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胰脏癌患者黄菊强撑露面为哪般?
(博讯2006年9月08日)
    
    文章摘要: 如果他不强撑着多露几面,在极其势利的政治圈中马上就会“树倒猢狲散”,“墙倒衆人推”,妻子、弟弟和部下、朋友都会被查得底朝天,而且势必牵连到自己,更牵连到江泽民。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郭永丰,
    
    發表時間:9/7/2006
    
    据《世界新闻网》报道,黄菊自1月中旬一度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八月曾披露,据知情人士说,黄菊在今年春节前一次体检中,被诊断出患有胰脏癌,“而且这个恶性肿瘤是在胰腺的交叉部位”,被发现时已经扩散。
    
    但是他消失五个月后,突然于6月5日与其他八名政治局常委在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大会上露面,一时引起议论纷纷。随后两个月来,黄菊又多次出镜,似乎有意要破除传言。
    
    然而,北京高层消息人土对记者说,黄菊的病情是确实的,实际上他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每况愈下。但是眼下他心中非常清楚,露面虽然是形式大于内容,过场重于实际,然而却绝非可有可无,甚至可以说是万不得已,非露面不可。因为眼下是他的“非常时期”,如果他不强撑着多露几面,在极其势利的政治圈中马上就会“树倒猢狲散”,“墙倒衆人推”,妻子、弟弟和部下、朋友都会被查得底朝天,而且势必牵连到自己,更牵连到江泽民。到那时固然他自己身败名裂,对中国的政局将産生什么样的冲击,殊难预料。
    
    作为专制官场,这本是千载定律,只能这样了。尤其当专制制度轮回到共产党手里时,老百姓不但始终且长期遭殃不说,其体制内各要员,实际也都不好过。因为内部勾心斗角,盘根错节,相互倾轧,明争暗斗,争权夺利实在太残酷太激烈了。当然,只要这种争斗越剧烈,且还势均力敌,无论输赢,就一定是两败俱伤的。否则,被牺牲的一方可能就非常凄惨了。
    
    当然,这种争斗,只要在专制的官场,本来就极为正常。毕竟在数千年的专制史上,父子相残,母子相杀的事实已经见怪不怪了。但由于眼下中国还依然在中共专制的铁蹄下极为艰难地煎熬着,固然,伴随着其必须再次被埋葬的末日的迫近,这种争斗固然也就愈演愈烈了。
    
    据《争鸣》分析,为了在明年秋天中共召开的十七大上,实现真正的“胡锦涛时代”。十七大前夕会召开十六届七中全会,为大会最后定调。七中全会以前的六中全会,将于今年十月召开,那是为明年的十七大做最后的布局。鉴于六中全会的重要性,中共党内各利益集团已经在埋身肉搏了。
    
    由于中共十六大前江泽民做了精心部署,排除非江人马,使胡锦涛与温家宝形影相吊,有苦难言;江系人马利用在十六届政治局常委里的影响力企图继续在十七大发挥余热,所以胡温必须在定局以前,最大程度的排除江泽民人马。而今在一片腐化声中,打击政敌的最好办法自然还是反腐败。三年前胡温刚在十六大上台不久,就企图以反腐败打击江系人马,逮捕了“上海首富”周正毅与从上海调去的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无奈当时江泽民仍然是军委主席,余威犹在,政治局及常委里的江系党羽刚刚上台,气势正盛,所以这场戏唱不下去而草草收兵。如今要开十七大,胡锦涛当然不容这种局面继续下去,所以早早就做准备,而江系人马也非省油的灯,自然兵来将挡。而这种角力与斗争又不能宣诸于口,甚至要打出冠冕堂皇的旗号,因此形势更加波谲云诡,更须“透过现象看本质”。
    
    迄今为止,胡温的反贪主要在三个江泽民的重点领地进行:
    
