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绝不许把“六四”变成“二二八”/石巍
(博讯2006年6月20日)
    石巍
    
     我的年龄不属于“六•四”的一代,我也没有机会参加“六•四”的活动,但这不等于说我完全置身于“六•四”之外。相反,我的心一直和“六•四”一起跳动。刚刚又看了新版本的“六•四”记录片,我的灵魂又一次受到强烈的震撼。我的心在颤抖,我的手在颤抖。它重新燃起了我胸中的忿怒和仇恨之火。 (博讯 boxun.com)

    
    不道歉預示著悲劇還會重演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一面倒地把仇恨赋予了完全负面的涂抹,似乎仇恨就是匹夫之勇,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十恶不赦。以至几乎没有人敢表露他们心中的仇恨。其实,没有对邪恶的仇恨,何谈对正义的追索;没有对暴虐的仇恨,何谈对受虐的同情。如果面对令人发指的杀戮,你无动于衷,没有愤怒,没有仇恨,那么我只有两个字送给你:冷血!
    
    我们不嗜好仇恨。我们对仇恨也没有瘾。我们强烈地希望开释郁结在心中的仇恨,强烈地追求一个没有仇恨的世界。我们极卑微的要求只是,刽子手们要给我们一个道歉,一个忏悔!
    
    但是他们没有道歉。他们只是把“暴乱”改成了“风波”,却一遍又一遍地向全世界重复:“中国政府已经有了定论”。他们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他们更没有忏悔。发生在汕尾的血案证明,他们是一伙嗜血成性的恶魔。他们没有洗心革面,没有金盆洗手,没有放下屠刀,没有立地成佛。有人怀着佛祖的慈悲企盼“新班子”,指望他们能和“老头子”们有所不同。汕尾的枪声击碎了他们的善念。如果对一群毫无政治诉求,只求有一碗饭吃的平民百姓都可以大开杀戒,他们对要民主,反专制,废除一党专政的政治抗争会有任何的犹豫吗?不,绝对不会!如有第二次“六•四”,可以预言,“新班子”的表现绝不会比他们的前任逊色。不道歉预示着悲剧还会重演。
    
    中共的策略是拖一天算一天
    
    现在“理性”成了时髦的流行语。每一个人都要打起“理性”的旗帜。对他人最致命的攻讦莫过于“不理性”。其实没有激情的“理性”是苍白的。没有爱和恨的内涵,“理性”只是一个没有礼物的礼品盒。“理性”还常常掩饰着冷漠,退缩,逃避,以至背叛。
    
    共产党心知肚明,成百上千地屠杀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和普通市民,是不可能成为历史“铁案”的,所谓“定论”迟早是要被推翻的。他们的策略是低调,低调,再低调;拖,拖,拖一天算一天。拖过了这一届再拖下一届。拖过几代以后,人们谈论“六•四”就像谈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那样成为一个历史话题,那就“任人评说”,爱怎么评价就怎么评价吧。
    
    至少也要把它拖成另一个“二•二八”。四十年,五十年,最好是一百年后,由那时的政府发一个公告,修纪念碑,建博物馆,出纪念册。历史学家们撰写各种研究论文。天安门广场改名为“六•四”广场。受难者的后代收到抚慰金。活的人满意;死去的人,不论是杀人的人还是被杀的人,也都安心。
    
    不!我们绝不许把“六•四”拖成一个历史问题。我们绝不许把“六•四”变成“二•二八”。邓小平死了,不必鞭尸。但是李鹏、迟浩田,在他们见马克思之前,一定要让他们先去见一次法官!否则,我们就永远愧对游荡在天安门广场上空的冤魂和长眠于万安公墓地下的英灵。
    
    解決“六•四”問題的前提是民主化
    
    解决“六•四”问题的前提是实现中国的民主化。向专制统治者要求重评“六•四”永远不可能实现。中国的现状较之17年前有了巨大的变化。实现中国的民主化正遇到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
    
    愤怒和仇恨升华为胆识、智慧和谋略。这就是我们的理智。
    
    海外的一切反对力量要联合起来。“六•四”以后海外的民运和其它反对组织如雨后春笋,声势浩大,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局面。但是理念和诉求不尽一致,行动缺乏协调和统一指挥,影响力大打折扣。中共见缝下蛆,极尽分化瓦解、挑拨离间之能事。打开电脑,互相指责,甚至谩骂的事例屡见不鲜。这使人感到痛心。民联、民阵、宪政、联席、民主、正义、人权、社会民主、劳动、工党、法轮功、藏族、蒙族、维吾尔族,还有其他所有反对专制,要求民主的组织和个人,都要挽起臂膀,共同抗暴。我知道联合有诸多的实际问题,但在“六•四”死难者面前,我不知道有什么分歧比联合起来推进中国的民主化更重要。孙中山只有一个同盟会,他成功了。我们有无数个反对组织,我们没成功。组织的数量和它们的能量成反比。我们要响亮地喊出我们的口号:反专制就是朋友,要民主就是伙伴。我们不需要列宁式政党,但是我们需要协同的纲领,协同的指挥,协同的行动。
    
