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力虹:七.一断想
(博讯2006年6月27日)
    力虹更多文章请看力虹专栏
    1.
     年年七一,今又七一。自从有了1921年7月1日这个无辜的日子,中国的一切都被改变了。在吾乡嘉兴南湖的那艘游船上开始的时间,现已被证明是人类文明史上一个巨大“黑洞”,它将中国数千年积累的传统文化,将整个民族的道德资源、精神能量和美好人性一并吞噬,吐出来的只有暴力和谎言! (博讯 boxun.com)

    2.
    连上帝这位历法的制定者也难以预想到:一个无辜的日子,竟然成了中华大地上一切灾祸的开端,一切罪恶的渊源。否则,我相信上帝当初一定会将“七一”这页不祥的日期一刀剜去!
    3.
    因为有了“七一”这个血腥的日子,我们民族的优秀儿女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王申酉等已被屠杀;在“七一”临近的时候,我们的杨建利、杨天水、张林、郭起真、赵岩、朱虞夫、毛庆祥等等数不清的好兄弟,正被锁在重重黑牢之中……还有我们的盲人兄弟陈光诚,因为给受暴力虐待的妇孺申寃,在被软禁8个月、被绑架90天以后又被正式逮捕,如今正被关在“革命老区”沂南县大牢中,并已受到了警方的死亡威胁。今年的七一,将因为盲人义士陈光诚的蒙难而更加黑暗!
    4.
    今又七一,党的喉舌新华社、人民日报(国内网友戏称它为“日人民报”)又将隆重发表七一社论,赞美自已所属的那个政党如何的“伟大”、如何的“光荣”、如何的“正确”。尽管写的人、编的人、印的人自己也早已不相信了,自己也觉得恶心了,但戈培尔的忠实传人──中宣部还是命令他们如是说,所以他们也只能这样坚持年年说下去,直到说不下去的那一天。这就叫做“不见棺材不闭嘴”。
    5.
    想起前些年,我在北京西客站边住了一段时间,几乎天天路过中共中央机关驻地──京西宾馆。那座超级豪华宾馆正门两则,高悬着两排超级巨大的红色标语,上面写的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恐怕这是全球绝无仅有的、最搞笑、最活见鬼的一对标语了!世界上有哪一个人、哪一个团伙会如此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已“伟大光荣正确”?并高喊自己万岁呢?
    
    6.
    又到七一,从北京到地方的电视台、文化部、文联又将举办各种各样、花团锦簇的文艺晚会。众多比妓女更加堕落的“人民艺术家”又将争先恐后地登场献艺,高唱74年来的保留节目《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党啊,亲爱的妈妈》!我所熟悉的那些“著名诗人、作家”也将遵命献上他们的《七一颂歌》,供党报刊用,供戏子朗诵,供政府评奖……说他(她)们比妓女更不如,是因为他们堕落的是人格与灵魂,而且是“自觉自愿”的。
    7.
    今年七一,从纽约到巴黎,从台湾到香港,又会有数不清的有良知的华人及团体举行集会游行,还“七一”这个罪恶的日子以真面目。据悉,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女士表示决定参加香港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力促香港能够尽快落实民主普选。七一大游行已成香港人的一个固定节日,今年照例仍由民间人权阵线主办,主题是“公平公义新香港,民主普选创希望”。我相信这对于六月底访港的中共政协主席贾庆林来说,将是一个不愉快的七.一,何况他还有赖昌兴待归、远华案高悬的危机等着他呢。
    8.
    金正日、卡斯特罗等世界上仅存的几个臭名昭著的独裁者,必定又会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祝贺“中国共产党成立85周年!”并说这几个如过街老鼠式的政党“用鲜血凝成的”、或“牢不可破的”友谊万古长青!可惜齐奥萨斯库、米罗舍维奇、阿尔法特已死,而萨特姆将被他的人民处以极刑,否则如此这般的贺电还会多几封。是啊,全世界也就是剩下这几个难兄难弟,盼望与老大哥中共一起多苟活几年了……
    
    9.
    年年七.一,今又七.一。掌握着权力又劫持了财富的人们又将擦拭手上的血迹,长叹一声:又熬过了一年……而我在这个深夜里,感觉“七一”这个巨大的黑洞正在吞噬我。伴着“彷徨于无地的”悲凉,我写下这篇《断想》。但我知道,中国人彻底告别这个黑暗日子的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2006.6.27.宁波
    
    -----首发《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力虹: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 力虹: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 力虹: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 力虹: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诗人哀歌
  • 力虹: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维权风暴
  • 力虹: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八方回声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维权热点
  • 力虹:始作俑者,岂能无责——谈谈欧洲的醒悟与责任
  • 力虹: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中国“六.四”17周年祭
  • 力虹: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徐锡麟烈士蒙难百年祭
  •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 爱琴海网总编力虹: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 力虹:写于爱琴海被关一月
  • 力虹:除了内心的了痛……
  • 力虹:《悲怆四章》及个人简介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9)维权热点
  • [危急!]六.四前夕,林辉、力虹遭警方近距离跟踪盯梢!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4)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图)
  • 力虹声明:到底是谁“极不严肃”?
  • “力虹”先生极不严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