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暴政之下,血冤越申越冤/万生
(博讯2006年8月20日)
    2006年8月18日是今年以来中国司法界最为黑暗和疯狂的一日.
    
     8月18日,中共以黑社会手段绑架了著名维权人士高智晟律师三天之后,还企图切断其家庭成员的所有通讯,可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海内外数百位仁人义士的谴责声中,新华社鬼鬼祟祟地发了简短的英文稿:北京市公安局声称高智晟律师涉嫌犯罪被拘留问话. (博讯 boxun.com)

    
    8月18日,中共蛮横地非法提审国际知名的人权卫士盲人陈光诚先生. 而就在庭审前晚,当局以无耻的流氓行进诬陷羁押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许志永博士,直到星期五庭审结束后才野蛮释放. 陈光诚先生的妻儿则被几百名警察挡于法庭之外,数十位声援陈光诚先生的盲人被警方扣留. 多位前往为他辩护或旁听的法律界人士和学者全被拒之门外,更有甚者,邓永亮及张鉴康律师自星期四晚起被公安软禁在宾馆;而律师杨在新和王晓民惨遭殴打、拘押至今.
    
    8月18日,在前襄樊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现升调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公安部高案复查督查小组领导余新民所指引“重新复查、办成铁(的冤)案”原则下,四年来引起网民无数次质疑的高莺莺被奸杀后抛尸案,最终“统一宣传口径”:高莺莺系精神病跳楼自杀,其父因涉嫌伪证罪被刑事拘留. 而高莺莺身上多处被抓伤,一个乳头被咬坏,喉部有被掐的手印,手腕有黑紫色勒痕,上衣纽扣少了好几粒,腰带和鞋子不见了,裤子拉链也没有拉上,高莺莺父母和亲人提前藏起的白色内裤上还检验出了精斑(反倒拙劣地变成了“伪证”),而后又动用公安和武警抢夺尸体,通过抓人、软禁、连坐等手段威逼家属签字火化,火化时将衣物全部烧毁一件不留等等也都一笔勾销.
    
    8月18日,昆明市东风广场成4人死亡、22人受伤的“2•25”重大政协官车司机肇事案,法庭认定被告人林清旗在作案时患有精神疾病,属限制刑事责任能力,被判死缓.
    
    8月18日,先后撞蹭9人及9辆机动车的上海“奥迪车连续肇事案件”,经华东政法学院司法鉴定中心精神司法鉴定,肇事驾驶员李某(牌号为“黑BB0258”)案发时患有妄想阵发,对本案无刑事责任能力.
    
    8月18日...... 豁免所有“狂想症”引发的凶手,但冷血杀人及杀人不见血的暴政也照旧逍遥法外!记得高智晟先生说过,暴政没有最邪恶,只有更邪恶. 大陆的中国人还能躲避过下一个更黑暗、更疯狂的某一天吗?
    
    晚清的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慈禧惩治大小官员数十名,可谓是震惊朝野. 平民百姓尚且还能洗冤,主要是因为封建统治者感觉到了政权的岌岌可危,借此案重振朝纲,苟延残喘. 但今日的中共却鼠目寸光,独自陶醉于“太平盛世”之中,岂能容忍妨碍“和谐稳定”的百姓告官之冤,平民越申越冤就可想而知.
    
    不久前,发生了中国著名作家廖祖笙之独子被杀一案. 虽然对廖梦君被殴打致死的事实,作家也有些充分的证据,但当局竟不予立案,还拒绝把尸检报告和案情陈述报告予当事人,禁止作家为儿子伤痕累累的遗体拍照. 连素来与作家廖祖笙先生合作的平面媒体也未敢发出同情之声,皆转载一篇漏洞百出署名为“佛公宣”(佛山公安宣传部)的通稿,其中甚至诬赖常年使其父母骄傲的优秀学生为“小偷”. 这很可能就因为廖祖笙先生对中国的教育改革常持异议,淳淳之心流露于笔锋,中共当局的政治意图不难看出. 无独有偶,今年4月30日,佛山乐平镇2名联防队员非法拦截查车、查证过程中,将有两子女36岁的罗立安殴打致死. 当局随后隐瞒真相、对受害者的处置手法几近雷同,故意拖延告知家属死讯,污蔑为盗窃意外死亡,不立案,不给法医鉴定报告等等.
    
    就于上个月,另一宗流传于中国网络三年的冤案,“女教师黄静裸死案”在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法院宣判. 法官宣布,被告人姜俊武强奸(中止)的罪名不成立.黄静在潜在病理改变的基础下,因姜俊武采用较特殊方式进行的性活动促使死亡. 尽管南京医科大学和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中心的结论都是“黄静系非正常死亡,病死一说证据不足”;尽管官方也是公然以毁掉心脏标本和强迫火化尸体来毁灭证据.
    
    举世公认,真正的律师是捍卫守护法的战士. 中共暴政8月18日歇斯底里地捕杀法律卫士,再次暴露出其独裁本质. 法律是维护公平和正义的宝剑,然而在中国由于没有司法权的独立,当权者却设法独占为他们统治的工具,因此中国律师最大的威胁来自专制政权. 辽宁台安三律师被公安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山西马海旺律师被人血淋淋的挖出眼球;西安一名男律师被一女法官当庭掌掴,另一女律师被男法警们打得大小便失禁;北京青年律师王令被天津法官报以老拳;高智晟律师事务所去年被非法停业整顿,他的一家人遭到长达二百余日的骚扰、盯梢. 今年6月20日,北京政法大学法学博士,许志永律师被公安暴徒围殴. 6月22日,北京律师李劲松,仅仅因为给一个警察的手机发了一个无害的短消息,就构成了“干扰他人的正常生活”之罪名而被带到公安局受审.
    
    值得欣慰的是,中国许多具良知的律师为了公平和正义,开始以法律之剑抵抗独裁肆无忌惮的毒爪. 历经他们的铸炼,法律或许有一天将会演化为悬在暴政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8月19日于巴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