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民文革”简要问答/王希哲
(博讯2006年6月19日)
     首先说明,我的这个“问答”,仅是我个人看法。也许与国凯、郑义、振荣、方圆等兄有差异。我理解与他们共同之处是,在文革研究中,不要简单地跟随中共右派官僚当今统治集团的口号,“彻底否定文革”,而是要加以分析。而且,我个人的看法,不仅不要“彻底否定文革”,一切人类历史发生过的现象,都不要简单“彻底否定”,而要加以分析,无论是满清政府、北洋政府,国民党大陆政府,共产党政府,甚至德国纳粹,我都认为,历史研究,应该抱客观分析的态度。

     下面开始问答。

     一、我给“人民文革”的定义 (博讯 boxun.com)

     作为毛泽东文革的反面,一切文革中自觉的不自觉的(或从不自决走向自觉的)人民反毛,反官僚集团,反中央文革,旨在维护自己或自己阶级政治经济人身权利和利益的反叛运动,我称之为“人民文革”。

     1980年11月,我写的《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后记,提出“人民文革”概念,我至今不变,有效:

     ...... 那么,文化大革命是社会矛盾尖锐的产物又表现在哪里呢?

     我们再看下去。如果说文化大革命是社会矛盾尖锐化的产物,而毛泽东又是站在被官僚们压迫的人民一边并有解救他们的慈悲心的,那么事情就应该会是这样:随着运动的深入,必然是拥护毛泽东的队伍的壮大。但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事情恰好相反:第一阶段,一九六六年,红卫兵和小部分工人是跟毛泽东走的;第二阶段,一九七四年袖珍版的文化大革命,当年的红卫兵和几乎全体工人阶级都不理睬毛泽东的号召了;第三阶段,一九七六年,“红卫兵”和工人们不但不听话(注意,这些话还都是一些“珍贵思想”),反而统统都造反了,站到反对毛的一边了,这又是为什么呢?如果我们只是满足于形式逻辑的推论,又怎样能解释这些具体而复杂的历史现象呢?

     如果我们从另一种意义上来理解文化大革命,把它理解为与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相对立的人民的文化大革命,那么,说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社会矛盾尖锐化的产物,便是可取的了。这场人民的文化大革命是这样开始的:

     六十年代初期,由于党内改革派的新经济政策和政治政策的施行大大缓和了由于毛泽东五十年代末期极端政策造成的尖锐的社会矛盾(人们至今还把这个时期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黄金时代),这就使毛泽东加强和发展斯大林主义式官僚国家机器的企图受到了阻遏。于是:一九六六年,他便蒙蔽和煽动了一大批在国民经济体系中没有独立利益的青年学生起来造反,发动了一场“红卫兵”法西斯运动。这样,只是这样,才使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斯大林式官僚国家机器中最反动的力量与中国人民的利益剧烈冲突起来。于是,伴随着毛泽东的每一步胜利,都是人民对他的认识的进一步加深和抵抗的进一步加强。经过了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一年感性认识的积累,经过了一九七一年至一九七五年比较理性认识的积累,终于在一九七六年四月三日爆发了人民自己的文化大革命。这场大革命(你叫它什么都可以)至今还在延续,它不是任何人可以宣布它开始也不是任何人可以宣布它结束的。

     今年十月九日深夜,当长沙湖南师院的学生为他们的民主权利请愿,来向他们的副院长苏明提出质问的时候,苏明愤恨地回答学生们说:“这是文革的产物。”

     他糊涂了!这不是毛泽东文革的产物,而是人民的文革产物。他不知道,只要中国的斯大林式官僚制度不被真正的人民民主共和国制度代替,这场“文革”就永远不会结束!

     现在一些青年理论家朋友写了一封又一封信来启发我,要我认识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而且是不愧的)马克思主义者,正是他发现了斯大林的许多不是,为了纠正斯大林,才发动了文化大革命,反修防修,不让“叉路口的社会主义”滑到苏联式的官僚国家道路上去,我真怀疑这些青年朋友的客观判断力。如果他们真肯花点力气作一些搜集材料的工作并稍作一点平心静气的研究的话,他们是不会这样随意结论的了。

     祝好!

