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力虹:谁在今日讲恕道?——读袁红冰《绝不顺从暴政,绝不宽恕暴政》有感
(博讯2006年8月15日)
    力虹更多文章请看力虹专栏
    
     时过午夜,读了24期《自由圣火》上袁红冰先生的新作《绝不顺从暴政,绝不宽恕暴政》,感觉醍醐灌顶,痛快淋漓! (博讯 boxun.com)

    
    这些天,大陆突发事件频发,中外知识分子奋起抗争——为刚刚被中共当局强行封闭的《世纪中国》系列论坛而呐喊、抗议与签名;为对中共特务残害高律师暴力行为而呐喊、抗议与签名;忙于抗议浙江省萧山地区当局日前动用数千名警察拆毁党山教会聚会所,抓捕几十名教民,并暴力致死致伤而抗议,并予以同仇敌忾地声讨…… 袁先生此文,确如响彻在中国苦难大地上的一声警钟。
    
    袁红冰写道:“宽恕或许是美德,但不是绝对真理。当中共暴政 —— 这个犯有重重反人类罪行的犯罪集团继续利用专制权力实施国家犯罪时,要求被摧残与被损害的中国人宽恕暴政,这种宽恕就不仅不是美德,而是无耻的罪恶。”
    
    想起1936年鲁迅先生临死前,面对无边的黑暗和不断泛起的“宽恕”之声,他在写下七条遗嘱之后,又重重的补上了一句:“由他们怨恨去吧,我一个都不宽恕!” 这就是那篇至今仍然令后世震惊的遗作《死》。
    
    鲁迅先生去世整整70年了。从1936 年到2006年,在中国的大地上,非正常死亡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成十倍、成百倍地增长──无数的寃死、瘐死、暴死、横死几乎已累积到了天文数字。更可怕的是,蓄意制造这一切死亡的那个残暴体制和它的继承人,至今毫无悔悟之心,为了维护他们非法抢得的权力和永不满足的私欲,按照其邪恶本性与惯性固守着、并继续着他们的“跨世纪死亡工程”。
    
    前段时间,我们听到了某些自由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的声音:“我们没有敌人!”“要以宗教的慈悲胸怀宽恕一切之人”云云,乍闻之下,感到那些人的脑子是不是被烧糊涂了?但仔细一打量,却发现他们的借用“圣言”背后的言不由衷和置千千万万亡灵于不顾的虚妄轻慢,以及下意识中企图向刽子手输诚哀求之心态,已泄漏无已。
    
    无独有偶,6月14日《大纪元》有一篇题为《爱你的敌人》的文章,读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像误食了一只苍蝇那样的恶心!那篇妙文出笼得非常及时──选择在全球华人沉痛纪念文革十年浩劫40周年、纪念六.四大屠杀17周年之际;选择在大批坚贞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被大陆当局群体灭绝、摘取器管、进行肮脏交易之罪行被揭露之后;选择在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先生的“北京真相之行”和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即将起程到中国大陆,展开镇压法轮功罪行调查之前……
    
    这篇《爱你的敌人》出笼之际,正值我们的长期从事残疾人维权工作的盲人兄弟陈光诚,又一次被临沂市沂南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的莫须有罪名,扔进了沂南县看守所。这是沂南警方继对陈光诚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他软禁6个多月、羁押其长达89天后犯下的令人发指的恶行!难道这纯属巧合?
    
    须知当年令 鲁迅先生拍案而起的屠杀刘和珍等学生的刽子手,和后来屠杀六 . 四学生、屠杀汕尾东洲坑村民的,是同一部顽固不化的专制机器和同一类毫无人性的冷血机器操纵手。如果“我们没有敌人”,那么半个多世纪以来血流成河,生灵涂炭之巨祸是谁釀成的?它们不是我们的敌人,难道他们是我们的朋友不成?如果向千百万含寃而死的亡灵和他们的亲属提议“要爱我们的敌人”,将会得到什么反应?我想,这无疑于第二次杀死他们!
    
    在《绝不顺从暴政,绝不宽恕暴政》一文中,袁红冰回顾了中共从 1957 年反右到 1989 年六 . 四大屠杀的罪恶历史后,清醒地写道:“上述全部史实书写了一项可悲的真理:把奴性呈献给暴政并不能结束苦难;社会悲剧之所以连绵不绝,是因为每一次悲剧之后,中国人都没有勇气和意志对暴政的反人类罪行进行彻底的道德批判和法律的追究。”
    
    由此想到了苦难而伟大的犹太民族,这个民族之所以会赢得国际社会的普遍尊敬,不仅仅是她为世界贡献出了这么多的科学家、艺术家、金融家与产业巨头,还在于二战之后半个世纪之中,为伸张人类正义、告慰同胞亡灵,他们锲而不舍地在全球范围內追索纳粹余党,并一个个地将他们送上法庭,接受神圣法律的审判!
    
