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什么是“人民文革”?这就是“人民文革”!/王希哲
(博讯2006年6月20日)
    【王希哲推荐并按】:

    请大家充分注意下面我推荐的这篇“博讯”文章透露的当前中国工农弱势阶级抗争维权的具有特征性描述的两段话:

     “农民有组织抗争具有较明确的政治性,抗争的对象是基层党政干部,抗争的依据是国家法律和党的政策,抗争的形式从上访为主转变为与基层政府的直接对抗,抗争的靠山是中央的权威。” (博讯 boxun.com)

    (面对干部指控)“上访代表对此的回答是:我们宣传的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这本来是你们政府干部应该做的,你们拿着国家的工资却怕宣传国家的政策,我们作为农民却自己花钱费工宣传和维护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没有错。谁反对我们宣传就是反对党中央和国务院,就是现行反革命。”

    这就具有“人民文革”的全部两大特征:

    1、自发的,独立的维护自己阶级的利益和权利的运动。它开始以维护经济利益运动形式出现,但随时可能转化为政治运动。

    2、它不是反对共产党的。相反,它手执武器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喊的口号是“谁反对我们宣传就是反对党中央和国务院,就是现行反革命,(就打倒谁!)”但是这些“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真的是维护工农弱势阶级利益的吗?也许真是。但我们先假设与当年文革毛泽东的造反理论一样,都是假的,欺骗的,你当真了以后,反而会遭到镇压的。但工农阶级不这样作怎么作呢?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直接造共产党的反?痛快!好听!冠冕堂皇!但这实际是以最形左实右方式的取消主义,是取缔工农弱势阶级维权抗争运动的共产党的左翼帮手。

    不错,这种“人民文革”的口号“谁反对我们宣传就是反对党中央和国务院,就是现行反革命”,可以作为自己“合法”维护自己权利的尚方宝剑,但也绝对有副作用,就是它势必加强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绝对权威”,就像文革中人民抬着毛来作为维护自己权利的尚方宝剑,最后形成了毛的“绝对权威”和绝对专制一样。所以,1974年发现了这个秘密的李一哲才指出,不能搞这种“毛泽东思想绝对权威”,这实际是封建礼治,应该搞“民主与法制”,把人民抗争的民主权利法制化,官民双方的利益和斗争,都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得到规范。这才是真正解决问题又保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门。

    这一点,我很高兴下面文章也指出来了:

    “是进行残酷的民间财富的掠夺与重新分配而走修正主义特权与腐败的经济改革之路?还是进行民主与法治的制度性建设而捍卫社会正义与公正?还是而等待愤怒起来的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爆发?成了中共权贵既得利益阶层不得不面对的历史性难题。”

    我们,当然是哓音瘏口,一再呼吁共产党宪政改革,“进行民主与法治的制度性建设而捍卫社会正义与公正”,但共产党顽固派当政,就是不肯作,怎么办呢?我们自然就不能反对工农阶级今天的“人民文革”,而应支持或起码乐观其成中国人民的维权抗争运动再次使用文革式的“为了打鬼,借助钟馗”了。

    (王希哲按)

    --------------------------------------------------------------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贺伟华

     新左派意识形态的重构对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理性反思、批判与发展

     序言

     中国共产党从建党至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信仰危机与缺失。在这纸醉金迷、堕落颓废的荒诞年代;在这强权肆虐、黑社会横行的灾难性时期,突然间,传统马克思主义的幽灵,在神州大陆四处游荡!

     在愤怒、不平、呐喊与抗争之后;在血腥、灾难、死亡与罪恶面前,人们再次找到了他们抗拒不公正命运、寻求革命与解放的理论根据。一个曾经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前所未有的遭遇到其专制政权赖以产生与生存的政治经济学思想理论的挑战。在血汗工厂挣扎的无产阶级竟然团结在传统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旗帜下,向修正主义的特权腐败机构吹响了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与专政的号角。

     受日益深入人心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权思想熏陶的国人及受传统马克思主义思想影响的民众,他们思想日益的激进而对社会的腐败与不公正现象深恶痛绝,与之相对应,中国的新左派在民间悄然崛起,中国独立知识分子与代表工农利益的广大民众终于再次结成广泛的联盟,而对修正主义的特权腐败阶层发出了日益高涨的声讨与呐喊,农民自发维权、工人罢工示威与此起彼伏的民众自发暴力抗争遥相呼应,自由主义的公民维权运动与秉承传统马克思主义新左派思想的民间暴力抗争史无前例的指向了他们的共同敌人制度性的特权、罪恶与腐败。新左派成了现代民主政治力量之外,一支挑战制度性腐败与特权的生力军。形成了自由主义与秉承传统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新左派的联合而对修正主义的合围之势。

