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胡锦涛改革——死胡同里“紧套”
(博讯2006年8月14日)
    中共是谁?在毛时代,中共姓毛,是毛泽东的中共;邓成为核心之后,中共也姓邓一段时间,之后就姓江。如今,严格说是半姓胡。即便胡有朝一日成为核心了,也只能是半姓。为什么呢?毕竟毛是所谓“开国元勋”,尤其在中共所有奴才的无限夸大和故意塑造下,毛被完全神化了。也就是说,那时的毛,按照当时神化的气氛,毛之真实只有十分之一不到。其余全部都是虚张声势。所以,由于这种虚张声势,便把全国民众——绝大多数被愚昧的盲目人群给煽惑鼓捣了起来。毛在当时,就全权代表着全国人民。也无论他做的是对,还是错。总之,只要是毛拉出的东西,也无论是从口腔里还是肛门里拉出来的,全国人民都会说这就是至珍之宝,价值连城,而无限吹捧、崇尚、歌颂着。
    
     而在邓时代,由于邓毕竟吃了这种亏,所以便把搞个人崇拜完全取消了,因而,严格说,在邓时代,邓的真实度应为百分之六十。当然,这不等于他就丝毫不搞个人崇拜,否则,他的个人威望又从何而来?尤其当跟作为政治对手的华国锋等人竞争时,没有一点阴谋或手腕,邓后来怎么也会成为核心呢?由于邓坚持改革开放,并且改革开放还成功了,所以,这便把邓在中共的核心地位更加巩固了。于是,中共便更进一步地跟着邓姓了。当然在此时,如果与毛时代比较,应该只占七成,还有三成被怎样了呢?第一、遗留元老的占用;第二、血腥镇压64的冲淡。 (博讯 boxun.com)

    
    在江时代时,尤其当邓死后,江名正言顺成为中共核心了,但毕竟中共长期以来所遗留元老越积越多,固然他的这个核心就更加大打折扣了。尤其由于他镇压法轮功,走腐败、色情和资本至上路线,他的这个核心,与毛时代比较,严格说只占六成,或不到六成。因为即便在他当核心时,势力正饱满红火的高潮,如果在他手里果真出现比较突出的重大差错,由中共党内其他成员彻底否定他,也是比较容易的。
    
    如今严格说已进入胡时代了,作为胡为提升自己党内威望所主持的这个改革,按理说就只能叫胡锦涛改革了。因为,中共政党本来就是伴随着其党主席更换而不断有所变换风味的。中共本身没有主心骨。中共一切完全可以按照核心成员的意志有所改变而改变。因此,我们把此时的改革,叫胡锦涛改革,才最贴切不过。如果叫中共改革,似乎就是混淆视听。因为,按照中共这个躯壳的意思来说,这还依然是个党集体。如果你把一切都说成中共,也便等于与这个党集体在作对。如果谁主政就说谁的改革,实际本来就是这样,而这样的错误也好,正确也罢,决不会牵连到任何其他无辜之人。尤其当中共党内无论在过去、现在或将来,依然不缺乏真正属于开明的民主派人士时,我们在此这样称呼中共眼下的改革,就很标准。
    
    眼下,中共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目的就是继续一党绝对领导,我想这是千真万确的。为什么要这样说哩?当中共政党自统治中国以来,已度过了漫漫半个多世纪,这如果是封建帝王时代,也是一个特别漫长的历史,应该说也已经到了该终结并彻底轮换的时候了。但中国在中共一党的独裁下,却不断起死回生,最终没有轮换成。这主要原因有,中共眼下虽然继承的是封建专制模式,但由于不是一个姓氏传承下来的,所以这便为中共之死注射了强心针,即在毛泽东手里,当毛死后,按理说,中共在华国锋手里一定是要完蛋的。但外姓人邓小平夺权了,并且邓小平马上实行改革开放,这便把中共给盘活了。
    