    袁红冰在此文中还理性地论述了恕道与伸张人类正义的关系,他说:“宽恕或许是美德,但不是绝对真理。当中共暴政 —— 这个犯有重重反人类罪行的犯罪集团继续利用专制权力实施国家犯罪时,要求被摧残与被损害的中国人宽恕暴政,这种 “ 宽恕 ” 就不仅不是美德,而是无耻的罪恶。我们可以宽恕,但必须有前提,即正义必须得到伸张,暴政的反人类罪行必须受到彻底的道德谴责和公正的法律审判。在这种情况下的宽恕,才与美德一致。”
    
    正像大自然中的每种动物都有自己的天敌一样,人类社会从 1848 年《共产党宣言》问世之后,也悲剧性地遭遇到了自己的天敌──共产极权暴政,此天敌对于中华民族从肉体到精神的无尽虐杀,乃至对于人类文明和人性本身所造成的全球性祸害及余毒,我们人类社会不知还需要多少年才能够予以疗治与清除!
    
    因此,袁红冰论述道:“中共暴政是当代中国苦难的根源、社会悲剧的根源和不公正的根源;中国人已经以卑微的奴性在太长久的时间内纵容了暴政的凶残,鼓励了暴政的肆意妄为 —— 这是不应当顺从中共暴政,这个当代中国唯一有权柄者的原则性理由。而中国当代史也一再用血海泪滔证明,顺从有权柄者,只能延长人们的痛苦。”
    
    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征途上, 2006 年由于英勇无畏的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维权抗暴绝食运动,而必将被历史所铭记。这项运动如平地惊雷,强烈地震撼了中共暴政用谎言为自己构筑的道德基础。在国家恐怖主义遮天蔽日的时刻,高智晟和他的战友们的勇敢与侠义精神,可动天地,可泣鬼神。迄今为止,中共暴政对高智晟和他的战友们的迫害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与之同时,高智晟律师为代表的可歌可泣的民间维权运动,却遭到少来自“伪自由知识分子、伪独立写作者、伪基督徒”的恶讽讥评与明枪暗箭。这些 “ 伪 ” 类们对高智晟和他的战友发动的维权抗暴运动,百般挑剔,千般指责。这种号称来自“同一条战线”的“战友”们的责难与兴师问罪,实在令亲者痛仇者快啊!
    
    这类投机者甚至已引起了“体制内”朋友警觉。最近据高智晟律师披露,供职于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位老友托朋友带过话来,说:体制内的许多人正密切关注并评估着中国维权运动的前景和方向,同时对中国维权运动群体之间发生的争论、掣肘感到失望,并直言提醒我们,历史的无情规律同样会作用于我们这批人身上,历史有能力抛弃中共,同样就有能力抛弃我们这批人。这位老友还转述说: “ 今天的中国历史,决不会给你们中任何的投机者以不该有的报偿! ” 高律师进而指出,我们这批人中间没有人不明白,面对中共今天这样的邪恶专制行径,提倡“宽恕”和非政治化的维权,无异于与虎谋皮!
    
    夜正深,血正浓。历史教训和现实政治已经告诉我们,作为人类公敌的极权暴政,早已用肆无忌惮的反复杀戮,一次又一次地堵塞了所有的和解之门!时至今日,一切的机会已经丧失,一切虚妄的念头可以休焉。谁在今日讲恕道,不是虚妄无知,便是别有用心。正义与公正,决不可能通过受害者的“宽恕”和“顺从”会从天而降或从杀伐者手上恩赐而来;自由、民主和宪政的理想,只有依靠全民族在保持清醒头脑和价值判断的基础上,团结一致、自省自强和坚持不懈的奋斗,才能够成为中国大地之上的现实。
    
    在令人窒息的血腥与黑暗中,读了袁先生这样的警策文字——“面对死于暴政的八千万同胞,面对中国人曾经和现在承受的无尽苦难,我们誓言:绝不顺从暴政,绝不宽恕暴政——直至暴政被历史埋葬。”我的内心,不再感到那么的悲凉与孤寂。
    
    末了,向远在澳洲悉尼,辛勤传播“自由圣火”的 袁先生道声晚安!
    
    2006.8.5. 宁波
    
    (首发于《自由圣火》网站第25期。《自由圣火》网站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力虹: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 力虹:莫非义和团举土重来?
  • 力虹: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 力虹:以最大的诚意揣度胡锦涛的宿命
  • 力虹:“经济中心”的荒芜----长江三角洲黄金地带的一个丑陋小山村
  • 力虹: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 力虹: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 力虹: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之2)
  • 力虹: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之1)
  •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 力虹: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并非结束语(系列连载完)
  • 力虹:七.一断想
  • 力虹: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 力虹: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 力虹: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 力虹: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诗人哀歌
  • 力虹: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写于“民主与自由”网站第48次重开
  • 力虹: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9)维权热点
  • [危急!]六.四前夕,林辉、力虹遭警方近距离跟踪盯梢!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4)
  •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图)
  • 力虹声明:到底是谁“极不严肃”?
  • “力虹”先生极不严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