     与此同时,为抗拒中共乡镇级村级地方政府无视中央政策任意买卖农民土地、敲骨吸髓榨取农民血汗,自发的民间农民减负代言人阶层崛起,他们秉承党中央的精神、根据国家的法律,与黑社会化地方政府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这些农民代表所领导的村民民主与自治运动在血雨腥风的暴力镇压与反抗中走向前台,而肩负起创造历史的辉煌使命:

     “农民有组织抗争具有较明确的政治性,抗争的对象是基层党政干部,抗争的依据是国家法律和党的政策,抗争的形式从上访为主转变为与基层政府的直接对抗,抗争的靠山是中央的权威。

     以农民代言人为核心的农民有组织抗争以党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为依据,并且十分自觉地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活动。减负上访代表普遍对中央减轻农民负担和推行村民自治的政策和相关法律有相当深入的了解。不少减负上访代表流露了强烈的“替天行道”情绪,他们反复提出的问题,就是宣传党的政策究竟犯了什么罪。H县的一些干部控告宣传中央政策的农民是扰乱社会治安。减负上访代表对此的回答是:我们宣传的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这本来是你们政府干部应该做的,你们拿着国家的工资却怕宣传国家的政策,我们作为农民却自己花钱费工宣传和维护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没有错。谁反对我们宣传就是反对党中央和国务院,就是现行反革命。这样明确而充分的道理,经常驳斥得那些企图阻挠减负上访代表进行宣传活动的县乡干部哑口无言一种特别流行的抗争形式是在农村的集贸市场上、组织的群众大会上、或乡镇干部前往收费的村的入口处用高音喇叭宣读中央和省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文件和中央领导的讲话。此外,农民还以耍灯、搞宣传车、贴标语、放电影等方式吸引群众,借机宣传党的政策。

     “县乡政府对农民减负活动的打压及黑恶势力对农村基层政权的侵入,使农民的合法权益遭受到进一步的侵害,也进一步激起农民的社会不满激进主义情绪已经开始在少数减负上访代表及农民中蔓延。在一定程度上,领导农民进行抗争已经成了一些减负上访代表的精神寄托,甚至成了他们生命的意义。他们以减负上访为使命,以中央为神明,以落实中央政策为己任。在他们心目中,中央就好比全能全善的上帝,中央的政策就象”句句是真理“的圣经,宣传政策好比传播福音,为此受苦受难是为了维护党的利益作出牺牲,为此流血坐牢是为真理献身的殉道。”(摘自于建嵘的“农民有组织抗争及其政治风险”一文。)

     草根维权与地方政府腐败阶层的利益冲突,最终导致了层出不穷的农民群体抗争及黑社会地方政府的血腥镇压,从定州血案、太石村维权,到汕尾东洲的血腥屠杀及今天的广东顺德三洲村两万村民围殴两百名地方政府黑社会打手。事态日益严重,镇压屠杀下的草根暴力革命一触即发,它已经严重威胁着人民的生命安全;威胁着社会的安定团结、和谐稳定。

     有鉴于此,政府当局不是针对制度性问题进行政治改革,对腐败的特权阶层进行制约与清算,而是突然严打左派媒体,打击左派人士、封杀左派网站。在两会召开期间,中国工人网、工农兵BBS 、共产党人网同时被封杀;新作派经济学家郎咸平的电视节目也遭到封杀。“ "中国工人网" 的总编辑严元章在接受境外采访时说:他们都是为工农服务的志愿者,在思想上以宏扬马列毛泽东思想为己任,而中共当局20多年来实行的经济改革损害甚至葬送了中国劳工阶级的根本利益,违反了共产党的基本宗旨。他们无钱无权,只能接受这个结局。”

     而香港中文大学财经教授郎咸平因为批判大陆国有资产流失、“国退民进”问题,呼吁回归社会主义道路而名声大振,变成了大陆媒体追逐的热点人物,着名的《南方人物周刊〉将他评为年度人物,冠之为2004年中国最具影响的人物。新左派沙龙“乌有之乡”召开“郎旋风”讨论会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了《郎旋风实录〉。郎咸平游遍全国于各大着名高校演讲,入场券高达千元,可谓名利双收。紧接着他又不断在各大电视媒体露面,举办《财经郎闲评〉等节目,在大陆取得巨大成功,大受民众欢迎。最终被中共勒令停播。

