转的生态灾害形成之后,如何恢复生态,能否拆除这个废物,就成了谁也负责不了的“老大难”。谁又能够想象,将来三峡工程正式退休以后,后代子孙该如何为它老人家送终?
    
    事在人为,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们曾经何等自信,以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改造地球,可是后来,却只能在第三世界国家的行列中负重前行。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是啊!做人要豪迈,要气冲斗牛,气贯长虹,气冲霄汉;是啊!做人要自信才能成功啊,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什么自然规律,什么经济规律,在我们伟人眼中,全都是狗屁,全都是纸老虎。黄河水再凶,可以淹死我们的人,却灭不了我们的志。长江水再猛,可以冲毁我们的家,但是却毁不了我们的血肉长城!
    
      三门峡工程上马了,黄河依然再咆哮,并没有驯服。
    
    三峡工程动工了,万众瞩目,举世景仰,万民迁居,万金倾没。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我们普通人不懂水利,还是看看曾经的水利专家怎么说的吧:(以下是链接)
    
    黄万里,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著名水利工程专家。自1937年留学归国起,倾毕生心力于国内大江大河治理。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以学识渊博、观点独到而蜚声中外,更以敢讲真话、仗义执言而在学界独树一帜。
    
    9月4日的追悼会上,他的一位学生告诉记者:在国内水利学界,多年来,黄万里代表着科学家的良心。
    
    从这个意义上说,黄万里的离世意味着,在国内重大水利工程讨论上,另一种声音的消失。
    
    他当年的助教回忆说,黄先生最大的特点就是为人耿直,敢说敢言,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针对谁,他都是照说不误,有时可以说是口无遮拦。在他对三门峡工程的意见中,这种性格得到了体现。
    
    1957年6月,由周恩来总理主持,水利部召集70名学者和工程师在北京饭店开会,给前苏联专家的方案提意见,谈看法。参加这次会议的所有专家学者,除了一位名叫温善章的人提出改修低坝外,只有黄万里一人,从根本上全面否定了前苏联专家的规划,其余的人异口同声,赞成三门峡大坝上马,认为三门峡大坝建成后,黄河就要清水长流了。研讨会开了10天,黄万里参加了7天,也辩论了7天,到最后,会议就成了以他为对象的批判会。
    
    孤身反对三门峡工程,被钦点为“右派”
    
    1957年上半年,三门峡工程即将开工。黄万里在水文课堂上给同学们讲述了他对三门峡工程的看法,一是水库建成后很快将被泥沙淤积,结果是将下游的可能的水灾移到上游成为人为的必然的灾害。二是所谓“圣人出黄河清”的说法毫无根据。因为黄河下游河床的造床质为沙土,即使从水库放出的是清水,也要将河床中的沙土挟裹而下。在课堂上,他对“圣人出黄河清”的说法甚为不屑,使人觉得这种说法实出于政治阿谀而缺乏起码的科学精神。
    
    早在1956年5月,黄万里就向黄河流域规划委员会提出了《对于黄河三门峡水库现行规划方法的意见》。这篇文章刊于《中国水利》1957年第八期,并收入了《三门峡水利枢纽讨论会资料汇编》(1958年4月水利电力部印)。意见书全面否定苏联专家关于三门峡水库的规划,而不是只在个别问题上持不同意见。在反右期间,向一个党支部书记提意见就是“反党”。指名道姓地说邓子恢副总理的报告“不正确”。光这一句话就够右派了。
    
    六次上书中央,临终前呼“三峡千万不能上”
    
    1980年2月26日,在度过了22年半的右派生涯后,黄万里终于获得了右派“改正的决定”。决定只有短短几行,称:“黄万里同志原划右派问题属于错划。经中共北京市委批准予以改正。恢复政治名誉,恢复高教二级教授的工资待遇。” 经历了20多年的冤屈镇压,黄万里仍没学会看政治风向表达学术观点。从上三峡大坝的消息传出后,黄万里就先后给众多国家领导人上书,不遗余力地反对在长江三峡上建大坝。
    
    他认为:从自然地理观点,长江大坝拦截水沙流,阻碍江口苏北每年十万亩的造陆运动;淤塞重庆以上河槽,阻断航道,壅塞将漫延到沪州、合川以上,势必毁坏四川坝田。目前测量底水输移率尚缺乏可靠的手段,河工模型动床试验在长期内长段落中尚欠合理基础,只可定性,不能定量,不足以推算长江长期堆积量。故此而论,长江三峡大坝永不可修。如果是为了发电,可在云贵湘鄂赣各省非航道上建大中型电站,它们的单价低、工期短,经济效应比三峡大坝发电要大四倍以上。就流域经济规划而言,也应先修四川盆地边缘山区之坝,如乌江电站等为宜。
    
