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昊澄: 小议—党纪国法
(博讯2006年7月11日)
    报纸电视里面审判贪污腐败时,经常会提到“党纪国法不容”。“党纪”就是一个政党的纪律,“国法”就是一个国家的法律。将党纪和国法摆在一起,很有意思值得玩味。

    首先得看看哪个更大,是国法大于党纪,还是党纪大于国法。如果是国法比党纪大,这提法感觉好像顺序不对,“国法” 应该在“党纪”前面。即,国法不容的,党纪自然也不容;党纪不容的,国法有可能容。无论是谁,只要是违了国法,就应该受到公正和公开的法律制裁。

     如果党纪大于国法,这提法的顺序正好合适。就是说,党纪不容的,国法也不能容;国法不容的,党纪有可能容。这样的话,人跟人就不一样了。只要没犯党纪,党员干部犯了国法可以没事。经党组织研究进行党内处理,无须经过国家司法程序。古有“刑不上大夫”,今有“刑不上党员干部”。这样的党,谁都愿意参加。只要遵守党纪,其它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触犯了国法,还有一层党衣防护,关键时刻还能防弹。例如,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的“双规”就是隔离党纪和国法的防弹玻璃。 (博讯 boxun.com)

    同时也不能排除有可能党纪和国法一样大,甚至干脆就是一回事。如果党纪和国法是一回事,那政治面目是群众的老百姓无所适从了。要不全体党员干部都是老百姓,要不所有老百姓都是党员。全党皆民,抑或全民皆党。这样一视同仁也没什么可说的,党纪就是国法,国法就是党纪。简单点,党就是国,国就是党。合起来就是“党国”,或是“国党”。

    当然,最后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党纪是党纪,国法是国法。但是,党籍和国法之间存在一种不即不离,若即若离或时即时离的关系。时而你大于我,时而我大于你;时而你中有我,时而我中有你;时而你是你我是我,时而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有违党纪不一定有违国法,有违国法不一定有违党纪。党纪容的,国法不一定容得;国法容的,党纪不一定容得。那如何判定?标准何在? 谁说了算?这个问题有点难度,具体操作需要技巧。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党员干部腐败了,道理上讲他是违了国法。违反国家法律,应当受到国家法律的审判和制裁。可是实际上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他是党员,所以还得考虑一个关键因素—党纪。至于违不违党纪,那是一个党自己的事,由这个党的党组织来判断。根据(党的)需要,党组织可以决定制裁范围,是按违纪还是按违法处理。当然,这得看是什么党,一般的党没戏,必须的是个“国党”,即一个拥有“党国”的党。

    批评犯了“错误”的党员干部,我们会说他“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其实,对不起国家和人民关系不大,可别对不起党。假如对不起党了,“犯错”会变成“犯罪”。假如没有对不起党,“犯罪”会变成“犯错”。只要对得起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可以是“犯错”。只要对不起党,对得起国家和人民可以是“犯罪”。“犯错”,国法不容,党纪容。“犯罪”,党纪不容,国法也不得不容。

    也许,在一个“党国”里面,既没有“党纪”又没有“国法”。能找到的,也就只有无法无天的“私利”了。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昊澄:小议——平等
  • 李昊澄:小议——政治权利
  • 李昊澄: 7月4日美国独立日重温独立宣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