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舒圣祥:“奖学金抵学费”吹响“全面收费”的号角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7月11日)
    ● 舒聖祥(杭州評論家、註冊會計師 歐洲導報社供稿)
    
     沸沸揚揚的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終於有了定音:《中國青年報》報導,北大宣佈,2007年北大新入學的研究生都將繳納學費,但九成以上新入學研究生將有機會獲得高額獎學金,其中最低檔三等獎學金將與學生每學年應繳納的學費等額。據悉,復旦大學、浙江大學等全國十餘所名校也將同步實行與北大相同的招研全面收費改革。 (博讯 boxun.com)

    
    早在去年,就有北大清華等9所高校率先實行研究生全面收費的新聞傳出,後來因為社會爭議太大,有關部門不得不發佈通知,原定2006年推行的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暫停實施。但是,大眾輿論仍然普遍認為研究生全面收費是“大勢所趨”。事隔一年之後,強硬的“研究生全面收費”以柔和的“獎學金抵學費”面目出現,應該說完全在公眾的預料之中。
    
    雖然高校對“研究生全面收費”諱莫如深,不同意“研究生取消自費和公費,是要改成全面收費”的說法,但實際上區別甚微。或者說,“獎學金抵學費”只是“研究生全面收費”的一個緩衝步驟,一方面給了反對聲巨大的社會輿論一個美麗的封口兜,另一方面又切實推進了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無論如何,全面收費已經開始了,雖然先期繳費暫時有望獲得後期獎學金的償還,但是獎學金的覆蓋範圍和獎金額度何時做出調整,誰也無法預期。
    
    從“免費培養”到“獎學金抵學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前者是國家對培養義務的明確承擔,而後者更像是高校對被培養研究生的一種道義補貼。所以,人們可以理直氣壯地反對“全面收費”,但是卻沒有理由堅決反對不久的將來高校以“政府投入不足”之類理由“大幅度降低獎學金標準”。因為前者屬於公共品的供給,後者卻是高校的內部事務。
    
    另一個證明“獎學金抵學費”或許只是“緩兵之計”的事實,是高校對獎學金來源管道和金額統計的模糊不清。北大有關負責人只是強調“獎學金和助學金的來源管道很多”,但卻對獎學金和助學金的具體金額“沒有一個明確的統計”。如果不是北大對發放高額獎學金缺乏基本的“可行性研究”,那只能說明他們本來就不準備把這個制度長期進行下去。
    
    事實上,本科全面收費時,雖然沒有“獎學金抵學費”的說法,但是“完善的獎助制度”也是作為解決貧困生問題的重要舉措而被隆重推出的。遺憾的是,“完善的獎助制度”並未能解決任何問題。那麼,面對眾高校渴望已久的研究生全面收費,“獎學金抵學費”最終會不會也淪為一個“美麗的謊言”?
    
    眾所周知,一些地方的助學貸款政策正陷入一個怪圈:不繳學費就不能註冊,不能註冊就沒有學籍,沒有學籍就不能申請貸款。而從“免費培養”到“獎學金抵學費”,最大的不同就在於給新入學研究生築起了一座很高的門檻:必須先繳納動輒過萬的學費。這無疑不是一筆小數目,貧困學生繳不起怎麼辦?會不會再次陷入類似助學貸款政策的怪圈?
    
    更何況,高校的獎學金評比制度,能否做到公平公正實在很成問題,“學生以導師為貴”的現象比比皆是。事實證明,高校早已不再是“最後一方淨土”,有獎金難免就有腐敗,而腐敗盛行之後,高額獎學金就恐成“少數人受惠,多數人受罪”了。
    
    (新聞:http://news.sina.com.cn/c/edu/2006-07-10/031210375632.shtml
    我的博客:http://ssx4501.blog.sohu.com)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論壇http://www.guofeng.info/bbs/index.php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舒圣祥:從“糖丸事件”看公共品供給缺陷
  • 舒圣祥:“高鶯鶯之死”與“恐怖的權力”
  • 舒圣祥:豐都鬼城,政府永遠不要做城市“老闆”
  • 舒圣祥:审计报告“不点名”偏离了“纳税人立场”
  • 舒圣祥:银行“操作失误”引发的诚信焦虑
  • 舒圣祥:永州评“超警”是捷径崇拜下的伪民主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舒圣祥:从大树进城看“大树政治”
  • “高素质人口”是个什么标准?/舒圣祥
  • 舒圣祥:中国老百姓为何“不乐意消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