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恶搞:一种异议的表达方式
(博讯2006年8月23日)
    
    异议总是要使用某种表达方式来显示的,异议的显示不是一开始就用恶搞这种表达方式的。
     (博讯 boxun.com)

    如果把储安平的《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作为一个象征,从梁漱溟到彭德怀再到文革中的“二月逆流”派的“不见得”,表达异议都是以“提意见”的表达方式来显示的,有的洋洋万言,有的引经据典,从历代兴衰到马列原教一直到现实的民间疾苦,酌字斟句,反复推敲,劝百讽一,这些异议的本身,也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庄严的,甚至是悲壮的。因为表达方式的对称性要求即使是异议,也要在主流思潮表达方式的暗示之下充满了敬畏,充满了崇高感;而异议表达的高风险又要求这种表达的条理性,逻辑性和引经据典的合理性。这样一来,异议的表达,除了它的内容以外,在其表达方式上,与主流思潮的表达方式没有什么区别。你去看看遇罗克的言论,张志新的言论就可以明白这一点。
    
    但是,用主流思潮的表达方式来表达异议,基本上在不长的历史中,从未收到过异议表达者所期望的效果,最能说明这种效果的是一段名人名言,那就是“操”多少天“娘”的计较,神圣和庄严受到了无情的嘲弄,受到了粗俗的亵渎。至于开宗明义,庄严而神圣地表达异议者的最后结果,那是任人皆知,毋庸赘述。
    
    于是,表达异议者们开始讲究表达方式了,恶搞就这样在人们的尝试之中崭露头角。许多民间流传的政治笑话,手机短信上的调侃(原谅,这些都无法通过审查而发出来的),都是恶搞,还是把它看成一种异议的表达吧,用恶搞的方式表达出来的异议,它是对神圣庄严的异议表达方式的一种反动,它总是嬉皮笑脸地嘲弄神圣,满不在乎地亵渎庄严,恶俗而低级趣味地把玩崇高,这样地表达异议,藏起了针锋,也降低了表达异议的成本,同时加快了异议传播的速度;恶搞使得对异议的鞑伐变得有些可笑,有些小题大做,有些师出无名,你无法想象发表评论员,社论之类的大块文章,号召大家起来批判某个恶搞,某个政治笑话,某条手机短信,异议就这样化整为零,在嘻嘻哈哈带着恶意的笑声中融和进整个社会环境氛围。中世纪以后的文艺复兴是不是也有类似情形?拉布雷的作品是不是也在恶搞?
    
    现代中国的恶搞创始人,恕我孤陋寡闻,应该归于香港人周星驰吧?这是个亵渎庄严,化神圣为腐朽的恶搞高手,一传到大陆,就带上了异议表达的色彩,人们犹犹豫豫地试着用恶搞来作工具表达异议,本人极少看电视,因而可能挂一漏万,本人印象中,电视小品是用恶搞表达异议的开始,已经记不清是赵本山还是黄宏的小品,把《白毛女》中的恶霸黄世仁设计成向贫农杨白劳下跪,以表示对“欠债的是大爷”的社会风气的异议,后来,恶搞之风开始盛行,它的鼎盛的标志是CCTV的主持人和编导们也开始恶搞革命电影《列宁在十月》,这些把神圣庄严地表达主流思潮作为职业的标志性人物,是如此地喜爱恶搞这样一种表达方式,以至于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跃跃欲试,这种心态是对恶搞潜意识的普遍性的一个很好的注脚。
    
    重视并尊重民意,显示了成熟。作为中国的国家电视台,希望央视能够真正体现民族特色、国家风范、世界影响。【凯迪网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恶搞与被恶搞的意大利总理
  • 牛郎没钱买房不能娶织女 传统文化遭恶搞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