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力虹: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博讯2006年6月18日)
    力虹更多文章请看力虹专栏
    ──读徐刚《爱你的敌人》有感
     读了6月14日《大纪元》上署名为徐刚的文章《爱你的敌人》,倒吸 (博讯 boxun.com)

    了一口冷气,好象误食了一只苍蝇那样的恶心!
    
    类似的论调,近一段时日在海内、外重要的中文网站上屡有所闻,如
    “维权运动要去政治化”、“我们没有敌人”、“要以宗教的慈悲宽
    恕宽恕一切之人,要爱你的敌人”等等,乍闻之下,感到这些高谈
    “博爱”、阔论“恕道”的知识分子不光是糊涂,在他们背诵基督、
    释氏圣言的背后,另有深意;在他们的言不由衷和置千千万万屈死亡
    灵于不顾的虚妄轻慢之间,有一种下意识里企图向刽子手输诚哀求的
    心态,明眼之人应该能够看得明白。
    
    而那篇《爱你的敌人》妙文更是出笼得非常及时──选择在全球华人
    沉痛纪念文革十年浩劫40周年、纪念“6.4”大屠杀17周年之际;选
    择在大批坚贞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被大陆当局群体灭绝、摘取器管、进
    行肮脏交易之罪行被揭露之后;选择在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先生的
    “北京真相之行”和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即将起程到中国大陆,展
    开镇压法轮功罪行调查之前……
    
    这篇《爱你的敌人》出笼之际,我们的长期从事残疾人维权工作的盲
    人兄弟陈光诚,又一次被临沂市沂南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
    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的莫须有罪名,扔进了沂南县看守
    所。这是沂南警方继对陈光诚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他软禁
    六个多月、羁押其长达89天后犯下的令人发指的恶行……
    
    既然此文发表的时机选择得如此“关键”,那么让我们来看看,作者
    到底说了一些什么?文章开头,作者首先抄了一段耶稣的关于“要爱
    你的敌人”的语录,并作了自己的解释:
    
      “耶稣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在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没有按
      照耶稣的话去做,而是爱我们的朋友,恨我们的敌人;喜欢我们
      喜欢的人和事,讨厌我们讨厌的人和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不完
      全的,都是分开的,都是只要这一半,反对另一半。所以,耶稣
      说,你们要完全,要象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
    
    接着,作者引用了一则生活在非洲大草原奥兰治河两岸的羚羊的“生
    存故事”来作例证。东岸的羚羊群的繁殖能力比西岸的强,奔跑速度
    也要比西岸的每分钟快13米,而这些羚羊的生存环境和属类都是相同
    的,饲料的来源也一样,为什么呢?作者通过生物学家的口告诉我
    们:是因为在东岸附近生活着一个狼群,西岸的羚羊之所以弱小,正
    是因为缺少了这么一群天敌。没有天敌的动物往往最先灭绝,有天敌
    的动物则会逐步繁衍壮大。大自然中的这一现象在人类社会也同样存
    在。
    
    写到这里,可能作者觉得“爱你的敌人”的论据还不够充分,便又举
    了一个陈凯歌的《无极》与的胡戈的《馒头》纠缠不清的现实例子,
    告诫我们说:“扼杀你的敌人,其实也是扼杀你自己。”
    
    至此,作者已完成了文章的铺垫,接下去终于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无论是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任何人和物都是相互依存的,越是相
    反的就越是相互依赖的,相互补充的,谁也离不开谁的。”“不仅朋
    友是你的一部分,敌人也是你的一部分,就象动物世界,没有了天
    敌,自己也不可能生存和发展,也会很快灭绝。”“难道你不应该感
    谢你的敌人吗?难道你不应该爱你的敌人吗?”
    
    先不去说作者所采用的主要例证──用动物生存规则,这个弱肉强
    食、适者生存的进化论调(其实达尔文的进化论早已被当代文明所抛
    弃)来比喻人类社会的生存伦理,是多么的不道德和违反人性,让我
    警觉的是作者借这个“羚羊故事”引伸到了他所生活其中的“人类社
    会”。他真正要表达的是最后几句,这是二个反问句:“难道你不应
    该感谢你的敌人吗?难道你不应该爱你的敌人吗?”注意,这里被反
    问的“你”,包括读过这篇妙文的所有中文读者!
    
    由此,我注意到了这位作者“徐刚”。用百度搜了一下,徐刚,1945
    年出生于崇明岛,世代农人之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徐刚以诗歌
    成名,作品有《抒情诗100首》、《徐刚九行抒情诗》及散文集《秋
    天的雕像》、《夜行笔记》、《林中路》等。近十多年主要从事人与
    自然的研究和环境文学写作。主要作品有《伐木者,醒来!》、《中
    国,另一种危机》、《绿梦》、《倾听大地》、《守望家园》、《地
    球传》、《长江传》、《国难》等。另外,徐刚的多篇作品入选大学
    和中学语文教材……
    
