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搞预防亡党工程/张三一言
(博讯2006年9月11日)
    张三一言
    
     胡锦涛坐正第一把交椅后,不断呼叫警惕亡党,并提出预防亡党工程(下称“防亡”)。这个工程,可以用如一句话概括之:技术防亡,空话救党。 (博讯 boxun.com)

    
    [一]、胡锦涛预防亡党的缘起毛泽东时代致力于发动灭资亡修,输出革命还忙不过来,绝不会有亡党观念──说出修亡党,那只是为打倒党内政敌捏造出的藉口而已,并非出于危机意识。轮到邓小平才看到真实的中共灭亡的现实性。因为邓小平和他们的同党元老在苏东突然崩溃,特别是收看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枪决的电视画面时,震惊不已;基于兔死狐悲都暗中禁痛哭流涕了。“前苏联共产党两千万党员仍然保不住政权,这是前车之鉴。”(中共重庆市委书记汪洋)“前苏东、现行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的经验教训,对我们更具有现实意义。”(中联部研究室副主任杜燕凌)这是用理论语言包装的流泪感情。应是暗中为齐奥塞斯库夫妇们流过泪的胡锦涛,鉴于“同类已亡,要轮到我”这样的现实,由于内煎外逼,危机意识进一步加强了,且有火烧眼眉之感。早就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反复警告中共的头儿们:“中共亡党危机加剧了!”于是开始进行预防亡党工程。
    
    见到棺材才流泪,这就是救党的缘起和现今胡氏预防亡党工程由来。
    
    [二]、胡锦涛防亡党工程的目的和原则中共御用专家指出,“借鉴外国执政党经验,主要目的有二:一是如何使中共保持先进性,提高政能力;二是如何使中共为人民执政掌好权(香港信报任慧文)”“保持先进性”就是党要有一个可以骗人的光明伟大正确的形象,“为人民执政掌好权”就是党官要有一套骗人的本领。这根本不是目的,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五周年大会上早把话说明白了:“一个政党如果不能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如果得不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就会失去生命力。”“以开阔眼界,打开思路,更好地从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大格局中把握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规律。(胡锦涛,2004年6月的一次政治局集体学习释时的讲话)”所以要“深刻汲取世界上一些执政党兴衰成败的经验教训。(十六届四中全会报告)”北京大学黄宗良教授为胡锦涛解画说:苏东国家执政党丧权亡党,简单说来就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人民群众的大多数对共产党不投赞成票。这是一个不能不正视的历史事实。“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不是目的,要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人民群众的大多数对共产党投赞成票”才是目的。这个“目的”又是要达到是“支持和拥护中共一党专政”这个目的的手段。所以,归根究底只有一句话:提高一党专政能力,达到终极目的:保证中共一党专政不亡。
    
    见到棺材会流泪,会亡羊补牢总比见到棺材不流泪要好;起码还有回头是岸的机会。可惜的是,胡锦涛只会对棺垂泪,无法进行有效的补牢工作。
    
    这个防亡工程的实质是救党的“专政本质不变”。操作上,一是学专制统治的本质、本能和技能;这是救亡的核心,他们之救党就是救这个实质。例如走西柏坡,学待亡或待演变的朝鲜古巴老挝越南等国的未亡经验。学朝古老越等国专制统治,乏善可陈,欠缺操作性,所以没有多少表演的余地,我们也就没能多看其戏了;也就是说这个救党动作仅是空口号而已。于是留下来的另一操作戏肉就是“技术救党”了。学非专制政治中的管治技术,即技术救党。技术救党是犹如对癌症患者减磅时进补,胃口不好时吃消化丸,发烧时服退热散──严禁医生提及癌症,讳癌忌医。
    
    以上是胡锦涛预防亡党工程的概述。
    
    学习和拿用非专制政治制度的管治技术来救党是一件极之危险的事,稍掌控不好就会变质──变共产党一党专政的质。所以,胡锦涛把话说前头了:“不能照抄照搬!”这就是胡锦涛借鉴外国管治经验预防亡党工程的最高原则。
    
    胡锦涛解释“不能照抄照搬”的理由是“我国的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水平与其他国家不同”。这绝对是骗人的假话,真话是“中共坚持一党专政的党情与民主制度国家的国情不同”!
    
    什么可以,什么不能照抄照搬?
    
