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诗人哀歌
(博讯2006年6月10日)
    上.
    
     由于爱琴海网站聚集了海内外众多诗人、作家网友,所以在网站被强行封闭后,诸位诗友文诗深感震惊,一时气愤填膺、怒不可遏,感到自己心中象征着自由理想和美好情怀的爱琴海,遭到了专制强权的凌辱,忧思与呐喊随着不可遏止的诗绪源源而来,出现在以《博讯》为主阵地的各个网站上: (博讯 boxun.com)

    
    爱琴海,谁在为你哭泣
    
    在我的手上,爱琴海,神话般巨大的蔚蓝
    突然窒息。谁在哭泣
    腓尼基美丽的公主,你的宙斯
    你的克里特,你的爱神阿佛罗狄忒
    
    爱琴海,在我的手上滑落
    停止了呼吸。一滴血,从古希腊
    流到了2006年的春天。谁在哭泣
    你散落在世界另一角的儿女
    夜不成寐的人们,每一个
    向往自由的高贵的灵魂
    
    记得在那一夜,越过希腊半岛和小亚细亚
    带着欧罗巴的芬芳,爱琴海
    你来到我的梦境。
    那一刻,连呓语也变得明晰:
    窃西方的火,煮东方的鼎
    连心跳也没有了往日的怯懦
    慌言与真相,邪恶与正义,黑暗与光明
    在你的碧波之下渐渐澄清
    
    是谁在哭泣,就在这一天下午
    爱琴海之歌,被割了喉管
    在荧屏上
    在我无力的手指间
    你因失血而苍白的大理石雕像般的躯体倒下了
    梦想中的蔚蓝顿时血水流淌
    肩负弓箭,背插双翼的爱琴海啊
    谁在为你哭泣
    
    一滴血,从古希腊流到了2006年的春天
    寒潮袭来,雨雪交加
    无数次启动www.77sea.com。爱琴海
    你美丽的容貌已无处寻觅
    缄默噤声的春天,傍徨于无地的春天
    爱琴海,谁还在为你哭泣!
    
    2006.3.9.16:50'爱琴海网站被封闭,谨以记念
    2006.3.13.凌晨于杭州
    
    (作者:力虹)
    
    
    消失的爱琴海
    ——以此纪念爱琴海网
    
    
    自由的人,你将永把大海爱恋!
    海是你的镜子,你在波涛无尽
    奔涌无边之中静观自己的魂灵,
    你的精神那是同样痛苦的深渊。
    
    —— 波德莱尔《人与海》
    
    天蓝色和海青色的中心地带
    青年人聚集欢唱灵魂之歌
    地平线翠绿,海平面升腾
    灯塔高耸迎候死亡和狂风
    
    噢,我怀念古老希腊的荣光
    自由与美如姐妹相依相伴
    她们在海边沐浴洁白裸身
    编织四季花环,高挺骄傲乳房
    
    谁不能仰望长空就无法呼吸
    因大地黑暗,岁月沉重如铅
    当我们坠落躺下疲惫的肉身
    平原上便升起乌云席卷而来
    
    谁不能眺望大海就无法生存
    因时代远离纯朴,苦难遍布
    压迫我们喊出几丝微弱嗓音
    如一滴跳跃的水流进爱琴海
    
    突然间,春天里的一个明媚午后
    一只无形的手关闭了出海口
    如同黑夜提前到来漆黑一片
    再也看不见耀眼的蓝色海平面
    
    再也听不到青年人的欢声笑语
    再也闻不到繁花争妍的芬芳
    如同严寒肆意延长了冬季
    波涛无垠的海水消失在视线之外
    
    噢,我怀念古老希腊的荣光
    自由与美如姐妹相依相伴
    她们在海边沐浴洁白裸身
    编织四季花环,高挺骄傲乳房
    
    天蓝色和海青色的中心地带
    青年人聚集欢唱灵魂之歌
    地平线翠绿,海平面升腾
    灯塔高耸迎候死亡和狂风
    
    2006.3.12.
    
