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请看博讯热点:朝鲜半岛局势

(博讯2006年8月31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金正日政权试射导弹,使自称北韩盟友的中共政权在国际上颜面扫地,中共也开始对小金政权发出警告。中共举手赞成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北韩发射导弹,开始减少对北韩的原油供应,向国际社会解释金正日如何不可靠。中共外交部首席发言人刘建超对韩国媒体说:最近北韩连中国的话也不听了。
     (博讯 boxun.com)

    与此同时,自北韩试射导弹以来,国际媒体不断爆出北韩的负面信息:
    
    8 月27日,日本共同社报道说,金正日在上月平壤举行的朝鲜驻外大使会议上批评友邻中国和俄罗斯两国“不可信赖”,并表示“必须以我们自身的力量来解决所有的挑战”。韩国《朝鲜日报》评论说,金正日如此公开声明指责中俄两国"不可信赖",看来朝鲜明确了在国际上甘愿处于孤立的态度。
    
    8月28 日,南韩《朝鲜日报》报道,去年八月,美国有关部门通过秘密调查,在美国逮捕了五十九名走私伪钞及假烟的疑犯。疑犯试图走私数百万伪造美元、四千万美元左右的冒牌烟以及导弹零件等。其中,被美国调查部门控以走私假美钞罪的华裔美国人吴兆东在接受审判过程中证实“超精密伪钞”(Super Note)由北韩制造。
    
    8月29日,南韩《朝鲜日报》报道,美国情报机关发现在朝鲜境内可能的核武试验点有“可疑的车辆活动”。南韩国家情报院院长金升圭在首尔强调,北韩核子试验场所周边设施一直处于准备状态,其技术能力也达到百分之一百,只要北韩最高领导人、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一声令下,随时都有可能进行核子试爆。为了应对朝鲜可能进行的核试验,韩国也制定了一系列的应急反制措施。
    
    至此,由于金正日的翻云覆雨,中共主持的朝核六方会谈,已经连清谈馆都算不上了。北韩的国际形象再次倒退到9•11时期。那时,美国总统布什将朝鲜与伊拉克、伊朗一起列为“邪恶轴心”。
    
    当初,国际舆论大都对布什的指控持批评态度;现在,除了邪恶轴心中的萨达姆政权已被推翻之外,伊朗和北韩在核武问题上的强硬和无赖,再次验证了布什的指控绝非偏见所致,而是有目共睹的客观事实。而对布什指控的批评,大多是从国际政治的现实主义出发,而非出于对伊朗和北韩的同情。
    
    特别是金家政权之邪恶,堪称当今世界的邪恶之最,甚至超过了萨达姆政权。现在,就连对北韩支持最多的中共政权,也公开指责金家政权的无赖。否则的话,中共决不会与美国合作,对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北韩的决议投下赞成票。
    
    走私、贩毒、绑架、造假钞,皆是大恶。这些邪恶对社会危害大小,取决于其犯罪的组织化程度和规模。个人犯罪的危害最小,小团伙重些,大规模的组织化犯罪再重些,由一个政权或国家支持的这类犯罪,堪称邪恶之最,而金家政权正是这种五毒俱全的邪恶之最。除了挥舞核大棒敲诈国际社会之外,这个政权还进行国家走私、国家贩毒、国家绑架、国家制造假钞。
    
    记得曾看到过一份关于北韩大规模迫害人权的调查报告。该报告题为《神秘的古拉格-揭露北韩拘留营》,由“美国北韩人权委员会”于2003年10月22日公布。这份报告又揭露出金家政权的又一邪恶之最——制造人权灾难之最。
    
    据该报告披露:在只有2000多万人口的朝鲜,“奴工营”中居然拘禁著多达二十万人犯。一些人仅仅因为唱了南韩流行歌曲、听了南韩广播,就被关押进“奴工营”的。在“奴工营”中,饥饿是普遍现象,酷刑和处决也是家常便饭。
    