    其一,凡是有害中共一党专政的外国管治思想、方法、技术,一丁点儿都不能“照搬”。
    
    例如,开放言禁,不但不能“照搬”,相反还要变本加厉疯狂实行禁网,实行以言判罪。
    
    例如,开放党禁,自由结社,就不能“照搬”,多党制绝不能“照搬”,相反还加重判处有“埋堆”行动的人为颠覆罪。
    
    例如,自由公正的民主选举就不能“照搬”,三权分立绝对禁止。
    
    其二,有些民主管理思想、方法、技术有害中共一党专政,但是可以改造成无害而“搬用”。
    
    例如,选举,大可学其形变其质。来个在党领导下进行可以预知结果,而且必定如愿的选举。
    
    例如,民主,只要加上一个“社会主义”限定词民主就可当婢女使用了。这就是敢于高唱党内民主,发表民主白皮书的道理。
    
    例如,人权,只要强行规定“生存权高于其他人权”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压制和剥夺其他人权了。
    
    其他的诸如自由、法治、市场经济…都可以改造使用。
    
    其三,有些民主管理思想、方法、技术是可以完全照抄照搬的。
    
    例如,法制,依法治国、执法必严等等,完全照抄照搬。有什么不可呢?我立法制你,有什么不可以依法和从严?当然要避开“党官犯法与民众同罪”这一条。要做到这一条可易得很,只要通过党一手包办的“释法”、立法、执法就行了。民有异议即“执法必严”以反党(即颠覆罪)治办。
    
    [三]、胡锦涛预防亡党工程的内容要求胡锦涛提到:“我们要坚持以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为重点,不断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我们党。要以改革的精神研究和解决党的建设面临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进一步解决好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这两大历史性课题。”胡锦涛为达到目的,方法是永保党的先进性,为此又来个新口号,提出实行执政新三大法宝:“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
    
    北京大学教授黄宗良归纳胡锦涛预防亡党教训与经验最重要的借鉴意义有如下三个方面:首先,最根本的保证是巩固和扩大党执政的社会基础,中心问题是党群关系、干群关系。苏联割断了党群联系,甚至形成官僚特权阶层,成为摧毁党的执政基础的定时炸弹,最后自我毁灭。其次,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苏东共产党垮台,就党的建设而言,问题就在这里。其表现就是不尊重和保障党员民主权利,特别是对有不同意见的党员干部的民主权利。我党十六大报告中提出“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第三,坚持马克思主义与本国国情相结合。苏东巨变的另一个沉痛教训是指导思想丧失优势,对马克思主义搞教条主义、形式主义。
    
    这些党头和御用秀才以为做到这些东西,中共的一党专政就代代平安了!这是做梦,虽则美妙,可是荒唐无比。
    
    其一,认为其中腐败是导致亡党的原因之一。但是中共政权现今之所以能够维持和运作靠的是全党全官组成一个贪污腐败网;在网中只有贪污腐败的推动和润滑中共的统治机器才能运转。一旦“权权”、“钱权”交换受阻或停止,党的统治机能也就受阻或停止。现实中的党情是:消腐=亡党。请问,你共产党如何能消除保你们亡党命根的贪污腐败?
    
    靠贪污腐败生存,贪污腐败是命根的党要消除贪污腐败,开什么玩笑!这样的梦并不是一般人会做到的,只有共产党有这个能耐。
    
    其二,认为搞好党群联系、干群关系,扩大党执政的社会基础,一党专政的天下就无忧了。这当然没有多大错误,当有百分之七八十民众支持时,这个权力就不忧亡了。
    
    问题是,共产党有“搞好党群联系”、“干群关系”、“扩大党执政的社会基础”的可能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共政权本质就是与人民为敌。一个与人民为敌的政党、政权有什么办法“搞好党群联系”、“干群关系”、“扩大党执政的社会基础”?
    
    要与民众搞好关系,最起码的条件是让人家讲话,讲出意见和要求,然后共商解决办法。但是,现在是连人民相信你党是公正的,所以求党作主“上访”都要“严打”;人家只是写了几篇党不想听的真话,就要判人家颠覆罪坐十年八年牢。严禁民众讲党不想听的话,到了路人侧目的地步。请问,在这样情况下可以“搞好党群联系”吗?
    
    要扩大党执政的社会基础,最起码你要尊重人民的权利和为社会民众谋些利益;现在是,你共产党不但不为民谋利,还处处剥夺民利和压迫人民。像太石村汕尾那样的用黑社会手段劫掠民众利益,这些民众会成为你共产党执政的“社会基础”吗?
    
    组成“社会基础”绝大多数的是工人、农民、一般市民等中下阶层。现在的实际“国情”是,工人不但不是“专(执)政”阶级,还是边缘化了的“弱势阶层”是城市中最贫困者,是最没有政治权利者,是最被党官歧视者。你这个与富者勾结的权贵和暴发户共产党可以梦想工人成为你们压榨和压迫他们的“执政基础”吗?作为被你们称为专(执)政“同盟军”的农民,是中国法定的二等人,是没有任何社会保障,更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的一群奴民。你要别人做二等人,要别人做你的奴隶,又想要别人做你的“专政基础,这个世界有这么荒唐的事吗?
    