    (作者:何家炜,诗人、资深传媒人士、爱琴海网站论坛总版主)
    
    
    无题——悼爱琴海
    首先我必须假设黎明的存在
    在这春天的阴寒之中,我们一起穿过
    沉重的夜色,从欧罗巴古老的传说
    到爱琴海,舀起碧蓝的海水
    亲手洗去我们脸上蒙染的灰尘
    
    但耻辱的印痕,如一条黑纱
    缠于我们手臂之上,自由的风向
    自西向东,死于漫长的海岸线之下
    古老的文明,如一场千年的幻梦
    虚弱的春天,桃花一夜凋落
    
    而爱琴海,当漫游者的脚步再次到达
    挣扎而起的黎明在鲜血中散去
    浓雾淤集于此,曾经的声音
    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扼住
    碧蓝的水波只剩下一声深重的叹息
    
    2006.3.9.16:50 爱琴海网站被封闭,谨以纪念
    2006.3.14 晚于杭州
    (作者:姚仁磊,诗人,爱琴海网站执行主编、深巷诗歌站长)
    
    一切都没结束
    ——写在爱琴海关闭之后,谨以纪念。
    
    但一切并没结束
    旗帜依旧挺立在高塔之上
    高塔依旧耸入云间
    当万物还没有静止
    当渴望自由而高贵的魂灵
    依旧聚集在旗帜的下方,极目仰望
    这里别无他物,只有真实
    与虔诚,只有正义与信仰
    只有渺小而忠实的我们
    
    蠢蠢欲动的是飓风,是外物
    是一场狂暴而巨大的骤雨
    它们吹动、打湿甚至竭尽所能地
    让一张最后的渴望的脸
    消失在大地之上
    
    但一切并没结束
    从黄昏开始,从海上开始
    从我们内心深处升起的一阵阵歌声开始
    在黑夜来临之时,在遥远的旷野里
    所唱响的歌声,虽然低矮,虽然薄弱
    但足以震撼所有的歌者、所有的朝圣者
    轻柔而袅娜地升腾,如一面旗帜
    在雄壮的歌声当中冉冉上升
    挺立在高塌之上,而一切都没结束
    06/3/15深夜11.20
    (作者:贾建芳,诗人,爱琴海网友)
    
    爱琴海挽歌
    
    
    我们来不及跟她吻别
    爱琴海已经死了
    
     爱琴海没了
     像少女腹中的胎儿一样没了
    
     爱琴海,我们的乐园
     我们的天堂
     爱琴海,你阳光普照
     你知道那砍断阳光的是什么
    
     曾经的爱琴海
     诗人拥抱诗歌,哲人拥抱思想
     桃花下的少男少女
     用美梦制造海洋
    
     爱琴海没了
     我们没听到她临死前的惊呼
     没有看到她的血流出
     连一声抽泣都没有被我们听到
     爱琴海就这么没了
    
     爱琴海的诗人
     还没来得及记下她临终的眼泪
     爱琴海呵,你不辞而别
    
     我的爱琴海,你是否会出现在塔克拉玛干的沙漠
     在海市蜃楼中向我们展现?
    
     爱琴海,
     我要把你瘦弱的骨骼埋在西子湖畔
     让故乡亲人凭吊你无助的孤魂
    
     爱琴海
     我要把你的骨灰撒在玉泉
     让丁冬的流水继续你的琴声
    
     爱琴海,如果你的灵魂化为乌云
     我们要在这乌云底下歌唱直到声嘶力竭
     如果你的灵魂化作蟋蟀的声音
     我们要噤声,聆听你深夜的哀鸣
    
     爱琴海,如果你化作飞鸟
     请泣血点缀苍白的国土
    
     爱琴海,你走得太快
     我还来不及递上我的名片
     用忐忑的心跟你要一个约会
    
     爱琴海,春天已往,清明将至
     我会在你坟头,焚烧诗稿
     你在地下安眠
     而我们的愤怒在地下潜伏
    
    (作者:茅境,诗人、工程师、爱琴海网海外网友,创办并主持《博讯—爱琴海论坛》)
    
    如杜鹃啼血,如海鸥鸣涛,弦断琴焚之后的歌声是如此的绝望与哀痛!这是爱琴海网站被封杀之后,网友们通过诗歌吟唱这一种艺术手段,向倒行逆施、肆无忌惮地压制公民言论自由的大陆当局发出的另一种声音;也是爱琴海的诗友们面对极权专制的惊涛骇浪,向全世界奏响了一部向往蔚蓝、渴望自由的大合唱!
    
    在今后的日子里,诗友们的大合唱还将不断地延缓下去……
    
    
    
    中.
    