    把工作重心放到国内。归根结底,实现中国的民主化要靠国内的力量对比发生根本改变。所以民主化的主战场在国内。海外的工作很重要,特别在争取民主国家政府、机构、媒体和民主、人权团体和个人的同情、支持方面,以及凝聚海外华人反对力量方面,还有繁重的任务。反对组织的总部在一定时期内也应当留在海外。但工作的重点应当逐渐移向国内。能回国的应当以各种身份回国,不能回国的也应面向国内做工作。中共的腐败和倒行逆施已是天人共愤,整个国家像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它缺少的是一个引信。我们要沉下去,到失地农民中去,到下岗工人中去,到上访民众中去,到大学生中去,到失业毕业生中去,到家庭教会、法轮功信众中去,到矿难灾户中去,到一切民众中去,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公民教员,广泛普及民主意识,揭露中共的独裁统治。国内的思想界异常活跃,我们应当帮助他们和海外的学者专家建立起联系。应当给予媒体工作者更大关注。我们还要接受“六•四”的教训,尽可能通过各种关系渗入到军队、武警、公安、司法、政府公务员中去,争取他们在下一波民主化浪潮来临的时候倒戈,或至少保持中立。有可能的应尽量做好上层的工作。我们在国内工作中要汲取以往的教训,把公开活动和隐蔽活动结合起来,既不能缩手缩脚,又要保障安全。
    
    保卫台湾民主。现今是信息化时代,海水筑成的柏林墙无法阻挡台湾民主社会的信息在大陆传播。民主选举,言论自由,政党轮替这些民主社会的生活状态对大陆民众产生巨大吸引力,使中共的“中国的国情不能实行民主”的谎言不攻自破。即使台湾的负面消息也可以成为大陆民众的民主教材。台湾民间力量可以把赵建铭送进监狱,我们为什么不能把邓朴方送进监狱,“康华”的问题远超过“台开案”;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江绵恒送进监狱,一个乳臭未干的归国留学生何德何能担当科学院副院长大任,既在北京当了副院长为何又同时在上海担任“联合投资”董事长、法人代表,“闷声发大财”。台湾民主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共不怕台独,只怕台湾民主。他们正千方百计试图扑灭台湾的民主圣火。不论你是中国人也好,台湾人也好,还是自认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也好,大家都要携起手来共同保卫台湾民主。只要台湾的民主之树常青,中国的民主化就指日可待。重评“六•四”就水到渠成了。
    
    (据在第六届中国青年人权奖颁奖仪式和洛杉矶纪念六四17周年演讲会上的发言整理改写)
    
    ——原载《动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 我的六四见证——一场早夭的颜色革命/蔡咏梅
  • (林泉):六四十七年三祭
  • 国士赋—六四17周年祭/刘斌夫
  • 给“六四”死难者以抚恤是天经地仪的事/幻影
  • 驳诋毁“六四”的陈词滥调/幻影
  • 邵江: 两岸关系和问题---在台北“六四”十七周年纪念-海峡两岸经济发展与政治民主座谈会引言
  • 刘水:“六四”十七周年的回忆
  • 六四,不能为纪念而纪念/鲁德成
  • 梁辛:六四,北京街头静悄悄
  • 何日不再来?!墨尔本纪念”六四”十七周年活动有感/吕易
  • 六四十七周年祭/江楚渝
  • 刘逸明: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 六四”枪响了,人民遭殃了!(完整版)
  • 六四十七周年祭/陶文红
  • 吴一然:六四凶器回顾
  • 六四拔毛/林保华
  • 又逢”六四”------纪念”六四”屠杀十七周年/唐柏桥
  • 冯崇义:“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 “六四”前夕深圳街头出现大幅标语
  • 争鸣:中央政治局复议“六四”
  • 六四天网:郭起真被逮捕
  • 逸风(河南):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揭秘:六四成权力斗争筹码
  • 十七年的反思和变迁 -“六四”十七年特别报道(图)
  • “六四”十七周年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灵公告
  • 亚洲周刊:当局禁制出现松动:赔偿六四死难者首例内情
  • 新启蒙?中国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中国的新一代从网上发现六四真相
  • RFA专访赵昕:纪念六四,我们一直在坚持抗争
  • 六四挡坦克勇士王维林传台湾定居 台湾故宫否认
  • 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与书中人物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中國加強打壓 逼六四異議人士黃琦遷居/六四肉身擋坦克 傳在台定居
  • 六四临近,中共当局连国内网页都开始实时过滤
  • 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