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8月12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以巴冲突尚未解决,更为激烈的以黎冲突随之爆发。西方媒体普遍认为,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插手以巴冲突,来自伊朗和叙利亚的幕后操盘;因为,真主党的建立由伊朗一手策划,是伊朗介入黎巴嫩事务的结果;真主党的武器和财源也主要由伊朗和叙利亚提供,自然听命于施主。 (博讯 boxun.com)

    
    在以色列方面,美国一直是以色列的铁杆支持者,没有美国的鼎力相助,以色列便无法在阿拉伯沙漠中生存下来。所以,以色列在中东问题上的任何重大决策都离不开美国,此次以色列对真主党采取激烈的报复性攻击,肯定得到过美国的同意。
    
    在中国,舆论普遍把中东危机的主要责任归咎于美国和以色列。而在我看来,中东火药桶的难以清除,主要责任应该由阿拉伯世界来负。中东问题看似复杂,涉及历史纠葛、民族矛盾、宗教文化冲突,土地和资源的争夺,西方与阿拉伯的冲突等多种因素,但今日中东和平进程之所以举步维艰,就在于阿拉伯激进主义的两大症结:对外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和对内无法根除“国中国”。
    
    一 不准以色列生存的阿拉伯极端势力
    
    自从以色列在联合国的授权下建国以来,中东问题的事实真相是阿拉伯世界不准以色列生存。所以,以色列刚刚建国,阿拉伯联军就发动了旨在消灭以色列的中东战争,从此中东便成为了世界的火药桶。只是由于美国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和犹太人的团结善战,致使阿拉伯世界无法在军事上与以色列抗衡,阿拉伯的多数国家才逐渐转而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
    
    然而,在阿拉伯意识的深层,灭绝以色列的意愿从未消失过。特别是当原教旨主义的霍梅尼在伊朗夺权成功之后,美伊的盟友关系瞬间变成敌对关系,灭绝以色列的口号再次响彻阿拉伯世界的上空,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恐怖组织也再次活跃起来。与此同时,阿拉伯的几个大国利用以巴、以黎的冲突,采取扶植代理人的方式打击以色列,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无一不是在阿拉伯大国的支持和操控下逐渐崛起的。
    
    经过了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才得以在阿拉伯沙漠中立足,以色列对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唯一要求,就是放弃灭绝计划而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1991年10月马德里中东和会召开,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第一次坐到下来,开始艰难的和平谈判。这次会议构筑了中东和谈的框架,确立了以“土地换和平”的基本原则:只要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以色列就归还长期占领阿拉伯国家的领土。
    
    然而,由于伊斯兰激进势力和以色列极右势力的双重阻挠,“土地换和平”计划的实施并不顺利。来自以色列极右势力的最具象征性的阻挠,就是在1995年11月4日暗杀了巴以和谈的开创者拉宾总理;而巴勒斯坦的恐怖组织哈马斯则是巴以和谈的主要绊脚石,加上阿拉法特及其巴解组织的误判,错过了最有希望为巴以带来和平共处的机会:2001年1月2日,阿拉法特在华盛顿拒绝了克林顿总统长期努力的中东和平协议。
    
    9•11后,阿拉伯世界的伊斯兰激进势力再次抬头,特别是强硬派政客艾哈迈迪•内贾德当选伊朗总统后,他利用美国致力于反恐战争而无暇他顾之机,不但在核问题上故意挑战美欧,而且屡次公开谴责以色列,甚至声言“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掉”。真主党此次突然偷袭以色列,显然与伊朗现在的强硬政策高度相关。
    
    二 难以消除的“国中国”怪胎
    
    随着以巴和平进程和以黎和平谈判的展开,中东火药桶的根源来自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的内部分裂,也就是在合法政府之外的畸形“国中国”的存在。也就是说,在巴勒斯坦和黎巴嫩,存在着合法政府惹不起的非法武装——哈马斯和真主党。由于中东问题的特殊性,两个组织在内政外交上的做法基本一样。
    
