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易明
(博讯2006年7月30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晓波是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犬儒化过程中的一个异数,是少数保持了道德勇气和高尚情操的知识份子的一个代表。刘晓波在北师大读研究生时,就以其对社会和中国知识份子的尖锐批判而一举成名。但他给予我的直接影响,却是在他的文学和美学的专业之外。记得我第一次读到他的<中国知识份子和政治>时,即被其真切的入世态度和尖锐的批判精神所打动。以后又曾经断断续续的读了不少他的文章,虽然他在专业知识之外的议论大多难以独立成说,有的甚至显得肤浅,但还是会他被那毫不妥协的对政府和社会的批判精神所牵引。读他的文章,体会他的高贵真诚和嫉恶如仇的人生态度,总给人一种淋漓酣畅的美学享受。
     (博讯 boxun.com)

    很多人认为刘晓波偏激,而他也确实有点偏激,但他的偏激不是建立在简单盲目的自高自大和出位求名的功利动机的基础之上的。相反,他的大多少出位言论,其实都是经过深入的探索和痛苦的思考的结果。即使他的所谓“300年殖民地救中国”的言论,也不是出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草率,而是对东西方差距之大的痛心疾首和东方盲目乐观的当头棒喝。其实人们只要睁开眼睛看一下,就会发现历来为中原文化所鄙视的港澳地区,恰恰是因为有了上百年的殖民地统治,才使这些不毛之地的化外之邦创造了为本土正统文化所望尘莫及的经济奇迹。此外的例子还有新加坡,上述三地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一直保持在大陆中国的数十倍以上,从而成为当下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目标的模仿对象。我想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否认这一事实,只是他们出于盲目的民族自尊心和莫明其妙的仇外心理,不愿意承认东方文明已经被西方文明彻底打败罢了。
    
    全盘西化似乎是刘晓波立论的基本点,而民主法制也就因此成为他生命的基本诉求。在89年的那个多事之秋,当大多数中国学者都在为中国发生的事件而寻求海外的庇护时,晓波是我所知道的少数几个提前回国的高级知识份子,并且是唯一一个最早公开投身学运的大学教师,而且据说是在吾尔开希手下当了个宣传部长。最后,但事件发展到上千人蹀血长街时,他又是一个竭力劝说愤怒的人群放弃武力对抗,并亲手销毁了一架机枪的和平主义者。他是最后一批和学生一起撤出广场的人。
    
    这次的投入使他个人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从此失去了工作和人身自由。但不久后我们却在海外看到了他几乎是日产万节似的写作成果,并开创了一个立足本土坚不出国但其声音却不能被封锁的先例。晓波终于以他的行动和作品,创造了一个神奇的“刘晓波神话”,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刘晓波精神。
    
    刘晓波无疑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的杰出人物。如果说其对文化的贡献还没有超过鲁迅的话,其对中国知识份子的昭示作用也已经超过了鲁迅。鲁迅虽然也对国民性其中特别是知识份子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但他本人却好歹还是生活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社会环境中,没有生活和生命之忧,却一再逃避迫害而为人所垢病。而晓波以大学讲师和博士之身,在成名之后数度入狱,冒著被打成蜂窝煤的危险在广场谈判,创造了传奇般的史话。就其道德勇气和独立精神而言,并世并无第二人。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能以身作则,始终保持了一个独立知识份子对政府和社会的批判态度,并坚持立足国内毫不妥协的立场,在高级知识份子中也如凤毛麟角。他的学问可能并不绝顶出色(他大概不屑于做什么高深的书本学问),可他的这种毫不妥协的对政府和社会的批判精神,绝对可以称得上伟大二字。
    
    伟哉晓波,高山仰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中国自由文化论坛·鲁扬荐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 刘晓波: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 刘晓波: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刘晓波
  • 刘晓波: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 刘晓波: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
  • 刘晓波: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 刘晓波: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 刘晓波: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 刘晓波: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 刘晓波: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 刘晓波: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 刘晓波:启蒙之光照亮自由之路
  • 刘晓波: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刘晓波: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 林彪对毛泽东的背叛/刘晓波
  • 刘晓波:除了警察中共还有什么?
  • 刘晓波: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刘晓波:樱花的中国劫难(图)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 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