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曹思源《取消“稅外收費”真是“難於上青天”嗎?》
(博讯2006年5月25日)
    \ 歐洲導報社張英按:曹思源,當代中國第一代著名學者,涉獵政治、經濟、法律、思想諸領域。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畢業後,曾供職中共中央黨校,國務院研究中心、國務院辦公廳及國家體改委。1987年主動從中央轉向民間,堅忍不拔,始終不渝,真正的改革派健將。現任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裁、北京思源WTO研究中心主任、北京思源兼併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歐洲導報獨立董事兼顧問。
    
     曹思源自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就探索中國憲法問題,1976年撰文批判毛澤東左傾領導路線以來,三十多年致力研究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目標、方法與措施,反復宣導修憲法、建立社會主義議會民主以及中國共產黨自身制度的改革,有“曹政改”、“曹修憲”之美稱。 (博讯 boxun.com)

    
     1979年開始,曹思源多次論述改革國家所有制、降低國有制比重,提出“人間正道私有化”,並努力推動私有經濟的發展及其合法權益的保護,被稱譽為“曹私有”。
    
     1980年,曹思源首先宣導破產淘汰理論,1985年出任國務院破產法起草工作小組組長,主持起草破產法和失業救濟法規,並通過院外活動促成破產法立法,為中國《破產法》的起草、立法和實施做出突出貢獻。爾後多年從事企業兼併破產、投資重組等諮詢服務,人稱“曹破產”;並催生中國股市,義務代表股民利益的多家上市公司獨立董事。
    
     1989年以來,曹思源先後多次主持召開修改憲法理論研討會和兼併、破產以及國企改革、私有保護研討會,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1999年9月,曹思源作為中國發言人之一,應邀出席在上海舉行的《財富》全球論壇年會,先於江澤民等各國元首和政府首腦,第一位主題演講。
    
     曹思源被《亞洲週刊》評為“影響中國新世紀的五十位名人” 之一,並被《遠東經濟評論》評為“亞洲風雲人物”。繼1988年應美國國務院邀請訪美,考察美國破產制度、議會制度和聯邦制度之後,2002年又應美國國務院邀請,2月6日赴白宮參加喬治.布什總統早餐會。
    
     曹思源作為訪問學者,聞名中外的講座教授,先後三度歐美巡迴講學,應邀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大學、紐約大學、喬治敦大學、麻省理工學院、芝加哥大學、加州柏克萊大學、斯坦福大學、普林斯頓大學、耶魯大學、華盛頓大學、國際私營企業中心、威爾遜研究中心、美國企業研究所、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凱托研究院、約翰.霍布金斯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等演講,並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法國國家科研中心、巴黎東方語言學院、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佳尚高等師範學院、法國外交部分析與預測中心、法蘭西國際研究所、歐中友好關係發展協會、荷蘭萊頓大學、歐洲聯合學院、歐華文化交流總會、德國魯爾大學、科隆大學、波蘭巴特利基金會、華沙經濟研究中心、瑞典泊米基金會、斯德哥爾摩大學、西班牙中山協會、馬德里大學,以及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城市大學等多所機構講學。
    
     曹思源教授著作等身。迄今為止已出版著作25部,發表論文800多篇,共600餘萬字,多年來在國內外演講700餘場,所到之處,轟動效應迭起,媒體競相報道,直接聽眾超過十萬人次,廣播收聽和電視收視共約28億人次。
    
     憲政學者曹思源2003年主持青島修憲會議之前,在香港出版了他的《政治文明ABC—中國政治改革綱要》,會後又在香港出版其新著《世界憲政潮流─中外憲法比較》,把握世界憲政潮流脈絡,從容面對中國政治巨變。英文版《中國新政治體制的框架》則在紐約面世。
    
     中國的改革何去何從,正是大家所關切的。曹思源堅守北京研究兼併與破產、修憲等陣地。前年歐洲導報第17期第7-8版,首發曹思源長篇宏文《國企民企優劣考》,以“842個資料回答對經濟改革的質疑”,我並經博訊等海外網絡發表思源兄該文,抨擊香港中大郎咸平教授為代表對民企之優的質疑,曾加《編者按》,開頭就說:“中國經濟改革是前進,完善市場經濟,還是倒退,回到計劃經濟?這是一個大是大非問題,中國經濟學界最近又在公開論戰”。看來,這場姓“社”姓“資”的新爭論,方興未艾,伴隨著“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還有反復爭論過程。至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修憲,並通過了物權法,才能告一段落。
    
     最近,曹思源有一篇關於公共管理制度改革的文稿,短小精悍,提綱挈領,真知灼見,另番天地。思源兄解讀現行憲法第五十六條,在邏輯上至少包涵五層意思;目前中國稅外收費已經氾濫成災,至少有五個方面弊端;有人說取消稅外收費難於上青天,他看未必而提出五種辦法。該文已在2006年5月10日北京《中華工商時報》登出,如今則在海外發表。
    
     取消“稅外收費”真是“難於上青天”嗎?
    