     你忠实的朋友希哲一九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二、“人民文革”事实

     全国千千万万,万万千千的“遇罗克”“晓兵”们反迫害,争政治经济权利平等的局部的反抗思想,反抗活动外,夺了“全国总工会”的权,号令全国工人争本阶级的经济利益的“全红总”,以及响应全红总,在上海争工人阶级经济利益,刮起“经济主义妖风”,被中央文革勒令解散的数十万工人的“红工司”,争取复退军人利益的“八一战斗兵团”及其被取缔后此起彼伏的“复退军人造反运动”,全国各种专业、行业人员的反迫害争平等权利运动,1974年相当范围出现的反中央文革,清算军队屠杀(例如广东)的,要“民主法制”的反叛运动,直至发展到四五,以南京带头,以天安门为中心的反中央文革反毛运动,等,都是“人民文革”。

     关键不在名称,关键在1966-1976十年中,存不存在这类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反叛运动的事实?

     正如“全红总”当年的领导人方圆先生说的:

     “这种人民群众反迫害,反特权,反剥削,争平等,争自由,争民主的斗争,‘随便你叫它什么都可以’(王希哲语)。你把它称为‘人民文革’也罢,你把它称为‘第二个文革’也罢,你把它称为‘反动派造反’也罢,你把它称为‘坏人乘机闹事’也罢,你把它称为‘自由工人运动’也罢,或者你说它不配称工人运动或市民运动也罢,它不会因怎么称呼它而失去它存在的事实、价值与历史。”

     三、为什么称“人民文革”,不称“人民反文革”?

     有人问,既然是与毛文革势不两立,所以被镇压,被迫害,起来反抗的运动,应该叫人民反文革,咋叫人民文革呢?

     王希哲1980年说了,方圆也引用了,“随便你叫它什么都可以”,关键在承认文革中,反叛运动的存在事实,不可对它们也“彻底否定”。 这点,许多人开始承认了。

     但王希哲为什么还是觉得称“人民文革”比称“人民反文革”准确呢?

     因为这类文革中人民的反叛运动,从形式上看,还真不是“反文革”。无论朦胧的初期反叛,还是达到最高潮,口号最明确的四五(甚至直到民主墙和89),恰恰都是在文革的形式掩护下,进行的。甚至大多一开始,都还喊着“拥护文革”的口号投入战斗的,如“全红总”也是这样。谁都不是一出来反叛,就高喊:“我反对文革”!故,真不好称它“人民反文革”。

     为什么有这种现象?

     因为毛泽东对他的文革形式,有一个经典的定义,是:

     “过去我们搞了农村的斗争,工厂的斗争,文化界的斗争,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但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没有找到一种形式,一种方式,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

     毛泽东还讲了许多支持工农群众反对官僚阶级,推翻官僚阶级的话。这都是他的文革理论。

     现在我们都知道,毛泽东的这些文革理论是骗人的,目的是利用人民,达到他的极权目的,然后再镇压人民的。他事实确是这样作的。

     但问题在于,人民反叛运动,无论自觉不自觉,都要把毛泽东这些骗人理论当成真的,来掩护自己,来为自己尽量披上“合法”外衣,向毛泽东文革反叛,向共产党专制制度反叛和争取自己利益,开展抵抗的。

     总之,你来假的,我当真的。你是假戏,我要真做!你是骗人,我不许你骗人,我要把你骗人的旗帜当作真的旗帜来挥舞,我就相对主动,你就被动。

     这一来,文革中,人民的反叛运动,也就无法与毛文革骗人理论截然分开。它是毛本来骗人的煽动人民反叛理论,实际造成的文革中一部分真实的对共产党反叛运动,而且越来越失控成为主流。

     这个特点,就决定你无法像例如“土改”中,假若农民反土改运动,你就可以直截了当称它“反土改运动”。因为农民不是在“拥护土改”旗帜下反叛土改的,更不可能是在共产党某派一度支持下,反叛土改的。 历史现象,总是复杂的;文革现象,则更是复杂的。

     所以,文革中,人民的反叛运动,也就只好作为毛文革反面,与之斗争的另一条发展线索,称它为借助毛理论旗帜造反的“人民文革”。共产党今天要“彻底否定”的,正是这条线索发展出来的“人民文革”。 这就是我的看法。

     2006年6 月17日美西海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化后的毛泽东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张鹤慈
  • 和毛泽东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张鹤慈
  • 文革正名:用“文革的人民性”,或“造反运动”,取代“人民文革”
  • 在公安六条下,没有人民文革/张鹤慈
  • 方圆:从“全红总”谈“人民文革”
  • 闲话:人民文革是毛文革的一部分
  •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 文革四十周年祭——关于“人民文革”/作者: 喻智官
  • 批评郑义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海外强国论坛
  • 刘自立: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 朱学渊:评卫子游反对“人民文革”
  • 张鹤慈: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 刘自立 :从人民革命到人民文革
  • 刘自立:“人民文革”说驳难
  • 就“人民文革”问题答火戈/武振荣
  • 刘国凯《论人民文革》一文读后感/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