    第一个是上海,这是上海帮的老巢,几乎水泼不进,针插不入。所以调派中纪委人马进去。相对来说,中纪委书记吴官正亲江色彩较淡;而政法系统的罗干与周永康分别是李鹏与江泽民的人。从金融领域突破,他们在社保基金方面查出问题,上海当局被迫免去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的职务。有关祝均一的案子七月分传出来,但是动手应该更早已经开始,因为五月就传说政治局常委、主管金融的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上海帮重要人物黄菊自杀,七月再传出他被隔离审查。还有报导说中纪委人马早在一年半前已经开始到上海收集有关资料了。之所以黄菊会涉及祝均一,是因为黄菊的妻子、上海慈善基金会副会长余慧文与此案有关。因为祝均一在二○○二年前后为福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提供高达三十二亿元的贷款,但福禧并未对该笔巨额款项提供担保。而福禧收购沪杭高速公路背后的真正出资,正是来自上海社保的资金,然该笔三十二亿元的巨额资金中,却仅有十一亿元被用到了沪杭高速,其他下落不明。福禧投资董事局主席张荣坤也已案发,他同时是上海慈善基金会名誉副会长,与余慧文交情甚笃。张荣坤所控制的资产,由六年前的三千万元暴增至今年的一百三十六亿元,其中黄菊的弟弟黄昔任上海浦东发展集团副总裁时,更直接参与了三十亿元金额的投资与房地产开发,他与暴发巨商的密切关系,也难免深陷漩涡。
    
    三年前,与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弟弟陈良军合伙做生意,又是江泽民大公子江绵恒老友的周正毅在上海被捕,实际上的落进自家人的安全网里被保护起来。问题是周正毅的“准妻子”毛玉萍与周正毅案发的同时却在香港被捕,上海的黑手不容易进入香港,“中央”却可以堂而皇之与香港司法合作,因此估计毛会提供若干情况。
    
    此案还涉及香港的有两方面:在香港上市的H股上海电气的股东因为牵涉入上海的社保投资丑闻(张荣坤是上海电气的第二大股东和副董事长),副总裁韩国璋已被双规,董事长王成明与张荣坤关系密切也被扯进去。这些使上海电气停牌多天,董事会面临改组。另外在上海大展拳脚的香港公司瑞安房地产,旗下的创智天地(瑞安拥有七成股权)房地产项目,其中十八亿元人民币来自社保的委托贷款投资而被卷入。瑞安多年前在香港已经私有化,近来准备重新上市,为此也只能放慢脚步了。
    
    这便迫使即便身患绝症的黄菊,不得不强力支撑着不断露面了。但只要是明白人只要一看他镜头前面的死人似的面相,就会知道他确实所存时日不多了。但是,为了不致彻底被击败,而全盘输光,他还依然不得不强力苦撑着,这真也太委屈即将死的人了。简直是拿活死人也能派上活人的用场,真乃是千古绝唱啊!
    
    当然,除这第一之外,至于第二在北京市委反腐败,第三在军队内部的整顿,这都对保住江家江山至关重要,只是这黄菊就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管住仅仅属于自己一亩三分地上不出乱子就可以了。毕竟,老谋深算阴险狡诈的上海邦,其实力和后台还极其牢固。
    
    正如《争鸣》分析,面对胡温的整肃,首当其冲的黄菊曾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从今年一月开始,到六月五日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才亮相。是生理病还是政治病莫衷一是,是“挨整”,还是“癌症”?但是黄菊强行挣扎,即使不露面,也要发出批示,以显示他的存在。
    
    面对各种不利黄菊的传言,海外的新世纪网站八月八日刊出一篇可能是来自上海署名邱蓬莱的文章“黄菊温家宝之争”,透露不寻常的消息。文章说,六月五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毫不动摇地坚持改革方向为实现‘十一五’规划目标提供强大动力和体制保障”,是由中共政治局九常委共同圈审的,以显示中共领导层集体誓言坚持改革方向。这意味着在这以前,常委内部对改革态度有别。而同一天黄菊亮相,这是否表示黄菊原先得的是政治病?甚至于不是自己不想出来,而是不给他出来,所以有他被隔离审查与自杀的传说,看来这不是空穴来风。
    
