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阳:且看資本“賭徒”對山水“美人”的忘形勒索
(博讯2006年8月16日)
     陳 陽(北京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張英轉發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張家界日前發佈公告稱,公司經營的寶峰湖景區門票由現行的62元/人調整為74元/人;十裏畫廊觀光電車門票由現行單程20元/人、雙程30元/人調整為單程23元/人、雙程33元/人。(8月15日現代快報) (博讯 boxun.com)

    
     漲了!又漲了!這恐怕是貴為“世界自然遺產”、“世界地質公園”和頂尖級明星景區的張家界,在近兩年給旅遊愛好者以及民眾的最深刻表演記憶。在去年為公眾廣泛質疑的景區漲價風潮中,張家界的武陵源景區便曾以高達55%的門票漲幅令人瞠目,其245元的門票價格更是獨踞中國旅遊景區門票榜單的魁首,儘管這一紀錄標杆讓人感不到一絲光耀之意。如今,爭論猶未淡去,受眾仍在咬牙消化飆升的價格疙瘩,沒想到張家界的漲字旗再度揚起,頗有點食其髓樂此不疲的味道。
    
     在前次的漲價風波中,景區給出的說辭是“限制客流量以便保護景區資源”、“以門票收入彌補保護資金的不足”,可在諸多堂皇理由被業內外人士逐一證偽和證虛後,我們看到,此次其對寶峰湖景區的漲價說辭沒有再因循“拉大旗作虎皮”的舊路,甚至可以說有點諱莫如深。但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漲價可謂“事出有因”。在業界素有“中國山水旅遊第一股”之譽的張家界旅遊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向來是國內旅遊市場的寵兒,今年上半年亦不例外,從財報可以看出,其上半年的主營業務收入達到6497萬元,同比增長近10%,但其最終的財務帳單仍然巨虧了6383萬元。個中機竅何在?原來,巨額虧損源于張家界的巨額擔保,截至今年6月30日,張家界對外擔保訴訟事項涉及的訴訟金額已高達41271萬元,超過其淨資產的兩倍多,張家界將為此承擔連帶責任。
    
     又是巨額擔保涉訴。近幾年來,幾乎時時能聽聞張家界的類似預警訊息,從資訊披露的違規,到糾結其中的鴻儀系風波,張家界可謂將資本擔保遊戲固執、“死命”進行到底,唯一的變化是,那只很可能撐死自己的肚容在不斷地惡性膨脹。按照《證券法》相關規定,上市公司的對外擔保額不得超過其自身淨資產的50%。那麼,對此涉嫌違規違法且風險極大的逆舉,張家界的控股方和管理層是無知者無畏嗎?答案遠非這麼簡單,稍悉內情的都知道,張家界的上市經歷和背景較為複雜,尤其是近幾年,因其與鴻儀系的特殊關聯而屢屢捲入是非。巨額擔保這根絲,扯著的實際便是資本遊戲這根藤。張家界控股方的數度易手,便與此路徑勾連甚深。
    
     在旅遊愛好者和公眾的眼裏,張家界無疑意味著美輪美奐的清名雅譽和洞天福地;可在資本大鱷的眼中,它只不過是一個可以上市圈錢的市場載體、一個可以進行資本騰挪和“吸星大法”式資本擴張的玩偶與道具;當然,對它時不時來一次“內部挖潛”更是手到擒拿,比如咋兒個在武陵源上“割一刀”,今兒就屬意寶峰湖上“采一荏”,至於公眾的反響和質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因為資本遊戲者內心倍兒敞亮:沒有一個地方政府決策者不喜歡擎著“投資”、“開發”、“建設”大旗的資本大鱷,至於某些看不見的互惠遊戲更是可以推波助瀾。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才會明白,為什麼景區門票價格上漲需公開聽證的民意訴求,屢屢無疾而終,或者乾脆墮入聽而不證、證而白證的形式淵藪。倘將翻雲覆雨、掌控優勢資源的資本大鱷比作市場“賭徒”的話,張家界就如同一位纖弱“薄命”的山水“美人”,哪怕她再溫柔再嫻淑,將一畝三分的後花園經營得井井有條,可仍免不了“賭徒”丈夫的盤剝。在賭場輸光了本錢的紅眼“丈夫“,回到家仍可能牛氣沖天,它可以勒索美人交出娘家陪嫁的私房錢,可以各種名義連唬帶騙,以便湊齊“翻本”搏命的賭資。至於美人身後如泣如訴的大好河山,盡可以留給善良的公眾、捏著厚厚的“私房錢”去傾情憑弔!
    
    (新聞鏈結:http://news.sohu.com/20060815/n244795564.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