    这篇个人简历显然被彻底“漂白”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徐
    刚系文革后期大红大紫的全国知青先进人物,他的成名作是一首长诗
    《征途》,与早些时候的文革大诗人张永枚的长诗《西沙之战》遥相
    呼应。文革后期,徐刚的这首热情讴歌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
    利成果、热情讴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长诗《征途》,被中央人
    民广播电台制作成“配乐诗朗诵”,对着八亿人民反复播放了长达几
    个月之久。于是,一个小小的上海崇明岛上的知青一夜成名,受到
    “中央文革小组”的青睐,直接被保送进了北大中文系(工农学
    员),毕业后直接分配进了《人民日报》社,坐上了《人民日报.大
    地》副刊诗歌编辑的宝座。
    
    奇怪的是,这位中国诗坛的“无冕之王”,却在89年“卷入”了
    “6.4”运动。赶在坦克开进广场之前,徐刚“偷渡”到了法国,与
    一大批异议人士和民运人士一起获得了政治避难权。从现在看来,这
    是他继文革后期创作“进晋之作”《征途》之后的第二次人生押宝。
    若干年之后,在巴黎不通法语、穷途潦倒的徐刚终于后悔了,于是便
    带头向当局递交了《悔改书》,并保证回国后“永不参与异议活
    动”。这便是为“6.4”后海外民运圈和异议人士圈所熟知的、并引
    起连锁反应的“徐刚模式”。这个“徐刚模式”开创了一个极坏的先
    河,可以视为徐刚在新的形势下的新“征途”。
    
    徐刚被政府“宽大处理”回国后,给《人民文学》写了一个长篇报告
    文学《梦巴黎》,把曾给他政治庇护和经济补助的法国,描绘成一个
    充满乞丐、醉鬼、妓女和罪恶的黑暗世界。他在文中还这样说,他曾
    和法国流浪汉们一起聊天时,经常抨击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法国……
    以此来取悦中共当局。至此,徐刚完成了他人生道路上的第三次赌
    博!
    
    所以,徐刚选择在全球华人沉痛纪念文革十年浩劫40周年、纪念
    “6.4”大屠杀17周年之际,选择在比纳粹德国更加不耻于人类的大
    陆极权暴政罪恶即将大白于天下的历史关口,抛出这篇告诫人们必须
    “爱你的敌人”的文章,便是顺理成章的了。
    
    所以,我在这里要提醒朋友们,千万别小看了这篇貌似随笔小品的文
    章。文章虽小却大有来头。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我从不惮于以最大
    的恶意揣测中国人,但他们的卑劣往往竟超出我的想象。”从徐刚的
    热烈歌颂文革的配乐诗朗诵《征途》,到现在我想看到的《爱你的敌
    人》,在长达30多年的时空跨度上,有一道明晰的逻辑等线,的确超
    出了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朋友们的想象。
    
    怪不得鲁迅先生临终前要留下“我一个也不宽恕”的遗言。那种渗入
    骨髓的绝望与悲哀,谁人能够理解?中共统治大陆57年来,整个民
    族,特别是当代知识分子(尤其是诗人、作家们)的精神堕落、品格
    丧失和良知泯灭,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只要当局肯给点一些甜
    头,从奴隶到“自觉的奴才”──自觉地为独裁者分忧解难、欺世惑
    众──只不过一步之遥!读了这篇特殊历史时刻的特别妙文,那种悲
    哀似乎又加深了一层。
    
    2006-06-16于宁波 民主论坛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泛蓝联盟:女性知识分子与维权/井绳
  • 茉莉:女性知识分子与维权
  • 从知识分子到基督徒:我看余王事件
  • 中国知识分子之“郭沫若现象”
  •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东海一枭
  • 曹长青:知识分子是20世纪灾难“祸首”
  •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下) ——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井蛙
  • 井蛙: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 ——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上)——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井蛙
  • 圈内人说春晚:忽视知识分子,今年是历届最差
  • 中国的深层悲剧:富人没有远见 知识分子缺乏良知
  • 刘宗正:论东亚大陆知识分子的贫困
  • 论知识分子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武振荣
  • 政府与知识分子应站在弱势群体一边/冼岩
  • 谁摸了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乳房?
  • 知识分子背后的潜规则 (图)
  • 袁红冰:官办知识分子是人民苦难的原罪
  • 刘晓竹: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 谁在“迫害”知识分子?(图)
  • “郭沫若现象”传染病-中国知识分子流行性传染病之八
  • 沙叶新:知识分子能感动中国吗?
  • 中国的深层悲剧: 富人没有远见 知识分子缺乏良知
  • 党棍在光明日报宣称:警惕“公共知识分子”思潮
  • 杨远宏:重建“知识分子精神” (图)
  • 2005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名单、文集(民间版)
  • 2千知识分子联名向中央举报腐败的后续报道
  • 2千知识分子联名向中央举报触目惊心腐败工程
  • 最新调查显示知识分子实施家庭暴力呈上升趋势
  • 当局禁自由派知识分子纪念胡耀邦
  • "过劳死"由知识分子向农民工蔓延
  • 余杰:向捷克知识分子学习怎样争取自由
  • 大陆知识分子寿命10年内下降6岁
  • 费孝通遗言:“失民心,是从失去知识分子开始的”
  • 老少两代知识分子天安门纪念六四
  • 北京知识分子平均53岁死亡
  • 媒体评中国打压知识分子
  • 中共报纸讨伐“公共知识分子”的说法
  • 歧路中国-知识分子拒绝遗忘
  • 自由人:知识分子为何无所作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