    文章还透露,去年尾两个外资金融机构收购事件成为全球金融界注意的焦点。一是美国花旗银行与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等三方竞购广东发展银行,花旗力争广东发展银行控股权:以三十二亿美元的出资额购入广发银行百分之八十五股权。二是瑞银集团要求参股北京证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仅持有北京证券的少数股权,却要求取得北京证券的管理权。前者突破中国称诺WTO的外资持金融股上限,后者也是“越轨”行为。中国高层为此而开展激烈争论,而黄菊站在支持的立场。经过如此点明,才知道当时有关“贱卖国企”的指责原来是针对黄菊?但因为有改革的“逆流”出现,所以不但上述收购事件全被否决了,而且原定三月在全国人大讨论的“物权法”也因为涉及“私有财产”的敏感问题而被推迟到明年。
    
    其后江泽民不惜破门而出,高调出席交通大学的校庆和游览泰山,那是上海帮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而问题还在于,邱蓬莱的文章为何这个时候抛出?是因为胡温背弃六月发表“人民日报”文章时的改革称诺,也无视团结而加紧对江系人马的清洗?然而邱文出来后,并没有引起外界的重视。
    
    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变成真正的市场经济,卖给外资不失为一个快捷的办法。而更令人关注的是,在黄菊支持这种做法的同时,上海帮的笔杆子,曾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前力主改革的“皇甫平”重要成员的周瑞金,虽然从“人民日报”副总编辑退休,但是七月中旬在网上发表题为“越南改革值得关注”的文章,认为中共中央在经济体制改革到一定阶段,必须进行政治改革,而越共最近的改革值得中共学习,他主张明年十七大中共总书记应进行差额选举。
    
    如果总书记进行差额选举,显然是在挑战胡锦涛的地位。本来胡锦涛在十七大笃定连任,现在以政治改革使胡锦涛的连任出现未定数,对胡锦涛来说,损失太大了。当年李登辉担任台湾总统时,敢放手改革普选总统,那是对自己有信心,对民主有期待;胡锦涛对自己没有信心,又敌视民主抱,怎么会容许这种对他不利的改革?因此,中国国情谘询网举办“是否赞成中共总书记由差额选举产生”的网上投票,虽然有四分之三网民支持差额选举,但终究因题目敏感而遭当局关闭。
    
    以改革对抗反腐,占领道德制高点,中共高层政治人物中只有曾庆红能有这种创意。这种改革口号还能吸引地方诸侯对抗中央的“宏观调控”,使江系得到地方势力的支持。而在当今中共政治人物中,又有谁有能力挑战胡锦涛的地位?当然非曾庆红莫属。也因为差额选举,也许六十八岁年龄的上限就失去意义了,反正是否适任交给党员选票决定。
    
    上海帮从经济金融改革与政治改革夹击胡温,攻势不谓不凌厉,而且肯定得到美国与西方国家与跨国财团的支持。这种风格显然与胡温的“和谐”也格格不入。这才是中共目前面临的两条路线斗争。为了保证高层权力斗争不受干扰的、安心的进行,所以中共当局必须对包括陈光诚、高智晟在内的维权人士大肆逮捕,以打击异议人士。人大常委会还要审议“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显现他们的惶惶不可终日。
    
    在这种诡谲气氛中,中共在江泽民八十大寿前夕高调为江泽民出版“江泽民文选”,是营造团结的?但更是交织着和谐与恐怖。
    
    其实,作为胡锦涛,在党委书记差额选举上,即便顺应了上海帮,实际也未尝不可。即便被曾庆红拉下马,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是为国为民真正谋永福的啊!而作为他本人所牺牲的,不就是多一届的核心领导嘛。但是,毕竟胡刚刚上台,还根本没有放开手脚极为舒畅地大刀阔斧施展过,或过够作为最高权力者的瘦瘾,看到上海邦如此咄咄逼人的霸气,甚为心虚气短,而这又有什么哩?
    
