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博讯2006年8月08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巴人武装绑架以色列士兵,导致以巴之间的“人质危机”;危机还未解决,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横插进来,突然越境袭击以色列军队,打死七人,俘虏两名以色列士兵。以色列迅速进行大规模军事报复,旨在最大限度地消弱真主党武装。以色列战机轰炸了贝鲁特市中心,炮击黎巴嫩港口和重要桥梁。真主党还以火箭弹并重创以色列军舰,以军再炸毁真主党总部大楼……联合国与国际社会眼看着以黎武装冲突逐步升级,却完全无能为力。近一个月武装冲突已经造成大量人员伤亡,黎方宣称死亡上千人,以方死亡94人。 (博讯 boxun.com)

    
    真主党与以色列的武装冲突成为世界舆论的焦点,大家都在发问:第六次中东战争是否由此开始?中国媒体也非常关注,特别是在中国籍联合国军事人员两度被炸之后,国人对以黎冲突的关注陡然上升。
    
    7月25日,在以色列对真主党的空袭中,联合国中国籍军事观察员杜兆宇被炸死;8月6日,在真主党法向以色列的火箭弹攻击中,三名中国籍联合国维和人员被炸伤。
    
    在中国军人两次被炸发生前,中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和评论,已经在挺真主党而责以色列;两次被炸发生后,中国的官方反应和新闻报道,更鲜明地凸现了中共对以色列的愤怒和对真主党的原谅。
    
    有网友“NeoOnline”在《猫眼看人论坛》上发出《被炸后的新闻标题比较》的贴子,收集了中国媒体报道两次被炸的新闻标题,供网友们在对比中明辨是非。此贴上网近24小时,点击率高达16844次,跟贴也有257个。
    
    网名为“漂流木”的网友跟贴说:“这下被真主党炸了,也不谴责了,也不拍案而起了,血也白流了,至于赔偿那是想都不敢想了。所以国家外交跟个人一样,结交人要结交正人君子,跟泼皮无赖混在一起,吃了亏都没地方说理去。”
    
    根据此贴提供的线索,我上网浏览了一番,不能不佩服这位网友的眼明心亮。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中共官方关于两次被炸的反应竟有天壤之别:
    
    1,对以色列,中共党魁胡锦涛发表电视讲话,向中国维和人员遇难深表哀悼;中共高级别官员出面谴责且态度极为强烈,中共外长李肇星强烈谴责以色列的暴行,高调宣称“他们的鲜血不能白流”;中共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强烈谴责以色列;中共新闻发言人秦刚对以色列也是措辞强烈、充满愤怒。
    
    对真主党,中共官方仅由新闻发言人秦刚出面,表示“严重关切”、“强烈不满”和“提出交涉”。而且,明明是真主党的责任,秦刚却出语暧昧,尽量回避直呼“真主党”之名,就连“提出交涉”也是用模糊的“有关方面”。
    
    2,关于杜兆宇被炸死,中国媒体的报道,不仅数量多、篇幅长、内容详细,而且新闻标题大都冠以“强烈谴责”的字样;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大公报》的新闻标题是“中国观察员血洒黎巴嫩北京震怒”。在互联网上,百度一下,相关网页高达457,000。
    
    关于三位维和人员被炸受伤,中国媒体的报道,不仅数量少、篇幅短、内容简单,也没有提到三名受伤者的名字。在互联网上,百度一下,相关网页仅为671篇。仅从数量上看,两者相差将近700倍。
    
    3,对以色列,中共官方的发言和中国媒体报道的新闻标题,皆明确突出以色列的责任,要求联合国和以色列进行负责的调查,要求以色列向中方和遇难者家属道歉。同时,众多中国媒体借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之口判决以色列犯有“蓄意罪”。比如,在名为《哀悼:以军炸死4名联合国观察员 我观察员杜兆宇遇难》的评论中,作者声称:“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发表声明,指出这是一起故意袭击事件。” “安南作为联合国秘书长,他的身份和所代表机构的特殊地位,都制约着他不可能乱下结论,而是有相当确凿的证据支持。安南的声明可以明确地解读为:以色列对维和部队哨所的袭击不是误伤,而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攻击。”“攻击如此敏感的目标,毫无疑义地说是滥杀无辜,属于其心可殊的暴行。”
    