    在内政上,哈马斯与真主党都具有双重身份,1,两组织都以底层民众的代言人和恩人的角色赢得支持,可以参与国内政治角逐的政党组织,甚至可以在国内行使大量的政府职能;2,合法政府惹不起的武装组织。巴勒斯坦虽然没有发生大规模内战,但哈马斯与巴解组织之间的争权夺利从未停止过,动不动就擦抢走火、相互火并。以前,哈马斯拒绝政党政治的道路,但在其激进领袖亚辛和兰提斯先后被以军定点清除之后,更在巴解组织的独裁者阿拉法特死后,哈马斯开始改变策略,接受政党政治,让选票代替子弹。在半年前的巴勒斯坦大选中,哈马斯与巴解组织的地位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逆转:作为政党的哈马斯居然赢得了大选,变成合法的执政党;而巴解组织输掉大选,首次变成保有武装力量的在野党,也可以称之为“非法武装”。
    
    黎巴嫩真主党诞生于1982年的以黎战火中。它是黎巴嫩什叶派的政治和军事组织,最高领导是总书记,最高决策机构是政治局,七名委员分别负责思想、财政、政治、情报、军事、司法和社会事务;它拥有正规军3000名和民兵12000名,还拥有上万枚火箭弹和伊朗提供的无人侦察机。由此可见,真主党肃然黎巴嫩的另一政府。
    
    黎巴嫩从1975年9月开始陷入长期内战,即便在叙利亚几万大军进驻之后,内战仍然无法平息。1988年4月,什叶派穆斯林阿迈勒运动民兵与真主党民兵在贝鲁特南郊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交战初期,阿迈勒武装重挫真主党民兵,控制了大部分什叶派居民区,但真主党在伊朗革命卫队支援下,重新集聚力量发动反攻,夺回贝鲁特南郊80%的地区,双方死伤千余人。内战直到1991年5月才宣告结束。黎各派武装根据政府的决定,解除了各自的武装,但唯有真主党以抗击以色列为由,拒绝解除武装和上缴武器。作为政党的真主党,从1992年起参加黎巴嫩议会选举,并成为黎巴嫩最大的反对党。
    
    在外交上,哈马斯和真主党都是对外进行恐怖袭击的著名恐怖组织。合法的政府力求和平谈判而非法武装坚持武力发言,他们每每在和平进程曙光初现时发动恐怖袭击。哈马斯利用人体炸弹破坏巴以和平进程的行为,有目共睹;真主党自从成立之日起,在黎南部与以色列军队的武装冲突也没有停止过,以黎和谈启动后,真主党也曾多次以火箭弹袭击或越境攻击以色列来破坏谈判。
    
    更为邪恶而阴险的是,真主党不是政府而是自私的政治集团,它的存在依靠伊朗和叙利亚的支持,而伊朗和叙利亚之所以支持它,就是为了让它不断地挑起以黎冲突。在此意义上,真主党靠的就是要挑起战火,并以强硬态度来扩大战火。因为,首先,战争造成的国家损失与真主党无关,它不是合法政府,不必承担财产生命的损失和战后重建的责任。其次,只要真主党权贵们保住了性命,每一次以黎武装冲突都将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双重利益,在道义上赢得更为响亮的阿拉伯英雄的名誉,在物质上得到更多的实惠——真主党本身在冲突中的损失,伊朗和叙利亚会给予加倍补偿。
    
    所以,类似哈马斯和真主党这类恐怖组织的圣战,只在乎用打击以色列来谋取自身的政治利益,而根本不在乎平民的生命。他们都会把自己的基地设在平民居住区,设在靠近联合国驻当地机构的附近,把平民、特别是妇女、儿童、维和人员当“肉盾”, 把发射火箭炮当作引诱以色列的“诱饵”,以便制造出平民与维和人员伤亡的电视镜头,在舆论宣传上获得对以色列的优势。
    
    而以色列在打击哈马斯和真主党时,要么采取极为精确的定点清除,基本不会伤及无辜;要么在大规模轰炸前,发出让平民尽快离开的劝告。
    
    两相比较,文明和野蛮的分野,一目了然。
    
    三 黎巴嫩政府惹不起的真主党
    
    按照现代政治常识,一个国家的武装力量只能由合法政府控制,政府控制之外的任何武装组织都是非法的,因为只要这样的武装组织存在,该国必然会失去国内外和平。亚洲的尼泊尔毛派游击队和孟加拉的猛虎组织,拉美的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非洲的利比里亚、安哥拉、塞拉利昂、刚果等国家的反政府武装,无一不是战乱的根源。
    