    此外,从国防的角度看,大坝建起来后无法确保不被敌袭,也很不安全。黄万里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同时,他还指出,公布的论证报告错误百出,必须悬崖勒马、重新审查,建议立即停止一切筹备工作,分专题公开讨论,不难得出正确的结论。
    
    1986 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对三峡工程进行论证,黄万里教授没有被邀请参加工程论证。黄万里数次给中央领导人和政治局,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家监察部写信,痛述三峡工程的危害。要求中央决策层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陈述为什么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原因。但是这些信件都泥牛入海无消息。
    
    黄万里晚年病重昏迷中仍喃喃呼出:“三峡!三峡,三峡千万不能上!”2001年8月27日,他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国家机器需要“标准件”,“独立思想者”如黄万里教授者流,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纷纷落马,或被弃置不用,形成了人才选拔上的“精英淘汰制”,这就为好用听话的“标准件”入选创造了条件。经过“文革”对文化、道德的摧残,急功近利的技术思维逐渐占据上风,也就不足为怪了。
    
    三门峡工程不足四年就现世现报,水利工程逐渐变成了“水害工程”。在难以逆转的生态灾害形成之后,如何恢复生态,能否拆除这个废物,就成了谁也负责不了的“老大难”。谁又能够想象,将来三峡工程正式退休以后,后代子孙该如何为它老人家送终?
    
    黄万里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对三门峡的意见不幸言中,痛心疾首,反复叨念:“他们没有听我一句话!”晚年病重昏迷中喃喃呼出:“三峡!三峡,三峡千万不能上!”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如今三峡工程竣工,库区清污成本和长江航运成本剧增,已是不争之事实。据三峡工程防汛办提供的气象资料显示,“今年4月份三峡坝区天气复杂和剧烈变化程度为近50年同期所少见”,请看《中国三峡工程报》的报道:
    
    “今年4月三峡坝区气候反常。气温并没随夏季的到来逐渐上升,反而呈下降趋势。4月末平均气温不足12摄氏度,4月中旬周边山区还出了较大范围的降雪,月内有3次降温过程,温差升降剧烈、颠倒错位的现象严重。另外,4月份全月降水量为236.5毫米,破坝区近10年降水量最高纪录,破宜昌地区近118年同期降水量最高纪录。”
    
    三峡库区地质环境复杂,暴雨、洪水频发,自古以来就多滑坡。三峡大坝坝址附近区域为坚硬的花岗岩,向上游则多以碎屑岩、碳酸岩为主,包括侏罗纪遗址的粉砂岩。地质容量、环境容量的天然不足,仅国土资源部查明的滑坡就有2490个。近两年我国南北气候反常,今年重庆地区大雨滂沱,多处发生山体滑坡。这些现象是否与生态上的变异有关,虽有待专家们继续观察论证,恐怕也无须久待。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 戴晴:长江和长江上的三峡工程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王维洛:俄国防空导弹能保卫三峡大坝?
  • 任诠:谈台湾攻击三峡大坝的说法
  • 几斤炸药可让三峡库水「一洩千里」央视张羽语出惊人
  • 三峡大坝摧不垮,毁不掉!
  • 三峡大坝被炸毁的后果
  • 南平:三峡大坝具有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吗
  • 戴晴:三峡工程与人权
  • 木兰评论:三峡大坝修到北京天安门
  • 木兰评论:三峡水库水位再涨4米为那般?
  • 2004年三峡工程难逃一劫
  • 李鹏出书还发表诗作自吹自擂三峡工程
  • 三峡工程交付的第一张考卷:不及格
  • 大自然的报复: 三峡工程改变了江南的气候!
  • 中国大谈三峡工程好处以淡化问题
  • 三峡大坝带来和带走了什么?(图)
  • 三峡大坝一堆问题似计时弹 倘有事故中国一铺玩完(图)
  • 大陆官方媒体:三峡大坝建成时不举行盛大庆典(图)
  • 三峡工程负责人承认质量有迁就 又称肯定合格(图)
  • 据报道:三峡大坝竣工 中共高层都不会出席(图)
  • 环保人士呼吁吸取三峡教训(图)
  • 三峡大坝5月20日全线建成
  • 三峡工程爆干堤崩岸 专家坦承与蓄水有关
  • 环保专家承认长江中下游崩岸三峡蓄水有关(图)
  • 三峡库区污染严重 中国高层关注(图)
  • 三峡大坝或诱发小地震?(图)
  • 中国媒体颂三峡功绩 巫山县官打上访移民(图)
  • 官员在吃中国 每年吃掉一个三峡工程
  • 三峡水库的致命缺陷:冰冻
  • 三峡贪官肃不完 “还要留岗继续干”(图)
  • 监管体系不设防 小科长侵吞三峡移民资金200万
  • 中国专家称三峡工程并非江西九江地震诱因
  • 三峡移民王喜东获刑五年 在武汉妇女监狱寻求公正对待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