    对真主党,无论是发言人秦刚还是新华社第一时间的反应,都有意识地回避追究真主党的责任。比如,秦刚用无主语的发言有意回避发射炮弹的真主党。他说:“一枚炮弹落在中国参与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的工兵营附近,造成3 名中国维和人员受轻伤。”好像他还没有弄清这枚火箭弹来自何方。新华社报道的新闻标题是《联合国驻黎维和部队遭袭击三名中国士兵受轻伤》。打开内文,当然有真主党武装发射火箭弹的内容,但仔细分析相关内容,似乎主要责任也在以色列。报道称:“当地时间11时40分,以色列部队突然出现在距营区约500米处的一座黎巴嫩村庄。15分钟后,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发射的一枚火箭弹落在营区西北角位置,并发出剧烈的爆炸声。事发时恰值换岗,3名官兵被弹片击中,所幸伤势均较轻。”这样的报道是在告诉中国民众:被炸事件的起因是以色列部队,真主党是针对以色列部队发射火箭弹,落在维和部队工兵营,不是“蓄意”而是“误炸”。
    
    按照常识,面对维和人员的死亡和受伤,对死亡的强烈反应和对受伤的不那么强烈的反应,乃合情合理;然而,当第三方的死和伤的制造者分别是交战双方时,即便有强烈与温和之别,起码对肇事者的谴责应该是平等的一致的,而决不应该厚此薄彼。也就是说,中国军人所遭遇的死伤,无论是来自以色列的轰炸还是真主党的火箭弹,两者的性质是一样的,决不会因死亡和受伤的结果区别而有所改变。
    
    但是,中共官方及其媒体对以色列和真主党的两种反应,其程度乃至性质却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差,就不再是常识所能解释的,而只能用中共在中东问题上的一贯立场来解释,既要把这种区别放在中美较力的大背景下来解释。
    
    众所周知,凡是涉及到中东问题,无论是以巴、以黎的冲突,还是伊拉克战争和伊朗核危机,美国明确支持以色列、发动倒萨之战、与伊朗针锋相对;而中共一直站在暴君、独裁者、原教旨主义政权和恐怖组织一边。
    
    具体到此次以色列与真主党的武力冲突,完全是真主党越界绑架以色列两名士兵所致,如果以色列新政府不作出强烈反应,不但是对真主党的纵容,而且也辜负了民众对新政府的信任——以色列还会有安全保障可言吗?至于说以色列轰炸杀死了大量平民,这也是所有恐怖组织的惯用伎俩所致。无论是哈马斯还是真主党,它们都把自己的武装基地设在居民点;如果该地区有联合国观察机构进驻,它们就要把有些基地设在临近地区。
    
    更重要的是,联合国在2000年九月作出过1559号决议,明确要求真主党解除武装,但将近六年过去了,真主党非但没有解除武装,反而不断用火箭弹和越境偷袭挑衅以色列。所以,联合国及其国际社会无力根据1559号决议来解除真主党武装,才是导致今日以巴武装冲突的关键原因。
    
    中共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不但从来没有公开敦促过真主党解除武装,而且在每次以黎冲突中大都偏袒真主党。之所以如此,不在于中共多么仇恨以色列,而在于中共仇视以色列背后的美国。
    
    2006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
  • 刘晓波: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易明
  • 刘晓波: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 刘晓波: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 刘晓波: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刘晓波
  • 刘晓波: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 刘晓波: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
  • 刘晓波: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 刘晓波: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 刘晓波: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 刘晓波: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 刘晓波: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 刘晓波: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 刘晓波:启蒙之光照亮自由之路
  • 刘晓波: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刘晓波:樱花的中国劫难(图)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 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