     面对中共特权阶层以改革为幌子实行权贵私有化,人民在两会期间提出了要不要继续改革的质疑,并以明晰产权、平等保护私有财产与公有财产的《物权法〉的推出为手段,抗拒中共权贵集团对国有、私有财产的强权掠夺;对抗其疯狂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权贵私有化行径,在此,《物权法〉作为自由主义民主与法治精神得以在中国实施与贯彻的根本之一,受到了全社会广大民众的支持,却为中共中央权力集团所搁置,这再次说明了修正主义权贵阶层与人民为敌的反动立场。

     腐败与堕落的中共政府,它的真正敌人不只是现代民主政治的自由与民主,而是秉承传统暴力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新左派,面对新左派思想的甚嚣尘上、面对举国沸腾的反特权与腐败的革命浪潮,强权暴政者除了谎言与镇压,似乎丧失了它得以凝聚人心的灵魂力量与手段。这时彷徨、迷茫、恐怖与绝望,似乎笼罩在每一个有良知的共产党员的心头。改革陷入泥潭、思想陷入混乱、物价飞涨、人心沸腾、危及四伏!中共权贵掠夺性的财富原始积累与陷入绝对贫困的下岗工人、劳工及农民的悲惨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曾经一呼百应的改革号召从此为广大人民所唾弃。是进行残酷的民间财富的掠夺与重新分配而走修正主义特权与腐败的经济改革之路?还是进行民主与法治的制度性建设而捍卫社会正义与公正?还是而等待愤怒起来的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爆发?成了中共权贵既得利益阶层不得不面对的历史性难题。经济改革的成果为特权利益阶层所吞噬,新自由主义的所谓“利益首先向受益最小的劳动人民倾斜”每每变成了向修正主义特权阶层倾斜。“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中央的任何一个决策与法规的出台、任何来自中央的善意改革举措与政令都立刻演变成祸国殃民、鱼肉百姓的罪恶手段。

     这一短短二十年多年改革,横空出世的权力腐败阶层成了人类社会无法回避、只能面对的万恶之源!中国人民如何摆脱利益集团的控制、纠正权贵利益集团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利益的掠夺与盘剥、对人民的鱼肉与践踏,抗拒官商合体的腐败集团对国家的劫持、对人民主权的劫持;新左派如何摆脱原教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局限性而避免阶级斗争等惨绝人寰的暴力杀戮再起?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与新左派的民众如何形成广泛的联盟而向导致腐败与罪恶的中共特权制度提出挑战?如何避免民众自发暴力抗争的无谓牺牲而把权力罪恶所导致的官民冲突的解决途径纳入到民主与法治的轨道、形成全国上下普遍一致的依法维权意识与意志?并在崭新的政治思想与意识形态的指引下重新治理特权腐败与堕落而根治制度性的弊端,也成了国人必须面对的当务之急。

     对比今天号称血汗工厂的中国与导致马克思主义思想得以产生的19世纪欧洲野蛮原始资本主义时期之间的异同,吸收马克思非暴力之号召无产阶级积极参与议会民主争取自身权益的思想;把崇尚暴力革命与阶级斗争的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转化非暴力的平等竞争与积极参与;把周期性的无产阶级暴力民主革命运动转化成周期性的全民理性参与的民主选举与竞争运动,从而避免毛泽东式的历史性悲剧再度重演。为此,我们有必要对传统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的重新认识与理性反思、重构新左派意识形态,吸收马克思主义的理性批判精神,并在这一基础上开展对现有政治制度的缺陷进行理性分析与反思,形成根治中共修正主义特权制度弊端的共同思想与意志。(待续) _(博讯记者:反抗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民文革”简要问答/王希哲
  • 美化后的毛泽东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张鹤慈
  • 和毛泽东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张鹤慈
  • 文革正名:用“文革的人民性”,或“造反运动”,取代“人民文革”
  • 在公安六条下,没有人民文革/张鹤慈
  • 方圆:从“全红总”谈“人民文革”
  • 闲话:人民文革是毛文革的一部分
  •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 文革四十周年祭——关于“人民文革”/作者: 喻智官
  • 批评郑义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海外强国论坛
  • 刘自立: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 朱学渊:评卫子游反对“人民文革”
  • 张鹤慈: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 刘自立 :从人民革命到人民文革
  • 刘自立:“人民文革”说驳难
  • 就“人民文革”问题答火戈/武振荣
  • 刘国凯《论人民文革》一文读后感/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