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就耿和声明的真伪问题谈起
(博讯2006年9月12日)

——为什么只能是敌我,而不能为是非?
    
     张鹤慈 (博讯 boxun.com)

    
    本来,在高智晟仍然被看押的时期,我不想谈他的事,但今天事态的发展,使我不得不说话。就耿合声明的真伪问题的辩论,我就是弄不懂,为什么不能用平常心,去看待耿和这样一个平常的人?为什么就不能作为是非问题的讨论,而一定要作为敌我问题的争持?为什么就不能把耿和看作一个丈夫被政府关押,身旁有两个孩子需要抚养的女人,而一定要她作为英雄,烈士,未来的总统和诺贝尔奖的获得者的妻子?
    
    我在论坛上写到:" 如果有人,对营救高智晟的运动的重点放在促销退党上。耿和有这样的声明就应该被理解和谅解。不希望这个声明是真的人,重点也是对其促销的影响考虑。"马上就遭到置疑:" 请问张鹤慈先生:你理解和谅解的"耿和声明"中明言的"高智晟触犯法律一事"指的是触犯了什么法律吗 。"。我说的是理解,而不是了解,我当然不知道指的是触犯了什么法律,我也认为, 并不需要我必须了解事件的细节,我就可以说我们应该对耿合理解和谅解。而我说的谅解一词,已经明白的表示,我认为耿合可能是在种种压力下,说的违心话。
    
    我提出的有人,把高智晟的被看押,认为是一次利用的机会,也不是无的放矢,我在论坛上写道、 [ 评##和##给东海一枭的信:引用的是信的原文。括号内是我的评论:我们正在把营救高智晟的活动升华为更多规模的退党活动,而且成效显著。---【对高智晟的营救是为了升华为更多规模的退党活动。如果高智晟被中共处理的越重,那么这个升华运动一定是效果更佳。】5.如果中共把你抓捕,我们同样会把全力营救你的活动,升华为更大规模的退党的高潮,因为是中共在抓你。正如对高智晟的营救一样。你可以直接把这句话告诉那些警察和中共当局,就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说的。因为网上你太出名了。对退党解体中共太有利。--- 【东海一梟对未来中国论坛的价值,也在于 " 可以升华为更大规模的退党的高潮。" 看来,中共抓了东海一梟,对未来中国论坛的和法轮功的" 退党解体中共太有利" 。真正可惜的是东海先生退出了未来中国论坛。】
    6.实际地说中共抓你的意义并不大,对它们来讲真的不值得。抓一个一梟,至少多退十万党员吧。你是 " 网络总统" ,一旦中共把你抓了,你的选民们一定会退党的。
    【抓一个一梟,至少多退十万党员吧。实际地说中共抓你的意义对未来中国论坛应该是很大的吧?】
    
    ##对兄准备入中共政权大牢之精神准备,万分敬佩。如真到此地步,我们有责任和義务向中国百姓和国际社会呼吁,要求营救和保护你和你的亲属。中共政权实在愚蠢,在袁勝事件和高智晟律师被祕密绑架之后,又想添加 " 东海一梟" 事件,同时又替《未来中国论坛》作免费宣传员,不是很蠢吗?---【 东海一梟不想" 同时又替《未来中国论坛》作免费宣传员" 如果你们不出面" 向中国百姓和国际社会呼吁,要求营救和保护你和你的亲属" 。可能高和东海先生的处境还会好一些,希望你们能有自知之明。】、、【未来中国论坛在谈什么斩首行动,要在中共开全会时一锅端。也有提议个别暗杀的。这些人说什么,是他们的事,"已经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但他们应该知道,抓高智晟和未来中国论坛有关,他们现在这么作是在救高,还是在害高?】、
    
    
    在今年二月,我对高智晟的绝食表示了反对的意见,提出请懂得心理健康的朋友去看看高智晟。难道就因为我的这种态度,就应该被看作是高智晟的敌人?中国人重视生理的健康,而不重视心理的健康,任何人的心理都和他的肉体一样,会出毛病。而中国的大环境和高智晟的个人处境,的确会影响他的心理健康。我觉得我的提议是善意的,也应该是有的放矢。
    