    与其他国家的非法武装组织相比,真主党还具有特殊的优势,因为它的后台是实力强大的伊朗和叙利亚,黎巴嫩政府也奈何它不得。在如何对待以色列的问题上,真主党与本国政府分歧不小,即坚决反对黎政府的和谈道路;而与伊朗政府却完全一致,即消灭以色列是中东问题的唯一解决之路。所以,伊朗支持下的真主党必然变成中东的火药桶之一。它不仅发动过多次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而且自真主党成立以来的黎以武装冲突,主要不是发生在两国政府之间,而是发生在真主党武装与以色列军队之间。
    
    经过长期的武力冲突和国际调停,以黎和谈终于在2000年5月结出果实,以色列正式从黎巴嫩南部地区撤军。但是,以色列的撤出却给真主党继续坐大提供了机会,它迅速填补了以军留下的真空,控制了黎巴嫩南部,逐渐变成了黎巴嫩的国中之国。
    
    以色列从黎巴嫩撤军后,黎巴嫩的主要问题变成了如何尽快解决叙利亚驻军和本土非法武装真主党的问题。2004年8月28日,黎巴嫩内阁特别会议批准了一项草案,同意将现任总统拉胡德任期延长三年并提交黎议会审议。而这项草案显然是叙利亚操控黎巴嫩政局的结果。所以,遭到美、英等西方国家的明确反对,并指责叙利亚向黎巴嫩施压,操纵黎修宪。9月1日,美法两国不顾黎巴嫩政府的反对,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了一项要求叙利亚尊重黎巴嫩的政治独立并立即从黎撤出所有军队的决议草案。9月2日,安理会以9票赞成、2票反对、6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了美法两国提交的决议,这就是1559号决议。其主要内容为:1,呼吁尊重黎巴嫩的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要求包括叙利亚在内的所有外国军队从黎巴嫩撤出。2,支持黎巴嫩在不受外来干预和影响之下制定的宪法,根据宪法举行自由公正的总统选举。3,要求解散黎境内的所有武装组织。
    
    截至2006年4月末,在不断加大的国际压力下,叙利亚军队已经全部撤出黎巴嫩,但真主党武装至今无法解除。此次以色列与真主党的武装冲突仍然由真主党引发。7月12日,真主党游击队对以色列发动了越境袭击,俘虏两名以色列士兵,打死7人。14日,以色列首次轰炸了贝鲁特市中心,炮击黎巴嫩港口和重要桥梁,打死33人。16日,黎巴嫩发射火箭弹袭击以色列并重创以色列军舰,以军报复炸毁真主党总部大楼……致使武装冲突不断升级。
    
    在此意义上,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无力根据1559号决议来解除真主党武装,才是导致今日以黎武装冲突的关键原因。
    
    8月7日,在贝鲁特召开的阿拉伯国家外长会议上,当黎巴嫩总理西尼乌拉流着泪控诉以军“蓄意屠杀”平民时,他最应该扪心自问的是:在以黎和谈早已结束、以色列从黎巴嫩撤出已经六年的情况下,也在联合国1559号决议生效近两年的时间里,作为黎巴嫩合法政府的总理,为什么至今无法解除真主党的非法武装?为什么不能约束真主党对以色列进行肆意挑衅行为?事实上,真主党武装作为“国中国”的存在,既是黎巴嫩政府的失败和耻辱,也是对黎巴嫩的国家和民众利益的威胁和伤害。
    
    在此意义上,1,只要灭绝以色列的阿拉伯意识不改变,伊朗等原教旨主义国家就不会让中东安宁;2,只要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的合法政府之外,仍然存在着拥有武装的“国中国”组织,中东的火药桶也就无法消除。
    
    君不见,3月27日,在贝鲁特举行的一个追悼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的大型集会上,真主党总书记纳斯鲁拉发表演讲时公开表示,真主党与哈马斯有着共同的命运,他们的战斗是为了同一目标。真主党愿意接受哈马斯的领导共同对抗以色列。他甚至煽情地说:“请把我们真主党人,从总书记起一直到普通战士和妇女,当作哈马斯的成员和在您指挥下的士兵。”
    
    所以,中东和平最为紧迫的第一步,必须是成功解除哈马斯和真主党等恐怖组织的武装。
    
    2006年8月10日于北京家中(《观察》首发2006年8月11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 刘晓波: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
  • 刘晓波: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易明
  • 刘晓波: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 刘晓波: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 刘晓波: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刘晓波
  • 刘晓波: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 刘晓波: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
  • 刘晓波: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 刘晓波: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 刘晓波: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 刘晓波: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 刘晓波: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 刘晓波: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 刘晓波:启蒙之光照亮自由之路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刘晓波:樱花的中国劫难(图)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 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