    这份报告中最令人发指的暴行还与中国有关。报告指出:数千名从中国遣返回朝鲜的孕妇,如果她们腹中胎儿的父亲是外国人(也就是中国人),将被打催生针被迫堕胎,眼睁睁看著自己的婴儿被杀害;有时,看守甚至用铁钳戳婴儿头骨。
    
    这一切令人发指的暴行,还是在严格封锁信息的情况下的调查,如果有一天能够将北韩的人权灾难全部曝光,必将令世界再次震惊。
    
    当年,中国人用血肉筑起了金家极权统治;今天,中共政权拿中国纳税人的血汗喂养着金胖子,维持着这个邪恶之最的政权的苟延残喘。而金正日却公开表示“中国不可靠”,把中国血统视为仇敌,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连一个混血婴儿都不放过!
    
    经过了纳粹灭绝犹太人的极端种族主义残暴,当今世界,消灭混血儿的极端种族主义已不多见。移民带来的不同种族之间的通婚、生育,已经是普遍现象。即便回到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与外国人通婚会成为严重的政治问题,受迫害是难免的,但还不至于残忍到将混血婴儿集体性地扼杀于母腹的程度。
    
    迫害人权是罪,迫害孕妇是罪上加罪,迫害致死是三重罪,致死母腹中的婴儿,就是故意杀人罪之最。
    
    更重要的是,这种虐待孕妇和杀婴,不是个人行为,也不是黑社会行为,而是国家行为,是极权主义和极端种族主义合谋的杀戮,其罪之性质之严重,决不亚于希特勒政权。
    
    放眼当下世界,也许,只有金家政权才能够将这些邪恶之最集于一身!
    
    对这个疯狂虐待自己同胞的政权,南韩人却基于蒙昧的民族主义而伸出阳光之手,即便金大中的阳光早已消失在金正日的阴影之下,韩国现政府仍然是非不分地继续阳光下去。难道这不是民主韩国之辱!
    
    这样的邪恶政权,居然也是联合国的会员国,联合国安理会至今拿不出制裁北韩的议案,联合国人权机构也不积极干涉其大规模的人权灾难。难道不是对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的最大亵渎?
    
    由于其他西方国家的功利算计,致使强大如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也只能基于现实权衡与之谈判,却拿不出有效遏制邪恶轴心的强硬方案。难道不是自由国家的最深耻辱!
    
    中共仍然与这样的政权为友,无论出于什么样内政外交之需,只能说明中共本身的恶性不改。这样的盟友关系,仅仅是中共的政权利益之所在,非但与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毫无关系,反而只能有损于国家利益和民众利益。比如,胡锦涛大手一挥就给金胖子送上20亿美金,如此奢侈的金钱外交,如果用于内政扶贫,能够让多少贫困人口脱贫。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禁要问:高举爱国主义旗帜的中共政权,为什么还要拿中国人的血汗喂养这个忘恩负义的无赖政权?
    
    作为一个人,我也要问,世界还要容忍这个极端邪恶的政权多久?
    
    2006年8月30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 刘晓波: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 刘晓波: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 刘晓波: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
  • 刘晓波:从自由优先看御用派和新左派之争
  •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刘晓波
  • 刘晓波: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 刘晓波: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 刘晓波: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 刘晓波: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
  • 刘晓波: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 刘晓波精神的社会意义 /易明
  • 刘晓波: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 刘晓波: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 刘晓波: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 刘晓波: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刘晓波
  • 刘晓波: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 美国之音报道刘晓波等受威胁事件
  • 刘晓波收到威胁信:“小心狗命”
  • 刘晓波: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 刘晓波丁子霖等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
  • RFA: 刘晓波出书批判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出版(图)
  • 刘晓波: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 华尔街日报(亚洲版)发表刘晓波六四祭文
  • 刘晓波: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图)
  • 刘晓波: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 刘晓波:樱花的中国劫难(图)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