    
    
    在劳改队,用我们的行话,对这种歪曲的心理现象叫劳改后遗症,从劳改队出来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只是轻重的不同,有的人慢慢的回复正常,有的就是一辈子的劳改后遗症的患者。
    
    我同样搞不懂的是,为什么一遇上看法的分歧,就不能就事论事的对真伪是非讨论,就一定是口诛笔伐的声讨?一定是敌我分明的谩骂和攻击?在问题的争论中只是简单的判定对方是没有发言权的人,是一个人民的敌人,是特务,是中共的帮凶,就完全结束了争执,的确是又简单又实用。而且可以保证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其实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讨论问题。他认为他站在真理的一面,应该是站在真理之上,他给支持者,谄媚者奖赏,对不同意见者封杀,围剿。是不是觉得,这样的人,我们似乎并不陌生?
    
    孙经武和我,在台湾的看法上基本上是完全相反,用他的话说是:你写的台湾问题的文章,我是全部的不赞同,但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仍然保持着这个经过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的友谊。我们可以争的面红耳赤,但我们绝对不会说对方是敌人。
    
    因为我在余杰,王怡与郭飞雄,丁子霖与高智晟等人的分歧上的公开表态,并且指出这些分歧和法轮功相联系,骂我最凶的基本都是法轮功背景的人,但他们可能不会想到,我也有法轮功的朋友,他对我写的与法轮功无关的文章是十分肯定。对涉入和法轮功争论的文章,也不是完全的排斥。我一直希望,在问题的争论中,能够是以是非真伪作为中心,对不同意见者,即使不能成为朋友,也不应该,只是因为对问题的看法不同,而一定就要成为敌人。吴宏达和法轮功在苏家屯上的分歧,完全可以只是真伪是非的分歧,而不应该成为反目成仇的事件。有的人开始从吴宏达的出生开始,全面否定,当吴宏达帮助法轮功说话时,这些人为什么不对几年前,几十年前的事揭底找茬?
    
    我在劳改队,和众多的刑事犯在一起,他们大多数,对我是友善,甚至是尊敬的。原因之一是我把他们同样的看作是一个人。一个和我一起关过禁闭的人,让一个小偷,把他从我这里偷走的钱包还给我,只对那个小偷说了四个字:这人【指的是我】不错。我没有因为这些人和我不同的道德准则而就一定把他们作为敌人,我也并不因为这些人和我同样被劳改,而且对我不错,开口,闭口的大哥,就一定把他们作为朋友。就是让小偷还我钱包的同一个人,几个月后,杀死了我们后面楼里的一对教授夫妇,并放了火。
    
    我在这里写的插曲,是想说今天的敌我观念,不能只是以目前的利益而决定朋友,也不应该只是以认识,看法,甚至是道德,信仰的不同来决定敌人。
    
    我对朋友就有些挑剔的。真正我心目中的朋友不多,但我认为真正是我的敌人的,就更少。我现在开始写文章,当然是希望能够结识新朋友,但并不想增加敌人。我从今年三月开始动笔,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从整个来看,我不觉得有大的纰漏。但也有不少值得改进之处。如既然是谈是非曲直,文章就不该剑拔弩张。我觉得我已经有所注意,但仍然是个性难改。
    
    我虽然是希望多认识朋友,而不想树敌。但我也清楚,只要我不停笔,朋友会多起来,敌人也免不了。
    
    我只是想,在今天得来不易的自由环境,对的起我自己,对的起这晚来的自由,至于其他的事,我就不能考虑的太多了
    
    12、 9、 6。墨尔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袁丽:耿和声明的背后
  •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北京有关当局破坏司法程序的声明/贺伟华
  • 胡平:对"耿和声明"的几处疑问
  • 维权人事质疑耿和在当局压力下发表声明
  • 高智晟妻子耿和与两个孩子被扣押在家中,滕彪也失去联系
  • 曾金燕:危难之语-献给袁伟静、耿和和遭受磨难的女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