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从大树进城看“大树政治”
(博讯2006年6月23日)
    
    ● 舒聖祥 (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博讯 boxun.com)

    大樹也要講政治嗎?我的回答是:確實如此。如果您不信,不妨讓我們從一則大樹進城的新聞談起:《長沙晚報》報導,做大樹進城生意在一些地方異常紅火,記者在長沙市所屬的長沙、望城、瀏陽、寧鄉四縣市農村走訪,所到之處幾乎沒有見到一棵像樣的樹,“別說是大樹,就是值錢點的樹蔸也基本上被挖光了”。 瀏陽某老闆出售了一棵羅漢松給醴陵市綠化某大型廣場,成本18萬賣58萬,一棵樹賺了40萬;更有一棵羅漢松是租用直升飛機從廣西大山裏吊出來的,現在這棵樹的叫價在150萬元左右。
    
    伴隨著“園林城市”、“生態城市”、“森林型城市”等城市理念的興起,伴隨著“廣場工程”、“綠化工程”以及“道路工程”的輪番上馬,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樹進城運動在百姓的視線之外發起,又在監督的視線之外成為爭相模仿的流行趨勢。為了“把森林搬進城市”,大樹進城成了“一年要建十年綠”的最佳捷徑。
    
    大樹進城對那些在鄉村土地上生長了幾十上百年的大樹來說,無疑是一場滅頂之災。經過兩次移栽,能存活下來的已經不足50%;就算萬幸活了下來,也早已成了“斷臂維納斯”,美感不復存在。當然,對大樹周邊環境生態,更是徹底的破壞。可以說,自從被“大樹掮客”發現的那一天起,大樹的悲劇命運也就開始了;同時開始的,還有大樹充當政治犧牲品的服務生涯。
    
    大樹被迫為之服務的政治,當然不是著眼於社會共同利益的公共政治,而只是著眼于官員私人利益的私人政治。所謂“大樹政治”,如果被簡單地具化為“大樹底下好升官”、“大樹底下好發財”之類,應該不會有很大的差池。而大樹進城尚只是“大樹政治”的一面;“大樹政治”的另一面則是城裏大樹的屢遭毀滅:人們經常能在翻修的馬路邊,驚訝地看到他們四分五裂的淩亂屍體。
    
    無論是大樹進城,還是大樹遭砍,所要實現的只有一個目的:城市的形象。看上去這似乎非常矛盾,善變的“城市的形象”前後完全不一,但是,私人政治向來都是“目標專一”而“急功近利”的。當他熱衷於修寬馬路時,寬馬路就是唯一的“形象”,大樹可以被毫無顧忌的砍掉;當他熱衷於修大廣場時,大樹又成了支撐“形象”的寵兒,非要花大價錢買大樹進城不可。屢見不鮮的“馬路拉鏈現象”就是私人政治這種“反復無常”特性的最好詮釋。當然,條條大路通羅馬,再“反復無常”也是在為私人政治目的加分。
    
    除此之外,“大樹政治”的另一個更重要特徵在於:施行和問責意義上的雙重零成本。首先,一手決策並施行“大樹政治”者,是不需要預先支付任何成本的。他只要“拍拍腦袋”,然後“大筆一揮”,經費方面則由地方財政照單全付——即便是為一棵樹支付58萬雪花銀,付起款來眼皮也不會眨一下。其次,“大樹政治”的非意圖後果,同樣不需要他賠付任何代價。哪怕種下去的大樹全都死光了,那也只是“自然原因”,“非人力所能干預”也,大樹被挪死了,人卻挪活了——這個意義上,搞“大樹政治”永遠沒有失敗的可能。
    
    財政軟約束造成公共資源為私人利益服務,監督懸空化造成權利被排斥成一無所知的局外人,問責虛無化造成脫韁的權力在公共領域內大膽撒野,這就是“大樹政治”的全部。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