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看看2008,北大校庆余杰钱理群在哪?/綦彦臣
(博讯2006年8月18日)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我没上过大学,只有中专学历,所以几乎没资格谈“大学问题”。但是,有两个偶然,让我开始关心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博讯 boxun.com)

    一是,现在名满天下的丁学良教授在1996年秋天(或97年春天),给我寄过他的文章复印件,文章讨论香港为什么不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问题,对我启发颇深。可惜,在1999年9月份被“抄家”时,资料散轶。
    二是,北大百年校庆时出了五个人的头像,竟然没有胡适而有毛泽东
    第一个问题被加深印象是由于一位学术老前辈对我说过:等他的研究所有了办大学的机会,请我来任教。虽然设想中的大学至今没办成,1999年早些时候还是有一所叫Gent的欧洲大学经美国一位著名编辑人给我发来去作访问学者的意向。可惜不久我成了“阶下囚”,也就再与大学无缘了。第二个问题直接与北大有关。因为那里出了抽屉文学的新锐思想家余杰,他的《铁屋中的呐喊》、《火与冰》让我读之再三,对北大也油然起敬。还因为,那里有一个叫钱理群的教授,我几乎盼他在《读书》上期期有文章。以至于北大一位对我“慕名已久”的老乡介绍我去见钱理群时,我推辞了,当时一本专著都没出,没资格见北大名人呀!
    另一端,在我看来:无论如何,北大百年校庆把胡适排斥在“头像系列”之外,是一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作为一个政治人物胡适被排斥,可以理解;可是,若被以生产思想为己任的大学所排斥,实在有庄稼人的俗语含义——“不光骑脖子拉屎还拉稀的”——欺人太甚。关于胡适被排斥在百年校庆之外的细节,似乎还有一个宏篇巨帙制作者们不能忘记的故事:当年毛泽东以图书管理员身份去听胡适讲公共课,毛将心得向胡适发问,胡见毛无北大校徽,以为其资格不够,未理会毛。
    如果不是“小人心度君子腹”式的妄猜,等“天翻地覆概而慷”之后,胡适不但成了政治上的敌人而且也成了被清洗的思想符号。也怪胡适不会“风尘中识天子”,若来上两句“相君之背,不过封侯;相君之面,贵不可言”,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既然不知“相君之面,贵不可言”的道术,胡适的头像位置让给毛泽东,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
    陈年皇历,翻过去吧。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2008年,除了奥运会外,还有北大110年校庆,但看北大给不给余杰和钱理群这一少一老在贵宾席上留下位置吧!
    如果说这是“发坏”的话,那就等于“将”了北大一“军”;一年多的工夫,总会考虑一步好棋吧!当然,还有一招“豁命对车(驹)”的赖棋可走——校庆不办了。可是,好说不好听呀,为什么不在“全国人民大喜的日子里”给奥运会锦上添花呢!
    ——————
    2006年8月17日下午携小狗“右右”,闲歇于运河东岸小树林,并写此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代十国闲话(二)/綦彦臣
  • 狗死了!毛活了?/綦彦臣
  • 闲话五代十国(之一)/綦彦臣
  • 东海一枭何必以庄冒儒/綦彦臣
  • 綦彦臣: 再评中央党校政改思路.
  • 旁观“郭维风波”/綦彦臣
  • 三自教会:专横的谦卑/綦彦臣
  • 易中天误读赤壁/綦彦臣
  • 想起了“老右”与造反派的对骂/綦彦臣
  • 史中有史:“借寇一年”/綦彦臣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 沧州无山/綦彦臣
  • 綦彦臣: 关于会见郭起真问题的说帖
  • 唐朝的政治特区/綦彦臣
  • 人逢乱世,才不济德/綦彦臣
  • “土河”与“冷汤”兼及钱易“杂考功夫”/綦彦臣
  • 綦彦臣: 评中央党校的政改设计提纲
  • 关于出租车维权及其他——就维权问题的一些看法致齐志勇弟兄/綦彦臣
  • 巴蛇食象与六鷁退飞/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