     ● 曹思源(著名法學家、經濟學家 歐洲導報社供稿)
    
     眾所周知,憲法是中國的根本大法,其他法律、法規、部門規章、行政命令均應依據憲法制定和實施,而不得違背憲法。現行憲法第五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依照法律納稅的義務。對這一條的解讀,在邏輯上至少包涵以下五層意思:
    
     第一,公民在與國家的財政關係上,只有依法納稅的義務,而沒有在稅外繳納其他任何苛捐雜費的義務;
    
     第二,由公民參與其中的法人(包括企業法人)同樣受上述條款的保護;
    
     第三,國家對公民和法人只有依法收稅的權力,而沒有稅外收費的權力;換句話說,政府在稅外收費屬於違憲行為,應予革除。
    
     第四,國家對公民和法人收稅的機關只能是稅務局(包括國家稅務局和地方稅務局),國家其他任何機關或政府委託單位均無權向公民和法人收一分錢。
    
     第五,國家任何機關的辦公經費(包括人員工資福利、動產、不動產以及對公民和法人頒發的各種證照、資料的工本費),均屬各級國家財政(由各項稅收形成)應當承擔之列,不得靠收費、罰款來養人、養車和支付各種行政消費。
    
     目前中國稅外收費已經氾濫成災。據有關部門統計,僅中央一級的機關和部門制定的與農民負擔有關的收費檔和專案就有93項之多,涉及24個國家部、委、辦、局;而地方政府制定的收費專案則多達269項;此外,還有大量的無法統計的“搭便車”收費專案和專門針對私有企業的收費專案。
    
     各級政府、各個部門和機關,以各種理由向廣大公民和企業大肆收費,其弊端簡單例舉至少有以下五個方面:
    
     第一,違憲斂財,帶頭破壞法制,嚴重損害政府形象,發展下去必將危及政府的生存基礎。
    
     第二,破壞官民關係,激化當今社會矛盾,導致民怨沸騰日甚一日,與社會和諧南轅北轍。
    
     第三,苛捐雜費阻礙經濟發展,窒息城鄉居民的創業積極性,束縛老百姓發揮其幹事業的潛能,妨礙社會財富的創造與發掘。
    
     第四,從中央到省、地、市、區、縣、鄉鎮各職能部門千千萬萬隻手伸向全社會,收取各種各樣的費,其中上繳國家財政的比例,據調研,不足20%;而80%以上都被各級“衙門”非法消費掉了。這實際上是侵佔了相當比例的國家稅源,挖了合法的國家財政基礎。
    
     第五,只要允許政府各個機關在稅外收費,就不可能是規範的,就難免“亂”收費。其中藏汙納垢,五花八門。既有行賄者的便捷通道,又有受賄者的萬丈深淵,更是善良者的劇毒染缸,時時刻刻侵蝕著公僕的法律意識和公民的道德底線。現在大講八榮八恥,若不斬斷各種稅外收費,無異於緣木求魚。
    
     有人說取消稅外收費難於上青天,我看未必。辦法有五:
    
     第一,收費用作機構辦公費(或辦公費基數),而該機構有合法編制的,收費取消後,由各級財政從削減支出中,撥給辦公經費。據報導,全國一年公車消費、公費旅遊、公費吃喝共達6000多億元,比2004年國家財政支出的文化、教育、科學、衛生事業費總和5144億元還要高,削減行政高消費大有可為!
    
     第二,收費用作機構辦公費且該機構無編制的,收費取消,拆廟走人,自謀職業。
    
     第三,極少數合理收費專案,由原收費部門收集各方面意見,報國務院批准,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立法建議,制定或修訂相關稅收法律。這是有選擇的“費改稅”,而不是不加選擇地全面實行“費改稅”。
    
     第四,今後國家立法審查要明確一個原則——各級人大和政府機構,均不得起草和頒行涉及政府收費的法律、法規和行政規章。中央和地方國家機關向公民和法人收錢,只能走依法收稅這一條路,其他的路要斷然堵死。這是一項關係長治久安的重大國策!
    
     第五,在政府收費取消後,社會各方面的監督機制,可將注意力集中於稅法的制定和實施,這有利於推進廉政高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張英:林正德《再論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 張英:母親節,中國作家記者感謝天下母親!
  • 張英:林正德《未來寄託於Y一代》
  • 張英按:趙雲傑講述測試“金剛石古瓷”的遭遇(紀實•續)
  • 張英按:中國作者談教育醫療一百篇
  • 張英:中國作家談象棋、圍棋與人生
  • 張英:中國作者談酒、假酒與“喝酒文件”
  • 張英:孔丙己哲理詩《一派胡言》三首
  • 張英:劉如潮對《南方週末》與評郎咸平的“不同意見”
  • 張英:範永紅作《畢生致力於“中國統一” 的蔣氏父子》
  • 張英:中國作者討論“清華畢業生成無業遊民”問題
  • 張英:劉工昌評述《南方周末》奇跡般存活之道
  • 張英:發表一組中國作者評中科院與楊振寧“趕英超美”說
  • 張英致中國作者群綜合復函並拜年祝好運
  • 張英:關於歐華論壇研討兩岸三地關係
  • 張英點評台灣縣市長選舉藍贏綠輸的後記
  • 張英點評台灣縣市長選舉藍贏綠輸的名人論說
  • 張英致北京仨友並歐導一應同仁朋友
  • 張英三點聲明
  • 張英:中國國際少年兒童藝術展即將揭幕
  • 張英:發表一組中國作者談教育醫療問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