    其三,认为保障党员民主权利,特别是对有不同意见的党员干部的民主权利,就可以提高和巩固一党专政能力。这更是梦想中的梦想。请想想看,连不是党员的民众都不能有民主权利,宣誓了必定服从专制党的党员怎么可以有民主权利呢?不要说普通党员与民主权利无缘,就算是贵如国家主席利少奇,党总书记赵紫阳、邓小平等等二级实权者有民主权利吗?他们不都是“有不同意见的党员干部”吗?结果呢?党保证了他们的“民主权利”了吗?现在持异议的党员为什么要流亡海外?事实上,你共产党要做到“扩大党员的基础”都难,更遑论扩大民众社会基础了。
    
    其四,认为不搞马克思主义搞教条主义、形式主义就可以保党专政了。这是百分之一百以上自欺欺人的空话谎言。现在除了毛泽东独裁实体和思想以权钱勾结的极右形式保存下来的一党专政外,哪里还有一丁点儿马克思主义的影子?中共的马克思主义老早就变成为“以资本家剥削为荣,以工人劳动为耻”的“中国式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义(思想)了。
    
    以上是中共在防中想要做的消极性的工作,在另一方面他们也做了很多正面工作。例如江氏的三个代表,胡氏的什么新三民主义、以民为本、和谐社会…更是口号五花八门,令人眼花撩乱。这些东西在这里不说也罢。
    
    [四]、胡锦涛预防亡党工程的操作和效果以上是说,中共防亡中想要做的东西。那么他们是怎么样做的呢?
    
    其一,做研究工作。有报载:“据《了望新闻周刊》获悉,目前,仅在北京一地,既有的和近几年新设立的相关机构至少有十几家,中组部、中联部、中共中央党校、中国社科院、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编译局、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部门及院校内都设有相关职能部门和下属机构。”
    
    不脱历次政治运动的大造声势,大作舆论,大轰大嗡,普天盖地的歌颂伟大领袖的伟大理论,然后大吹防亡取得伟大胜利收场。纯属劳民伤财。
    
    其二,有报载:“据悉,近年来,中宣部、中联部、中共中央党校等单位多次联合组团,赴国外考察政党现状。”“二线的研究依托于一线的考察、调研。《了望新闻周刊》采访的相关人士大都有此类经历。如甄小英1998年曾率团到新加坡考察,并对人民行动党进行研究,王长江2002年曾随当时的中共中央党校郑必坚副校长考察欧洲社会民主党变革情况。”
    
    这种作为只有两个好处,一是给这班御用秀才有表演的机会,也就是有升职加薪的机会;二是多了一个享受公费旅游大吃大喝大花公帑乐趣的机会。
    
    很明显,胡锦涛的防亡工程和历次政治运动、伟大领袖提伟大新口号一样,只有劳民伤财不会有实效。
    
    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注意到,中共行事和结果有一个“规律”。这个规律是这样的:中共越反对的事就越成为事实;越求的目的就越容易消失。
    
    比如,中共反对国民党政府专制无能无民主和压迫剥削人民(这里不讨论其真或假),反的结果是:它比国民党更专制、更反民主、更无能、更压迫剥削人民;相反国民党相对廉洁有效和民主起来了。
    
    比如,中共年年反腐败。但是,结果是今年今日比去年今日更腐败;明年今日必定比今年今日更腐败。
    
    比如,中共反修,结果是,中共自己修到了家。不但修到完全反马克思主义,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党修到了资本家入党当权、反工人阶级的极右资产阶级专政去了。中共反资,结果是自己营建了一个世界上最突出的“坏资本主义”样板。
    
    难道现在中共反民主可以超越这一规律而不让民主在中国大地出现?
    
    中共过去追求的人民公社(共产主义),大跃进赶美超英,党内团结,把革命红旗插遍全世界;但是这些所追求的东西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难道现在中共追求预防亡党可以超越这一规律而让一党专政永远肆虐神州?
    
    [五]、胡锦涛防亡党的两个后果最大可能的结果是步苏东及其它独裁者后尘:灭亡。
    
    不管你说多么动听的话,做多么多骗人秀,只要你同时掠夺民利,压迫民权,你就绝不会长期得到民众的支持;你不但扩大不了执政的社会基础,相反必定是民众报于反抗,还会在你们内部众叛亲离。你们的命运和苏东以及所有被推翻的独裁者的命运不会两样;当然你们的垮台会很有“中国特色”的。致于这中国特色是怎么样的,到时你们就知道了。
    
    命运注定必定亡的理由很简单:凡反民主的党必灭亡!
    
    你要专制要反民主,人民要自主要民主;你不肯还权于民,两者矛盾即无可消解,冲突是必然;冲突的必然结果必定是专制政权和制度亡。
    
    或许还有一个可能性不大的可能:在学国外民主制度技术救亡时,中共控制不得宜,弄假成真,民主由技术性实现而累积到超越临界线,进入和平演变的实际进程。所以,共产党开放性地向世界(实际上是民主世界,尤其是社会民主党的世界)学习管治技术技能和思想,对推进中国民主是可能有正面作用的。
    
    2006/8/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