    也就是说,自邓之后,中共是靠什么活着的,就是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否则,如果没有这个作为最坚强的后盾支撑,中共也早完蛋了。但是,市场经济虽然让中共像一个庞然大物那样又栩栩如生地活了下来,但是,市场经济也不可避免地把致中共老命的诸多因素携带了进来,这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以及中共当局至今仍然称之为享乐资本主义的所有腐化堕落现象等。尤其是这后者,才把中共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非常明显的,极其十足充沛的流氓、荡妇和强盗。作为长期受愚昧思想教化和熏陶的绝大多数中国民众,也许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很难理解,但对这享乐资本主义的所有腐化堕落的东西却是一眼看穿的。而且看后便都极其反感和厌恶,并且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问,这中共把中国究竟搞成什么样子了?
    
    在现实中,中共党贵,恰好在这一方面越来越肆无忌惮、放荡不羁,也越来越取得不了广大被愚昧的老百姓们的再信任了。大多数被愚昧已久的百姓,也许只有通过这个极其通俗易懂一目了然的事实,才把中共所有党贵的丑恶嘴脸和真实面目看得一清二楚。固然,就在眼下,便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老百姓,对中共当局越来越反感,甚至发展到了非常仇恨的地步和边缘。而这才是真正要中共老命的。当然,也是中共当局的软肋和最致命弱点。作为中共当局,眼下就是针对此类严重问题,才大力鼓噪着要毫不动摇坚持改革的。但是,这种根本不伤筋动骨的改革,也能把如此病入膏肓的中共再次盘活吗?恐怕就事与愿违,永远都是痴心妄想了。也无论他们如何在表面上做文章。
    
    因为他们根本不能、不敢、也无丝毫能耐、魄力或任何胆识动摇滋生这类祸水的温床和土壤——即中共一党专制。所以,无论他们怎样改,如何改,都永远走的是死胡同,很难走出宽敞明亮的阳光大道。当然,在一党祸根的主宰下,也一定越走越艰难,越走越局促,越走越黑暗,最终,便是碰得头破血流,面目全非。也许届时,即便他们还不回头,但一定就会有别人回头的。也许这个人恰好就是当前这个改革的反对派或者其他成员。
    
    因此,笔者把胡锦涛所主导的这个改革,叫老鼠钻风箱,应一点没错。为什么呢?因为这种改革是背离当今世界民主大潮的,这首先把海内、外主导民主的力量完全得罪了,固然,也无论他们今后遭遇怎样的挫折、危险或迫害,都绝不会得到这批力量的同情、体恤和怜悯;其次就是,由于这种改革是隔靴搔痒搔首弄姿的,对于中共本身,艰难解决根本和实质问题,中共内部人士固然也绝不会答应。于是,就只剩下极个别紧跟胡上了这个贼船的人了,而这些人,也许除了胡本人之外,其余全部都是猴心不定的,随时可以背离、叛逃、抛弃他的人。那么发展到最后,胡锦涛就变成真正的孤家寡人了。正如时下有人比喻的,胡锦涛果真把自己在一党专制的死胡同里紧紧套牢了。
    
    当然,他不把自己紧紧套牢也没办法,因为他本人的太过平庸和“传统”。尤其还故意耳目闭塞,充耳不闻,把一切对于他最有利的声音一概否决、坚决摒弃掉,固然就很难避免这种自酿的“紧套”结果。
    
    而中国的现实,不改,死路一条;改,看朝着哪个方向改。如果始终坚持一党专制,这种改就是加速死亡;否则,还能保留一个完整的政党和主义存在。总之,作为专制核心的继承人,这就正如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所言,核心者本人在党内的权威性,绝对是一代不如一代。也许眼下的胡,可能只占四成了。甚至弄不好,连四成也保不准。而如此这般的领导,客观上说,到底又能把这个党和泱泱大中国,能带到何处去?也便可想而知了。
    2006-6-23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