    网友们、诗友们的歌声还在继续,从海内外各地诗人们以“爱琴海”为母题、以诗歌为纽带,纷纷发表了各自的作品。《博讯》新闻网干脆以《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为总标题,予以分批刊载。
    
    
    曙光照亮爱琴海
    
    林辉
    
    在黑暗的深处,黑暗也是一种光
    映照恐惧的身影和模糊的远方
    我们听到了露水尖的犬吠
    听到寂静里梦魇加速贴地飞行
    
    连喘息也失去自由的权力
    更多的树枝等待钟声的响起
    走向夜商场的浪漫回首往事
    时不时被良心和血的证据刺痛
    
    就算只剩下一点点路程
    生命在它的面前却如此短促
    而梅花选择在冬日吐艳
    远航的水手决定在凌晨扯起风帆
    
    在黑暗的深处黑暗也是一种光
    那是因为真正的光明尚未降临
    心系远方的人们才有机会坚强
    美丽的心愿只能在坚持中绽放
    
    就差一点点,是潜伏还是飞翔
    是悬崖上舞蹈还是拔下雀翎
    亡灵们寄来遥远的信件:
    如果不面对过去但要面对现在和未来
    
    曙光照亮爱琴海,也照亮
    每一个人的忏悔和幸福
    蔚蓝色的精灵扇动翅膀
    驮来了荷马的城邦、琥珀的田园
    
    2006-3-17
    
    (作者为《爱琴海》网站站长)
    
    爱琴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老墙
    
    自从那天你离我而去
    我的心
    没有了归宿
    
    乍暖还寒
    河边柳枝上的新意
    可是你归来的消息
    
    没有你的日子
    太阳是黑色的
    小鸟们都在哭泣
    
    期待着你的爱
    听风声如琴
    漫步于海滩上
    
    决定等你一千年
    决定等你两千年
    别让我变成魔鬼
    
    06.03.20
    (作者为小说家、《爱琴海》网热心作者,网站曾连载了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致爱琴海网站
    丁胜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月光了,
    打开窗户是蓝色的海水,
    溢满热情,真实而且炙痛
    我幻灭的神情,是我坟地上
    的艾草在追赶太阳的忧伤。
    
    那种脚步从来没有停留过,
    对人类的爱,
    让我忘却,惊讶的空气里,
    历史如同一位站在门口的少妇,
    穿越地面飘落枫叶的缩影,
    一阵阵风从她单薄的
    衣袖上刮过。
    (作者为诗人、企业家)
    
    爱琴海,我的爱人
    梦 笛
    
    爱琴海,我的爱人
    我是你蔚蓝中的蔚蓝
    一点点蓝色在你劳作的上空飞翔
    你离上帝这样近
    你带着我沉下去
    沉到蔚蓝的光辉
    这内心的挣扎,外部的悲伤
    还有什么再能使我撕心烈肺
    在我们心中深深埋藏的力量
    如今深深地埋藏在我们心中
    
    今生来世,梦想圣诞的灯光与祥和
    让所有地下的野草燃烧
    让所有的日子朝花夕拾
    爱琴海,我的家园,我的爱人
    我风雨同舟的朋友
    在你宽阔的怀抱里
    有一往情深的爱
    有披荆斩棘的路
    你是一只生火的炉子
    将火光照到每一个黑暗的角落
    我是你的女人,你炉中的柴
    种遍满山遍野
    在最深的根部
    深深地追随你的火光
    (作者为著名女诗人、大学教师)
    
    数数海水----记念爱琴海
    
    海 夫
    
    数数海水
    把红海黑海死海都数进去
    苦的咸的各种花形的
    水
    以及海螺、章鱼和沙砾
    把我也数进去
    
    腮腺炎漫过童年
    时针攀向盲目午夜
    每一个历史在此刻潜流
    此刻正潜流为历史
    数数海水
    人类摇晃的亭子
    
    乌云攫取下的枯枝
    东西漂流
    语法栈道失修
    还有什么可以选择依凭
    这个时刻在等我
    尖锐精确得像把刀子
    数数海水
    
    地火运行
    鲜血从眼睛或耳朵喷涌
    上升或坍裂为山峰峡谷
    数数海水
    春鸟召不回逝者的声音
    天空布满旗杆
    把我也数进去
    
    2006年3月16日
    
    (作者为女诗人、影视工作者)
    