    也就是说,胡自上台后已快四年,竟然连这点底气都还没有捞够,心中还根本无底,这也太那个了吧。难道说,仅仅在党内的竞选,胡果真就不能获得绝大多数的选票?那么,胡这个总书记还有什么当头?很明显,据笔者观察,虽然江系人马人数众多,但毕竟由于贪腐极其严重,仅仅以反腐败为名,从根本上予以彻底铲除或削弱,应该说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胡只要抓住这一点,就一定保证必赢。否则,恐怕就难有保障了。而实际上,胡已开始这样做了,这无疑也是一件大快人心并全面获取民心的大好机会。那么,他还愁什么哩?那就还是依了上海邦,就仿照越共,也采取差额选举总书记吧,难道这还不是胜券稳操吗?
    
    要不,如果觉得在党内竞选还依然心中无底,那就干脆来个全社会的大选,就选国家总统。难道说,绝大多数人民,会不投胡锦涛一票吗?毕竟这大选,可是在胡的主政下才隆隆重重地推出来的啊,这不免为胡锦涛在中华文明史上奠定下远胜于中华民主的先行者孙中山的更大更好更久远的好名声了吗?
    
    可是,胡会有这等海量和雄伟气魄吗?恐怕就未必了。当然,如果总是停留在党内,这实际上还依然如同原地踏步,又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为此,笔者还希望胡不只在反腐败上狠下决心,占据制高点,也在这真正属于民主的选举上,也能够极其豪迈阔步地潇洒走一回,而抢占到绝对的制高点,这样一来,胡不但在竞选上稳操胜券,而且还大获民心,威望和声望直线上升,成为国际及世界史册最风云人物,岂不更快哉?否则,恐怕就未免太小气了,也无论他与上海邦的竞争与较量上,究竟是获胜还是失败,都是很不得体的。
    
    如此看来,这本来患绝症的黄菊,此时也这么万分忙碌,其道理也就显而易见了。
    2006-9-6
    原载《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分析:黄菊与温家宝的政治较量/邱蓬莱
  • 陈希同保外就医,黄菊老婆被调查/林保华
  • 刘逸明: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 分析家:换一个角度思考黄菊
  • 刘逸明:黄菊一旦病逝,谁来替补?
  • 动向杂志:江泽民的家奴──黄菊
  • 黄菊得病是因为吃补药
  • 岂止胡佳,连黄菊也失踪了/林保华
  • 黄菊在政治局做检讨 亲家在美国坐着接馅饼/姜平
  • 黄菊的内衣 赖斯的男人
  • 潇湘浪人:能向黄菊李长春问责吗?谁来问责?
  • 自由是最好的:中央头目江泽民曾庆红黄菊领导的“强大的上海帮”的杰出成员
  • 落选的曾庆红黄菊应立刻下台!打倒江曾反党集团!
  • 上海三十亿大案直指黄菊江泽民(图)
  • 黄菊难耐寂寞
  • 上海拆迁户举报周正毅,涉政治局常委黄菊前秘书
  • 上海挪用三十亿大案涉黄菊之妻 震动北京
  • 黄菊主持今天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
  • 港报:北京为黄菊辟谣效果有待观察
  • 黄菊又“作批示”
  • 黄菊被隔离审查
  • 传中纪委正在上海收集黄菊家人材料
  • 黄菊家族的利益合伙人张荣坤被收审
  • 《开放》杂志:中共中央大换血-贾庆林黄菊等出局;周永康李克强入局
  • 黄菊再次露面
  • 周正毅捐款给黄菊妻子所属基金会
  • 温家宝再挺网路民意:黄菊暗里唱反调?
  • 黄菊再作“重要批示”
  • 黄菊匿迹 疑因家人对台泄密
  • 黄菊出院题辞 每天坚持走千步
  • 黄菊患病后首度公开露面 出席院士大会坐足全程
  • 镜头下的黄菊刻意涂抹了脂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