    爱琴海水手群----蓝天的仰望者
    
    盛世南雷
    
    
    有什么能比得上
    那蔚蓝色的天空
    这群水手如是说
    
    曾见过爱琴海的蓝天
    如童年的故乡般澄静
    海鸟是那样的自由飞翔与停栖
    人们赤裸着身体
    象儿童一样与海水嬉戏
    肌肤同沙滩与阳光相亲
    
    这群水手的志愿是这样的简单
    只要求上帝
    允许他们做一群蓝天的仰望者
    
    他们在自己的国家
    不渴望任何人为他们服务
     他们只想要回仰望蓝天的权利
    
     就是这样的简单
     只想大声歌唱
     大自然赐给天空的蔚蓝
    
     两千五百年以前
     老子坐在牛背上出关
     庄子梦想鲲鹏大冀翱翔
     墨子穿草鞋侠义行走
     天空蔚蓝的深处
     多少自由而高贵的灵魂
     疲惫地将你作最后的归隐
     两千五百年以后
     这块土地上
     留下一群水手在歌唱
    
     可是,谁可以仰望蓝天?
     谁可以大声歌唱?
    
     强暴的血色弥漫东方的天际
     令众人惊恐的红幕之下
     有一颗星
     如夸张变异的屠戮尖刀
     周边点缀着四颗刺脚的玻璃
     频频有一些关于失踪的传言
     一些歌唱者被迫逃离这血色笼罩的大地
    
     自那天下午
     蔚蓝的天空被红幕屏蔽
     水手们的歌声嘎然断止
     一曲声称“危险”的歌
     借着屠戮的尖刀爬上木杆
     将蓝天的仰望强奸为注目礼
    
    (作者为网络评论家、爱琴海网友)
    
    灾 难----献给爱琴海
    乡水
    每天面朝一片海,看着黄昏
    徐徐下降。广阔的水面
    汇集幽蓝的色彩,重量在于土地
    朝圣者的脚步从八方赶来,这片水域开在城市之外
    我们看见一切幻影都将无所遁形
    而胆小者害怕,他们无耻于自己的影子
    高突的啤酒肚容不下什么分量
    善良的人民是弱者,是被愚弄的孩童
    被关闭的海域里,思想的水草无处安家
    干渴的飞鸟望天而泣。
    险恶者躲在玻璃后发笑,麻木的神情
    使春天寒冷,使石头流出眼泪
    他们冷酷的阴谋在天空盘旋如鹫
    06/3/18
    (作者为爱琴海网友)
    
    如同俄罗斯诗人普希金唱给反抗沙皇暴政的十二月党人的哀歌,如同英国诗人拜伦为希腊的自由战士谱写的诗篇,催人深思,让人振奋!
    
    但是在杭州这个爱琴海事件始发地,黑幕降落之下,阴风习习,省内有一些卸用知识分子和靠谄媚卖身重返体制內的“著名”文人,前几天还是网站聚餐的坐上客、论坛上的特约嘉宾,当危机袭来之时,哪一人敢于为之仗义执言?有的还拚命地在当局面前撇清自己与网站及相关人士的关系,更有甚者,还到处造谣诽谤、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叛友求荣,真是丑态百出……这些人的名字暂不列举在此,但网友们是不会忘记的。
    
    2006.6.9.宁波
    《民主论坛》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维权风暴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八方回声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维权热点
  • 力 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挺身而出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风暴前奏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严重时刻(1)(2)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 天理:百折不挠 抗争到底!-请继续支持《爱琴海》网站维权行动
  • 爱琴海网总编力虹: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 写给爱琴海网友:大地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茅境:《三月》
  • 草根: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 力虹:写于爱琴海被关一月
  • 逸风(河南)爱琴海事件杂感
  • 我和祖国之间隔着爱琴海
  • 《爱琴海》的网民维权为了什么?
  • 《爱琴海》事件:让中国网民重拾维权信心!
  • 我为什么坚决支持《爱琴海》网民维权?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9)维权热点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4)
  • 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 肩住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图)
  • 林辉:为什么要建立爱琴海网海外镜像
  • 被中国当局关闭的“爱琴海”网站再次开通
  • 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强烈抗议中国当代诗歌论坛遭封闭!
  • 关于《爱琴海》事件致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飞的公开信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发出建议书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总编辑谈近日交涉情况:我对他们充满怜悯!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爱琴海总编辑:交涉一天,感觉像经历一出荒诞剧!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 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
  • 动态网总裁谈爱琴海网站被封
  • “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